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390章針管里是什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90章針管里是什麼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林青從最上層拿出一隻盒子,打開后滿目震驚。彩虹,一路有你!

儘管診所一直在嚴格控制問診人數,還是有不少豪車交替停在門外,單看車型就知道親自前來的都是什麼身份。

助手數著病例數量,登記一個嘆一口氣,嘖嘖,現在的人都是什麼病,正想著,肩膀突然被人從身後猛拍下去。

「誰?」他驚得從椅子上彈起,連帶手邊茶水差點打翻。

江彤挑起本子瞥了眼,隨手翻兩頁,語重心長看著他:「一會兒有個重要約會,後面兩小時的工作記得都幫我推掉。」

「哦。」助手遲鈍點頭,怎麼說呢,老闆的媚眼在某些時候還是很有魅力的,他很快又反應過來,沖女人背影大喊出聲,「不對,不行!老闆,今天的你一個都不能推掉!」

誰愛搭理他。

林青走進診所,正看見助手開啟暴走模式,朝那個纖細身影的女人大聲指責,隔空做拳打腳踢狀。

「請問江醫生在嗎?」林青走到台前,環視一周,偌大診所竟只有一個助手,還是男的。

男助手一秒恢復正常,眼裡只剩笑意,同方才簡直是大相徑庭:「在,她在。」助手試圖挽回形象,表現出奇優良姿態端正,他看向走廊盡頭,「過去的就是。」

林青順著他目光看去,已沒有人影:「就是你剛才想打的那個女人?」

助手被狠狠噎住。

他張了張嘴想要糾正,林青已提步往裡走:「那我就進去了,跟她約好時間,已經遲到了。」

江彤讓推掉後面工作,自然是為了迎接林青,上午上班前接到林青電話,說有東西希望讓她確定。

林青敲開辦公室的門:「江醫生,我來晚了。」

「沒事,我也剛忙完。」江彤抬頭,看到她從皮包里掏出東西。

亮在眼前的東西再熟悉不過,還是江彤親手交給男人的,不會有錯。

江彤放下筆,晃動的筆尖指向針管:「這是什麼?」

「不知道。」林青搖頭,把裝著液體的注射器放在辦公桌上,推到江彤眼前,「所以才想請你幫忙鑒定一下。」

先前電話里林青沒有講明,江彤挑眉:「沒問題,只是今天恐怕得不出結果。」

「需要多久?」

「明天過來取。」

林青點頭:「明天這個時間可以嗎?」

江彤翻看日曆,雙手交握后否定:「明天恐怕不行,有個研討需要參加。」

林青表示理解,人之常情,她更換時間,又跟其他事情撞了安排。

江彤看她的樣子忍不住勾起眉毛:「你要是想儘快知道這東西是什麼,而不需要具體成分,也很簡單。」

林青屏息看向江彤。

江彤把注射器拿在手裡,半開玩笑:「最簡單的方法,找個人在他身上一試,只需要一秒就能知道。」

林青詫異睜大眼睛,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

「太危險了,還是常規鑒定。」

江彤並不認同,犀利反問道:「你怎麼知道危險,有人用過?你是在哪兒拿的?」

「偶然發現的,沒人用,也沒有任何標註,有點好奇才來找你幫忙鑒定。」

說謊倒是臉不紅心不跳,江彤沒有拆穿,而事實上,林青打開盒子時,裡面已經少了將近一半。

如果是慕離在用……

她使勁搖頭,絕對不可能,或許是他從部隊帶回暫時放在家裡的也未可知。

「既然沒有對你沒有任何威脅,何必這麼緊張。」江彤一手還拿著注射器,撥通內線喊助手過來,再開口嗓音透著些許謔意,「不用著急,先放著,等我忙完了手頭的事就跟你聯繫。」

林青看江彤態度與之前截然不同,擰起眉頭:「我很急,想在最短時間內知道。」

江彤放下電話:「你焦急,因為跟你老公有關?」

「不是。」林青立刻反駁,反而更想遮掩,她看得出對方在猜忌,索性直說,「這東西跟他沒關係,就是我太多疑了想知道到底是什麼,一天不知道就一天睡不著覺。」

這話說的,也算是把自己給搭進去了。

「既然跟你老公無關,我更不會撇開要緊的事就為了滿足你的好奇心。」

林青聽出話里不同尋常的語氣,猝然抬頭:「什麼意思?你幫我的忙,為什麼要跟我老公扯到一起?」

江彤把這個疑問拋回去:「你說呢?」

她?

她怎麼知道。

可這話里的**,她又不是傻子,一早就聽出了,林青印象中男人只跟江彤見過一面,當時看樣子並不認識。

她沒有胡思亂想,只是奇怪眼前女人究竟是怎麼想的,竟然在這種時候公然挑釁?

「要我說,你就幫我,所有費用我都會出,任何時間只要你得出結果,我就可以立刻來取。」

「聽你的口氣,你很有錢,不如鑒定費這個數如何?」江彤伸出五根手指,盯著透明晶瑩的指甲欣賞。

「五千?」

江彤從手背移開視線,看向對面林青,搖頭。

「五萬?」

江彤沒給出回答,忽然轉移話題:「還是那句話,跟你老公有關,我才會重視。」她頓了頓,又道,「你就不好奇,我為什麼會對你老公特別照顧?」

的確可疑,但林青沒到不弄清事實就遷怒於慕離的地步,她看不懂江彤的真正意圖,站起身,拿走注射器要離開。

林青原本只打算走,可江彤的挑釁在心底揮之不去。她拔掉注射器的塑料帽,在江彤注意到她動作的幾乎同時,將針頭扎進胳膊。

江彤臉色驟變,打死都不會想到這一出,衝過去把針頭拔掉:「我真是服了。」她眼裡有慍怒,「兩個都是瘋子。」

「你不是建議我這個方法最快嗎?」

「我是說過,但只是建議,你竟然往自己身上扎?」

林青扎得很淺,只蹭破皮,也沒有推進液體,裝裝樣子罷了,她笑了笑:「既然是醫囑我肯定要聽,可我是來找你的,萬一出了事,責任算誰的?」

江彤不得不妥協讓步,要把注射器扔掉,被林青攔住:「我想知道這裡面到底是什麼。」

「明天開完會我會回來一趟,最遲六七點,過期不候。」

「謝謝。」

林青看江彤把注射器裝起后封好,她放心離開。

回家路上,林青接到沈玉荷電話,她戴上耳機:「媽。」

「林青,下個月慕離生日,你們那天回來過。」

沒有了箭弩拔張的緊張氣焰,兩人之間對話平和許多,林青算算時間,看眼車窗外天色,不知不覺眼看就要入冬了。

「好,我回去跟他說說。」

沈玉荷握著電話鬆口氣,現在讓慕離點頭,可比跟林青商量還難。

以前慕離生日那天,不管多忙都會回家吃碗長壽麵,可自從五年前,他已經很多年沒在生日那天回家了。

翹首以盼的,到頭來不就是一家人團聚,好好吃頓飯嗎?

晚飯前林青把這事轉告男人,在旁邊勸說:「回去,媽說,你好久都沒回去了。」

「生日而已,不是大事。」慕離抹掉她嘴角的醬汁,「我還沒跟你單獨過過,等第二天再回去。」

林青權衡再三:「不然,白天我陪你單獨過,晚上去家裡吃個飯?」

慕離笑道:「說反了。」他漸漸靠近,鼻尖抵上去,聲音低啞又惱人地性感,「到了晚上,才是你該單獨陪我的時候。」

「那你先說,要不要回去?」

男人用行動堵住她還要追問的嘴。

林青眯起眼,可他也沒再反對,這件事就算這麼定下了。

回到房間,林青照例在日曆上找到男人生日的日子,重點標記,雖然還有二十多天,從現在就得把那天好好規劃。

畢竟,是她陪他過的第一個生日。

林青還不知道,這些年慕離雖然生日那天不回家,另外有人卻總是打著他的名號,趁機折騰個宴會。

美其名曰給他過生日,可凌安南深知慕離的性子,才不會把這件事往明面上提,只有私底下的熟人才深諳其道。以至於年年酒會他都一手操辦的完美不可挑剔,唯獨鮮有人知道究竟為什麼年年都是同一天,且一年比一年奢華非凡。

凌安南弄出這麼大的排場,無非也是為了找個樂子。

林青還是從路曉口中得知了這件事。

路曉被管得嚴,幾天幾乎不曾出門,林青隔天下午去診所前,先去路曉公寓一趟。

看到來人是她,路曉收起戒備眼神,給她取雙拖鞋換上:「你再不來,我一個人都要悶死了。」

「他不讓你出去也是對的,我剛才進小區,總覺得有多少雙眼睛都盯著。」

聽得出林青打趣,路曉一笑而過:「你們都太小心了,就算被拍到又有什麼關係,反正,我就算不被當成第三者,流言蜚語早晚也要承受。」

「你不該被這麼對待。」

路曉在茶几旁坐下,開始研磨咖啡豆,濃郁而獨特的香氣充滿整個客廳,讓人心情不由愉悅舒適。

快磨好時她才開口:「和他在一起,我就該有這樣的心理準備,不然怎麼面對以後各種各樣的炮轟?」她笑了聲,把咖啡豆的粉末倒出。

林青看路曉一些列動作流暢自然,想必經常磨咖啡給某人喝,她脫口問道:「不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