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395章阿志也是你學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95章阿志也是你學長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看他們有模有樣的動作,林青想象得出橙橙模仿的樣子。彩虹,一路有你!

「他今年多大了?」諮詢老師打量著橙橙的小身板。

「四歲半。」

「喲,才四歲半,看著要比實際年齡大一些。」

林青點頭:「這麼小的年紀,適合學這個嗎?」

「我們建議最好等再大一點,年紀小了容易傷到。」老師笑道,「不過孩子要是身體底子好,我們這裡三四歲開始學的也大有人在。」

「想學嗎?」林青徵求橙橙意見。

橙橙舉起了手。

老師堆起笑臉:「那來這邊報個名。」

手續辦得差不多,橙橙由老師帶著先去熟悉場地和環境,等下周六正式上課。看橙橙躍躍欲試的表情,林青肩上挎著包站在原地。

她展露笑顏,內心深處,滋生的擔憂一寸寸生根發芽,到了這會兒慕離還沒上來,恐怕是被什麼事耽誤了。

往常里,他不會錯過兒子的任何事。

沒攀談多久,他們離開了跆拳道館,橙橙走著樓梯還不忘轉過頭跟林青天花亂墜的描述。

林青摸摸他的頭,把腦袋扳回去:「媽咪一會兒聽你詳細說,先看路。」

橙橙精神振奮,小腿跑得快,先跑出了跆拳道館的大門。

林青推開玻璃門時看到橙橙站在不遠處,仰著臉直勾勾盯著對面的女子。

女子穿著平平,畫著淡妝,披肩的長發傾瀉在身後。

林青幾步走上前,拉住橙橙的手,不置一詞便要離開。

白萱抬起手臂,從正面極其自然地攔住林青,稱呼親近:「林青姐,怎麼急著要走。」

林青沒想到在這裡遇見白萱,她沒有停步,推開白萱的胳膊后繞開:「我們之間沒什麼可說的。」

「是嗎?」白萱被挑起恨意,低頭看到林青身邊的男孩,「林青姐,你是打算讓橙橙學跆拳道嗎?在這裡?」

林青聽出白萱刻意強調,心生異樣,她沒有接話,只想白萱趕緊消失。

橙橙抬起頭,他記憶力遺傳了慕離,一眼認出是當初並不待見的那個姐姐。

「媽咪,爹地還在等你呢。」橙橙晃動林青的手腕,指向路邊車旁。

男人挺拔佇立,狹長的黑眸盯緊,他認出是白萱,提步要往這邊走,林青看他一眼搖搖頭。

當初白萱差點害了她,慕離過來必定又一時半刻不能罷休。她只想快點結束,不願事情無休無止地鬧大。

「慕大哥對你真好。」白萱的語氣說不清是嫉妒還是憎恨,「還有你的兒子,這麼小就知道保護你了。」

林青打斷她:「還有別的話要說嗎?」

「你的兒子可以無憂無慮生活在你和慕大哥的保護sa下,想要什麼就有什麼,真好。」白萱面露譏笑,忽而拔高聲音變得刻薄尖銳,「可我的孩子呢?你把我的孩子害成什麼樣了?」

「白萱,你女兒會被搶走是因為你自己。」林青推推橙橙的小肩膀,讓他先去男人身邊,等橙橙跑開她才又道,「而且,你的女兒現在正在。」

林青話未說完,斜後方有人喊出她的名字,聲音出自一度無比熟悉,如今卻萬分陌生的男人口中:「林青。」

不等林青轉身,陳瞿東快步走到她對面,沒敢靠得太近,只是盯著林青挪不開眼。

林青不能接受他這麼肆無忌憚地盯著她看,心底的厭惡一陣陣翻湧,白萱孩子會丟,直接原因還是陳瞿東參與的那一腳。

「林青姐,你這是什麼反應,他不是你的學長嗎?怎麼跟有深仇大恨似的。」白萱冷嘲熱諷,完全不顧及陳瞿東的顏面。

林青看向白萱:「阿志也是你的學長,你見到他又會是什麼反應?」

白萱的臉色霎時慘白。

林青無話可說,方才還想告訴白萱她孩子的下落,可那個念頭被這一出撞擊四散。她想起福利院老師的話,讓這小女孩跟著爸媽,說不定還不如在福利院過得好。

林青收起思緒,耳邊又傳來陳瞿東的聲音:「你怎麼會來這裡?」

「我去哪裡,需要告訴你嗎?」

陳瞿東搖頭辯解,上前一步:「我不是這個意思。」

「最好不是。」林青冷笑,腦海中回放著陳瞿東想用那個女孩作為交換的場面,歷歷在目。

她對陳瞿東的厭惡,是再也不可能消除。

「明天有什麼安排嗎?」陳瞿東今天似乎特別多話,他說完看林青沉下臉色,補充一句,「我想和你們見一面。」

林青皺眉:「你們?」

「你和慕離。」陳瞿東點頭,聲音壓抑低沉。

林青毫不猶豫回絕:「沒空。」

「這件事很重要,我必須和你們明天見面。」

「有多重要。」

陳瞿東眼底燃起希望:「非常重要,關係到你和慕離,但我現在沒辦法多說。」

林青不由笑了聲:「還記得上次你對我說同樣的話,後來發生什麼了嗎?」

陳瞿東後面的話被卡在了嗓子眼,於情於理他都沒資格再提任何要求,如果不是今天偶遇,他不可能有機會同林青說話,之前一直在嘗試聯絡,卻發現他的號碼被拉入了黑名單。

現在攔住林青是無奈之舉,是必然要拼上一試。

「那天,在去見你的路上樑若儀出車禍了,我必須先送她去醫院。」陳瞿東吸口氣,把當時情形還原后解釋,「當時我完全沒想到會發生後來的事,沒能及時告訴你他們想通過你控制慕離,否則,我絕對不會讓你陷入危險。」他把真話全部拋出,絲毫不介意白萱正在旁邊聽著,每個字都落入白萱耳中,想避開都來不及。

所以他才會用白萱的孩子去彌補。

林青覺得可笑之極,搖頭往後退步:「說真的,我真不知道你怎麼想的,你可以為了梁若儀放棄其他,為什麼現在不陪著她,還要在這裡糾纏不清?」

尤其,和白萱糾纏到一起。

陳瞿東無法解釋太多,他沒有看白萱:「我要幫她找到孩子。」

「那就去找。」林青不打算說出女孩下落。

陳瞿東沒有說服她,反而加深她眼底的厭惡,眼看林青要走,陳瞿東又在她身後揚聲:「明天中午之前一定要聯繫我,我會在上次約的地方等你,等到你出現為止。」

「是嗎?」林青站定,轉過身,好心給出個建議,「那你記得做好足夠的準備,因為,你會在那兒等到死為止。」

路邊,男人等了許久耐心被消耗殆盡,他讓橙橙先上車,鎖好車門后大步朝著林青走去。

「等死我也會等。」

林青徹底無語:「你到底想說什麼?」

慕離走近時正聽見這句話,他胳膊從林青身後環繞上去,裹住林青即使穿著大衣也依舊纖細的腰身,男人目光掃過對面,偏過頭湊到她頰側:「一個人自言自語什麼,兒子等急了。」

他的口吻,彷彿除了她誰也沒看見。

林青放鬆一笑,只要他出現就能安心:「我們走。」她回握著男人的手。

男人吻了吻她的臉頰,攜著她走開。

陳瞿東冷不丁又冒出一句,語氣帶著鄭重警告:「不見我也可以,但明天哪兒也別去。」

走開的兩人只當耳旁風,下一秒就被吹走。

慕離低頭看見她仍有慍色的臉,掐了把:「他說什麼了,給你氣成這樣。」

其實陳瞿東就算閉起嘴,只要出現在面前就夠讓人心煩。

「他想明天見面,說是有重要的事。」林青壓著性子重述一遍,沒放在心上,「你信嗎?」

慕離拉開的眸子勾勒齣戲謔:「我倒是想信。」

看著他們恩愛的背影漸行漸遠,陳瞿東良久沒有收回視線,耳邊有人嘲弄般威脅:「陳瞿東,你應該沒忘,幫我找到女兒,你前妻才不會被徹底毀掉。」

陳瞿東眉頭緊蹙,用不著她天天提醒,他轉身朝跆拳道館的牌子看了看:「自從上回被阿志放鴿子,你天天來這裡,可等了這麼多天也沒見到半個人影。」

「他不會放我鴿子。」白萱咬牙,口吻堅定。

陳瞿東睨向她,真想問她到了此時此刻哪裡來的自信。把阿志害成現在這樣,沒第一時間報復她痛下殺手已經算得上奇了。

白萱心裡還惦記著跟阿志的舊情,她清楚得很,阿志這種重情的男人,總有天會毀在這上面。

所以她不信,阿志能放得下她。

可上周阿志主動聯絡,約定見面,她那天一早拿著裝了營養液的注射器匆忙趕來,在跆拳道館外守了整整一天也沒等到阿志,這才明白是被放了鴿子。

跆拳道館是他們從前常去的地方,阿志想讓她學些防身術,因為忙沒空親自教她。想起那些遙遠記憶,白萱失魂落魄,從那天開始,她每天都守在這裡,盯著來往行人,生怕錯過任何疑似阿志的人出現。

陳瞿東一眼看出,阿志就是故意把她晾在這兒,她越心急如焚,阿志就越沉得住氣。

可這話他不會對白萱講,看她挫敗的樣子也無動於衷。

白萱有句話說對了,如果不是她手裡捏著梁若儀當年的事,他不會把精力用在她身上半分。

陳瞿東看著天空,今天難得好天氣,他不想把時間浪費在這裡,沒理會白萱就徑自走開。

街道人來人往,都因為爽朗的好天氣而精神愉悅,城市也比往日鮮活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