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379章警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79章警示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慕離睨眼後視鏡,快到路口才停下,副駕駛車門打開,凌安南見狀這才走上前,抽搐嘴角上了車。彩虹,一路有你!

「吃藥了嗎你。」他系著安全帶眼也沒抬。

「沒吃。」

凌安南只當玩笑,「那就趕緊吃點,看你病得不輕。」

慕離再次發動引擎,「視力不錯。」

張揚的紅色車身穿梭中央大道,照例吸引不少注意,只是車主換了人,路曉放開手腳高速駕駛,坐在平穩車內若不看外面兩側,完全想象不出車速。

林青也算體驗了一把,看著快速消失在眼角的街景,她轉過頭:「你這車開得猛的,心情不好。」

「凌安南訂婚了,你知道嗎?」路曉這才意識到超速,鬆了油門。

這事凌家大肆宣傳,再加上莫家在市的地位,不可能不知道。

「聽說了。」林青點頭,她也是在電視上看到的,當時她問過慕離,說是凌安南早就做準備了。

路曉聲音挫敗無比,「我討厭那個女人。」

訂婚就意味著莫筱夕是唯一被認可在凌安南身邊的女人,這事放誰身上都不會好受。林青先前以為他們倆情況不同,或許能順利解決,可思及很早以前遇到莫筱夕的情形,再聯想剛才,恐怕又是棘手麻煩。

凌安南向來是個不願被拴著的,路曉是個例外,如今多個莫筱夕,忍著還好,就怕後面會鬧成一鍋粥,一發不可收拾。

「你打算怎麼辦?」林青看她,「讓凌安南退婚?」

「不知道。我心裡亂的很。」

路曉把車停在ktv門口,安保見車如見人,開了門才見下來的竟是兩個女人。

安保不認得路曉,倒是認出了副駕駛出來的林青。

那時候慕離帶她來過幾回,慕離又跟凌安南稱兄道弟關係極近,安保記性一向好,眼前一亮,恭恭敬敬請兩人進了大廳。

櫃檯開了最好一間包廂,服務生在前面引路,ktv打造得金碧輝煌,頗有氣派,就連地板都亮堂的能看清自己的影子,難怪權貴們都喜歡來這種地兒消遣。

服務生退出包廂后,林青脫掉外套掛上架子,她今天來的主要目的是陪路曉放鬆,也難得挑了這裡,從前路曉無非是逛街散步,太溫和。

這樣發泄一通,總比悶在心裡好受。

路曉點了幾首歌,包廂內燈光調暗,林青窩進沙發內,雙腿曲起抱膝,跟隨音樂的節奏輕晃。

路曉唱的極富感情,聲音的缺憾不掩動聽,略帶傷感又透著種釋然,也只有她能懷揣如此心境。

服務生推開包廂的門送上水果,聽到歌聲也回了下頭。

林青用叉子扎了塊遞過去:「吃點東西。」

路曉接住,開了原唱靠進沙發里,咬了口掏出手機:「前幾天在街上看見個好玩的,給你看看。」

打開相冊后林青湊上去,水果吃下去瞬間清爽,路曉鬱悶情緒也緩解不少。兩人湊到一處,路曉一張張翻動。

是個行為藝術展,藝人們擺出各種造型,穿著奇特,路曉心血來潮就拍了兩張,其中還有她和凌安南同那些藝術家們的合影。

林青指著其中一張笑得前仰後合:「這是被踢了嗎?」

路曉看到畫面也跟著笑,想起當時情形:「是,這個人擺的難度太大,他非要上去湊個熱鬧。」

想來凌安南那樣的身份擺著,類似展出又見得多了,有什麼熱鬧好湊的,無非就是想讓路曉看個開心。

林青挽唇,幾十張照片一頁頁滑過。

路曉是倒著翻的,沒注意就翻過了頭,「沒有了。」

她正要收回,手機被林青按住,林青盯著屏幕臉色一沉:「你怎麼會有她的照片?」

路曉不明緣故,低頭一看,是那天在公交車上的抓拍,當時真拍了兩張,她沒有翻看相冊清理的習慣,之後忘了,照片就一直留著。

「公交上看她被**纏住,幫了個忙。」路曉把當時的事說明一遍,林青眉頭鬆緩,看來是巧合,路曉看她臉色不尋常,「這人是誰?」

林青抿唇,目光再度落在屏幕上:「之前給你說的,我和慕離出事那回,罪魁禍首就是她。」

「她?」路曉駭然。

「別跟她扯上任何關係。」林青做出警示,聲音低沉。

路曉刪除照片,當時一個無心之舉,沒想到還幫了不該幫的人。那時,也是因為白萱跟林青幾分相似。

「她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才總想著接近慕離。」

路曉徹底明白,看著被刪除照片后的手機屏:「反正以後也不可能再見了,能偶遇一次,難不成還有第二次。」

一經照片提醒,林青這才發覺白萱沒再出現過,看來是沒有離開市,可一直沒動靜也不是白萱的性格。

莫不是又在打什麼計劃?

林青沒把心思放太多在白萱身上,每每思及就心情不佳,只會添堵。她理清思緒,重新投入進路曉的歌聲。

後面的幾首曲子,明顯比方才歡快。

兩個人呆這麼大個包廂實屬浪費,水果吃掉大半,時間過去兩小時,路曉瞄了眼點歌單:「再幾首就走?」

林青看時間快到中午,正好趕上吃飯:「一會兒去商業街,這邊走著過去也不遠。」

林青跟著節奏打拍子,她換位思考,也不知換做自己會怎麼做,她和慕離認識的最初就結婚了,戀愛什麼都是補的。

林青看著路曉側臉,心底說不出滋味。

路曉把話筒遞給她:「來一首。」

林青回神,換了歌曲剛開始播放前奏,包廂的門被人從外面踢開。

那股張狂勁讓人一瞬間還以為是凌安南殺過來了,歌詞在屏幕滾動,林青握著話筒沒有開口,兩人都盯著門口方向。

可惜屋內光線黯淡,除了辨認出來人不是凌安南,根本看不清臉。

男人朝裡面掃視一周,目光在兩人身上來回逡巡不定:「誰是路曉?」

路曉正查看歌單,離門口很近,她抬頭,似乎對上了男人視線:「有事嗎?」

「還以為是輸給了怎樣的女人,不過如此。」男人對路曉打量一番,口吻不屑,「給你一星期離開我妹夫,時間夠寬裕。」

「你妹夫?」

「我妹是莫筱夕。」

路曉蹙起的眉尖遮擋了情緒:「那就讓你妹離開凌安南。」

男人笑了聲,聽不出喜怒,高大身形幾乎擋住門外的光,他逆光而站,整張臉沉浸在黑暗中,並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今天我只是警告,你不照做,明天我就能讓你永遠消失在他面前。」

「行,那就讓我消失,看看凌安南會不會跟莫筱夕結婚。」

「你還不知道什麼是害怕。」男人話鋒一轉,挑起眉梢,「那你就繼續留著,親眼看看凌安南是怎麼屈服的,也好徹底死了心,離開他不再回頭。」

上回把凌安南的坐標都通知了,可他那個妹妹連個人都留不住,竟被丟在了車裡,他從酒出去一眼就看到莫筱夕的落魄樣。

後來的事,當然也是他的主意。

路曉打斷他思路:「他不會屈服。」

「幼稚。」

那人撂下句話後門被重重關閉,伴奏有種沉默的無力感籠罩頭頂,林青放下話筒:「別擔心,凌安南肯定不會和那個人結婚的。」

「我知道。」

路曉在意的不全是這個,單是那個莫筱夕的存在她就介意的不行,想來還從沒有過這種強烈的妒意,她誰都不怕,就怕莫筱夕。

是,她怕。

包廂內氣氛霎時冷卻,誰也沒了再唱歌的心情,兩人沒說幾句就離開ktv,門口服務生欠身說句請慢走。

林青看到路邊的紅色車身時恍然大悟,估計那個自稱是莫筱夕哥哥的男人,也是從哪兒看到的凌安南的車,才闖進包廂。

路曉也意識到這點,改變計劃把車開到商業街的地下停車場:「還是藏著點好。」

這話,也不知是說車還是說她自己。

林青帶她去一家正宗的過橋米線,現煮的濃湯味道鮮美,上了餐,林青放不少辣椒。

路曉看到后不住揶揄:「要生女兒了。」

這話怎麼跟慕離說的一樣。

林青搖頭:「才不是。」

倒是路曉,肚子一直沒見動靜。

「上回不是去醫院看過,吃藥好些嗎?」林青想起有這事,挑一筷子米線,越過散開的熱氣看向路曉。

路曉聳肩,舀一勺湯送入口中:「嗯,沒出問題。」

林青點頭,吃著東西沒法說話,在腦海中一閃而過的想法來不及捕捉。她總覺得哪不太對,這回答聽著說不出彆扭。

慕離把車停在凌氏大廈樓下,凌安南依依不捨打開車門:「慕司機,辛苦了。」

「滾。」

「哥。」

慕離摘掉墨鏡,終於正眼瞧他:「訂婚的事就這麼撂著?」

「懶得管,愛怎麼折騰隨便。」凌安南不屑提及,多大點事,怎麼人人都來說一嘴,在他眼裡不過一場那邊自導自演的鬧劇。

「你這麼冷處理,吃虧的是誰知道嗎?」

「我?」

慕離懶得瞪他,「路曉。」

凌安南桀驁的眉梢收斂,「那我怎麼辦,跟那邊退婚後再由著繼續鬧?」

「自己看著辦,總會有解決辦法。」

「靠,你就不能說的有用的。」

慕離指尖輕點,「我和林青,還不夠你參考?」

怎麼參考,不就是折騰出個孩子,可他這麼長時間不一直在努力嗎?

慕離的意思再明顯不過,結了婚,誰還能管到他們頭上。

可凌安南顯然沒往這方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