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394章可我還有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94章可我還有你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林青拿著盒子出現在室門口,男人剛洗完澡從浴室走出,他擦著頭髮坐在**尾,接完一通部隊來的電話才看向林青。

「你被帶去的地方,沒找到曹志和他同夥的下落。」

林青拿著盒子的手臂垂在身側,這個角度恰好被擋住,她點個頭,料到這個結果,放緩步子走過去。

慕離拍拍**單示意坐下,林青站到他正對面,男人洗完澡打理地乾淨利落,俊臉賞心悅目。

林青沒被美色迷惑,臉色嚴肅盯著那雙彷彿能攝魂的眼,正思忖怎麼開口。

慕離挑起眉毛,把她朝自己拉近,手掌托在她腰后:「這段時間你出門我都陪著。」

「任何時候?」

「嗯,任何時候。」慕離把她的長發纏在指腹,纏一圈,鬆開,又纏上。

林青把盒子打開,亮在男人眼前,印入眼帘是三排擺放整齊的小型注射器:「包括用這個的時候?」

男人突然被審問,潭底隱現難以捕捉的波動,林青緊緊盯著他的眸子,不錯過任何可能的反應。

「給你時間解釋。」她的聲音聽不出情緒。

慕離掃過一眼后沒再看盒內的東西,透明液體在燈光照射下折射出不同形態:「這是給阿南帶的,還沒顧上給他。」

「你給凌安南帶盒用掉一半的鎮定劑?」

「鎮定劑?」慕離拿出一支仔細端詳,單憑外觀完全辨別不出成分,「我不知道。」

林青聽來這話漏洞百出,她眯起眼審視男人的臉:「你不知道,所以你沒用過,拿到的就是半盒?」

「你想多了,我怎麼可能用這個。」

林青苦笑:「又是想多了嗎?這回是,上回是,上上回也是。」

「你說我會用這個,不是想多了能是什麼?」慕離把盒子拿走放在身後,拉住林青坐在他腿上,捏住她尖細的下巴,「怎麼突然往我身上扯。」

他沒追問怎麼發現這個盒子,也沒問為什麼知道是鎮定劑,倒像是真不在意。如果背著她偷偷使用,多少都會擔心。

林青推開他雙腳落地,往後退了兩步試圖看清男人的臉:「被綁架那天,你是不是遇到什麼我不知道的事?」

「當時我們一直在一起,有什麼能逃過你眼睛的。」

他們目光相遇,男人的口吻一如坦然。

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林青才始終想不明白,明明當時沒有任何意外事件,從綁架到制服阿志他們始終在一起,可那天之後,他的確總會暴露出某些異常。

是阿志的同夥在引她上鉤,還是別的原因?

林青盯著他,男人的目光也隨之落在她臉上,下移幾寸后他的視線驟然冷卻,被某處刺得挪不開眼:「脖子怎麼了?」

林青伸手摸了摸,可能是沒摸對地方,下意識重複一遍:「脖子怎麼了?」

她看著慕離等待下。

慕離拉開她的手,把她臉轉向側面,拇指在頸間摩挲,能很明顯地觸摸到凝固在皮膚上的細長傷口。

「曹志!」慕離雙目猩紅,額角暴起青筋,他騰然起身令人猝不及防,帶翻那盒注射器掉了一地。

「慕離?」林青睜大眼睛,看他情緒激動,又摸了摸他碰過的地方,這才發現傷口。

肯定是那把刀留下的,當時她哪裡有心思顧及這些,回到家就給拋在了腦後。

慕離推開她欲要伸來的手,拿起外套就往外走,被林青從身後攔住:「這麼晚你要去哪兒?」

「去找到他。」男人的聲音如結了冰一般陰冷,「我要殺了他。」

「慕離。」林青驚愕不已,繞到他面前擋在室門口,張開雙臂,「就算要抓他也不急這一時,你冷靜點。」

「他敢傷你!」男人咬牙切齒,握起的拳血管清晰可見。

「只是一點小傷。」林青說完察覺解釋無力,眼前的男人彷彿失控般暴怒衝動,她甚至覺得他真的會說到做到。

慕離緊盯她脖子的傷口,凝固的血液無比刺目,他的心底如被鈍器重擊,每一次都敲擊著他的理智。

林青反鎖房門,把他拉回**邊,取來醫藥箱在男人眼前晃了晃:「先幫我消毒好不好?」她拿出消毒水和棉簽,有點撒嬌地扯著男人手指,拉得很緊,「我看不到傷口。」

慕離臉色凝重,因為她溫軟口吻壓制下憤怒情緒,他把林青撈進懷裡,一點點小心地塗抹藥水,好在傷口不深,但畢竟流了血。

等他上完葯,林青抱住他的脖子,小臉貼在他頸間:「阿志肯定逃不掉的,你別急,也別衝動。」

慕離的大掌撫向她肩頭,親吻她的耳垂,闔起眸子,腦海中揮之不去的是她的傷口。

齒間無意識用力,林青吃痛,在他肩膀故作報復地回咬了口,她趴在男人肩上交頸,小聲呢喃:「其實今天把我帶走的那個男的,還說了一句話。」

「什麼?」

「他說阿志要見我一面,這個周末。」林青扭著上半身坐在他腿上並不舒服,纏著他脖子換個跨zuo的姿勢,「還是那個地方,相同時間。」

男人眯起眸子:「為什麼見你?」

「不清楚,他只說,見了面或許能告訴我一些事。」

「不準去。」慕離嗓音低沉,「他能告訴你什麼,無非想用這種伎倆引你上當,再和我做交易放他生路。」

「我也這麼想的。」林青認同點頭,向後傾看向他,「他還說只能我一個人去,否則會威脅到你的安全。」

林青說完頓了頓,有些好笑地笑一聲,男人挑眉。

「我當時一聽就覺得搞笑,現在東躲西藏的是他,怎麼還能威脅到你。」

慕離前額在她的額頭撞了下,不疼但很響,他同林青鼻尖相碰,警告意味十足:「以後遇到今天這種情況,我不在的時候也要保護好自己,記住了嗎?」

「我不是把自己保護地很好嗎?」林青捧起男人的臉,同他對視,想要一眼望進他的眼底,只見一片深邃。

「不夠。」慕離咬向她嘴角,「要讓我不會有任何擔心才及格。」

「要求真高,可我還有你呢。」林青笑著躲開他的吻,之前的負面情緒和疑心似乎全都不見了,「就算真遇到危險我沒保護自己,你也會保護我的,對。」

男人沒吭聲,顯然由於她不夠嚴肅。

「對不對,對不對?」林青纏著這個問題不放。

「嗯。」

「嗯是什麼意思?」林青晃他肩膀,力氣大得差點把他推倒,慕離睨了她一眼,「到底是對還是不對?」

「對。」男人被她這個樣子打敗,林青坐在他腰際,上身貼過去,兩人親密無間。

她在男人耳際廝磨繾綣,煞是溫軟動人。心底,漸漸滋生出的擔憂卻再也無法消散。

他剛才暴怒的樣子如一頭嗜血豹子,隨時都有徹底失控的可能。再和鎮定劑聯繫在一起,有些疑問似乎正在消除。

可更大的疑問像藤蔓一般爬上心頭。

林青垂下眼帘,覺得或許那個人說的一番話,並不是單純欺騙她的偶然。

男人想著另一件事,阿志有心引他們上鉤,等到了那天他就去親自會一會阿志。

橙橙自從電視上看了個節目就迷上跆拳道,天天吵著要學,吃過早飯林青關掉電視,把熱牛奶倒進小杯子里,遞到橙橙面前:「想學的話身體要強壯,先把牛奶喝了。」

「媽咪為什麼不喝。」橙橙被餵了口,一本正經抬起頭,嘴角還沾著奶漬,「爹地說你體力太差需要鍛煉,別騙我,我都聽見了。」

「那是爹地說錯了。」

橙橙揚起小臉:「是嗎是嗎?那爹地讓我保護媽咪也是說錯了嗎?」

最後被纏得沒辦法,林青只能認輸,換上衣服帶橙橙出門。男人去開車,林青還低頭看手機,等車倒出停車位她才牽著橙橙坐進去。

「看這麼專心。」慕離看她拿著手機。

林青打開導航儀,很快輸入好地址,略帶機械感的女音開始指路,男人嫌吵關掉了聲音。

林青指著地圖上的終點:「在上找了找,這家跆拳道館很出名。」

慕離掃了一眼便記下路線,開出停車場通道,天冷卻也光線充足,上了地面后視野瞬間開闊明亮,男人開出小區:「怎麼挑到大石橋那兒了。」

「大石橋怎麼了?」林青抬頭,橙橙在她懷裡拿著手機上瀏覽跆拳道館的資料,說白了就是看圖。

慕離看眼儀錶盤:「這時候可能會堵。」

今天周六,大石橋那兒肯定不好走,林青看時間還早,反正也不急,又搜了幾個比較比較,還是按原計劃去。

原本半小時的車程延長了將近一倍時間,慕離握著方向盤的手不耐地時不時敲動,林青輕眯著眼,等紅燈時按向他的手背:「別急。」

慕離轉頭,兩人對視,他一瞬間似有種被識破了秘密的錯覺。

林青很快收回視線,低頭跟橙橙研究手機里的內容,偶爾按照橙橙的要求念出來,順便教他認字。

她這個樣子,又好像剛才真是他的錯覺。

車停在跆拳道館外,橙橙已經迫不及待要上樓,林青便先帶橙橙過去,留男人停車。

他們一上樓就有老師迎面而上,負責解答他們的諮詢,林青隔著玻璃朝訓練場地探了探目光,不少小孩穿著跆拳道服模仿老師的動作對空氣伸出拳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