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389章上鎖抽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89章上鎖抽屜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院子里一片嬉笑吵鬧,遮擋了對面走廊前房間里孩子的哭聲,橙橙耳朵尖,傳進零星幾點,他扭過去探出目光:「媽咪,我聽見小妹妹哭了。給力」

「小妹妹嗎?可能是聽錯了。」林青環顧四周,沒有看見其他地方有小孩,這個時間都跑到院子里去了。

「你的兒子沒有聽錯,裡面是有個小女孩。」丁老師讚許橙橙的觀察力,不由嘆惋,「只是那女孩的媽媽太不負責,孩子兩歲了竟然沒學會說話。」

不然怎麼會拋棄呢?

丁老師心底里鄙視不已。

林青取出**擦乾淨橙橙的小手,潔白**印上幾道手印,她換了張又擦拭兒子小黑臉。

「兩歲還不會說話嗎?」林青目露驚訝,站起身後沒讓橙橙再跑開,她看看時間不打算逗留,只脫口問道。

「是啊,我們給孩子檢查過,身體非常健康,長得也挺好看,白白凈凈的,不知怎麼就給丟在了福利院門口。」

林青頓住:「這樣的孩子多嗎?」

「多,拋棄的原因也各種各樣,其實說到底就是不願意對孩子負責,這種人,就沒資格當父母,。」丁老師跟個年輕小憤青似的。

林青看向院子里成群結隊的孩子,在寒風中玩得仍很歡快,這回她清晰聽見了房間里女孩的哭聲。

窗戶被風吹開,那名老師抱著女孩走到窗前,拉著女孩的小手教她關窗,試圖轉移孩子的注意力。

林青的目光定在女孩的臉上,聲音極不確定:「這女孩是誰?」

被丟棄的孩子,哪裡有人會知道身份,她也不過因為過於驚愕才這麼問。

丁老師搖頭,關於發現女孩的情況沒有多說。

橙橙想過去,猶豫著沒動,剛才林青也只是一瞬間看到一面,離得有段距離,不能十分確定。

她拉著橙橙走到窗前,透過玻璃窗往裡看,老師還抱著囡囡站在窗邊,見有人出現就打開了窗戶。

「看,有哥哥來看你了。跟哥哥打招呼。叫哥哥。」老師在教囡囡說話,但小女孩就是不張嘴,只一雙烏黑眼睛滴溜盯著林青,又低頭看看矮了大半截的橙橙。

她突然止住嚎啕大哭,滿是淚痕的小臉被冷風吹拂,眨眼間,竟咯咯笑出了聲。

銀鈴般清脆的笑聲在林青心頭打個轉,隨風擴散,如果先前還有懷疑,現在完全就確定,小女孩就是白萱的女兒。

可孩子被阿志搶走了,為什麼出現在這兒?

老師驚喜,頭一回見囡囡露出開心笑臉,這小女孩平日太安靜,多大點正是鬧騰的年齡,倒跟不存在似的,想必變成這樣也跟她父母有脫不掉的干係。

「m,m。」囡囡嘴裡不知在說什麼,含糊不清的發音讓人一頭霧水。

兩個老師也聽不懂,吸引著囡囡視線循循善誘:「你剛才說的什麼,真好聽,可以再說一遍嗎?」

「m,m。」囡囡似乎只會吐這一個音節。

老師們只能放棄追問,說話也要慢慢來教,現在這樣已經算飛越般的進步了。

橙橙小紳士一般朝囡囡揮手:「小妹妹你好。」

囡囡盯著他,看了半晌突然轉過頭去,趴在老師肩上表示睏乏。

橙橙也不氣餒,從兜里掏出個果凍,遞進窗戶,朝著老師說道:「我想把這個送給小妹妹吃。」

林青拉住橙橙的手:「小妹妹才兩歲,不能吃果凍的。」

橙橙小眉毛擰到一處:「為神馬?」

林青正要解釋,老師笑著接過後裝進囡囡的口袋裡,輕拍她嘴裡小聲哄著,過了片刻才又抬頭看向橙橙:「小妹妹收下你的禮物了。」

林青沒再逗留,心底的迷惑像沼澤,如果囡囡在這裡出現,是否意味著阿志也在附近出沒?

畢竟,孩子不可能平白無故出現在福利院。

如今阿志在逃,如同一顆移動的定時zha彈,萬一危及到福利院怎麼辦?

她心思繁複沉重,丁老師請她到裡面小坐被婉拒,林青看天色不早,借故帶橙橙離開。

後備箱裡帶去的東西只是一部分,林青私下以慕離的名義又捐贈了不少東西,其他書友正在看:。

臨走前,橙橙拉住林青的手:「媽咪,下回可以再來嗎?」

林青看到橙橙眼裡閃爍的光芒,柔聲:「可以。」

橙橙又問:「能再見到那個小妹妹嗎?」

「橙橙喜歡她嗎?」

小傢伙挺起胸脯:「橙橙是男子漢,要保護小妹妹的。」

他果然像個大男孩一般舉止神態,可想要保護的對象,卻是連林青都無法想到的。

「回家,男子漢。」她收起目光,從福利院熱鬧的院子挪開。

會議室氣氛嚴肅緊張,如拉開的弦隨時有崩斷可能。針對昨日突發的緊急事件,幾個師長正在爭論不休。

燈光在頭頂照亮每個人,一雙雙眼睛目光如炬,眼底映出的是一張張絲毫不給予讓步的臉。

此時,某位師長正在嚴厲聲討另一同僚。

那邊如火如荼場面激烈,慕離的手機開了靜音,突然無聲亮起,閃了幾秒又暗下。

他看到是林青的來電。

林青沒再打來,他等會議結束后立刻回撥,此時已經過去將近兩個小時。方才是會議最激烈的時刻,除了昨日的突發事件,還有人把阿志的事也拿出來說了一通。

這一說,會議就被拖延很晚。

夜色濃郁,冷風過境,又是新一輪降溫。男人穿得並不多,軍大衣里只套件毛衣,背部燈光打來,襯托他身形更加高大頎長。

的確是比之前瘦了許多,而他的臉色能看出精神疲憊。

林青沒有接聽,他又撥了五六個也沒有回應,打進家裡座機結果一樣。

他想起前兩天跟林青商量的事,今天是帶橙橙去福利院的日子。

沈叢接到部下發現的最新動態后找到慕離,老遠看到軍長身影,男人擔著夜色,於沉默無聲中盡顯威凜霸氣。

沈叢站定後行禮,回報消息:「在西南處發現疑似阿志等人行蹤。」

西南?

慕離聽完報告后揮手,沈叢看他心事重重沒敢多言,很快離開。男人拉開的眸子陡然鋒利無比,透著股狠勁,他沒記錯的話,福利院也在城市西南。

他處理完部隊上的事,連夜返回,路虎一直飆到雙溪花園一棟的樓下。車沒停穩,他人已經快要衝進電梯。

林青的手機被打爆了,還是橙橙想玩遊戲才看見幾十通未接來電。

「媽咪,爹地找你。」橙橙舉起爪子,揮揮。

林青接住手機,拍拍腦袋自言自語:「怎麼給按住靜音了。」

橙橙好奇湊上去,小臉貼在林青手臂上:「要跟爹地講話。」

林青回撥,門外突然響起熟悉的鈴聲,由於音量被開到最大,即使她還在房間,也能聽得清清楚楚。

「爹地肥來了。」橙橙撒著腳丫子要往外跑,被林青拎回去穿鞋。

「不會的,爹地今晚要工作,現在還在忙呢,:。」林青隱約覺得不對,讓橙橙留在房間,自己先出去看看,「橙橙乖乖呆著,別亂動,知道嗎?」

橙橙不情不願,妥協點頭。

林青聽到外面鈴聲斷了,手機里傳來女音提示無法接通。

她挽起笑,推開門時假裝一臉驚慌失措,眼前猝然一道高大陰影滅頂壓下,她來不及反應就被旋身抱住后按在牆面。

「在家,為什麼不接電話?」男人往下壓,厲聲責問。

「沒聽見嘛。」林青抬起頭,撞進他咄咄逼人的目光,認錯的態度十分端正,「給你打電話后不小心碰到靜音,後來手機在屋裡也沒看見。」

「家裡的電話也不接?」

「家裡?」林青無辜搖頭,「家裡的我沒聽見啊。」

橙橙從門縫裡探出腦袋:「媽咪,我有告訴你,有人往家裡打電話哦。」

當時林青正往洗衣機里塞衣服,恐怕這話橙橙說完她就左耳朵進右耳朵就出了。

男人臉色好不到哪裡去。

「那也用不著急成這樣,我之前都說會辦完事就回來了。」林青擦掉他額頭的汗。

「發現阿志行蹤了。」

「福利院附近?」

慕離不解看她:「你怎麼會知道?」

林青把福利院的事前前後後跟他講了一遍,當然,是等哄著想偷聽的某人睡著后才回房說的。

「那地方你不準再去,在市內,他不敢明著有動作,可那邊位置偏,或許還有其他人暗中幫他。」

林青點頭,往他懷裡靠了靠,現在只能先這樣,至於那個孩子,不知以後還會經歷什麼風浪。

慕離半夜起來打了支針,單憑這種辦法不可能長久,他能感覺到身體正在變化,包括情緒的波動,這些是他無法自我控制的改變。

其實,他能察覺到這兩次的藥劑,在緩解他的狀況。

林青清晨醒來男人還在睡覺,她洗漱后躡手躡腳走出房間,從烤箱里取出麵包后熟練地抹上蜂蜜,橙橙打著呵欠推門而出。

「媽咪,早安。」橙橙爬上椅子,抓起麵包一口咬下。

林青這才喊男人起**。

浴室傳來剃鬚刀接連不斷的電動聲,林青在門外止步,有些躊躇,她昨晚睡得淺,聽到他半夜下**的動靜,在隔壁書房呆了好一陣才回來。

而且,她聽見打電話的聲音,通話很短,還是別人打進的。

不是隔音不好,夜深人靜,房門又沒關嚴,她想不聽都不行。

好,她承認,其實當時心裡跟被螞蟻爬似的好奇,直想掀被過去看看。

飯後男人帶著兒子下樓散步,林青收拾完經過書房,片刻頓住,眼角往裡面掃去。

她鬼使神差走到桌前,拉動上鎖的抽屜,心裡沒抱希望,也只是忍不住好奇而已,沒想到抽屜竟被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