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384章挑選禮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84章挑選禮物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任嬌怎麼也不會聯想到那天抱過一次的小孩。彩虹,一路有你!

孩子們陸陸續續起**,隨著老師們的帶領走進院子,看到藤椅上的任嬌,小孩子一個個飛快跑去,把她圍成一團。

任嬌站起身,兩隻手都被牽住,一顆顆黑色腦袋仰著小臉,滿臉期待興奮。

她跟孩子們做會兒遊戲,到了早飯時間和其他老師一起帶他們去食堂。

同她關係最好的丁老師走到任嬌身邊,指著里側一處位置,那裡有個老師抱著兩歲大的女童吃飯,丁老師惋惜道:「就是那個小孩。」

任嬌的視線穿過半個食堂,此時那老師側身懷抱,只有喂飯的動作,她沒看清囡囡的臉。

任嬌想走過去看得清楚,手腕忽地被身後一道力量扼住。

丁老師先看清來人,露出笑意,點頭喊出個恭敬稱呼。任嬌被那力道扯得隨慣性朝後趔趄,轉頭,看到戴澤臉色並不好看。

「我昨晚說了沒,今天你要跟我一起過去。」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兒?」

兩人幾乎同時開口,又同時沉默,丁老師識趣走開,去照顧年紀小的孩子吃飯。

任嬌在他手肘推了把,等他放開才整理下凌亂劉海,看到他突然出現必定是驚愕的,她卻沒在臉上表露出任何情緒。

戴澤把她拽走。

「你放手。」任嬌掙脫不開,周末計劃又泡湯了,她定定神,聲音恢復平靜,「你放開,我自己會走。」

戴澤拖著她走出食堂,一路接受各種目光洗禮,周圍議論紛紛,羨艷驚嘆具有,他倒不介意,凈挑人多的地兒走。

延伸到福利院大門的路筆直寬敞,兩旁是供孩子們遊戲的場地,蹺蹺板鞦韆之類應有盡有,大部分都看得出陳年已久,只有個別嶄新,也是市面上最新的娛樂設備。

任嬌沒注意這些,只覺得太丟臉了。

這裡老師都同她熟得很,她已經開始認真考慮著是不是下下個月再來。

剛跨入福利院門檻,就聽到車鎖開啟的聲音,任嬌想到什麼,在戴澤車前站定:「我開車來的。」

總得把車開走。

她說完要去開自己的車。

戴澤拉開車門,聞言眉毛沒動一下,跨入車內發動引擎,卻沒有開走,而是極其耐心等著女人返回。

任嬌強忍惱意拍下他車窗:「我車呢?」

福利院地處較偏,少有人經過,時間又早,此時一看望去整條街道乾淨清爽,哪裡有其他車的影子。

戴澤打開副駕駛的門,越過車窗睇向任嬌,半晌薄唇吐出兩個字,她幾乎吐血:「上車。」

任嬌也不矯情,不多問上了車,又自己系好安全帶。

等車開出福利院的範圍,任嬌開口,言語中已有讓步:「我的車你到底怎麼了。」

車鑰匙,他也有一把。

戴澤打轉方向上了主幹道,開出兩個路口才回答:「車鑰匙給了司機。」

任嬌瞭然,只要別是把她車給拆了,其他都能忍。

戴澤在紅綠燈處停下,偏過頭正看到任嬌欲言又止的表情,思索一番還是沒問他怎麼知道她在福利院。

她在這兒幫忙,他隨便動動手指就能查到。

他若不是定期給福利院捐贈,那些人也不會平白無故對他恭恭敬敬。

快到地點時,任嬌看出不對,她放下車窗看清路標,冷風驟然灌入:「這不是去跟莫氏會面的路。」

「我沒說現在就去談生意。」戴澤控制車窗升起,暖氣很快重新鑽入車內每個角落,他看到酒店招牌,減緩車速,「見面時間改到了下午,這會兒,是去見我家裡人。」

任嬌張了張嘴,沒發出聲音。

「驚訝?昨晚我還沒說完你就逃了。」戴澤意味深長笑了聲,把車停後有安保上前開門,他下車前又丟下個炸彈,「對了,提前打聲招呼,或許你還不知道,今天來的還有你家。」

任嬌腦子裡轟的聲,如一道平地驚雷。

周末難得休息,慕離退燒後半天就恢復精神,吃過午飯扛著兒子出去逛街。

林青搶不過只好跟著。

橙橙坐在男人肩上,頭頂的風都是嗖嗖的,站高望遠,這會兒他看誰都是個小矮子。

街上人潮擁擠,在橙橙眼裡都是一顆顆移動的黑腦袋,他低頭看看自個媽咪:「爹地,媽咪好矮哦。」

林青仰起臉才能看見兒子,這感覺還真不習慣,她握了握男人的手掌:「放下來,都看著呢。」

又不是遊樂場景點之類地方,在大街上,這年頭誰還這麼扛著兒子啊。

怪難為情的。

「看著就看著。」關他什麼事。

橙橙也不願意下去,這居高臨下目空一切的感覺太爽了,早晚他也要長這麼高,看幼兒園的艾米還會不會跟別的男孩子偷跑。

林青看這父子倆一個願扛,一個放風,說也說不過,她只好換個話題:「病才好,身體不要緊。」

「嗯。」慕離對這個話題不感興趣,捏著她的手揉指骨。

林青看他的樣子故意麵露著急,沉下聲:「你對自己身體怎麼就不上心,江醫生都說了,我可什麼都知道了。」

「她說什麼?」慕離打斷她的話,目光然一寒。

林青此時沒看他,心想總算上道:「她什麼都給我說了。」

等著他接話,男人牽著她走出幾十米也沒出聲,林青嘴角的笑意收起,看他表情不大對勁。

「媽咪,明天要去遊樂園。」橙橙打破氣氛,低頭朝林青伸出小手,這高度,唯一的不足就是不能跟媽咪牽手。

便宜都被爹地佔盡了。

「好啊。」林青握住兒子小手,這個月周末總加班,眼看月底了還沒帶橙橙出去玩過,她側目看向男人,「明天沒事。」

慕離想起那條簡訊內容,回絕的話沒說出口。

在商場轉了好幾圈,跟慕離又商量半天,林青才拿定主意挑選什麼禮物。

某牌旗艦店內,兩人站在櫃檯前,隔著玻璃櫃看手錶琳琅滿目,林青彎腰細細挑選。

昨晚接到戴澤電話,雖然聽到那個消息不免吃驚,可也是意料之中的。

店員是個年輕小姑娘,從另一面走來,一身工作服面帶笑容:「請問想買哪一款?可以試戴的。」

林青看得是女款,其中一款錶盤閃亮精緻,經典款式又十分大氣,很適合任嬌,她眯起眼指了指:「這個。」

店員取出,林青過目后讓慕離也看看,不假思索:「怎麼樣,應該會喜歡。」

慕離哭笑不得:「我怎麼知道。」

林青拍了拍額頭:「應該問你男款才對。」

店員察言觀色,適時開口:「是要送人還是兩位自己戴?」

「送人。」林青低頭仍在挑選,把先前那塊在自己手腕比劃。

「如果是送情侶的話,推薦這一款。」店員把林青的注意力引到玻璃櫃一頭,指著其中一對說道。

林青看著樣式還不錯,揮手又喊來男人:「這回你可以參謀了。」

慕離掃一眼,點頭。

「不是這是他們結婚禮物。」林青低喃一句,又看向店員,「有沒有再特別一點的?」

店員對著玻璃櫃隔空劃出片區域:「這都是我們店裡推出的最新款,如果要再特別,就要定做。」

「多久?」

「最快也要三周。」

「太久了。」林青搖頭,眸光一亮,指著另一對設計獨特的,「這對給我看看。」

林青千挑萬選,決定買最後看到的那對,獨特的設計可不是哪兒都能遇見,何況是戴澤和任嬌結婚這樣大事。

關於結婚昨晚戴澤沒說多少,她只知道婚期將近了。

慕離掏出錢夾準備結賬,正趕上店長過來,女店長與林青年紀相仿,看到男人脖子上坐著個孩子多看了眼,瞥見林青正拿著的手錶。

那邊說了沒幾句,店長眉頭驀地皺起,似是對店員責罵一通,而後陪著笑臉走到櫃檯前:「不好意思,這對被預定了,因為是獨一無二的款式所以只有這一對。店員是新來的忘了核對就給擺出來,真的很抱歉。」

林青把手錶遞迴去,面露遺憾:「那我們再看看。」

慕離欲要開口,橙橙喊著鞋帶開了,他轉移注意力拖著橙橙小胳膊放下去。

有些東西一旦看上就很難找到更合適的替代,也不知是誰預定了,林青心生鬱悶,繞著玻璃櫃在店裡轉了整整一圈也沒再看上別的。

慕離蹲下身給橙橙系鞋帶,還在原地,抬起頭正好被櫃檯中央的廣告柱擋了視線。他沒看到林青,卻聽見身後一道女音,這聲音他不熟悉,起初並不在意。

男人起身,帶兒子打算去找林青,林青原路折回站在他對面,目光透著驚訝越過了男人肩膀,看向他的身後。

那道聲音再度響起,鑽入兩人耳中:「定的那對手錶給我取來。」這種事她本來不用出面,店裡自然會有專人給送去,可她心想還是親自來取更有誠意。

說不定親自來拿,她想送的人才會感受到她的心意,改變主意接受禮物。

林青走過去,站在男人才停步,慕離清晰地聽到林青唇間吐出個名字:「莫筱夕?」

這個人,慕離沒正式見過,可絕對不會不知道是何人物。

慕離想到之前凌安南還說會解決好女人問題,可如今人都來買情侶手錶了,可見壓根就沒處理成功。

店長將獨一無二的對錶放在做工同樣精緻的盒子里,遞給莫筱夕,莫筱夕拿過後戴在腕部仔細端詳,看到錶帶刻的字后展顏。

顯然,她很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