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393章做筆交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93章做筆交易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一路上林青沉默不語,阿光換了姿勢,保持警惕用諜的腰,他們漸漸進入偏僻區域,遠離市中心的繁華地段。彩虹,一路有你!

霓虹被遠遠甩在車尾,林青雙手握著方向盤,找不到時機給慕離發簡訊。

她跟慕離說今天會晚些回家,不知到何時男人才能發現異樣。

過了幾分鐘,林青手指不著痕動了動,她每次都移動細微,彷彿只是在活動麻木的手指。

這種時候會緊張是正常,阿光起先沒有戒備,此時的注意又被窗外路牌吸引,他在看路,似乎對這一帶也不熟悉。

林青把左手從方向盤挪開,自然垂落在腰側,隔著大衣口袋能摸到手機輪廓。

只要輕輕一按……

「別亂動。」阿光忽然察覺到一絲動靜,驀地轉頭,眼神里兇狠警告,「手放回去。」

林青聽從地收回手,按照指示放緩車速,兩側景緻越發荒涼清冷。

阿光看到某處后突然出聲:「停車。」

林青順從停車,透過沒有關嚴的車窗看到廢舊樓房的一角。

阿光撥通個電話,他尊敬的語氣昭示電話那頭的身份。

想必是阿志。

林青聽不清阿志在電話里說些什麼,阿光只說著是點頭,很快掛斷了電話,他扭頭盯著林青,頗有意味地勾起冷笑,笑得讓人心裡生寒。

林青屏息,等著後面的話。

「真不走運,今兒你是見不到志哥了。」阿光沒有絲毫遺憾,乾笑一聲夾雜嘲弄,他收起刀下了車,一手拍在車門上,彎身露出那張陰鷙邪惡的臉,「不過,志哥讓我轉達一句話給你。」

「什麼?」

「他讓我告訴你,今天雖然沒能見面,但他還是想跟你做筆交易。」

「交易?」林青警覺,「什麼交易?」

「這就要等軍長夫人你下回有時間了,親自來跟志哥詳談。」

「那就轉告他,不可能。」

阿光拉住車門,阻擋林青要開走車的舉動,他按照電話里原話將阿志的話轉達:「話別說太滿,你可想清楚了,能救你男人的機會並不多,要善於把握。」

「你什麼意思?」林青臉色驟然一沉。

她完全不能明白,可不期聯想到男人的異常和鎮定劑。

「想做交易,就讓他和慕離親自談,這件事我做不了主。」

阿光笑了聲,沒再多嘴,按著他的脾性肯定不會輕易讓林青離開,可阿志的命令他不能違背。

林青見他不語,恍然想起件事:「白萱的孩子呢?」

阿光極其厭惡提及這個女人:「怎麼,軍長夫人對那小女孩有興趣?」

「那孩子還好嗎?」

「軍長夫人要是想通了,這周末就來這裡,還是這個時間,等見面了,你什麼都會知道。」

林青得不到更多信息,對方既然沒有扣留的意思,她必然當即就要離開。

「軍長夫人,」阿光用手掌擋住即將閉合的車門,「你是不是很想知道,慕軍長他為什麼這段時間會做出異於平常的舉動,而且,很可疑,很頻繁,讓你很擔心?」

林青握緊方向盤的手指猝然泛白,彷彿心底最害怕的事被人毫無徵兆挑明,她拔高聲調:「你到底想說什麼!」

阿光抓住時機:「見面的時候,記得一個人過來,否則,你男人就等死。」

阿光拍上車門后大步邁開,很快消失在窄巷盡頭。

周圍瞬間被巨大的幽暗清冷籠罩,遠光燈打在建築物不規整的牆面,強光層層聚攏擴散,陰影拉得很長。

林青不知何時回過神,耳朵里滿滿都是阿光那番話。要說她完全不被動搖是不可能,倘若沒有任何懷疑,她不會情緒失控。

但慕離說過,和這種人打交道,第一個原則就是不能聽信任何話。那時男人只當做以防萬一,誰也沒想到,今天會讓她面臨這樣境況。

正值心煩意亂,林青深呼吸試圖讓自己冷靜,她得先離開這裡再說,發動了車子,還沒開出多遠有電話打進。

是路曉的。

林青戴上耳機,盡量讓聲音聽起來正常:「喂?」

路曉在電話里沉默,背jig音十分安靜,想必是在家中。

林青掃一眼手機屏幕:「路曉?還在嗎?」

「嗯。」路曉發出聲音,林青驀地踩住剎車,她好像聽見那邊在細微哽咽。

路曉聲音原本就略微沙啞,但鼻音出賣了她,林青把車開到一處較為寬敞明亮的地方:「路曉。」

她喊出名字,突然間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安慰的話,在此時此刻似乎都太空泛,太蒼白。

路曉明白她心思,她聲音不大,每個字卻都能清晰無誤地傳入林青耳中:「你說的沒錯,林青,是我在逃避,我和他沒有未來。」

林青吸口氣,冷氣鑽入肺腑,刺得很疼:「可你已經決定了,對嗎?」

「對,我決定了。」路曉破涕為笑,卻比哭還難看,她站在陽台,轉頭看著屋裡男人走來走去,「至少在他和別人結婚前,我想陪著他。」

林青心酸難忍:「他真的會和莫筱夕結婚?」

「就在剛才,莫筱夕給我打過電話了。」路曉垂眸,盯著掌心的紋路扯動嘴角,看手相的人說她情路坎坷,註定不可能和所愛的男人在一起,且分手會相當悲慘。

那天凌安南也在場,沒聽完那長鬍子老頭的話就差點砸了場子,路曉只好賠了錢趕緊拉著男人離開。

她一向不信這些,只當是老頭胡扯,可誰能想到也許真會有成真那天。

林青的聲音從手機傳來:「她說了什麼?」

「她手上有一份協議,是訂婚前和凌安南簽的,協議內容里清楚註明了關於他們結婚的所有事宜,所以,他們一定會結婚。」

「還有這種協議?」林青萬萬沒想到,目露詫異,「凌安南沒有告訴過你嗎?」

「沒有。」

路曉拉開嘴角,到了這一步,還要如何自欺欺人?

換句話說,從一開始凌安南就知道他會跟莫筱夕結婚。

林青這才明白,方才那句想陪著他被路曉說出口,該有多痛。路曉沒同她多聊,凌安南在房子里到處找人,眼看就要走到陽台。

「先掛了,他過來了。」

「路曉。」林青喊住她,「別太為難自己。」

掐斷電話后林青全身彷彿石化般僵硬,四肢都漫開冰一樣的冷。她雙手遮面,曲起上半身伏在方向盤上,只過了一個下午,短短几個小時之間,所有平靜都被打破。

她不禁回想阿光的話,倘若是真的威脅到慕離的性命,該如何是好?

片刻后,林青重新發動引擎,沉寂的夜色中空氣在輕微震動。

臨走前林青留意一眼,那建築似乎是發生過火災,半棟樓都明顯有火燒的痕。

儘管如此,大部分窗戶透出的燈光意味著仍有不少人在此居住。

林青按原路返回,盡量保證不走岔道,等開出這片區域,她過了個路口就迎頭遇到正往這邊趕來的慕離。

林青鳴笛,在路旁停下車,心神未定讓她竟忘了有其他動作。

慕離拉開車門一把將她拖出,攥住她手腕的力道之大令人震驚,林青吃痛倒吸口氣,腦袋還沒抬起,就被男人悶進懷中。

「有沒有受傷?」他語氣緊張,繃緊的神經到現在都沒能鬆緩,要不是收到她發出的定位緊急信息,說不定此時還不知情。

林青好不容易抬起腦袋,兩隻眼泛著紅,幸好這會兒光線微弱,沒被男人察覺。

她手臂繞上去抱住男人的背,感覺到他精壯的身體消瘦不少:「我沒事,是阿志的人半路攔了我的車,讓我來這兒見他,可沒見著阿志,那個人也離開了。」

「就這樣?」男人顯然不信。

「就這樣,我也奇怪那個人怎麼會這麼輕易就走了。」

按理說,藏著這麼久的人,不可能冒險出現一次卻無功而返,這樣一來不就是白白暴露了行蹤。

「把你帶來的人,還說別的什麼沒?」慕離緊蹙眉頭。

林青搖頭否認:「沒有,只說阿志想見我,必須下回當面見了再說,我追問那個人也不說。」

「下回?」慕離薄唇緊抿成堅硬線條,潭底是波濤駭浪的前兆。

林青趕緊補充一句讓他安心:「你放心,我已經說得很明白,不可能有下次,更不會和阿志見面。」

慕離仍有疑心,環顧四下沒有久留,把林青塞進他的車,踩了油門就走。

路上慕離一通電話讓司機把林青的車開回去。

車內的安靜從沒像現在這般令人難以呼吸,林青打開音響,舒緩的節奏或許會讓人釋放心情。

慕離拉住她的手放在唇邊:「對不起。」

「好好的說對不起做什麼。」林青摸摸男人的下巴,鬍子都長出來了,她眼角勉強揚起,「如果真要追究,當初會被阿志綁架還是因為我。」

「讓你被盯上卻是因為我。」慕離打斷她的話,聲音陰鬱低沉,男人自我檢討起來樣子也極為正經,「那時候我不該多此一舉。」

提到白萱,林青反而想起一事:「我剛才試探了一下,可還是猜不出白萱的女兒為什麼會在福利院。」

「也許是因為,那地方最安全。」

「安全?」林青不明白,「阿志想藏在福利院?」

男人挑起眉梢:「你也可以這麼想,他只是單純想讓自己女兒有個容身之處。」

「可能嗎?」

「我的人在曾在醫院見到他,後來因為人多給跟丟了。」慕離扣住她的手指,有一下沒一下捏著指骨,「他不可能明知我派了人還涉險,所以只有一個可能,為了給她女兒看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