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381章你老公很愛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81章你老公很愛你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林青報出地址,醫生粗略計算時間:「二十分鐘。」說完掐斷電話。

林青守在**邊,毛巾不知換了多少回,可男人的高燒沒有減退跡象,反而更灼熱燙手流汗不止。

她掌心覆在男人額頭,沁滿黏漬汗液,從醒來到現在,他一直處於脫離意識狀態,狹長眸子緊閉,隆起的眉頭並無鬆動。

男人每天健身,好端端怎麼會發高燒?

林青不期想到那枚注射器的塑料蓋。

鬼使神差,她拉起男人手臂,借著微弱光線一寸寸輕撫他的皮膚。他這陣子瘦了,肌肉愈發觸感明顯,林青從他指尖到小臂,再到手肘之上無一遺漏,完全沒有針眼痕。

她鬆口氣,換掉毛巾,也真是容易胡思亂想。

小心把男人胳膊放回被中,她掖好被角,再量體溫,仍近四十度。

醫生還沒有到,時間一分一秒過得漫長無比,林青眼眶微紅,輕吸鼻子,被下的手忽然動了動。

男人張開眼,立刻就看到她的滿目擔憂,模糊的意識明白怎麼回事,他嗓音暗沉沙啞,把手掌放在她腿上:「發燒而已,哭什麼。」

「我沒哭。」林青轉過頭抹下眼角,指尖濕潤,竟真不自知溢出眼淚,她回過頭,神經不再緊繃,探他的額頭依舊滾燙,「是不是很難受?」

男人搖頭,「沒事。」

「都快四十度了。」

「我是一般人嗎?」慕離想坐起身,動了動全身無力,不想讓她擔心便沒有再動。

林青看出他意圖,朝下按他肩膀:「你別亂動,家裡沒藥了,也沒法去醫院,我找了醫生很快就會過來。」

更換的毛巾讓濕冷觸感從頭頂絲絲滲入,他腦子清醒些,聞言看向隱沒窗帘另一側的深沉天色:「三更半夜哪來的醫生,不過是發燒,沒多大事,睡一覺就行。」

他握著林青的手腕要讓她**,立刻在白皙肌膚點燃一片戰慄火熱,持續不降的溫度不可能讓人放心,更別說入睡。

林青把手指抵在他薄唇,輕微乾裂的唇瓣令人心疼:「你平時從不生病,這會兒燒得太厲害了,先躺會兒,等醫生來了再喊你。」

她說完用蘸水的棉簽擦拭他的唇,又喂下小半杯水。

男人拗不過,但體內的狂躁似要燎原的熱度也無法睡得著,他沉重闔起眸子,聽到地毯上輕微走步聲,過了會兒林青又回到**頭。

她探探男人的額頭,緊咬唇rou幾乎深陷血印。

病來如山倒,從前還好說,此時他身體里彷彿有兩股勢力對抗,再強健的身體也撐不住。

那女人交代過,這階段葯不能亂吃,等會兒林青喊來的醫生不知會給他開點什麼葯。

慕離看著她著急的臉色,摸摸她眼角:「行了,看你嚇的。」

「我才沒怕。」林青拉住他的手,很自然十指交扣。

到了這會兒誰都沒再開口,林青的手機嗡嗡震動兩聲。一條簡訊進來,她掃一眼放開男人的手。

「醫生到了,我去開門。」

「哪個醫生?」慕離看著她背影開口,略啞的嗓音分外性感,他沒印象林青認識個關係鐵到凌晨兩點還能趕來的醫生。

林青已走到室門口,輕輕轉動門把:「就上回凌安南給我電話的那個。」

這件事慕離還不知道,可林青記混了,說了一句便走出室。

慕離拿起她手機看到簡訊。

沒多久,林青帶著醫生回到主,一雙棉拖踩在優質地毯上瞬間消音,身後,比她稍高一些的女醫生雙手插兜,腳下也穿著軟底皮鞋,肩上背著白色醫療包。

「幾度?」走進室,女醫生站在大**一米開外,神色頗有意味打量著男人。

「三十九度六。」

「挺厲害。」女醫生面無表情,把背包放在**尾單人沙發,檢查完情況后把葯遞給林青,「溫水,三小時一次,必須按時吃。」她著重強調必須,男人聽了仍閉合眼帘沒有反應。

林青看盒子是普通退燒藥,取了兩片坐在**前,單手繞過男人脖子將他扶起,送入葯后杯沿抵住薄唇。

慕離喝了葯,黑眸在躺下時才將視線挪到女醫生身上。

「從哪找的醫生,沒聽說過。」男人聲音聽不出情緒,「在市有名氣嗎?」

林青放下水杯,柔聲耐心解釋:「上回橙橙發燒,凌安南就給我這位醫生的電話,說很權威的。」聽男人說話的聲音該是好些,她才放心,輕挽唇,「我可不敢拿你身體開玩笑。」

女醫生輕挑眉梢,似笑了聲,林青轉頭,正好迎上女醫生的視線。

一瞬間交錯,女醫生眼底的凌傲和戲謔令人分辨不清,林青擰眉,張了張口。

還沒說完被男人按住手腕:「葯也吃了,該放心了。」

林青低頭看他,手裡還握著體溫計。

「別說我沒提醒,你現在是關鍵期。」這話乍聽也不會起疑,醫生又做幾個常規檢查,折騰一圈,準備離開時已近凌晨三點。

林青送醫生出門,她站在玄關,對這醫生心裡必然是萬分感激。

「想讓他快點好就按我交代的吃藥,除了清淡食物其他不準吃,再有問題及時聯繫我。」女醫生風衣被走廊的風吹起,她隨手壓下衣角,撥了撥散亂頭髮。

「這麼晚請你看病,謝謝能過來。」林青再次看向醫生,和表現出的積極治療不同,總覺這醫生身上有種神秘而危險氣息。

江彤點頭,也不客氣,忽然變了話題:「你老公很愛你。」

「什麼?」林青沒料到轉移這麼快。

「沒什麼,看著他按時吃藥。」江彤揮個手就轉身。

林青拿起玄關柜子上的錢包,抬頭時醫生已走到電梯門口,她打開錢包的按扣:「江醫生,費用……」

「我剛回國不久,今天給你免費就當打廣告了,以後有這種事記得找我。」她沒說有這種好事已經夠給面子,電梯門開,林青還沒來得及做出回應她就走了進去。

林青看著梯門閉合,數字不斷減小。

走廊盡頭的玻璃窗不知被誰打開,潮濕陰冷的風穿堂而過,林青縮了縮肩,關門后把錢包放回原處。

吃了葯,身體明顯好轉,林青回來看男人靠在**頭,「怎麼起來了?」她幾步走過去,測量的體溫減退不少,「還好有用。」

「我還不知道,你認識這麼個熱心的醫生。」慕離拍著**的另一側,三十八度的體溫,腦子裡清醒不了多少。

林青鑽進被窩也讓他躺下,定了三小時的表后隨手關燈,「現在知道我的厲害了。」

「嗯。」男人鼻音濃重,怕傳染就跟她隔開距離,這會兒恢復些體力也沒去摟她,「以後也讓我多領教領教。」

林青湊上去:「說什麼呢。」

「沒,睡覺。」慕離把她推到**邊,想想又把燈打開,「再拿條被子。」

「做什麼?」陡然的光線讓人無法適應,林青眯起眼。

「我可不想到明天一早,你也發燒了。」男人伸手去推她腰。

林青順勢勾住他手臂,整個身子貼過去,小臉在他頸窩輕蹭:「我才不怕,我要發燒了,你就像以前那樣照顧我。」

「你還敢。」男人不悅,「到時候看我怎麼處置你。」

「那你就先快點好起來。」林青打個呵欠,一放鬆就熬不住了,她抬起纖細手臂拍掉**頭燈,落在男人胸口,「老公。」

「嗯。」

林青沒吭聲,男人以為她這麼快就睡著了,把被子拉到她肩部以上。收回手的瞬間,唇瓣覆上柔軟,她淺淺嘗輒止,黑暗中彎起的眼角被男人收入眼底。

江彤開車沿江源大道返回,導航儀發出走錯路的響亮提示,凌晨三點整座城市正陷入一片寂靜,這聲音別提有多生硬刺耳。

江彤查看路線,又走錯了。

她沒別的缺點,唯獨路痴,不管去哪個城市都改不掉。

掉頭左轉,這才恢復正確路線。

深秋夜冷,車窗開一小半就受不了,她車速並不高,享受被夜色包圍的靜謐。

前方路邊傳來的說話聲猶為不協調。

江彤保持車速不變,從那男子身旁駛過,平行時瞥見男子懷中裹著個小孩。

她稍微留意,見是個一兩歲的女孩,寒風中被男子包裹地嚴嚴實實。

這個時間在路邊抱著小孩打電話,江彤無心管旁人的事,合上車窗,男子的最後一句話飄入耳畔。

「明天就把東西給我,期限到了,很快就能派上用場。」

她從後視鏡看去一眼,這才看出那男子腿腳不便。

那張臉,像是在電視里見過。

也許是慕離的事,讓她對期限這個詞高度敏感,進入下一個階段就意味著臨近注射期限。她還沒找到萬全的辦法,實驗室小白鼠連日神色懨懨,精神渙散,剛才看男人情況也不怎麼樣。

到底是什麼人敢給他注射這種東西?

她不問,不代表沒有丁點好奇。

江彤提了車速,把瘸腿男子漸漸甩在身後,沒想到不久就會再次跟這個亡命之徒碰面。

白萱握著電話的手不停顫抖,坐在充滿暖氣的房間卻渾身冰涼,她生怕電話那頭突然掛斷,聲音滿是焦急:「我要見囡囡。」

「想見,就拿東西來換。」

「你先讓我見到女兒。」

「你也說了,這是我女兒,我不會傷到她一分一毫。」阿志不耐煩打斷,「現在,告訴我東西在哪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