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398章他辜負了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98章他辜負了你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摩天輪轉回地面,車廂內四人心思各異,只有橙橙依依不捨和高空揮手。彩虹,一路有你!

林青領著橙橙率先走下車廂,等慕離最後下去時,她人已經走出很遠。

凌安南打發路曉先去陪著,獨自留在原地,慕離提步下台階,被他一隻腳絆住:「嫂子剛才問的什麼?」

「謝了。」慕離不打算回答這個問題,或者說無法回答,他說完繞開,走下台階的步子依舊穩健。

「只說一聲謝有個毛用。」凌安南冷下視線,死盯著慕離半張陰影下的臉,「你要不跟我坦白,我現在就跟嫂子說剛才是騙她的。」

「你以為剛才她信了?」慕離朝林青看去,他剛才一眼看出,林青根本不信凌安南承認的那番話。

「不信還裝得那麼真。」凌安南稍加揣摩,理清思路,「你有個東西瞞著她,她發現,你就告訴她是給我的,但她顯然不信。」

繞這麼大一圈,可見想瞞著的不是好事。

「靠,你他媽到底藏著什麼?」

慕離把他擋在跟前的腿踢開,充耳不聞,折身又走。

凌安南大步上前一把抓著慕離的胳膊,發現他瘦了不少:「你不是一直定期去醫院檢查,最近去沒?」

他指的是那次失憶后的腦部複查。

慕離看他一眼:「你什麼時候這麼關心這些事。」

「去沒去?」

慕離拿開他的手:「你該把這些時間多用在自己女人身上,訂婚的事還不解決,準備拖到結婚?」

「先把你的事說清楚。」凌安南聽到訂婚兩字頭疼不行,不可避免皺起眉頭。

林青走得急,路曉緊趕慢趕才追上去,林青看她臉色焦慮,這才漸漸放慢腳步。

路曉跟著一起走了很久都沒有說話,摩天輪是公園裡唯一提供的遊樂設施,從任何地點仰視都標誌獨特,她身後,隨著挪動的腳步漸漸拉開距離,彷彿離幸福也越來越遠。

「路曉,來我們公司,我跟人事經理推薦你。」林青打破沉默,「以你的能力,一定沒問題。」

「我怕到時候又連累你們。」路曉隨性一笑。

林青不以為然,把想溜開的橙橙拽回來:「莫筱夕無非就是想讓你害怕。」她突然想起什麼,轉頭看向路曉,「你工作的事,凌安南知道后怎麼說。」

「我跟他說,我辭職了。」

「他信了?」

路曉的表情算是默認。

林青忽然停在路中間,路曉又往前走了兩步,發現後轉身以目光探究。

林青站著沒動,揚起的聲音微惱:「你到底想為他犧牲到什麼地步?」

如果那個人值得也罷,可如今,明擺著凌安南他不值得。

「林青。」路曉走回去,平和的語氣無法掩蓋隱藏在眼底的哀慟,她頓了頓,按住林青的手腕,「五年來我只有他,到現在我還記得,哪怕最難過的時候,呼吸都能感覺到他在身邊,他陪了我五年,現在想離開真的很難。」

林青想起往事,啞然。

路曉點頭:「雖然之前也嘗試離開,但那時候我總忍不住想他,做什麼都會想,完全無法控制,後來被他找到,我跟自己說,或許這是一個機會。」

林青半晌才逸出幾個字:「可他辜負了你。」

路曉噤聲,兩人又散步走了一段路,她才又開口:「剛才謝謝你,沒當著他的面這麼說。」

「如果不是你非要自己受罪。」林青沒把話說透,路曉固然在情理之中,可她還是那句話,「你明知道不可能,現在何必繼續傷害自己,長痛不如短痛,既然你那時候就沒能離開,也該明白拖得越久以後越痛苦。」

「我懂。」

林青瞪她眼:「懂還這麼傻,可見還是不懂。」

路曉坦然,不否認自己傻,她把頭髮別在耳後,露出整張乾淨面容。

她們挑得小路鋪滿細碎石子,擺出各種奇怪的造型,從摩天輪下來后通往公園另一端,幾乎貫穿了整座公園。

此時遊人數量不減,三三兩兩從身旁經過。

周圍有人認出了前陣子緋聞的女主人公,多半是看著像,開始指指點點:「這不是新聞里那小三嗎?」

「好像,被凌氏集團的總裁給看上的那個。」

「看著挺正經,怎麼就給別人當小三。」

議論不斷,有人圍觀,這大好天氣不就適合湊熱鬧么。

橙橙抬起頭小臉困惑:「媽咪,什麼是小三。」

「別聽他們亂說。」

橙橙不依不饒,聽出不是個好詞:「他們說的是乾媽嗎?」

「不是。」林青耐心糾正。

路曉臉色微變,往旁邊挪了一步同林青隔開距離,她擺擺手:「你帶著橙橙先走,在前面等我。」

林青眼裡有慍怒,跟過去,冷眼掃向那些多嘴多舌的路人:「一個個都有心思管別人閑事,說話難聽的,先回去好好把事實搞明白再張嘴。」

林青丟下這句話要拉著路曉走開,原本是打算散步等那兩個男人過來,可左右是等不到了。

有人喊了一嗓子,又有人沖著林青發難,指責她竟然支持小三,該不是三觀不正。林青無意辯駁,看著那一張張故作清高批判的嘴臉,從他們嘴裡吐出的話要多難聽有多難聽。

不知誰在路曉背後推了把,路曉沒站穩,趔趄半步撞在別人身上,似乎還踩到對方的腳。

「小三了不起,還敢撞我。」

「抱歉,我不是。」路曉的聲音被淹沒,後面的話誰也沒聽清。

「不是什麼?」穿著光鮮亮麗的女人揚起手,「不是小三,還是不敢推我?」

林青著急要去擋,橙橙又被擠到人群里幾乎看不到蹤影,她緊緊攥著橙橙的小手,好半天才把兒子給解救了。

「好多人,他們要做什麼?」橙橙被擠來擠去,英俊小臉漸漸冷下,眉目因陽光染上疏離。

「乾媽遇到麻煩,你要拉緊媽咪,別鬆手。」

橙橙點頭。

路曉避開那人揮落的手臂,她頭上頂著小三的惡名彷彿犯了十惡不赦的重罪,因她不小心推人的舉動,這會兒已經是鬧得不可開交。

林青撥通慕離的電話:「怎麼還不過來?」

「一轉眼就看不到人了,你在哪?」慕離聽出她話里的急切。

「左邊那條路。」林青話音未落,手肘被撞,她手腕一松眼看就拿不住手機,橙橙在下面穩穩接住,可惜電話被掛斷了。

林青把手機塞進衣兜,挪過去,路曉又推著她往人少的方向走:「你們先出去。」

林青顧及還帶著橙橙,看幾米開外場地較為開闊,她牽著橙橙越過圍觀人群。

一顆心懸高,林青四下探目,慕離怎麼還不來?

路曉以為隻身更容易脫身,但她錯了,人們對於小三這種身份顯然打壓積極,一個個出口成章幾能通天。

場面喧鬧無比,很不能將小三就地正法。

路曉戴上大衣的連衣帽,並沒有多少用處,林青站在人群外圍焦急等待。

她左顧右盼,平日里有丁點動靜就出現的男人,此刻怎麼遲遲不來?

路曉被淹沒在人群中,擁擠狹小的空間令她難以呼吸,她心跳加速,某種不安的情緒一點點在心頭纏繞,此時此刻,她無比希望有人能拉她一把。

如漂流大海,只盼著有所託付不必沉沒。

眼前一黑,有人把西裝兜頭罩在路曉的頭上,一雙手擁住她。

路曉如獲大赦,聽到有人在頭頂說話:「你們認錯了,她不是你們口中說的小三。」

並不是滿心期待的聲音,路曉的心又狠狠揪起。

「不可能。」先前被撞的路人反駁。

男人不慌不忙笑了聲:「那你們怎麼確定,她就一定是?」

「前陣子新聞都見過照片,還能認不出么。」

「你們眼神倒好,圖上照的不全根本看不清,你們卻能認出,記性也好,多少天前的新聞了,到現在還能記得那上面的女人長相。」

這些人面面相覷,男人不失時機帶著路曉離開。

路曉想拉掉西裝的手被一把按住。

「非要裝得一副堅強,被別人指指點點受虐舒服是。」

路曉動作頓住,腦袋一懵,並未聽過有人對她說這種話,她隨著那人走,也不知是去哪裡的路,只聽見吵鬧聲漸漸被拋在身後。

沒有推開,因為她認得這個聲音,只是沒那麼熟悉。

林青起初大驚設色,以為鑽空子去了路曉身邊的人要做出什麼驚人舉動,直到那人拉著路曉衝出人群,她才看清那張臉,出乎意料竟然是那個叫薛景的博士。

「路曉。」林青在後面喊了幾聲,可是隔得遠又被雜音遮擋,路曉沒有聽見。

林青眼睜睜看著路曉被那博士帶走,兩道身影沒多久就消失在視野內。

橙橙探著腦袋,朝人群另一頭走來的男人不停揮舞手臂:「爹地,阿南叔叔,乾媽被壞人搶走了。」

凌安南臉色鐵青,盯著公園出口方向挪不開視線。

如果不是親眼瞧見,他打死都不會相信林青接下來的話。

林青說完,見凌安南沒任何反應,慕離往他肩膀一推,凌安南猛然回神。

「還不去追?」慕離看眼他。

凌安南想也不想就走開,邁出幾步又停在那兒,他眼神似乎不確定,再次看向門口方向。

人們魚貫而出,彷彿剛才什麼都沒有發生。

把她追回來,然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