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386章再多一天陪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86章再多一天陪伴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你要放棄?」江彤揮開助手,不可置信地滿目愕然,這個選項她壓根不曾考慮,是真受到驚嚇,「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慕離打開車門,把外套丟在後座,路燈光暈打出迷離視覺效果,灰暗天際下起濛濛細雨,他精短的發尖很快沾染薄薄一層濕霧。

陰雨讓原本清晰的視線漸漸模糊。

「我的答案,肯定比你更清楚其中意思。」

「這也能叫答案?你給我回來,今天工作還沒完成。」江彤提步上前,無視他冷漠至極的視線。

男人從不喜歡把一句話重複兩遍,失去耐心:「我以為已經說得很清楚了。」

江彤氣急,雨幕中男人挺拔而立,有種說不出的孑然和決絕,她被一場雨擋在門內,感應式玻璃門始終保持敞開。

江彤咬著牙,語帶氣憤:「我就沒見過,你這樣不把自己當回事的。」

「現在見過了。」慕離嗓音驟然一冷,威脅之意盡顯,「還有,管好你的嘴。」

「你既然怕,就別說這些話。」

「怕?」

「你剛才是開玩笑。」江彤轉移話題,沒等助手取來傘就走進雨中,她不是沒淋過雨,今天卻感到雨水格外冰冷,「都到這一步了,你放棄不久等於。」

慕離沒聽她繼續說下去,高大身形一彎,消失在車門旁。半開的車門夾在冷氣被緊緊閉合,雨滴細密打在車窗,連不成完整線條,看向窗外的視野也被恰到好處地阻擋。

這個時候,他只想最快速度回家,有人還在等他。

「別走。」江彤拍打車窗,貼上玻璃的冷麵沾了滿掌冰涼。

幾乎同一時刻,慕離對她看也不看,跑車急速行駛而去,不見蹤影的車在私人診所外留下一片沒有被淋濕的區域,乍一看特別不協調。

助手撐開傘衝進雨中,雨勢漸大,地面很快潮濕地再分不出那片區域,空氣中混雜著淺淡的塵土氣息。

江彤抬起頭,視線穿過透明雨傘看到垂落的雨水,她下意識眨了眨眼,還沒來得及說出口的是他還有救。

只要能上癮就能戒掉,拼的是毅力堅定。她相信以慕離的身份,什麼情況多少都遇見過,這次只是加深難度罷了,不可能真正致命。

而她,這麼多日子不是白白消磨的,所有準備已經就緒,她有信心成功,且這回絕對不會再有之前的失誤。

關於這一點,男人並非不知道。

助手沒看明白到底什麼情況,拉著江彤先回到診所內,他收起雨傘還沒放回架子,江彤忽然抓了車鑰匙衝進雨中。

「老闆!」在身後連喊數聲,這回助手顧不上撐傘就跑出去,還是晚了一步。

他看著江彤離開的方向,跟剛才那男人完全相反。

慕離把車開進停車場,全身上下早就被暖氣烘乾。他的車跟林青的車並排停著,兩輛車透過擋風玻璃都能看到放在車頭的小擺設,一模一樣的濃縮版相框。

他原本是個不會有懼怕情緒出現的人,身為軍人一輩子哪裡怕過。

可現在,男人心裡卻只想著,能再多一天陪伴就再多一天,趁他還能控制自己的時候。

開門時林青正在通電話,背對玄關坐在沙發一側,她手肘斜倚著把手,指面貼在頰側,大部分時間都在聽,偶爾回應兩句,語氣也是恭敬禮貌。

聽到動靜她轉過頭,看到男人換鞋的動作,原本清冷的小臉霎時染上笑意,林青扯了下電話線,換個姿勢繼續聽對方說話。

幼兒園老師家庭回訪,電話機這才沒成擺設。

慕離把外套搭在沙發上,林青的大衣也在,男人掌心摩挲處摸到了水漬,雙肩部位已被浸濕。

她出去過,慕離走到沙發正面,才注意到她腳上還穿著皮鞋。鞋尖有點濕,儘管小心避開地毯,還是留下些許污泥,想必是剛回來就匆忙來接電話。

老師尤其善談,又持續了近二十分鐘才講到最後,橙橙在幼兒園的事無巨細全都被透露個清清楚楚,和小傢伙自個交代的相差不多。

結束前林青感謝拜託一番,等放下話筒后立刻舒展麻木四肢。

「胳膊都麻了。」林青把胳膊伸出去,指指手肘彎曲處,又酸又疼,「你兒子在幼兒園可真不老實,光小報告都打了四十分鐘。」

「太老實不就被人欺負了。」

林青笑道:「誰敢欺負你兒子?」

男人拇指在她肘窩打轉,順便把她拉進懷裡,兩人一同靠著沙發,全世界彷彿都安靜下來。

外面雨勢過了最大的那陣,玻璃隔音效果又極佳,關閉后完全聽不到淅瀝雨聲。

此時破碎撞擊玻璃的雨聲,傳入耳中也只能擾亂心神。

林青面露愜意,抬腳無意瞥見還沒換鞋,作勢要起身,被男人按了回去:「老實點。」

林青才不吃這套,挪開他放在腰側規規矩矩的手:「該老實的是你。」她說完又補充一句,「還有你兒子。」

慕離沒反駁,身體突然前傾帶著林青也往前沖,她穩住神,腳上一松,兩隻鞋以她沒看清的速度脫離了腳面。

「我自己來。」林青伸手去抓,落個空。

慕離走開,她雙腿在沙發邊沿輕晃,涼颼颼帶起一絲冷氣,好在屋內暖氣恆溫,這樣也不覺得冷。

沾了泥的皮鞋被丟在玄關,男人手中換一雙棉拖返回,林青記得他可是有潔癖,現在可好,倒是也看不出來了。

林青又伸手,眼看著男人半蹲,把棉拖給她穿上。

她踢了踢鞋尖,兩隻棉拖的頭撞在一處,聲音夾在笑意:「真合適。」

慕離把她大衣拎起來瞅了眼:「去哪兒了,弄這麼臟。」

米白色大衣的領口,明顯留著幾處泥點,分外醒目。

林青拿起茶几上的紙盒,還能看出淋濕的痕,邊緣處烘乾後有不規則曲線,跟具有狂野線條的藝術似的。

她在手裡揚了揚,盒子很大,裡面東西卻很輕:「取了個快遞。」

慕離掃了眼,八成又是某寶淘的各種小玩意兒。

小室門被推開,橙橙下午喊困睡了覺,此時揉著眼睛走出房間,還沒意識到爸媽都在,可恰好聽見快遞二字,一雙惺忪睡眼瞬間變得錚亮。

「媽咪,我的卡片到了咩?」

「是啊。」

橙橙精神抖擻跑上前,趴在茶几旁迫不及待拆開快遞,大人三下五除二的事,到了他那雙小爪子底下,愣是費了不少功夫還沒搞定。

看他拆個包裝滿頭大汗,林青想幫忙,卻被小傢伙擋在半米之外,林青還沒靠近,橙橙就抱著盒子躲到一邊。

「讓他自己動手,拆個盒子而已。」慕離把林青拉回去。

內裝的長方形紙盒在橙橙手中漸漸展現出本來面貌,打開后裡面是一堆小塊拼圖,這架勢目測有上千片。

由於已被打亂,各種顏色印入眼帘,綜合匯聚后完全看不出原本圖案。慕離把目光落在零散拼圖上,定做的拼圖沒有在盒子表面印刷成圖案,取而代之是店鋪logo。

橙橙在盒子里扒拉幾下,心滿意足抱著回房間,林青想跟上去,橙橙警覺回頭:「媽咪,不要跟著我哦,不準偷看。」

林青雙手舉過兩肩:「好,不偷看。」

可當初定做拼圖是她親自下單,雖然橙橙一再嚴厲警告不要偷看圖片,可對方要確認訂單,她總不能閉起眼睛。

橙橙把盒子藏在他認為最隱蔽的地方,開始他宏偉計劃。

娛記曝出某集團總裁陷入三角戀,第三者竟與原配未婚妻名字相似,而此前就有人目睹某總裁出入平民小區,鬧出過風波,不免又掀起蠢蠢欲動的媒體展開攻勢。

從頭天晚上就有出事徵兆,大概有報社記者接到消息后耐不住性子,主動跟凌安南通了電話,本打算來個獨家採訪,沒兩句就被男人盛怒掐斷通話。

而這消息一早傳遍幾大媒體頭條,一杯羹平分也掀起軒然大波。凌安南一直各方面打點周到,此時顯然有人蓄意為之,不管先前傳聞如何,路曉**之間變成人盡皆知的第三者。

是誰做的不削於猜想就能得出答案,致命要害被人捏在手上。這樣下去,她身份曝光是早晚的事,只是誰也想不到到時又會演變成怎樣局面。

公司同事不到七點就給路曉打去電話,問得小心翼翼:「你還好?」凌安南偶爾會去公司樓下等人,多多少少大家都知道些內情。

路曉剛洗漱完,接起電話還在臉頰均勻塗抹保濕霜,她被問得一頭霧水:「沒事,怎麼了?」

「別接。」凌安南一晚沒睡,假寐的眸子咻地睜開,對任何來電都異常敏感。

他額頭突突直跳,坐起身把路曉攔腰壓回**上,路曉還沒及時反應,男人修長手指撥掉她手機后滑向結束通話。

她隱約聽見同事在電話那頭仍在說話。

「掛我電話做什麼?」路曉費解,推開他拿回手機,打算回撥。

凌安南乾脆搶走後關機,扔到地攤上。

「怎麼突然……」話音未落她就意識到什麼,用力推開糾纏不休的男人去了書房。

不給手機,她總能電腦上。

連接絡,隨便點開個新聞,首頁就全都是關於她的詳細報道。

揣測,揭秘,批判,應有盡有,短短半小時已傳得沸沸揚揚。恐怕下一次她看到的,就是她的名字出現在語出惡劣的頭條標題上。

「別看了。」凌安南聲音懊惱,把屏幕直接關掉,「你就當沒這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