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388章孤兒院,獻愛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88章孤兒院,獻愛心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她若真的不信,他也不會怪她。

可到了今天,她還有不相信他的可能嗎?

「我信。」路曉反握住他的手,還能聞到淡淡洗潔精的檸檬香,眼前男人跟這氣味可真不搭調,卻也沒有降低他身價的感覺,她努力嘗試微笑,然而嘴角掛起的弧度並不自然,「我相信你能做到,而且,就算擺脫不了我也沒關係。」

「為什麼沒關係?」他不會再容忍類似事件發生,先前沒有動作是在等時機,可事到如今波及到她,他管不了那麼多,必須提前把危機解決。

不止莫筱夕,就連她背後的莫氏,這筆賬也勢必要一併算在其中。

「如果這是我能留下,你又不遭受損失的辦法,就算出點事又有什麼關係。」路曉把情緒遮擋得極好,幾乎騙過了能看穿旁人心思的男人,「你說的對,我應該就當這件事不存在。」

凌安南低咒一句,「你被說成那樣我不受損失?敢動你就是對我的藐視。」

「這條路,我是一定會陪你走到底的。」

凌安南深深看進她眼底,至少她眼神是真摯的,眼睛騙不了人。他剋制不住衝動把她推在沙發內,狠狠封住她的唇,卻沒堵住她口中逸出的話。

「可倘若有一天你不想繼續下去,或是有了更好的選擇,凌安南,那時候你不用瞞著我,也不用猶豫如何告訴我。」她對剛才的豪言壯語接著補充,一切說的在情理之中,「我可以對你保證,不論發生什麼,都絕不會對你的人生造成任何威脅。」

換言之,他若放手,她會下一秒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你。」他眼裡的熱情被兜頭澆滅。

這話在他聽來,擺明了是因為她已經有離開的心思,否則不會這麼早都連這些也想到。

這回輪到他不說話,路曉以眼神追問:「你呢?」

凌安南翻身坐起,把她拉起身後猛拽進懷中,低頭同她前額相抵。這個男人身上,此時找不出半分平日里的恣意瀟洒,他攫住她的目光,字字加重語氣:「聽好,沒有那些倘若,你唯一需要知道的就是你會被我纏一輩子,除了我身邊,哪都別想去。」

這番話誰聽了都不可能不會動容,路曉心裡有兩股情緒絞成一團。

誰說委曲求全難以忍受,只要值得。

路曉看著他眼睛點頭。

「我說到做到,路曉,所以,你也不準有離開的心思,絕不能放手。」

莫筱夕打不通凌安南的電話,各種辦法都試過了,可能聯繫上的人都說沒接到總裁任何消息。她氣餒走出凌氏集團大樓,轉過身抬頭看到高聳入雲、設計獨特的標誌,不由自主摸了摸腕部。

那枚手錶的錶盤,是模仿這個標誌定做的,其中的寓意不言而明。

她總有一天會同他一起站在凌氏的最高處,而且除了她,誰都不可能。

就連她自己都不理解,怎麼會對那個邪肆妄為的男人生出了感情,本以為看到新聞后,凌安南會立刻主動聯繫,跟她妥協,或是威脅。

可她手機被打爆了,通話記錄里搜索幾遍都沒看到他的名字。

莫筱夕灰心喪氣,回到停在台階之下的瑪莎拉蒂內,鑽進副駕駛,她把手機丟開。

「不是說他會主動找我嗎?到現在都沒有動靜。」莫筱夕看向大哥,懷疑他判斷失誤,「你曝給媒體的消息也沒有提路曉的名字,只說有這麼個女人,好像根本沒用。」

「你急什麼。」男人比妹妹沉得住氣,發動引擎,提醒她系好安全帶,「這才是第一步,這點心理承受都沒有,還想跟他結婚?他好歹是凌氏總裁,你以為被家裡逼成這樣是怎麼坐穩位置的。」

「那現在怎麼辦?」莫筱夕心底隱隱有負罪感,畢竟她也算見證過凌安南同那個女人,然而一碼歸一碼,當務之急是她在莫家的地位。

「不能讓他上當,總能製造點麻煩,等他們有分歧你再出手。」

「哥。」

「心軟,現在就下車。」

莫筱夕撥動錶帶,垂落視線,對她來講沒有退路可言,她轉過頭,目光堅定,「我聽你的,可我們現在頂多再曝光路曉身份,我不信他後面不做任何準備。」她頓了頓,隱約不安,「就怕他會借著機會解除婚約。」

「關於這個,我自有安排。」男人透過擋風玻璃凝視筆直大道,似有似無一笑,「習慣了生意場的男人,最終還是會回到生意場上,到時候,恐怕他連解除的想法都不會再有。」

林青自從看到新聞后,每晚固定時間跟路曉打電話,躺在**上一閑聊就小半小時。

女人之間似乎怎樣都會有說不完的話。

慕離端著水杯走到**頭,遞過去,林青接住灌了口,放下手機嗓子都要冒煙。

「你怎麼沒做銷售。」

「什麼?」林青把杯子放在**頭櫃。

慕離打開**頭燈,關掉頂燈后躺下,拉好被子:「真能說。」

「這都三天了,你好哥們那邊似乎沒有動靜。」林青瞥了眼,她跟凌安南有隔閡不是一兩天,只不過有段時間關係緩和些罷了,這回鬧出事端,不鄙視才怪。

「他要解除婚約了。」

林青陡然揚聲:「什麼?真的?他真的不結婚了?」

「別的男人不結婚,你瞎激動什麼。」慕離把興奮的老婆按回**上,他昨晚跟凌安南見了面,才知道那邊早就有這個打算。

他雖然眼睜睜看著凌安南這貨折騰,只偶爾當個參謀,可林青在乎路曉,他沒法坐視不理。

林青也就高興了幾秒鐘,隨即沉下臉,推著男人胳膊:「你告訴凌安南,快點跟路曉結婚。」

結了婚,誰敢說三道四?

「也不是沒說過。」

「他怎麼說?」

慕離揉著她肩頭,熄燈睡覺:「沒注意。」

周四下午幼兒園提前放學,林青準時把車停在大門口,老遠就看見橙橙背著包蹦過來。

橙橙拉開車門,把小書包扔在後面,小臉興奮:「出發。」

小胳膊向前伸得筆直,做出個出發手勢。

「小心點。」林青把他小身子按回去。

儘管安著安全座椅,她就怕這小傢伙總是亂動。

「老師說,不能空著手去,要給小朋友們帶點對他們有用的東西。」橙橙認真回憶,把老師原話複述,又轉頭看向林青,「給他們帶玩具行咩?」

他手掌垂立,在身前游曳向前,模仿賽車般嘴裡發出嗖嗖嗖。

林青點頭,表示贊同:「當然可以,你還想帶什麼?」

「漫畫書,果凍。」橙橙在腦袋裡搜羅一圈,狡黠一笑,「還有一大箱牛奶。」

他雙手往兩邊張,做出個超級大箱的樣子。

林青彎起笑眼,他不喜歡喝,別的小孩說不定會喜歡,而且這些東西她都在後備箱準備好了。

往前追溯,那天老師回訪就提及,周四這天下午不安排課程,就是希望能由父母雙方帶著孩子感受社會,送出溫暖。

慕離回部隊,林青就自己來了,她跟慕離原本商量著去兒童福利院,於是計劃不變,這會兒就在去的路上。

橙橙為此還小激動了一把,興奮地晚上睡不著覺。因為據說,叫福利院的地方有很多小朋友,年紀不一,最小的可能才幾個月大。

他還沒接觸過小嬰兒,好奇心被勾起。

林青把車停好,橙橙迫不及待跑去後備箱跟前,小手摸索著試圖打開。

林青把橙橙撈開,將車裡東西一樣樣取出,由於提前電聯打過招呼,到了時間就有老師出來歡迎。

「你們好,小朋友,你好。」丁老師笑容滿面,親切同橙橙打招呼,天生具有親和感染力,然後又看向林青確認,「是慕太太?」

林青點頭,丁老師很有眼力見的幫她拎東西,橙橙牽住林青空出的手走進福利院。

眼前看到的儼然比想象中條件好一些,像是不久前才翻修過。她雙手落在橙橙肩頭,顯然,跟小傢伙幻想中不太一樣。

「媽咪,小朋友都在這裡嗎?」

「是。」

橙橙站在院子里,盯著大屋子顯然還在消化這個信息。他還是難以想象,據說有好多小朋友,為神馬要住這麼小的屋子?

丁老師了解情況后帶他們四處轉轉,回到院子時孩子們陸陸續續出來,看到陌生人都沒有靠近,只是禮貌又略帶膽怯地站在原地。

有膽子跟年齡都小的女孩,會藏在大孩子身後偷看。

大部分孩子去院子里玩耍,三五成群,橙橙在媽咪跟丁老師的指導下很快跟幾個小孩打成一片。

瘋了會,橙橙滿頭大汗跑過來,拽住林青衣角:「媽咪,哪裡有小嬰兒?」

林青蹲下身,擦拭兒子的小臟臉:「不能這麼問。」

「為神馬?」橙橙在擦乾淨的臉上用手抹了把,又髒了,他指指身後那群孩子,此時說話只有兩人能聽見,「他們是不是都木有爹地媽咪?」

「他們有的。」林青搖頭,「只是他們的爹地媽咪,還沒找到來帶他們回家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