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401章等他回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01章等他回來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林青聞言很快走到餐桌旁,剛才心急也沒想太多,她幫忙盛了飯擺好,這才落座:「對不起,爸,別生氣了,我們吃飯。彩虹,一路有你!」

整頓飯都吃得沒有滋味,林青心裡揣著事,反應自然慢了半拍,林媽媽席間原本還說上幾句,後來都各自沉默吃飯。

橙橙不慎把一隻碟子打翻,林青推開椅子去收拾,手指被碎片劃破。

林媽媽趕緊把她拉到廚房清理傷口,貼上創可貼后,林青要走,從身後被拉住。

「青青,你說實話,現在過得到底怎麼樣?」雖然先前每次跟慕離回來都一副恩愛樣子,但畢竟冷暖自知。

林媽媽滿眼擔憂,林青抬頭對上視線,這才明白是誤會了:「媽,我過得很好,他對我也很好。」

「是嗎?」林媽媽按住她手背,「我看未必。他像今天這樣不打招呼就突然失聯,讓你自己這麼擔心有多少次了?」

「他是軍人。」

「這不是理由。」

林青聽到樓下有喇叭聲,急著步子走出廚房:「媽,我去看看是不是他回來了。」

她一顆心高高懸起,滿心期盼下一秒就能看到那張臉。

林青走得很快,穿過廚房和客廳走到窗前,窗戶還沒完全推開就探出頭往下看,樓下停著輛轎車,一眼望去已滿眼失望。

不是男人的車。

橙橙也跑過來,踮起腳尖把腦袋湊過去:「是爹地嗎?」

林青把窗戶關好,一絲冷風灌入領口,她渾身發冷:「不是,快去把飯吃完。」

走回客廳,身體漸漸因暖氣回溫,林青的視線落在手機屏幕,她驀地想起陳瞿東那通電話,猶豫不決。

昨天見面他追問她和慕離的行程,當時只以為是沒事找事,可現在聯想,難道他知道些什麼?

飯後,林青始終心不在焉,橙橙討人歡心,林媽媽自然也想讓他們多留些時候,林青看得明白,只是實在沒其他心思,借故消食到樓下轉轉。

她幾乎沒動筷子,哪裡用得著消食。

林爸爸坐在沙發里,聞聲抬眼一掃,在林青臨走前才開了口:「這條路當初是你自己選的,你要怎麼樣我們都沒法反對,可這條路不是你一個人就能走好。」

林青回頭時林爸爸又低頭和橙橙說話,只有林媽媽還看著她,神色複雜卻沒有多言。

林青下樓,裹緊大衣沿著這條路一直往前走,頭頂的風呼嘯而過。

走出段距離,她把拉入黑名單的號碼調出后撥出,通了幾聲才遲遲接聽:「你究竟是什麼意思。」

「林青姐。」電話那頭,開口的卻不是陳瞿東,而是個女人,還是極為熟悉的聲音,「沒想到你會主動給他打電話,是想舊情復燃嗎?」

林青蹙起眉尖,不打算繼續說下去。

「替我向慕大哥問好。」白萱笑道,嗓音尖銳刺耳,「哦,不好意思,我忘了,慕大哥這會兒不在你身邊。」

林青猛地頓住,停下腳步:「你怎麼知道?」

「我當然知道,而且,我知道的不止這個。」白萱故意吊起胃口,並不把話說完,手指探去結束通話,「等你見到慕大哥的時候,記得替我謝謝他,幫我找回了女兒。」

不可能。

林青的第一反應就是這句話。

聽筒只剩忙音,林青怔仲片刻后回神,慕離知道那女孩在福利院,但斷然不會像白萱說的這樣。

她坐在小區搭建的長廊內,夏季爭相盛放的花只剩下藤蔓,看在眼裡有種別樣的凄涼。

掌心內安靜躺著手機,黑掉的屏幕映出她布滿擔憂的眼。

慕離把車停在海鮮市場,去買了活蝦和生蚝,周末人多,都想換換口味,攤位前擠得爆滿,一雙雙眼盯著師傅的動作,生怕挨到自己的位置被別人搶了去。

這會兒,沒人把太多注意力放在男人身上,儘管他身形高大在市場內逛來逛去,誰能想到軍長會來這裡買生鮮。

的確,平日里他也只有陪著林青才會在這些地方出現。

男人還算低調地買完幾樣,把東西放回車裡開車離開,穿過一條主幹道,他下意識朝橫向的路看了眼,那天林青給他發送的緊急定位就在這附近。

潛伏在體內的危險總有爆發的時刻,他必須要在此之前把她周圍的潛在危機統統解決。

男人扶著方向盤的手輕晃,車輪轉動后碾壓在另一條路上。

人煙逐漸稀少,他把車停到破舊的居民樓前,一場大火沒有趕走其他住戶,傳聞這樓里死了人,也沒有嚇走任何居民。

他沒有下車,四下看去並未見任何可疑行跡。

白萱後背貼著牆面,她又一次聽到了陳瞿東和阿志的通話。

陳瞿東背著她和阿志聯絡,約定在今天做一件事,內容她聽不出,但知道背後一定與她有關。

陳瞿東竟然對她有所隱瞞。

白萱心灰意冷,等電話結束后推開房門,陳瞿東眼神自然朝她看去,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

演技果然到位,才能騙得她團團轉。

白萱一雙眼緊盯,陳瞿東面色無異,把手機放回兜里后繞開她走出去:「有點事出去,你別亂跑。」

「好。」白萱出乎意料沒追問,在後面跟著他走了幾步,陳瞿東皺眉轉過身,白萱一頭栽在他懷裡。

他很快把她推開,隔出安全距離後上下打量,白萱突然撲上去死死抱住他,怎麼拽都不放手。

「你有完沒完?」陳瞿東露出不耐煩,用力揮開。

如果一開始還有害她失去女兒的愧疚,此時只剩下厭惡和擺脫。

「我害怕,現在白天也害怕,晚上根本睡不著,我已經快瘋了。」白萱搖頭,又撲過去,卻沒再得逞。

陳瞿東退開身,讓她撲個空。

「這種話不用對我說。」他整理衣領,「我也不會聽。」說完,他拿了鑰匙后推門離開。

白萱聽見他走遠的腳步聲,回到房間把門上鎖,從兜里拿出剛剛摸到的兩樣東西。

陳瞿東的手機,翻開通話記錄,每個號碼都沒有名字,她把第一個回撥,沒人接。

另一樣東西,是個注射器。

和她手裡那個一模一樣,她的那支,陳瞿東說裡面是營養液,現在這個,看起來似乎沒有區別。

他準備了兩支假的,為什麼不說?

白萱起疑,沒耽誤時間,隨便套了件大衣就跑下樓追趕陳瞿東的腳步。

他走到小區外的公交站牌,坐上的車是平時不會去的線路,車上人少,白萱沒敢跟上,用圍巾偽裝後走到站牌下查看路線。

她視線凝固,定在了牌子上標註的終點站。

是噩夢的開始。

很快又有公交車進站,白萱渾身發抖踏上了車。

慕離發動引擎準備離開,遠遠看到兩個人朝這邊走來,其中一人他認得,另一個,他眯起眸子,確定沒有看錯。

陳瞿東和阿志同行,兩人似是在交涉,沒有離得太近,看得出都在防備對方。

慕離露出些好奇,想起林青說,陳瞿東想跟他們今天見一面。

這就是見面的目的?

這裡即使白天也很少有人經過,只偶爾居民樓下出現個身影,白天都出門養家糊口,就算真有人,也不會多加留心別人的閑事。

阿志老遠就看到慕離的車,他沒有隱藏,反倒堂而皇之出現后越走越近。快走到危險範圍內,阿志朝陳瞿東使個眼色,陳瞿東似點了頭,單獨向慕離走來。

陳瞿東敲了敲車窗,沒多久窗戶放下。

男人挑眉不語。

「我想跟你談談。」陳瞿東聲音壓得很低。

慕離掃一眼副駕駛的位置:「想談就上車。」

陳瞿東搖頭,指指身後:「你看到了,我現在得聽他的。」

「他用什麼威脅的你?」慕離勾起冷唇。

「那個女孩。」

「怎麼威脅的?」他似乎來了興趣,解開安全帶后做出下車打算。

陳瞿東雙手放在大衣兜里,早知道東西不見了,八成是白萱抱的那一下順走的,但他沒告訴阿志,只說東西帶著,現在靠近就是為了把慕離引出。

條件,是那個女孩。

猶豫片刻,陳瞿東還是開口:「那女孩在他手裡,你下車跟我過去,我就能交換回來。」

男人向來謹慎,此時卻沒有多問就下了車,拍上車門後跟著陳瞿東走過去。

天色陰沉地不像話,他看下時間,現在解決完還來得及趕回去吃飯。

再不回,有人就要著急了。

「真有意思,在這兒都能碰見你。」阿志說出開場白,以眼神示意男人不準再走。

慕離停下步子,陳瞿東就跟在他身後。

阿志看著陳瞿東,又看看慕離,陰測一笑:「慕軍長,最近身體還好嗎?」

慕離面不改色:「你關心的太多。」

「我可記得,今兒要來的人應該是你老婆。」

慕離看他眼。

阿志又道:「有個嚴肅問題我還想跟她好好談談,關於你的身體健康,你說男人要是身體出了問題,怎麼讓自己老婆幸福。」

這話說的詭異,乍一聽,還讓人以為是那啥功能出現障礙。

陳瞿東自然也想到這方面去了。

慕離冷笑:「你應該擔心的是,今天能不能從這兒走出去。」

「不走,難道飛?」

「錯了,是插翅難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