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400章再洗遍,陪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00章再洗遍,陪我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他完全多此一舉,這問題答案想都不用想。

「你和莫筱夕結婚,不是將錯就錯。」路曉突然又開了口,說完方才的話,「是門當戶對。」

凌安南一聽這話眼底猝然升起把火,拳頭砸在她腦後真皮坐墊,他掐住她肩頭恨不能一口把她咬死:「再說一遍試試?我看你真想氣死我。」

他這會兒的心情,簡直用難以置信都無法形容。

路曉仰起臉:「我說的實話。」

實話個頭。

凌安南一個怒氣衝天,差點把她攔腰給撕了,車內沒開暖氣,情yu散盡后,路曉縮了縮身子,有點冷。

他倒還穿得衣冠楚楚,跟她形成鮮明對比。

路曉不舒服地動了動,往他肩上推:「回去。」

凌安南沒像往常一樣順著她,把外套裹在她上身後依舊保持著姿勢。

獨屬於他的氣息很濃郁,路曉被外套蓋住了腦袋,她抬手撥掉,還沒放下時被凌安南勾住指尖。

凌安南做出個十指交扣的動作,攥得很緊,骨節生疼。

路曉吸口氣:「疼。」她又象徵性地抖了下肩膀,外套往下滑,「冷。」

凌安南堵住她的嘴,要命掠奪,雖然她很想提醒,這裡是停車場。

路曉闔起眼帘,下意識想起兩天前那次會面,莫筱夕的話,她並不會相信。然而當她看到凌安南的簽名,她的確動搖了,他的態度,比任何證明都具有說服力。

她只相信親眼所見。

凌安南攥住她下巴,她睜開眼,抱住他的脖子,主動貼上柔軟的唇:「我們不要再吵架了,也不要再因為別人浪費時間。」

凌安南只把這話當另一層含義:「你也知道你是在浪費時間。」

她如同和時間賽跑,離那個日子越來越近,離開他已經在倒計時。

她不怕分別,只想知道,凌安南到底何時才會對她坦白,她只想親耳聽到那句話。

林青半夜睡醒,看到男人在陽台抽煙,她推開門走出去,雖然無風,夜涼如水還是讓她冷得不適應。

陽台充滿刺鼻的煙味,腳邊落了一地煙頭,林青把外套披在男人肩上,開窗通風:「早點睡。」

「不困。」慕離把煙頭按滅,轉過身,推著林青進屋,「外面冷,趕緊回去睡。」

林青被他推到**邊,丟開外套后坐下,見他又走,林青一把拉住。

慕離瞥眼被她扣緊的手腕,捏捏她的臉:「一個人害怕?」

林青使勁點頭:「特別怕。」

男人失笑,又要拂開她的手,林青跟著起身走了兩步,他回頭看著她那雙眸子,指向浴室:「我去洗澡。」

「那我先去躺著。」林青的睫毛閃動兩下,果然沒跟著,卻不料一雙大掌將她托起,在空中一個旋轉后她背對浴室向那邊移動。

「這麼心急。」耳邊,男人低魅笑了聲,「我看還是一起。」

「我洗過了。」林青抗議。

「再洗一遍,陪我。」

這種事用得著陪嗎?

林青照著他肩膀拍了下,男人故意做出鬆開手的動作,林青不得不緊緊抱住他。

她被放進熱水中,渾身毛孔舒張,入冬的天氣沐浴最是愜意。可她沒來得及放鬆身心,唇瓣被咬住后輾轉廝磨,男人先來個濕吻熱身,托著她腦後差點壓進水裡去。

他口中並沒有預想中的濃烈煙味,殘留漱口水的味道,林青腦子有些迷糊。

陽台滿地的煙頭,全都是燃燒殆盡留下的,他一口沒吸嗎?

她沒時間往後深究,沉入池底后嗆了口水,男人把她托出水面,她猛咳幾聲,鼻腔和嗓子里都是熱水入侵后的酸澀。

男人抹掉她臉頰的水漬,捧起整張臉,吻著她的雙目迫使闔起眼帘,他低頭抵著前額,看著她,像是怎麼也看不夠。

林青也捧著他的臉。

即便離得如此近,熱氣漸漸在眼前氤氳瀰漫,仍舊有些看不清對方。

「慕離?」

他嗯了聲,等著下,把她濕漉漉的長發撥到身後。

林青盯著他的動作,忘了剛才想說的話。

「你想說阿南的事?」男人抬眼,手指在她肌膚上流連,聲音聽起來漫不經心。

「不是。」林青矢口否認。

「他們不是一個世界的。」男人過了會又開口,「我看阿南也沒有穩定下來的意思。」

他說的足夠委婉,換言之,在他看來,就算婚約真的取消,凌安南也不打算短期內結婚,哪怕對象是路曉。

「不想負責又不想放手?」林青的表情比哭還難看,「他就算自己無所謂,至少也想想路曉。」

「他們兩情相悅,不是嗎?」

「可你說他們不是一個世界的。」林青抿唇,「不就說明以後還是會分開。」

「也有沒分開的。」男人糾正,「只看自己能不能抓住,和其他沒關係。」

林青抬頭,脫口問道:「誰?」

男人拉著她的手掌心相貼,他的手大出好幾圈,隨便一握就把她的小手包進去。

不用回答,林青知道了答案,可不是嗎?

她拉開眼角,傾瀉一寸寸溫暖光芒,男人裹著她的手拉到唇邊,林青看著他動作:「謝謝你拉住了我。」

「不。」男人把她的手放進水裡,從身後繞過去,他們緊密相貼,「是你拉住了我。」

呼吸透著股很重的濕氣,燥熱感幾乎要鑽進心底。

翌日,手機在**頭櫃兇猛震動,林青閉著眼拍過去,按掉後繼續睡。

沒多久又在響,響了兩聲手機掉在地毯上。

林青被吵得不行,勉強睜開眼,視線內一點點清晰,她拍拍兩邊臉頰,都忘了昨晚怎麼回**上睡的。

趴著**沿撿起手機,林青也沒看來電:「喂?」

或許是那邊沒想到能順利通話,停滯片刻才開口:「你在家嗎?」

林青聽出是陳瞿東,瞬間清醒,她看是陌生號碼,想也沒想就要掛斷。

陳瞿東的聲音透過空氣繼續傳來:「你和慕離都在家?」

林青忍不住把手機貼回耳邊:「你到底什麼意思?」

「我只是想確定一下。」陳瞿東沒得到回答,又問一遍,「你們都在。」

林青直接把電話掐斷。

沒等第二通打進來,她把號碼拉進黑名單後手機靜音。

下了**到處找一圈,沒看見男人的身影,橙橙在自己房間趴地上不知擺弄什麼,聽見腳步聲慌忙爬起身。

「媽咪。」他拍了拍衣服眯起笑眼,推著林青往外面走。

「藏什麼呢,還不讓看。」林青掃了眼,其實不用猜就知道,十有八jiu是那拼圖。

「秘密。」

橙橙退到房間外小心關好門,轉動門把確認關好,再轉過小身子,見林青已走進廚房。她倒杯水,橙橙跑過去也拿著小杯子接了點,有模有樣捧著水杯:「什麼時候走啊媽咪。」

林青喝了口:「去哪兒?」

橙橙把流理台上男人準備好的早餐端給林青:「媽咪你腫么忘了,說好今天去外公外婆家的。」

林青拿起吐司咬了口,夾層還塗著果醬,她彎起眼角自動忽略頭一句,點點頭:「想起來了,去收拾東西,等爹地回來就走。」

橙橙小手整個拍向俊臉:「爹地不是說了,讓我們先去,他買點東西直接去外公外婆家。」

到家時已近中午,林媽媽顧不上摘下圍裙就去開門,手裡還拿著鍋鏟。

「媽,我們來了。」林青正往包里裝車鑰匙,一抬頭嚇了一跳。

「先去坐著,我正在做飯。」林媽媽一陣旋風般閃回廚房。

林青把橙橙帶到客廳,今天周末,林爸爸適逢休息,她鬆開橙橙的手:「爸。」

「來了。」林爸爸放下報紙,招呼橙橙過去,手掌在橙橙頭頂上面比了比,「又長高了。」

橙橙驕傲仰起精緻的小下巴。

林青放下換下外套也去廚房幫忙,剛伸向水槽胳膊就被推了把:「別添亂,快出去。」

「媽,我廚藝有長進了,還等著讓您嘗嘗呢。」

忙得差不多,六七道菜都上了桌,林媽媽走出廚房這才留意,朝客廳掃了趟:「慕離沒來?」

林青看看時間,不算早了,掏出手機沒接到男人電話,她撥出去幾通始終沒人接,眼底隱隱不安。

林媽媽看著不對勁,又要追問,林青勉強扯起唇角:「沒事,估計路上堵車了,他早上說去海鮮市場一趟。」

海鮮市場離得遠,人又多,耽誤些時間也是正常。

林青到陽台轉了圈,又打幾通電話,還是沒人接,她跟橙橙揮手,小傢伙跑過去。

「爹地真的說,是去海鮮市場嗎?」

橙橙把男人臨走前的話又重複一遍,與之前說的幾乎不差。

「爹地什麼時候來?」

林青揉揉兒子烏黑的頭髮,看他充滿疑惑的眼神,柔下聲音:「一會兒就來了,海鮮市場太遠,爹地還在路上。」

左等右等,偏偏等不到男人出現,林青盯著家門幾乎只也沒再撥電話,因為知道沒用。

林爸爸一直沒說話,眉頭緊鎖,也不再等,從沙發起身後領著橙橙在餐桌前入座。

林媽媽擺著碗筷喊林青過去:「青青,先來吃飯。」

「媽,你們先吃,我再等會兒。」

林媽媽還想開口,被林爸爸厲色制止,她知道老頭子仍然看不順眼這女婿。現在倒好,直接撞了槍口。

「她想等就讓她等著,你嚷嚷什麼。」林爸爸臉色極差,拿小碗給橙橙夾了塊鴨肉,「餓了,我們吃飯。」

橙橙推開小碗:「我想等爹地來了一起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