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397章掩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97章掩飾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悱惻的吻將人吸附的魔力,被他擒著的頸后肌膚受不住冰冷刺激,毛孔驟然收縮,她差點尖叫出聲。彩虹,一路有你!

在喉間翻滾數次的聲音被吞入腹中。

嚓。

橙橙手裡的手機鏡頭自動聚焦,畫面清晰后按下快門,把這個熱吻留了個紀念。

林青忙推開男人,胸腔內灌滿新鮮空氣。

「舒服嗎?」男人坐在長椅內,一手維持著搭在她肩上的姿勢,另一手有一下沒一下在她腕部摩挲,他嗓音低啞,看著她頸間的動脈,「還要不要試?」

「再試兒子就給你出本相冊了。」林青推開他湊近的臉,扭過頭從橙橙手裡奪走手機,屏幕還停留在剛拍完的畫面。

「照就照,就當給他提前教育。」男人並不介意,靠近她身側后目光落在屏幕。

照片上能看到她的情迷意亂和微紅的臉頰,兩人擁吻,太陽恰好在頭頂發光,不用任何修圖工具處理就已經很有感覺。

看向畫面里他們的親密舉止,男人眯起眸子,起先觀賞的神色漸漸改變,他越看越陌生,彷彿看到其他畫面,他抬起腿就走,手機掉在旁邊草地上。

林青因這個舉動著實怔住,橙橙已經跳下去撿手機。

這個季節沒有草坪,只剩光禿堅硬的土地和過冬植物,橙橙不需要怎麼找就把手機拿起,朝著林青揚了揚。

橙橙跑到男人身旁,林青及時跟上去,聽見橙橙已經在跟男人講道理:「爹地,為神馬要丟東西。老師說,亂丟東西不是該有的行為。」

男人不語,林青拉住橙橙的手走到另一邊,把手機很自然地裝進大衣口袋:「爹地只是不小心把手機掉在地上了。」

橙橙並不好糊弄,揚起小臉爭論:「才不是,橙橙親眼看到是爹地扔的。」他口吻賭氣,說著還比劃出與剛才幾乎相同的動作。

林青側目看向慕離,沒有等到解釋,他似是因想事情在走神。隆起的眉頭在陽光下掃去大部分原本該有的陰霾。

林青低頭晃晃橙橙的小手:「去坐纜車好不好?」

橙橙很給面子地點頭。

聽到母子對話,男人沒有出聲,他頭疼不已,捏了捏眉骨凝視遠處。目光隨意一掃,斜對面另一條羊腸小道上,有個扎眼的人影赫然闖入視線。

林青顯然也看見了,她揮動手臂:「路曉。」

路曉聞聲抬頭,彎著笑眼同他們打招呼。

天氣好,連逛公園也能遇到。

待這兩人終於走近,男人已恢復如常,他挑眉看向凌安南手裡的塑料瓶。

橙橙指著凌安南手裡的東西:「阿南叔叔,你也喜歡吹泡泡咩?」

童言無忌嘛,小男孩天真無邪地眨著一雙閃亮星眸,好奇指著身形高大的男子說出這句話,勢必炸開不少路人的好奇心。

凌安南把瓶子塞進橙橙手心,摸摸鼻子正色:「專門給你買的,玩去。」

路曉笑了笑沒說話,不知是誰說沒玩過這東西,也不顧這一把年紀的非要買回來新鮮新鮮。

橙橙立刻就要吹個泡泡試效果,林青蹲下身陪伴。

一大一小很快被四起的泡泡包圍,陽光下閃耀璀璨,通體透亮的泡泡越升越高,朝著不同方向,又都緩緩飄向晴朗天空。

橙橙舉著吹泡泡的玩具,不停轉動腦袋,但凡是觸手可及的全都戳破。

彩色氣泡無聲破碎,空氣中彌留一層霧津后散開。

慕離看著這幅畫面,不需要任何語言就能打動內心最深處,他收回視線,不忘拆凌安南的台:「你還會未卜先知,不知道會碰見我們就先買了備著。」

「我智商高。」

慕離走過去,拍向林青的肩,林青抬頭,一瞬間同他目光相接。

兩人對望幾秒,林青彎起娟細的眉毛,這麼看著他,眉眼都像是鍍了層金光。

男人遞出掌心,林青把手拍進去,起身後拍拍衣角,她沒站穩,似乎被旁邊的人從身後撞上,整個身子都往前栽。

男人順勢把她抱住。

凌安南看得牙齦發酸:「孩子都這麼大了,還當你們小情侶似的。」

林青把路曉推進這貨懷裡。

橙橙擰好吹泡泡的塑料瓶,乖乖地還給凌安南:「阿南叔叔,我已經替你試過了,很好玩,你可以放心使用。」

凌安南手裡被塞著個瓶子,懷裡還抱著路曉,他咬牙看著某個黑色小腦袋在周圍不停晃悠,只有踢開的衝動。

慕離牽著林青往另個方向走,林青駐足:「去哪兒?」

「不是坐纜車嗎?」

林青展開笑顏,回頭詢問站在原地的兩人:「要去嗎?

路曉脫身後拎著包朝她走,半路帶上橙橙,把凌安南丟在身後:「一起,今天難得出來轉轉。」

她好久沒出門放鬆。

「轉轉可以,但你們非要坐纜車,」凌安南脊背發冷,「就不能換個別的?」

路曉這才想起什麼,挽住林青:「我差點忘了,凌安南有點恐高。」

「那就換個。」林青建議,「旁邊有個海洋館,怎麼樣?」

橙橙拉著路曉的胳膊不停跳,也知道跟她商量才有用,他滿嘴抗議:「不要去海洋館,要坐摩天輪。」

「橙橙。」林青喊著他搖頭。

路曉看到坐落公園另一端的巨大摩天輪,看向凌安南,似乎挺期待。

凌安南認輸地舉起雙手。

四個人帶著橙橙鑽進車廂,緩緩轉動的輪盤將他們帶入空中。

凌安南難得沒提出分兩車,出奇安靜地摟著路曉,他雙手規矩,低頭在她耳邊說了幾句話,自始至終沒敢看車廂外。

橙橙坐在男人懷裡,兩條腿亂蹬,趴著厚玻璃不停往外看,車廂隨著他的動作輕微晃動。

「媽咪,你看那個小人。」

「噴泉好小。」

「那個東西好奇怪。」

林青陪著橙橙聊天,給他指出地上各種各樣被縮小的事物,過了會兒又抬頭看天空,放眼整座城市。慕離大部分時間都在聽他們說話,顯得沉默。

路曉看著對面一家三口溫馨場面,無聲一笑,大概是看得久了,凌安南把她的臉扳回去,聲音壓得很低:「注意力集中一點。」

「你看他們多好。」

「我們就不好?」凌安南盯著她看橙橙的眼神,疼射**,「你是不是更想快點要個孩子了?」

路曉神情微黯,嘴角拉出個弧度:「我們當然也好。」

「什麼叫也好?」凌安南有理不饒人,去咬她嘴角,「應該說比他們更好。」

會嗎?

路曉別開臉躲過他的吻,把頭枕在他肩膀,凌安南礙於正坐在高空車廂內不敢動作太大,只能先放她一馬。

此時橙橙同慕離在說話,父子倆神情專註觀察著城市某處,聽得出是在介紹某個標誌建築。

林青折回身坐好后看向凌安南,就這麼意味深長看著也不說話。

凌安南被盯著發毛,哪裡還有心思跟路曉**。和林青對視好幾遍,凌安南這才確定真是在瞪他。

「嫂子,你這麼盯著我看就不怕阿慕吃醋。」

這話果然有效,慕離停止給兒子介紹城市風景,把手臂繞在林青身後往他這邊帶。等著林青完全收回視線,他才跟兒子繼續方才的話。

沒多久,林青又重複那個眼神。

凌安南壓低聲音貼著路曉耳垂,觸感柔軟,他此時卻沒法有別的心思:「她怎麼了,不會是受什麼刺激了。」

路曉搖頭:「不知道。」

林青怎麼也無法相信,凌安南就算再恣意妄為,不至於對路曉那麼無情,竟和別的女人暗中籤訂了協議。

為了什麼?集團利益?

林青臉色陰沉,壓抑在心底的情緒強忍沒有爆發。她尊重路曉的決定,不代表認同。

路曉一眼看出其中原因,她沒法開口,靠著凌安南看向窗外。

和他一起看看整座城市的無限風光,大概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

凌安南拉住她的手,冷得像冰一樣。

他皺起眉剛要說話,一抬頭又看見林青扎人的目光,簡直比尖銳的刀還鋒利。

「靠,你到底想說什麼,有話就說,別這麼看著我又不說話。」

凌安南到底沒有那麼多耐心,語氣僵硬,路曉想拉住他卻不及時。

林青似笑非笑,眼角勾起細細的諷刺,她真想問問路曉在他心裡算什麼,被他如此對待。

一句平日再簡單不過的話,此時喉間來回翻滾,林青神色清冷盯著凌安南,張了張口。

路曉心裡緊張,不由抓緊凌安南,咬著唇也看向林青。

「說。」凌安南聲音驟冷。

聽他口吻,慕離臉色不悅朝對面看去。

「你怕什麼。」林青話里透著股淡淡嘲諷,車廂內氣氛陡然沉重,她話鋒一轉,故作輕鬆,「我只是想問問,你前段時間是否讓慕離幫你帶過一盒東西。」

「東西?」

誰能想到林青會拋出這種問題,別說凌安南,連慕離都不免頓住。

「沒有嗎?」林青追問。

凌安南掃視過去,慕離臉色毫無變化,他生冷的口吻有所緩和:「有。」

「那東西呢?」林青又問。

凌安南摸摸鼻子:「用了。」

林青點頭,會心一笑,空氣中如同緊繃的弦被放開。

凌安南以為沒事,又發現林青仍舊盯著他,那種惱人的目光絲毫微減:「沒想到你還有這種愛好。」

凌安南打死也想不到林青說的是什麼,他只看出慕離似乎遇到麻煩,就幫他掩飾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