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380章半夜發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80章半夜發燒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拍了車門走上台階,凌安南跟剛好出來辦事的銷售經理說了幾句話,不經意回頭,看到慕離的車還在原地。

車窗閉合,看不清裡面,銷售經理離開后他朝大廳走了兩步突然定住,似乎想到什麼,快步走下台階繞到駕駛座那側。

經過擋風玻璃,他瞥見慕離似從小臂拔掉個東西,眼前晃過並未看清,凌安南目光一凜,用力拉動把手才發現車被鎖了。

「開門。」凌安南猛拍車窗,恨不能把玻璃給拍碎。

慕離放下半窗,看到來人是他,一隻手還插在外套口袋:「別說你想我了。」

這種時候凌安南是沒心思跟他玩笑。

「你氖裁矗俊璋材線住的目光盯緊,眉頭緊蹙,他不信剛才是看錯了,儘管心底有另一個聲音叫囂著寧願是他判斷失誤。

慕離掏出打火機,在掌心把玩,打了火又蓋滅:「想抽根煙,你來的挺是時候。」

「不可能。」凌安南越過車窗去抓他手臂,「把胳膊給我看。」

他速度再快也快不過慕離,男人稍一閃躲就避開凌安南的動作,慕離反手擒住凌安南腕部,丟出窗外:「你這都什麼壞毛病,改了。」

凌安南又要伸手,五指指尖整個戳在了升起的玻璃面,他出手用力,這一下必定鑽心地疼。

他也無所顧及,另一手鑽入縫隙按住正在上移的邊緣,眼看將被擠壓。

修長的手指挨住上端時,玻璃突然靜止。

「瘋了。」慕離動作及時,車窗又放下后凌安南抽出手,差點就廢了,他這回沒再動,掃視的目光似想從慕離手臂上找到個針孔,可那玩意兒小得難以辨認,那可能巧得讓他看見。

凌安南猶不死心,慕離一眼看穿,丟支煙滑開打火機,收回手后給自己也點了支。薄唇吐出煙霧,裊裊上升在狹仄空間內彌散開來,男人一雙眸子愈發深邃不可探究:「有話就說,什麼時候你也磨磨蹭蹭的。」

凌安南低頭看煙星,他一口沒吸,抬眼看著慕離:「你剛才收起的什麼東西,不會是有事瞞著。」

這口吻,是一萬個不能確信。

慕離是怎樣的人他比誰都了解,染上不幹凈的東西?

笑話,不可能。

只是那次借錢的少年玩伴描述的情形過於逼真,他想起在度假村看到的某個瞬間,從慕離的眸子撇到一抹不同尋常。加上打人事件,只要稍稍聯想,不難把這些事扯到一處。

越是不希望就越是可能發生,他向來比旁人警覺危險信號,相信若是換成他,慕離絕對也能順藤摸瓜察覺不對。

「你又不是我老婆,難不成還得對你坦誠相見?」慕離笑了聲,嘴角並無笑意,吸入肺腑的煙似點燃一把剛剛熄滅的火焰,胸腔的氧氣正被一點點消耗。

凌安南認定他有所隱瞞,但更知道,他若不想說,槍抵心口都沒用。

兩人四目相對,一瞬間在台開更深懷疑,在親近的人面前想要掩飾談何容易,他之前幾次都險些被林青看穿。

慕離收回視線,神情坦然又吐出煙圈。

「你是不是在注射?」凌安南無法肯定他是否在逃避,索性說得直白。

「注射?」慕離眯起眼,這樣子看不出受到任何影響,情緒平靜如常湖水般深沉穩重,他轉過頭,對上凌安南的困惑,「什麼注射?」

「我聽說最近從海外傳進一種葯,威力巨大,你該不會跟那東西染上關係了?」他著重強調葯字,聽得懂其中深意,凌厲的目光不給人半點喘息機會,裝得再好,總會有露陷的時候。

「你想說,是我帶來的?」慕離半開玩笑,沒有正面回答。

「毛。你沒注射過?」

「沒。」

「那剛才你扎胳膊的什麼東西?」凌安南指向他口袋。

「扎胳膊?你肯定是看錯了。」慕離看他不信,把口袋裡東西一一丟在副駕駛座椅,凌安南越過半個車廂看得一清二楚,根本沒有類似注射器的物。

「凌總,能放人了嗎?」慕離拉上安全帶。

凌安南盯著他動作,「這麼冷的天,你出這麼多汗。」

慕離把煙掐滅,發動引擎,「車裡暖氣開大了。」

輪胎抓地力極強,在凌安南眼前劃出個完美弧度后飛馳而去。

當他傻子,分不清車裡開沒開暖氣嗎?

凌安南喊一聲也來不及,走出幾步,他掏出手機的動作被人打斷:「我等你很久,為什麼不上樓?」

莫筱夕按住他的手,立刻被甩開,凌安南此時正煩躁不已,管他是誰統統不給好臉色。

「滾。」

他長臂一揮,推一把莫筱夕的肩,轉身拾階而上。沉重的心思還停留在剛才在車前看到的一幕,凌安南臉色愈發陰鷙。

從慕離小臂上拔掉的是針管,他應該沒有看錯。

最好是他真抽風想多了。

慕離從車縫裡找到針頭丟在儀錶盤,液體注射一空,這麼下去不是辦法。一個騙下去就不容易,凌安南也起了疑心,他輕捏眉骨,心口蔓延開從未有過的疲倦。

林青和路曉道別後,在路口等到男人的車,車內暖氣開足,車門關閉卷進一陣冷氣,冷暖交替令人不適。

林青取下圍巾捂手,很快暖熱,她看到煙灰缸里的煙頭,「又抽煙了。」

前陣子他還口口聲聲說要戒煙來著。

慕離瞥眼儀錶盤旁的煙盒火機,眼睛不眨:「阿南抽的。」

林青哦了聲點頭,把暖氣關小,這就說得通了。

回家路上順道把兒子接住,橙橙把小書包拋在後座,他坐在林青身上並不安分,東倒西歪一陣亂摸。

「誒?」小傢伙面露疑惑,半個身子都快滑到座椅下,林青托著他兩條胳膊起身,見橙橙小掌心多了個東西,塑料材質,橙橙攤開手伸到林青眼皮底下,「媽咪,這是神馬?」

林青看清,那東西是個注射器針頭的蓋子。

她不能確定,至少看著像。

「你覺得像什麼?」林青說完看向慕離。

男人專註開車,聞聲一瞥后收回視線,看不出半分可疑和擔心,似已有打算。

橙橙把東西捏在指頭,瞪大眼仔細瞧瞧:「老師給我們看過圖片,這是打針那個東西的蓋子。」

橙橙忘了注射器怎麼講,按照心目中的形象描述一遍,林青聽到一半就瞭然,和她想的一樣。

可慕離的車上怎麼會有這個?

「媽咪,你打針了咩?」橙橙充分發揚好問精神。

「你問爹地,車裡怎麼會有這個?」

橙橙扭頭,「爹地,你偷偷打針了咩?」

慕離看著母子二人,駛過一個路口,車速平穩,和他平靜的神色一般看不出半分波動:「大概是別人掉車上的。」

「別人?」林青眉尖一蹙,欲要追問。

男人按住她的手,緊接著主動托出:「前兩天有個醫生坐過這車,恐怕就是那時候掉了,當時也沒注意。」

「醫生?」林青被轉移注意力。

「軍區醫院一內科主任,熟人,路上遇見就上車聊了兩句。」

似乎這樣就解釋通了,林青不疑有他,把塑料蓋丟進煙灰缸。

可這種東西,一般情況下醫生會隨身攜帶嗎?

她還沒深思,橙橙纏人得緊,扯開了她的思緒。

慕離下車時把煙灰缸清理乾淨,注射器在接林青前就丟在路邊垃圾桶里。他當時沒找到蓋子,就知道還留在車上。

就像一顆定時炸da綁在體內,誰也不清楚何時引爆,慕離拍上車門,一抬頭看到林青拉著橙橙的手在不遠處等他。

他三兩步走過去,林青伸出手拉回握住他。

亢奮的神經得到慰藉,睡到後半夜,林青噩夢纏身猛然驚醒,睜開眼的瞬間腦海中擦去夢境,她昏昏沉沉,又躺了許久還是睡不著。

翻個身面對男人,林青輕闔眼帘,摸著黑指尖探向他的側臉。

慕離雙目緊閉,呼吸沉重,每一下都撞擊在心頭。林青起初只覺異常,碰到他時驚蟄般睜開雙眼。

手指鑽入被中,他身上如火爐熱得燙手。

林青不顧渾身酸軟疲倦,半起身打開**頭燈,澄黃的光線在眼前氤氳開朦朧。她雙手拍臉努力清醒,眼帘內,男人沒有埋入枕頭的半張俊臉驚人的紅。

「慕離?」林青伸手去推,毫無反應。她探探男人鼻息,灼熱彷彿要燃燒。

「慕離,聽見我說話嗎?你醒醒。」

他全身滾燙似火,恐怕早就沒了意識,可睡前還抱她去洗澡,那時沒丁點異樣。

林青掀開被子,去一人高的柜子裡面翻找藥箱,可偏偏幾盒退燒藥不是吃完就是過期。

凌晨兩點,樓下藥店必定關門。

林青還沒見他發過燒,心急如焚,她用冷毛巾先敷著男人沁滿汗水的額頭。

量了體溫,將近四十度。

怕吵醒兒子,林青沒出室,她回到**頭拿起手機,調出通訊錄后眼前一亮。

不久前橙橙發過一次燒,後來路曉給凌安南提了句,他就給了林青個號碼,說是市最靠譜的私人醫生,且是那種半夜兩點打電話都隨叫隨到的。

林青沒有猶豫,撥通了電話。

很快,那邊真的接聽,聲音透著股濃重睡意:「喂?」

「江醫生,抱歉半夜打擾了。」林青在電話里簡短說明情況,打電話的同時給男人不停換毛巾,一池冷水很快變成溫水,她心沉入谷底,「現在能來一趟嗎?」

「地址。」電話那頭傳來穿衣的動靜,里啪啦連帶**頭櫃的東西被打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