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385章男人的爛招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85章男人的爛招數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確認后,店員把包好的盒子裝入袋中,莫筱夕低頭看其他新款,無意側目,這才看見不遠處並肩兩人。

「你好,林青。」她記得這個名字,看梢埠苧歟必定是傳聞中的慕離,「慕軍長,初次見面。」

莫筱夕朝林青伸出手,目露友好。

「你好。」林青回握,很快鬆開,沒聽說凌安南解除婚約的消息,那方才那對手錶會是誰戴一目了然。

她沒法繼續想,這麼做對路曉公平嗎?

可不這麼做,會有一**麻煩在前面變成阻礙,寸步難行。

莫筱夕並不尷尬,看林青視線落在袋子上,接過後開口解釋:「之前就看上這款了,當時想買又想刻字,我們就等了等。」她說的得體大方,挑不出不妥,「今天有空,這才過來取。」

這樣口吻是對待朋友才會有的隨意自然,看不出絲毫顯擺刻意的痕。只是我們二字,恰巧擺明了凌安南的態度。

「你眼光很好。」林青跟她不熟,只簡單聊了兩句。

慕離淺眯著眸子,漫不經心看了眼莫筱夕,隨即就只顧著橙橙。

等莫筱夕離開旗艦店,林青也沒了挑選禮物的心思,那邊結婚時間未定,也不急於一時,她甚至後悔今天出來這趟。

「走。」林青拉住橙橙的手,說完也不帶搭理男人。

慕離跟在後面拉住她胳膊:「跟我生什麼氣?」

「上回你還跟我說,凌安南會把這事給解決了。可現在呢。」林青心有怨氣,喜歡的手錶被人買走就算了,還是莫筱夕?而且跟凌安南情侶款?

真夠鬧心的。

慕離也是無奈,無辜躺槍:「我只是給你轉述阿南原話,跟我有什麼關係。」

「就有,就有。」林青也不回頭,男人就跟著她往前走,典型一副小媳婦受氣勸不住的架勢。

「好,有。」慕離拉住她胳膊,稍微用力就拽進懷裡,林青也不是真氣他,就是鬱悶。

鬱悶至極。

慕離看她氣沖沖抬頭,還真的瞪他,拳頭砸在他胸口挺疼,男人索性直接封住她的唇,再不給任何開口機會。

她象徵性反抗兩下,推也推不動,被他糾纏著沉溺於無限**的吻中,他就會用這個爛招數。

可偏偏她總是被制服。

男人擒著她後頸,一再加深。

橙橙仰起小腦袋,抱住雙臂,目不轉睛盯著爸媽在商場內步行道中央可勁兒膩味。

喂喂,這還有個人啊。

橙橙一頭撞在男人腿上,很給面子地打斷爹地好事,小傢伙捂住腦袋,沒剎住車,撞得好痛。

他一雙星眸可憐兮兮想博取爹地同情,林青彎腰要抱,他往後跳開:「我是男子漢,才不要抱。」

慕離摟住老婆的腰,低頭俯視兒子,還挺有骨氣。他點頭認同,沖橙橙招手,橙橙得意牽住男人的大掌。

「很好,男子漢,沒什麼不敢嘗試的。」

橙橙不疑有他,點頭,使勁點頭。

飲店排了很長的隊,終於輪到他們,沒多久一杯芒果牛奶被塞進橙橙手裡。

林青把吸管裝進去,摸摸兒子的頭:「芒果味的,很好喝。」

以為他沒聽見芒果後面的牛奶兩個字嗎,橙橙如晴天霹靂,五雷轟頂。

林青直起身,這可跟她沒關係,都是男人的主意。

她順便把一杯飲料遞到男人眼前,吸管輕壓他薄唇,她買來就嘗了口,吸管濕漉漉的:「快嘗嘗,跟上回的比哪家好喝?」

上回?

男人挑皺眉,大腦快速搜索沒得出結果。

林青在旁邊催促,以至於他聞到味道的時候已經喝了進去。

竟然又是榴槤。

林青彎起笑眼,自己又喝了口:「這個味道我越來越喜歡了。」

慕離倍感頭疼,這麼下去,她以後若是哪天突發奇想,直接抱個榴槤回家還得了?

在飲店內坐了會兒,林青暫時把不愉快那幕拋至腦後。

如果妥協讓步才能兩全,未嘗不可,怕就怕,最後還是不能保全。

那個莫筱夕,路曉能順利搞定嗎?

橙橙一口氣喝完芒果牛奶,幸好點的是小杯,他假裝一切正常,嘴裡默念:「木有喝過木有喝過。」復讀機一樣無限循環。

林青忍不住笑出聲,同男人對視卻沒有迎上他目光,慕離低頭看手機,心不在焉聽她說話。

這不是今天第一次了。

林青放下杯子拉住男人的手:「有事就去忙。」

「沒事。」慕離關掉屏幕,順手將手機擱在玻璃茶几,去點了杯正常口味的飲。

他還沒回來,手機又響了一聲,進來的簡訊內容很清晰點亮屏幕,林青掃了眼,反向認不清字。

她看慕離正往這邊走,一回頭,橙橙趴在茶几對面,盯著手機念出聲:「你不來不來。」

他念得很慢,一字頓一下,還念錯一個,卡到最後來字男人回到座位。

慕離把正常的果汁遞給橙橙,橙橙喝了口著急地差點嗆住,這感覺,就像從外太空回到地球,太真實了。

慕離方才是聽見橙橙念字,坐下后指尖點著透明玻璃,聲音清脆鑽入林青耳膜:「一會兒的確有點事,我得過去一趟,你們先回家。」

林青聽他總算說出來,沒問發件人是誰,只點了點頭。

慕離的目光不著痕深刻幾寸,煩躁不已。

天空陰鬱壓頂,連續幾日天氣都濕冷陰駭,風倒不大,林青走到商場門口給橙橙裹條漫畫周邊款的小圍巾,又轉身拉攏男人外套。

深棕色大衣愈發修身,林青輕拍他雙肩,手指落下,目光也隨著移動。她能感覺到,他最近肩上似乎擔了太多她看不到的壓力,但她從沒想過是否會將他壓垮。

他是不可能倒下的。

「什麼時候回來?」每次臨走前她都習慣了這樣發問,答案無所謂,只關於一份安心承諾。

男人握住她的手,拉開後放在唇邊:「很快就回。」

林青垂眸,雙手鑽進他大衣口袋,似撒嬌一般:「那我等你回來再睡。」

「好。」

林青牽著橙橙在路邊攔了輛出租,慕離把他們送上車,目送離開后才折回車前,他站在車旁發了條簡訊。

沒等回復他就跨上車。

私人診所外的車陸陸續續離開,天色近晚,只留一道銀色車身。

診所治療室外,助手貼著門板伸長脖子也聽不清兩人對話,他透過沒有關嚴的門縫見老闆臉色嚴肅,不免好奇心被重重勾起。

「老闆,喝茶。」助手推開門,把兩杯剛泡好的茶放在檯面,轉身時被江彤狠狠剜了眼。

談話被中途打斷是老闆最忌諱的,助手額頭冒出冷汗,深知平日最不正經的女人,這種情形下最為正經。他收回手快步離開,關門時只隱約聽見期限機會之類的字眼。

剛才他匆匆一瞥認出了老闆對面的男人,這回看得清楚,那冰冷陰鷙的目光足能將人凌遲。

這位可不是上回被他撞破了好事的主?

助手嘆口氣搖頭,被老闆看上的男人,最後肯定沒啥好下場。

江彤把病例和一堆報告單丟在桌上,挑起尖細眉毛:「你聽明白了嗎?」

「嗯。」慕離抬眼,喝口茶抬腿直起身,男人的影子在地板上向某個方向移動,說話間他走到門口,「還有別的事沒,沒事就走了。」

江彤掀掉堆了半張桌子的件夾,打翻沒動一口的茶杯,散落一地的紙張有種凌亂的美,冒著熱氣的水漬漸漸浸透,留下大片殘缺不堪圖案。

這些全都是她的心血,還在進行中的實驗記錄,可她現在棄之如履。

他不配合,她千辛萬苦有毛用?

慕離沒有任何異議,彷彿怎樣都與他無關:「給你自己放個假。」

他轉動門把。

江彤踢開腳邊的破碎茶杯,瓷片飛出細弧撞擊牆面,她走上前,尖細的高跟鞋跟頂在免漆門版,像是隱約留下了坑。

「放假?」她冷嘲熱諷,「我看你現在就精神錯亂了。」

她想起那隻實驗中突然四處亂撞的小白鼠,最後場面慘不忍睹。

慕離不否認她的話:「所以,從現在開始離我遠點。」

「瘋了。」

江彤抬著腿,裡面只穿短褲,白大褂的扣子對她而言一向是擺設,下擺朝兩側滑開,露出褲襪下面白皙的美腿。

可以對天發誓,她不是故意的,可江彤不會尷尬,放下腿時下意識看向慕離,見他連瞧都不瞧一眼。

不屑一顧的神色,對她趣都沒。

江彤還沒開口,外面走廊同樣明亮的光與房間內的相融,慕離放下捲起的衣袖,單臂搭著外套往外走。

「等等。」江彤站在治療室門外喊住他,轉眼他就要穿過走廊去大廳。

慕離等她說完。

「該說的我都說了,你到底是怎麼打算的。」

「現在就挺好。」

「好?」江彤再清楚不過,他現在跟好字半毛錢關係都扯不上,「想好就按時來治療,別動不動放我鴿子。」

慕離看她眼,轉身又走。

江彤終於看出怪異之處,他這個樣子哪裡是想讓她繼續治療,明擺著敷衍了事。

「你該不是有其他想法。」江彤揚聲,走廊很長,陣陣迴音振聾發聵,在這時聽來極其刺耳,「是不是打算接受注射?」

如果注射,可以延緩其他問題的發作。

「你想多了。」慕離大步走出私人診所,聽到身後有人追上來的急促腳步聲,他沒回頭,只留下冰冷聲音被推開的門捲入大廳,「我什麼都不打算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