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377章注射替代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77章注射替代品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路曉嘴角微僵,仍背對著他:「她?」她轉動門把,手腕無力,喉間滑過苦澀。

凌安南在原地站定,搭上她肩膀:「送她的,按她的說法,這算是這場聯姻里用來收買她相安無事的。」

路曉沒糾纏車的問題,轉過身對上他眸子:「你家裡找她,是認定當兒媳了。」

凌安南聳肩,雙手插在西褲口袋,眉梢盡染譏笑:「有區別嗎?家裡塞的人誰不都一樣。」他顯然沒放在心上,聽她這麼說不免心煩,提及那女人不過是想看看她到底有多在意,「這麼個破事你倒是關心上了。」

在他看來,反正不會結婚,就是押他去民政局都不會就範,根本算不得什麼。

路曉蹙眉,「破事?」看得出他的隨意態度,「你把我當什麼?」

「女人。」凌安南毫不猶豫,「你是我女人。」

路曉挪開視線,心下瞭然:「對。」

凌安南眉頭一凜,「對是什麼意思?」

「她是你未婚妻,我是你女人。」路曉解釋,「這就是區別。」

有區別,所以怎樣?

凌安南一急,拉住她胳膊往懷裡帶,「未婚妻算個什麼玩意,她以後跟我結了婚,我愛的還是你。」

後半句被前面的話掩蓋,路曉擋不住驚愕,幾乎不能相信自己耳朵:「你要和她結婚?」

「這不是你說的嗎,身份證我都不敢弄丟了。」

「我」她試圖解釋,又覺得再多都是無力。張了張口,沒有說出的話錯過了機會,再想說時只會顯得多餘。

「路曉,有時候我都懷疑你心裡到底怎麼想的。」凌安南看她並不打算解釋,乾脆冷笑,「我在外面跟誰在一起,是不是跟你一點關係都沒有?」

「不是。」路曉斷然否決,她不可能不在意,別說現在,當初知道他訂婚她就夠難受了,「我不想聽到你和別人在一起,可我也相信你。」

凌家步步緊逼,凌安南默認訂婚,只是為了他們能安穩一陣子。

凌安南哪怕再告誡自己,還是脫口說出心底最大疑慮,這就是他心裡一個結:「是相信我,還是你偷偷自個想著,有天等談不下去了就跟我分手?」

「你想分手?」

「誰他媽想。」

路曉退後幾步,扶住玄關的柜子,眼裡的情緒彷彿能傳染,讓人心口如被鈍器擊傷。

她沒想過分手,甚至沒想到他會提這個詞。他們之間不乏有各種麻煩,之前也遇到過這種情形,什麼樣的女人冒出來她都不怕,可她偏偏,對那個莫筱夕萬分介意。

「在你心裡,我只是你女人,還有可能分手,是嗎?」路曉推開他伸來的手。

是女人和是老婆,完全兩種概念。

顯然,他們的想法截然不同。

路曉沒再開口,她躲著凌安南在酒工作的時候,是親眼看到凌安南吻了莫筱夕。

莫筱夕這三個字,就是她心底一根無法拔出的刺,不碰則已,一旦觸碰,足以刺穿她所有理智。

凌安南這樣的身份,最後還是會回到他的世界去,而她呢?

她是他女人,意味著他總會有另外的結婚對象。

路曉拿了包走出去,家門在身後沉重關閉。男人沒追出來,她仰起頭深呼吸,按下電梯去了公交車站。

她以為,他們之間不可能因為第三者出現裂痕,如果輕易就被打敗,過去的五年又算什麼?

選擇了他,她就沒再給自己留過退路。

「路曉!」凌安南抓起車鑰匙衝出門外,梯門剛剛合穩,他猛拍幾下,眼睜睜看著數字減小。

「媽的。」男人一腳踹在閉合的梯門上,金屬門震動,等他衝出小區,樓下的公交車剛剛發動。

他追著公交車跑了百米,沒能從車廂內看到路曉,返回小區把跑車開出,剛駛過十字路口,正看到對面車道那抹再熟悉不過的人影鑽入了一輛轎車。

陌生車牌,給路曉開副駕駛門的手,屬於一個男人。

凌安南調轉方向腳下加速,被迎面開來的車逼停,再回頭,那輛載著路曉的車疾馳而出。

車尾,捲起的冷風在男人潭底愈發陰冷不定。

路曉合上車窗,未從後視鏡看到凌安南的車,許久后她收回視線,「麻煩你了。」

薛景視線從後視鏡掃過,他笑道,「麻煩什麼,宋老師囑咐我來接你,可不能辱了師命。」

林青翻箱倒櫃找東西,東西沒找到,跌了一跤歪到腳。慕離正好推開門,看到她面色悻悻,可憐兮兮瞅著他也不說話。

「你。」男人又氣又急,幾步走上去把她抱起。

真不讓人省心。

「下個月媽生日,送什麼好?」林青摟住男人的脖子,被他抱回室,她想了好久也沒能決定,還要再開口,抱著她的手臂忽然一松,她掉在了**上。

猝不及防地失重讓她輕呼一聲,面朝上看到慕離握拳的動作。

剛才那一下,不像是故意嚇她,男人臉色不由一沉,握了兩下恢復臉色。

「胳膊疼?」林青半跪起身,險些就挨著**沿掉下去了,她拉住慕離的手臂仔細來回看看,似是沒有異常,「是不是我長胖了。」

說著,她偷瞄眼落地鏡,想看看身材有沒有走樣。

天一冷她就懶,男人又總是抱來抱去喂東喂西,整得她這段時間都不敢上稱。雖然自己掐著腰沒覺得變粗,可橙橙毫不留情指著她說,「媽咪你肥了。」

看看,這就是親兒子說的話。

慕離挑起她下巴精細打量一番,「臉好像大了。」

「是嗎?」林青眼底猝然訝異,翻身下**惹白笥葉訟輳前後轉了好幾圈,經他這麼一說,好像看著真胖了不少。

「這你也信。」慕離走到她身後,環住她腰身,大掌上移后落在柔軟,「這裡大了,倒是真的。」

「走開。」林青手肘一頂,他沒放手,她摸了摸男人的手臂,「沒事到底。」

慕離往她腰上推了把:「去稱稱,肯定重了。」

「不去。」林青走到**邊背對他,偷偷拉開衣領往裡看,大了嗎?

還好腰上沒養出贅肉。

「你也稱稱,肯定瘦了不少。」林青沒有回頭,他是真瘦了,身材儘管一如既往,可那種瘦好像控制不住。

看在眼裡讓人心疼,林青最近頓頓做得豐盛,可他食慾不好,反而大半的飯菜最後都進了她和兒子的胃裡。

這麼下去可怎麼行?

林青想著,周末了塹每些減壓的葯,或許是壓力太大了。

思緒亂飛,這才意拭淮罾恚她轉頭,哪裡還有男人的影子。

慕離回了書房,手臂的肌肉突突直跳,熟悉的感覺在全身翻湧,他忍著怒意,額角青筋暴起。

男人無聲鎖了房門,走到桌前拉開最上層帶鎖的抽屜,從盒子里取出一支針管。針管內,透明液體原封不動。

「慕離?」林青在門外喊了兩聲。

針頭對準小臂,紮下后緩緩推入,鎮定劑流入血管。他坐進椅子後仰著,聽到林青轉動門把。

狹長的眸子睜開,他清理痕后鎖上抽屜,打開電腦調出個機密件,起身去給她開門。

「做什麼呢偷偷摸摸的。」林青眼角掃了眼,目光落在他身上,把他推進門後用手帕擦拭他額角,「最近總是出汗。」

慕離有意避開後半句,把電腦展示給她:「看個機密件,哪裡偷偷了?」大手鑽入她的睡衣,「摸摸倒是可以。」

林青拍掉他的手,還要說話,接到路曉來電,她被男人擁著接聽,沒說兩句就約個見面地點。

「我得出去一趟。」

「她剛從宋佳那兒出來。」宋佳是那心理醫生,過去五年也是她治療路曉,名醫,經她手的沒有失敗案例。

林青點頭,揶揄一句回房換衣服:「你倒是知道的清楚。」他之前提過,自從凌安南霸佔路曉,他就沒再聯繫過宋佳。

這會兒倒是知道了。

林青先前也查過宋佳的個人簡歷,似乎除了心理學,還有個造詣不錯的方面,當時沒細看,此時怎麼都想不起來。

「我看你最近壓力也挺大,不如正好一起過去,讓那醫生也給你看看?」林青套了件低領毛衣鑽進書房,手臂搭著外套。

慕離站在窗前,一轉頭眯起眸子,盯著她胸口不放:「不知道外面冷?」

他拉著林青換一身,那也是個拗的,沒法子只能挑一條圍巾給她纏上。纖細的脖子白皙誘人,他心底莫名升起**,竟有些控制不住。

林青瞧著他搭配的圍巾,挽唇輕笑:「眼光不錯。」

稱讚時,從他眼底看到的神色,竟是許久不見的炙熱渴望,洶湧如狂潮,獸性如虎狼。

一瞬間他恢復如常,看得林青以為是走眼錯覺,沒有在意。

「不跟我一起去嗎?」林青對著鏡子塗唇蜜,唇瓣輕抿,「不去也行。對了,那醫生認識你,讓她順便給我看看也比較放心,我最近各種壓力山大。」

慕離勾住她的腰從鏡中看去:「跟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