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383章父子拉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83章父子拉鉤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林青夾了只蝦,心不在焉送入口中,一口咬下全是皮,她這才回神,看清餐桌前並沒有男人身影。彩虹,一路有你!

「媽咪,你又在吃皮。」橙橙小手迅速搶走林青碗里那隻沒有動的蝦,胡亂一氣開始剝,折騰了好一陣才把蝦肉挑出,已不完整。

林青想起從前,哪次男人剝得都堪稱完美,她眼神黯淡,食慾全無。

做好飯盛了清淡小粥端進室,慕離又睡了。

那碗粥擺在平時男人吃飯的位置,她心底說不出滋味。

橙橙舉著爪子遞到林青眼皮底下:「媽咪,吃。」

看著這張和慕離相似的小臉,她極其複雜的心思稍稍放鬆。

慕離醒來時鐘便四十,他聽到輕微呼吸聲,打開**頭燈看向身側,林青側躺,半個身子歪向他,以便隨時查看他情況。

男人手指穿過她長發,小心不去驚動她,淺勾的唇在她眉心落下吻。

林青昨晚就整夜沒睡,又熬了整個白天,到八點多就堅持不住,連被子都沒蓋就倒**上睡熟。

慕離把他這邊的被子掀開后蓋住林青,帶著他體溫和熟悉的氣息瞬間包裹她全身。

感覺到他的存在,林青翻個身,壓在身下的被子把她捲住。男人無奈,看她好不容易睡下不想吵醒,下了**離開室。

廚房流理台上還放著那碗粥,他熱了下,清粥的香氣溢滿空間,粥里漂著細碎青菜,入目綠意讓他心情舒暢。

恢復精力,他坐在餐桌前喝粥,橙橙聞著味道就來了,跑上去抱住男人腿:「爹地,橙橙也喝。」

慕離把兒子抱坐腿上,換個小勺一口一口喂,橙橙晚飯吃了小半碗蝦,喝粥也就來湊個熱鬧,沒兩口就飽了。

小傢伙打個嗝,自覺拿紙巾擦擦嘴角,笑眯眯舀了勺清粥送到男人唇邊:「爹地,張嘴。」

慕離就著喝掉,橙橙沒拿穩勺子,勺尖從男人嘴角勾過,濃稠的粥拉出道細長透明的線。

竟很性感。

橙橙只在男人懷裡笑得前仰後合,隨即識趣地一臉做錯事了你揍我的表情,趕緊拿紙給爹地擦臉。

慕離不在意,把兒子夾在懷裡,喝完粥才放人。橙橙趁著男人洗碗的功夫想鑽進主,被不留情面地發現,慕離拎著他回了小房間。

「爹地,老師留了作業,必須和媽咪爹地一起完成。」

橙橙雙手背在身後,揚起小臉說的煞有介事。

慕離挑眉,掃到小書桌擺得滿當:「什麼作業?」

橙橙把書桌上還是半成的畫紙舉起,驕傲展開在男人眼前:「老師說,要讓媽咪爹地都點評哦。」

慕離接住,那是幅一家三口手牽手的畫面,橙橙用畫筆並不熟練地畫出三人,漫天雪花,旁邊還立著個跟橙橙一樣高的雪人。

林青說過,跟他一起堆雪人是橙橙長久以來的心愿。

慕離把畫紙還給兒子:「等冬天下雪了帶你去堆,以後就不用只能畫畫想象了。」

橙橙伸出小指:「拉鉤。」

沒等男人開口,他的小指纏住了男人的指頭。

林青站在門口看到這一幕,無聲彎起嘴角,慕離給她蓋被子她就醒了,又躺了會兒才出來。她看到父子倆喝粥,也看到他們許諾堆雪人。

「媽咪,爹地說,要陪我堆雪人。」橙橙握著畫紙跑到林青面前,同樣的姿勢舉起,「看,這是我畫的。」

「真好看。」林青稱讚,一抬頭,正對上男人深邃目光,已是滿眼**溺。

慕離刪除簡訊后把手機放回兜里,分毫沒讓簡訊內容打破這難得一刻的平靜。

江彤從實驗室剛出來,助手洋溢喜氣迎面走來,手裡拿著大小不一的紙:「老闆,你又上報了。」

「下次可以換成你。」

「老闆,有個醫學會議邀請你去。」

「推了。」

「老闆,這個月該結工資了。」

「沒錢。」

江彤丟開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剛才那條簡訊發送后始終沒回復。

他就一點都不擔心?

還真是為個女人不要命了。

助手一眼看穿老闆心思的嘴臉,露出賊笑:「老闆,有情況,找到男朋友了?」

江彤高挑的個子再加高跟鞋,跟助手差不了多少,她單手搭在助手肩膀,暗中用力往下壓:「怎麼,你對我有興趣?」

「沒,沒。」助手嚇得魂飛魄散,瘋狂搖頭。

江彤眼裡閃過一絲寒峭。

戴澤出院后仍回公寓住,今天應酬晚歸,開門就見任嬌坐在沙發上翻看資料,神態專註認真,彷彿沒察覺他存在。

從他住院到回去那天,任嬌竟一次都沒去探望。女人一旦狠下心,比誰都無情。

他扯掉領帶,對她不溫不火的態度沒太多感覺,也好,省得總是煩他。

換了鞋徑直回房,經過任嬌房間時他瞥去一眼,說來搞笑,他們名義上**至今,始終都是分住。

說到底,兩人都是為了應付。

「戴澤。」任嬌聽到腳步聲抬頭,看到男人高大背影,她喊出他,自然平淡,「明天要和莫氏談項目,別忘了。」

戴澤回頭睨去,沒有搭理,轉身回了主。

任嬌繼續低頭翻開手中資料。

兩人就這麼過下去,其實也未必不好。

她在日曆上把明天用記號筆圈注,又把戴澤需要的資料整理好放在餐桌,做完這些才放鬆神經,揉了揉眉心神色疲憊準備回房。

剛準備關門,對面門開了,儘管隔著並不狹窄的走廊,她還是一眼看清男人的臉。

稍微怔神,她在心底狠狠鄙視自己一把,繼而挪開視線又要關門。

一隻腳堂而皇之地擋住。

「做什麼?」她心中警惕,不料手裡動作不停,愣是推著門板在男人腳背狠狠撞了下,眼看他的腳被擠在門縫。

戴澤不費力就推開屋門,將她房間一覽無餘,最終目光定在她臉上,掃眼她脫掉外套后貼身穿著的v領打底衫:「出來。」

任嬌既安心又不能控制地失望,他永遠不會走進她房間。

打住,她在期待什麼?

一個走神,她再抬頭髮覺已跟著戴澤走到餐桌旁,見他拿起資料顛了顛:「這就是你做的準備?」

「是。」

「你知道秘書該做什麼嗎?」

「知道。」

身為秘書,她永遠是個受氣的角色,於公於私他都沒必要留情面。

戴澤把資料丟回桌上:「重做。」

「這些已經達到您要求了,不需要重做。」這口吻,不卑不亢又例行公事,沒來由讓人惱火。

戴澤看向她,她也看向戴澤。

兩人就這麼僵持著。

「戴總,時間不早了,如果沒別的事。」倦意襲來,任嬌從剛才就強迫自己睜開眼皮面對男人刁難,可現在都快一點了,有話能不能明天再說?

就算他是上司,現在可是私人時間。

戴澤打斷她的話,突然靠近讓人措手不及,他低頭,挨得很近,低醇的嗓音帶著某種**:「明天你也到場。」

這樣的距離能探到他的呼吸,任嬌臉色微變,反應極快,後退一步在兩人之間留出空隙:「明天我休息。」

「你是休息,」戴澤沒反駁,看她慌張逃離的臉色,扣住她手腕拉到身前,「可你還是要準時到場。」

「戴總,我沒理由過去,而且,明天我有事。」任嬌開口,這才注意到餐桌上一杯喝掉一半的紅酒,他應酬回來還自斟自飲,有癮?

「有事?」他連拖帶拽,讓她那點反抗的小力氣根本沒用武之地。

他壓下身,把她擠在餐桌和他之間,似吻非吻的**點燃一把心火。可他手裡的動作並不逾矩,不該碰的地方向來不碰,任嬌恍然,這又是個戲弄警告的把戲?

任嬌輕咬牙,竭力保持面部表情,說話時兩人唇瓣快要觸碰:「我在私人時間辦私事,戴總不應該多管。」

戴澤還要說話,手機震動,從剛才就響個不停,他按下掛斷,卻見任嬌早就趁機推開他回了房。

杯口壓住唇角,裡面的紅酒一飲而盡。

任嬌**沒有睡好,回房后戴澤沒敲過門,或許他只是心血來潮,而她呢。

她要隨時讓自己抗拒他的魅力。

化個妝遮擋黑眼圈,對著鏡子還能看到眼下淡淡烏青,任嬌起得早,平時這個點他不是在工作就是剛睡,有幾次應酬到清晨才回。

身為秘書,她習慣了。

可作為別的身份?

她拋開不該有的妄想,在鞋櫃里撇開價格不菲的高跟鞋,取出一雙平底。

今天是去兒童福利院義工的日子。

任嬌把車停在福利院門口,時間還早,只有兩個女老師在院子聊天。年紀差不了多少,任嬌同他們都很熟絡,打個招呼走進院子,鞦韆隨風輕晃。

「這麼早就來了。」其中一位老師面帶驚喜,招呼她一起坐,「周末也不多休息會兒。」

她倒是想休息,可昨晚那樣子讓她怎麼睡得著?

他以後要動不動就**一下,她這顆想斷的心該怎麼徹底了斷?

兩個老師看她樣子也懂了幾分,先前招呼她的離得近,笑道:「有心事,跟未婚夫鬧脾氣了?」

任嬌同戴總訂婚的事,他們老師之間那一陣可也傳得沸沸揚揚。

任嬌搖頭,轉移話題:「孩子們怎麼樣?」

「吵著要找你玩,管都管不住。」另一個老師提起孩子們嘴角帶笑,隨即又嚴肅了些,「前兩天又有個被遺棄的,還是在院門口台階上發現的。」

「是嗎?」任嬌斂起笑意,「多大了?」

「看著有兩歲了,可還不會說話。」先前那個老師嘆口氣,帶著惋惜,「長得很可愛,是個皮膚很白的小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