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382章她知道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82章她知道了?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白萱眼前落下道黑影,她抬頭,咬緊牙關,「把女兒還給我。」

電話里傳來忙音。

「他要用那支注射器作為交換條件。」白萱手足無措,手機掉落砸在木地板發出巨響,她抓著頭髮幾乎崩潰,「可我把東西弄丟了,竟然給弄丟了。」

陳瞿東按住她肩膀,撿起手機放進她手心:「別急,總會有辦法。」

「辦法,什麼辦法?」白萱使勁搖頭,滿眼絕望,「他不見到東西是不會罷休的,就算不會傷害囡囡,可他一旦被抓,我的孩子該怎麼辦?」

「那就把他要的東西給他。」陳瞿東坐在對面**沿,至今不明白她口中的東西究竟是何物,他問過一次,白萱只說不知道,把她帶回后兩人誰都沒再提過那晚的事。

那件事之後,白萱每夜都噩夢纏身,半夜從夢中驚醒,嚇得渾身是汗。

「你沒聽我說嗎?東西已經沒了!」白萱情緒激動,從椅子上彈起,拿起外套往外走,「不行,我得回去再找找,說不定還在……」

「站住。」陳瞿東冷喝,「房子已經燒了,你打算去哪兒找?」

白萱腳步站定,伸出的手落在門把。

「你當時真的沒找到那東西?」她轉身,眼神里透著股極度的不信任。

經歷了那些事,再毫無保留地信他就是傻子。

「沒。」陳瞿東鎮定對上她質疑的目光。

白萱走回房間中央,這是陳瞿東的住處,他們剛認識那天她就來過這小區,當時站在樓下仰望這座高樓,沒想到也有住進來一天。

她起初以為陳瞿東是獨居,來了才看到整個公寓都有女人存在的痕。

她想起另一個女人,自稱他的前妻。

短暫沉默,陳瞿東並不尷尬,繼續方才的話題:「他想要回東西,你想換回孩子,其實很簡單。」

白萱屏息,不解看他。

「給他一支相同的注射器。」

白萱失望搖頭:「你以為他會分不清嗎?」

陳瞿東笑了聲:「他既然急著要回,就說明這東西十分重要,想辦法交換后立刻脫身,等他發現,你已經在離開市的飛機上了。」

白萱迎上他視線,猶豫片刻后開口,聲音連她都覺陌生,更沒想到會問出這種話:「你跟我一起走嗎?」

陳瞿東沒有回答,直起身後繞開她走出房間:「休息。」

他家居打扮,只穿背心休閑褲,凌晨三點被白萱喊來也無惱意,從他神色判斷,八成也是一晚沒睡。

看著他背影,白萱思索著他那番話。

回到室,陳瞿東反鎖屋門走到**頭,驗證密碼后打開保險箱,無法穿透光線的隱秘空間內並無它物,只躺著一支注射器。

透明無色的液體純度極高,他舉起對準頭頂燈光,只折射出朦朧光暈在眼前散開。

翌日,陳瞿東幾經周折在醫院找到熟人,對方是大學室友,關係很鐵。

室友把液體提取后檢驗成分,等待的時間尤其漫長,陳瞿東在走廊徘徊駐足,看到牆面貼著的卡片內容是警示戒毒。

等了半晌,室友遲遲從實驗室返回,拿著檢驗單滿目詫異,他走到陳瞿東跟前緊擰眉頭,壓低聲音看四下無人才道:「你怎麼會有這種東西?」

「這是什麼?」陳瞿東從卡片收回視線,聽出其中肯定有問題。

室友說出個名字,陳瞿東搖頭表示不解,對方又指指牆面上圖片:「比這玩意還厲害的東西。」他從口袋掏出那枚注射器,裡面容量經過提取後幾乎沒少,「這一針下去,就徹底完了。」

「這麼可怕?」陳瞿東不可置信,面色嚴肅盯著注射器,「你給我詳細說說。」

他只想到,阿志不會無緣無故冒險問白萱要這東西,這事極有可能以後會跟慕離有關。

室友讓他把東西立刻銷毀,甚至不打算再還給他。兩人站在走廊盡頭的角落,來往醫護人員少有注意這邊,陳瞿東意識到室友謹慎,拍拍對方肩膀:「放心,我不會用這東西,你也看到了,我還不清楚這是什麼,不然也不會來找你。」

「這玩意兒太危險,你還是別帶在身上。」

「我知道,只是有人可能會因為這東西出事,我得拿著這個才能想辦法幫忙。」陳瞿東的解釋並不能讓人信服,注射器還在室友手中,硬搶實在不靠譜。

室友斟酌話里真假,聽到陳瞿東又說:「算我欠你個人情。而且,當年那件事我還替你保守著秘密,誰也沒告訴。」

室友將東西塞進陳瞿東大衣兜內,連帶報告單一同塞進去,臉色稍變沉下聲:「就當你沒來過,我也沒跟你說過這些話。」

現在查的嚴,陳瞿東有帶著這麼個危險物在他眼前晃悠,被發現倒霉的還是他。

陳瞿東表情輕鬆,自然點頭,不著痕雙手插兜:「還有件事,得找你幫忙。」

室友頭疼不已:「什麼?」

陳瞿東靠近后說了句話,室友狐疑看他。

帶著東西,陳瞿東離開醫院大樓。既然阿志想要,他就把東西順應心意交出去。

城市邊緣地段,一棟破舊倉庫改造的簡易住處,三層閣樓內,傳來小孩哭聲。

阿志這段時間摸出些門道,沒哄多久囡囡就停止哭泣。

一雙晶瑩剔透黑眼珠盯著他打轉,阿志挑挑女兒的下巴,女兒咯咯笑得歡快,兩隻小手有些臟,直往他臉上亂摸。

「志哥,這孩子不能再帶著了。」阿光站在閣樓台階處,在外面老遠就聽見小孩聲音。

外面追查地緊,這麼下去,早晚得因為這小女孩誤了事。阿志招惹的不是旁人,市慕軍長,明擺著死路一條。

阿光也只想著,能拖一天是一天。

「閉嘴。」阿志跟囡囡逗了會兒笑才抬頭,臉色霎染陰戾,「這地方還能呆幾天。」

「最多三天就要轉移,可能藏身的地兒不多了,現在誰都不敢保咱們。」

阿志料到這些,也沒指望誰保他,從前他沒少得罪人,恐怕此時都守著自個地盤就等他被緝拿歸案。

可他手裡不是沒有王牌。

阿志低頭看著囡囡,父親這個角色,他註定不能扮好,該虧欠的,終要虧欠。

阿光收拾完快餐盒準備出去,阿志坐在木板鋪成的**邊,喊住他:「跟白萱繼續聯絡。」

「志哥。」阿光眼底微怒,摔掉飯盒,油漬濺起半張牆面,「你到現在還被那女人迷得神魂顛倒?」

阿志冷笑,黑色衣領被囡囡抓在手裡玩,換做以前,誰敢這麼動一下就是個死,可現在他心底出奇平靜柔軟。

他低頭看了看,又抬眼:「她手裡有我需要的東西,不管用什麼辦法,都要讓她給我全部吐出來。」

阿光離開后沒多久,阿志把一些物打包后抱著囡囡走出倉庫,頭頂陰霾彷彿許久不曾見陽光,如今,他抱孩子的姿勢已嫻熟。

不知怎麼,他忽地想起帶囡囡去小兒科看病的女人。

旁晚返回,阿光聽到倉庫門被推開的沉重聲驚覺藏身,映著昏暗光線勉強看清,阿志回來了。

起初說不出上哪裡不對勁,等他隨著阿志腳步走上樓,才發現孩子不在阿志懷裡。

「志哥,跟她聯繫上了,三天後,大石橋附近,你們以前常去的那家店見面。」

阿志點頭,沒說話,阿光小心翼翼試探:「志哥,她說要你帶著孩子交換。」

阿志舉起手腕看著那道猙獰傷疤:「知道了。」

林青請假在家,抱著本書靠在**頭,過很久才翻一頁,沒看多少男人動了動,像是要醒來。她立刻丟開書給他量體溫,早上給江醫生又打了電話諮詢,這會兒剛好到吃藥時間。

橙橙推開門溜進室,趴在**邊支著小腦袋,等林青喂完才開口:「媽咪,好餓,窩要吃飯啦。」

林青食指輕抵唇瓣,讓兒子小聲:「餓了嗎?一會兒就去做飯。」

橙橙搖晃腦袋,兩手托腮盯著男人,很快皺起小眉毛:「爹地腫么還不醒過來。」

「爹地生病了,需要休息,橙橙先去自己房間玩,想吃什麼等會兒媽咪給你做。」

橙橙舉手:「油燜大蝦。」

林青捏捏兒子小臉,橙橙跑出去關上門,屋內恢復安靜。她拉起男人的手,體溫正常,可即便因為發燒也不會這麼久睡著不醒。

一整天了,也就中間醒過一兩次。

或許是前段時間太累了,長期擠壓后在這次發燒中爆發,是該好好休息。

這番話還是江醫生安慰她的,儘管她總覺那個醫生不是個會在意別人的。

林青並未多想,下**時碰掉了藥盒,她撿起走到另一側**頭,隨手放下。葯板露出一角,林青眼角掃過處頓了頓,伸手又要去拿。

「幾點了。」慕離聲音沙啞,剛睜開眼便拉住她,林青忘了藥盒的事,能看到他倦怠神色,精神幾分渙散。

她朝窗外看一眼:「六點多了。」

「晚上六點?」男人全身異常酸睏乏力,彷彿抽絲般失掉力氣。

林青點頭,眼裡藏不住擔憂,但也只故作輕鬆笑了笑:「別撐著了,醫生給我說了你的情況,你再躺會兒,我先去給兒子做飯。」

慕離握著她的手驟然鬆開,從她的口吻判斷不出一絲情緒,顯然也不能立刻消化這句話。

她知道了?

那個聲稱不介入的江彤,全都告訴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