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392章軍長夫人,走一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92章軍長夫人,走一趟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小敏繼續往下說,表情越來越豐富,替路曉憤憤不平:「她還說,要不辭退你,就讓公司下個季度蒙受前所未有的損失,你也知道,咱們現在正打算跟那邊合作,合同都簽了。彩虹,一路有你!」

接下來的話路曉不必聽,已是料到。

林青站在路曉稍靠後的方向,看不到路曉的表情,可周圍漸漸沉寂的氣氛已能說明一切。

林青也沒想到,那個莫筱夕會做到這種地步,她對那個女人有些印象。

路曉遲遲沒有開口,林青手機打破沉默,是定的時間,提醒去找江彤拿檢驗結果。

「不是還要取東西嗎?」路曉發出不太協調的聲音,轉頭看林青,「先走,別耽誤了正事。」

林青按掉手機:「沒事,我陪著你。」

路曉拿起她的包塞進懷裡,推著往玄關走,林青不得不開始換鞋,路曉在她身後,聲音從頭頂傳來:「這個事,你先別告訴別人,慕離也不可以。」

「路曉?」林青拉著馬丁靴的拉鏈,詫異抬頭,差點崴了腳。

路曉看著她的眼睛,「她威脅我,凌安南要是知道肯定要替我出頭,那樣倒像是我在有意找事,最後得利的還是她。」

林青點頭,這件事上沒再多言。

走進電梯,路曉揮手道別,林青盯著數字怔怔出神。她知道路曉跟凌安南彼此相愛,可到頭來,誰能給對方承諾更多?

林青坐在車裡,等了些時候路曉的同事也沒下樓,她把車開出小區,途經正門口的綠化帶,對面車道正開進一輛豪車。

車速很快,林青掃眼後視鏡,恰好被綠化帶擋住,她沒看見車牌。

平日出入雙溪花園慣了,此時林青忘記這個小區並不是豪車經常出沒的地。手機又在響,她惦記著診所那邊,加速后匆匆收回視線。

公寓內,小敏把一小時前的情形從頭到尾敘述一遍,最後重重嘆息,因為說得太快太急上氣不接下氣:「我們也強烈反對,可這些事不是我們能做主的。」

「麻煩你了,過來這一趟。」路曉把水杯遞過去,是剛沖的檸檬,她沒太把丟工作的事放在心上,「真遺憾以後不能一起工作了。」

「別這麼說,不麻煩。」小敏仰起頭灌完整杯水,這才稍微解渴,「剛才我話還沒說完。」

路曉給她添水。

「這個才是最重要的,你做好心理準備。」

路曉手裡的動作微微頓住,她隱約記得,凌安南上回告訴她婚約的時候,也說了類似一句話。

大腦下意識抗拒接下來的信息,路曉沒來得及開口,小敏以為她著急聽,水也不喝,只目光變得小心翼翼,盯著路曉的臉色:「那個女人說,凌氏總裁已經同意結婚了,不出意外,婚期就在年前。」

玻璃水壺從路曉手裡掉落,檸檬水流淌一地,幾片檸檬在壺裡來回翻滾,上下浮動,最終沉沒。

小敏也沒心情再喝水,放下杯子,想安慰,空張著口卻不知說些什麼。

好歹出個聲啊。

「這話只是她這麼說,還不一定是真的,我就是怕你萬一從別的地方聽見了,還不如來聽我說原版。」小敏如實說道,否則不會緊趕慢趕翹班跑來。

路曉沒吭聲,一動不動在那兒坐著。

小敏有些著急。

路曉平復了情緒:「她還說別的了嗎?」

「她說,結婚是一早訂婚時候雙方就說好的。」

小敏想補充一句,雙方指的是凌莫兩家,不知道凌氏總裁是否知道。

可她沒機會了,玄關傳來輸密碼的聲音,凌安南把門踢開,沒注意家裡有別人:「小路路,在家呆煩了,晚上帶你去個好地方。」

他拉長了音調,依舊是****。

路曉抬起腿,小敏也跟著站起,她把小敏送走後迎接凌安南詫異目光。

凌安南手腳並用纏住她,往沙發走,唇在她耳際湊得極近:「走的是誰。」

路曉被帶到沙發旁,隨著他的重量倒向沙發,兩人栽進去亂成一團,姿勢十分糾結。

凌安南也只是隨口一問,沒等路曉回答就壓住她的唇,唇間有還未消散的咖啡香。男人愜意挑眉,表情享受,動作誇張地把手滑到她背後挑開扣子。

路曉打住他肆無忌憚的手,睜開眸子看著他:「你想結婚嗎?」

她指的自然是他們之間。

「當然不想。」凌安南的聲音含糊從唇瓣間逸出,眼角輕拉開,語氣多了些正經,「我都說了不會結婚。」

他這段時間被莫筱夕和婚約煩得要死,下意識以為路曉說的就是這件事。

見他回答地鄭重其事,不像玩笑,路曉沒再開口,任他沒完沒了的折騰。

時間還沒走到六點,市就漸漸隱入沉暮,天色漸趨黯淡,私人診所門前形單影隻停著輛越野。

車燈打亮越野牌照,林青把車停好,抬頭見二樓走廊燈亮著。她走進大廳,助手提前接到通知,帶她上樓去找江彤。

「有其他人嗎?」林青想到門口那輛越野。

「沒有,老闆是開完會趕回來的。」助手也想到那輛車,笑道,「那車是老闆的。」

助手倒了茶離開辦公室,江彤把單子推到林青眼前,示意她自己看。

林青拿在手裡反覆看了幾遍,卻因為上面太多專業術語,很難找到有用信息。

「直接告訴我。」林青失去耐心,口吻急切。

江彤知道她看不懂,給她看這一眼就是為了讓她確信接下來聽到的都是真話,江彤指著那張單子,臉色平靜:「這上面顯示,你給我的液體中含有大量鎮定成分。」

林青懷疑是自己聽錯了:「什麼?」

「鎮定劑。」江彤做出說明,「還需要我繼續解釋嗎?」

是不需要,通俗易懂,林青半晌說不出話,盯著單子上白紙黑字試圖找到足夠反駁的理由。

她來回掃視幾遍,又抬起頭:「你確定,這張單子沒拿錯?」

「如果不放心,我可以帶你去親自提取液體後分析。」

林青想不通前後因果,單子在手裡捏出褶皺,她心情沉重:「這個,如果被大量使用,會怎麼樣?」

她想到抽屜里的盒子,那些劑量並不少。

江彤看著她漸漸不安的臉色,沒給任何寬慰,反倒挑起眉梢只說三個字:「很危險。」

林青沒從醫生那裡得到太多信息,大部分時間都坐著沉默。

江彤顯然無所謂,打開電腦處理手頭工作,吃著助手買來的快餐,饒有興緻地看著坐立不安的林青。

「吃晚飯了嗎?」江彤指指手裡的快餐盒,「讓人給你買一份?」

「不用了,謝謝。」

詢問過鎮定劑相關問題后,林青沒再逗留,從診所離開是半小時之後。

江彤把快餐盒丟進垃圾桶,她提醒過慕離,可怎麼警告都沒用,倒不如從林青這兒下手。她不信,被知道后慕離還能藏得安穩。

這條是平時回家的路,今天尤其漫長,似乎怎麼都開不到頭,林青放下車窗想透透氣,遇到紅燈,及時停下。

副駕駛的門突然被人從外面用力拉開,陌生男子鑽入後用刀抵住林青脖子:「開車。」

「你是誰?」突如其來的危險逼近咽喉,林青有點蒙,她腦子盡量保持清醒快速轉動,雙目仍舊直直看著前方,「現在紅燈,沒法走。」

「軍長夫人,你還怕闖個紅燈不成?」男子冷笑,刀刃稍微用力就能割開皮肉。

林青面露訝異:「你認識我?」

「少廢話。」男子催促,「快點開車。」

有三四輛車擋在前方,林青沒法直行,按響喇叭。

有人注意到這邊,開窗后探出目光,在林青的車頭來回逡巡。

男子咒罵一句,探手把所有車窗立刻閉合,看向林青時突然意味不明地挑眉:「你難道不想去見見志哥?」

噪人的鳴笛聲戛然而止。

「志哥,阿志?」

阿光讚許的表情算是默認。

見林青不再出聲,阿光面露不耐:「怎麼,不想見?志哥可是很思念你啊。」

阿光有意強調思念二字,無端增添幾分刺耳惱人的**。

林青並不能確定這句話是否只是誘餌,她搖頭,眼角掃向後視鏡試圖尋求脫身機會:「不想見。」

阿光粗糙的手掌狠狠擒住她後頸,強行把她拉回,話鋒陡轉:「慕軍長這時候估計正想找到志哥,出事到現在也找了很久。」

林青沒留意話里隱藏的含義,只意識到另一個問題:「你知道他在哪?」

阿光見她反應,陰冷笑道:「我不知道還會帶你去見他嗎?」

「那就奇怪了,他一直躲在暗處,怎麼現在突然要和我見面,就不怕慕離把他抓走?」

「你終於說到重點了,軍長夫人。」阿光絲毫沒有放鬆警惕,讓林青始終沒機會發信號,「志哥就是為了不被抓,才想跟你當面談談。」

「我和他沒什麼好談的。」

「這可由不得你。」阿光眼裡閃過譏誚,「軍長夫人,走一趟。」

沒等林青回答,刀刃又逼近幾分,頸間傳來輕微刺痛,林青知道她現在沒得選擇。

右轉道此時無車,她變道駛過路口后,在阿光的命令下朝著回家的相反方向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