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378章拎包好老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78章拎包好老公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私人診所不斷有人出入,林青看到二樓玻璃窗里側,路曉抱著紙杯啜了口熱飲,同傻話。彩虹,一路有你!

「是他?」林青收回視線,慕離似乎也瞥了眼,摟著她進了診所。

實習醫生領著兩人上樓,拐個彎就能看見窗邊兩個人影。路曉聽到腳步聲轉頭,嘴角揚起:「來了。」

「看完了?」林青說話間朝薛景掃視,對這個博士出身的男子不算好感,也沒太反感。

「剛出來。」路曉給她倒了杯熱飲,遞過去,又看向身後慕離,「你也來了。」

「順路。」慕離坐進黑沙內,翻閱手邊雜誌,全都是醫學和娛樂類,他翻了兩頁又丟回去。

「醫生現在有時間嗎?」林青看向辦公室,上樓時見有人剛好推門而出。

路曉抬腕,「給你約的十五分鐘后,再等等。」

上午恰巧有個人來不了,路曉就幫她搶了個號。天知道現在來看心理醫生的竟這麼多,排都排不上。

「你要是信得過,讓我看看也沒問題。」薛景站在路曉旁邊,休閑裝扮,一眼看出沒在診所工作。

林青雖然認識他,但從未搭過話,又覺得他對路曉意圖不軌,心中芥蒂,自然不可能答應。

路曉搶在她前面開了口,「讓你看,不就幫你搶了宋醫生的飯碗。」

薛景雖然喊宋佳老師,到底沒相差幾歲,他研究生是宋佳帶的,那時候宋佳剛開了這家心理諮詢所,沒過幾年就在市有了名氣。

「這話說的。」薛景拿手指虛空朝她點了點,剛才也不過是隨口一提,後面沒再說話。

林青和路曉兩人倚著欄杆,在玻璃窗前又聊了會兒,很快到時間,林青去醫生辦公室,經過時慕離接住她的包。

林青稍微俯身,在他頰側輕吻,卻被男人擒住後頸后加深。

薛景之前就覺得慕離眼熟,等林青進了辦公室才才恍然,「慕軍長。」

慕離抬眼,只簡單嗯了聲。

薛景面露詫異,誰能想到市叱吒風雲的軍界一把手,陪老婆出門還負責拎包。

這話,說出去都沒人信。

他知道路曉並非出身豪門世家,沒想到竟跟這樣的人物有層聯繫,見路曉方才打招呼熟絡自然,他湊過去壓低聲音:「你跟慕軍長很熟?」

「我朋友老公。」路曉言簡意賅。

「你朋友?」薛景好奇,還想問,慕離堵回他的話頭。

「阿南沒來?」慕離挑起眼帘,話是問路曉的,卻看著薛景。

他是男人,看得出這博士對路曉深藏**的眼神。

路曉抱著紙杯的手指收緊,「他有事。」

慕離挑眉表示懷疑,哪次她和宋佳見面,凌安南不是全程陪同,有天大的事也沒見缺席的。

八成這兩人是吵架了,倒也稀奇。

他捏捏眉骨,看時間過去許久,不由幾分焦躁,那邊薛景有一搭沒一搭跟路曉聊天,沒注意到他的異常。

又過五分鐘,慕離耐不住那股煩悶,起身去走廊另一頭打了通電話,對方很快接通,「忙。」

說著就要掛斷。

慕離挺拔的身形立於窗前,全當沒聽見:「你朋友,管得住自己嘴嗎?」

女人聽懂他是指宋佳。

「放九十九個心,心理醫生不就這點好嗎,會保密,而且絕密。」女人那邊似乎真忙,背jig嘈雜,有人不停在身後叫她名字,一遍遍耳膜都戳破了,她挪開手機喊了聲閉嘴,瞬間安靜,她這才又道,「再者,她還不知道我提的人就是你。」

她和宋佳多年好友,本科又是同一所大學出身,這些年始終保持聯繫,就是她出國那段時間也一起探討過不少病例。先前她把慕離的例子拿去討論,隱了名,宋佳不可能認得出。

慕離仍不放心,聽出她話里的不對頭:「你說,九十九?」

女人點頭,「唯一的可能,就是我故意讓她透出風聲,將你一軍,明白不?」

她一臉欠揍表情,若是當著慕離的面,必定沒得活路。

儘管她不贊成使用鎮定劑,可目前沒有更好辦法,這位軍長又非得瞞著自個老婆,想不穿幫就得冒險。

她的新一批成果正在試驗階段,這回不敢輕易往男人身上使,周期拉長,她把鎮定劑縮減到最小劑量,這才讓他拿走些。

女人想到研究室那批成果,還沒回神,手機里傳來嘟嘟聲。

這點脾氣,他老婆怎麼受得了?

女人眯起眼,把手機揣進口袋轉身走向人群,這男人,她越來越有興趣了。

回坐沙發前,慕離隨意一瞥,似乎看到樓下停著輛眼熟的車,車牌也認識,那貨不是發誓只開那輛拉風的紅色法拉利嗎,竟換車了。

他又看向玻璃窗前聊天的兩人,心底明白幾分,慕離朝樓下睨去,透過擋風玻璃看不太清男人的面色,但鐵定好不到哪兒去。

他懶得管,只想著等林青出來,要趕緊離開災難現場。

某人的吃醋指數,他不忍直視。

樓下停著的那輛車始終沒動靜,熄了火,男人抬頭盯著二樓玻璃窗,能看到路曉的背影。

看不到她的臉,但身旁男子的眉開眼笑,侃侃而談的**樣就差貼上去,想必她的嘴角要咧到耳根了。

男人指間輕點方向盤,解開了安全帶。

宋佳看時間差不多,結束了談話,林青站起身道了聲謝:「我想再約個時間。」

宋佳翻翻日曆,「幾號?」

「和路曉一起,正好跟她也見見面。」

宋佳說個日期,林青沒有異議,商量好后她離開辦公室。

「走。」慕離抬腿走到她身側,勾住腰就要下樓。

「急著走什麼,路曉今天找我有事。」林青拂開他的手,路曉正好迎上。

「今天林青借我了,不準提前搶人。」路曉趕緊挽住林青胳膊,這才露出笑容。

薛景還在窗前,從路曉側臉收回視線后無意看到樓下,剛才起他就總覺得有凌厲目光從下方投射,會是那輛招眼的車裡傳來的?

他很清楚記得,路曉在咖啡店兼職時,有個霸道強勢的男人曾把路曉擄走,沒過多久路曉就辭職了。

之後他單方面同路曉保持聯絡,還介紹給她酒工作,可沒過多久,她又失去了聯繫。

直到無意中從宋老師這裡得知,路曉竟是她的病人。

薛景提前空出今天的時間,就是為了有個見面機會,他沒不好意思承認的,是,他對路曉很感興趣。

她身上有種極強的吸引力。

三人下樓,薛景沒有跟上,將熱飲杯丟進垃圾桶後走進宋佳辦公室。

出了診所門口,慕離把林青拉到自己身旁,剛護住,林青眼前有人晃過,她沒看清,只感覺到男人的衣角掃過手臂,速度之快帶起一陣風。

身旁,路曉幾乎是被人撲上去,然後緊緊按進懷裡。

「你真是。」他氣急敗壞,波譎雲詭的商戰從沒敗過陣,這會兒倒是一句話說不出。

路曉也說不出話,她被悶得快窒息了。

林青自覺隨著慕離往旁邊挪了挪,怪不得見路曉情緒低落,原來問題出在這兒。

她下意識抬頭,二樓已沒了那博士的人影。

凌安南氣過一陣才放開,低頭含怒:「你竟然不等我?」

「車都送別人了,我還等嗎?」路曉也賭著一口氣,別開眼不看他。

「你敢不等。」凌安南穿著大衣,修長雙腿被牛仔褲包裹,整個人顯得越發高挑出眾,他不必刻意就有股無形氣場,可做的事。

他一掌拍在她的臀部。

他沒臉沒皮,路曉可不跟他一樣,她咻地抬頭,面色難得紅暈:「你打哪兒?」

「不聽話,就得打。」說著又是兩下,「看你還敢不敢把我丟家裡自己跑出去。」

「我沒丟。」路曉嘴硬,退開身這才把他看清,他眼底的焦急擔心沒有消退,一路跟著那輛車開到診所才放心,可又因為那破男的吃了半天的醋。

路曉也不問他怎麼來的,見他的樣子,再多氣也散了,倒是凌安南還沒出夠氣,又要把她拽進懷裡蹂躪。

路曉伸手隔開距離:「有話不能回家說嗎?這可是診所門口。」

可不,還沒走遠幾步,來往的人都在看小兩口鬧脾氣。

林青捂嘴掩笑,挽著慕離悄悄離開,沒走出多遠凌安南就在後面喊,「嫂子,你跑什麼,我家路曉今兒可是專程找你的。」

得,這麼快就又統一戰線了。

林青回頭,慕離替她開了口:「不走,難道留著看你們膩味?」

凌安南無所謂,也招搖慣了,「不就是多兩個觀眾,我不介意。」

路曉照著他背後掐了下。

「疼,你手裡悠著點。」凌安南把車鑰匙放進路曉口袋,「可真敢報復,我這就把那輛車要回來。」

「要回來,是想趁機和她見面?」路曉不願提那個名字,摸到口袋的鑰匙,她會開車,只是很少開,凌安南一直沒能完成送她車的心愿。

「你還說。」凌安南蹙眉,「到底有多糊塗,我看看?」說著往她臉前湊,攫住她視線。

對面兩人是看夠了,搖搖頭往車邊走,路曉喊住林青鑽進那輛法拉利,凌安南勾起唇,等車駛走後才朝慕離邁去。

「怎麼樣,我女人酷。」他一手搭在車頂。

「嗯。」慕離已跨進車,放下車窗,凌安南依依不捨收回目光,伸手一拉,門沒開。

「鎖住了,開開。」

慕離戴上墨鏡,一雙眸子隱藏在墨色鏡片下,抬起手剎,腳下一踩,蹭著凌安南的胳膊開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