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402章找到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02章找到他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慕離一個橫腿掃去,快速出手,阿志連連後退,被迫抵抗。

阿志算著時間,明明男人的身體應該到了極限,否則也不會公然冒險,可如今看來並不是他預期的那麼輕鬆應對。

「陳瞿東,我不是請你來看熱鬧的。」他大吼一聲,被擊退到牆邊。

慕離冷笑,沒給阿志再開口的機會,他能打,阿志那條腿卻是拖累。這麼下去,很快就能分出勝負。

陳瞿東的聲音從遠處傳來,聽不出其中語氣:「抱歉,你要的東西我沒帶來。」

「你剛才給我看的?」

「是假的。」

阿志眼看擋不住慕離的攻擊,出手太狠,每次都是致命一擊,節節敗退後就是絕境。

可惜他傷了半條腿,不復往日,否則,或許不會被這麼輕易打敗。

慕離踢中阿志那條傷腿,阿志跪倒在地,他試圖起身,膝蓋卻沒有足夠的力量。

慕離收手:「還打嗎?」

阿志抹掉嘴角猩紅:「沒想到,到了現在你還這麼能打。」

慕離冷勾狹長的眸子,沒有理會,打電話讓沈叢帶人善後。這時他才看到林青的來電,剛要回撥,手機沒電了。

陳瞿東站在十幾米外,神色複雜,阿志被擒后女孩仍沒有下落。

慕離瞥見陳瞿東那副憂思模樣,猜出幾分,垂眼睨去:「那女孩呢?」

阿志冷笑聲:「原來你還記得。」

「快說。」

他身體出現不適,雖未表現,情緒已有些波折,細看,能看到隱現的青筋暴起。

「不知道。」阿志已被擒拿,不可能再透露半分線索。

「不可能。」陳瞿東tu然開口,「剛才,你給我看過證據,那女孩明明就在你手裡。」

「你不也證明過我要的東西就帶在身上。」

陳瞿東雙手插兜,摸到一個類似針管的東西,裡面裝的營養液,以防萬一用的,沒想到這份還在,真的那支卻被白萱摸走。

被摸走的還有手機,想必那才是白萱的目的。

阿志眼神一閃,跪在地上的膝蓋挪動幾寸,慕離抬腿擋住他想撿起木條的動作,像是隨口一提:「你女兒在福利院過得很好,何必讓她變得跟你一樣。」

阿志面露驚愕,不再像之前的鎮定,他以為藏得很好,卻不料慕離一句話就拆穿:「你怎麼知道?」

說完,他懊悔咬舌。

慕離捕捉他的神色,把腳邊幾根木條踢開,讓阿志無法再做出反擊:「你的女兒,應該讓她好好活著。」

「好好活著?」阿志頓覺嘲諷,目光轉向陳瞿東,話鋒一轉,「早料到你會倒戈,我也沒指望你當初能幫我,只不過可惜那女孩一雙漂亮的眼睛。」

陳瞿東神色一凜:「你說什麼?」

「我一旦出事,她就會失去雙目。」

「她是你女兒。」

「就因為是女兒,我才留她一條命。」阿志話里狠絕昭然若是,不是玩笑。

慕離見過那女孩一面,此時也想起那雙眼睛烏黑的眸子純真靈動。

「瘋子。」慕離聽到身後有急促的腳步聲傳來,他皺起眉頭,仍看著倒在地上的阿志,卻見阿志的臉色微微改變,說不出喜怒,男人聲音自薄唇逸出,「你要真想搭上你女兒一條命,無妨。」

「我要殺了你。」有人在身後忽然尖叫。

林青把橙橙留在林家,打了聲招呼便又要出門。

林媽媽正在洗水果,端著盤子從廚房走出:「先吃點……」

話音未落,已不見林青身影。

林爸爸坐在沙發上跟橙橙說話,聞聲看去,攤開雙手:「你生的好女兒。」

「對,就怪我。」林媽媽把果盤放在茶几,轉身也急急忙忙拿著外套跟了出去。

「老婆,你要去哪兒?」林爸爸在身後喊了幾聲也沒回應。

林青繫上安全帶,一抬頭看到林媽媽正往這邊走,她放下車窗探出腦袋,看一眼天色:「媽,這麼冷您還出來做什麼,快回去。」

「你要去找他。」林媽媽開門見山,裹住毛絨的大衣領才覺暖和些。

「嗯,我剛才出來的時候接到電話,他說臨時有事要回部隊,這會兒回家拿點東西,我想趕回去一趟。」

「別騙我了。」林媽媽搖頭,扶著車窗,「我還看不出,你這麼急著出門是因為他到現在都沒消息。」

「媽。」林青喉間微哽,不知如何開口。

「我知道,你選的路你說什麼都會走下去,你爸的話也沒錯,」林媽媽越過車窗按住她的手背,「雖然到現在我對慕家心裡有芥蒂,但是兩碼事,在這上面我支持你。」

林青鼻尖輕吸氣:「謝謝你,媽。」

「你還不知道,其實我和你爸,當年也是不顧家裡的反對,他們對你爸有意見,好長時間都沒辦法回家,後來到有了你才被慢慢接受。」林媽媽退開半步,看林青露出驚訝,笑著拍拍她的手,「所以,你既然已經做出選擇,就要做到能夠承受。」

林青開到主幹道,這是去海鮮市場最短的路線,她時不時看向信號燈,今天的紅燈似乎特別多。

路上很堵,她有些心急,走到一個路口朝另一側瞄了眼,她突然想起那天被人帶走的情形,綠燈后拐了過去。

她想,如果是他,或許會繞道去看上一眼。

走過一回的路多少有點印象,林青很快摸索到地方,把車停在慕離的車旁,透過半放下的車窗能看到放在座位上的生鮮。

連車鑰匙都沒有拔掉。

林青很快回神,聽到不遠處有人在爭吵,心彷彿被一隻手狠狠揪住,她提步,盡量保持鎮定走了過去。

她看到那邊站著四個人。

慕離轉過身,老舊建築物背jig的映襯下,近乎瘋狂的女人雙手揮舞,白萱舉起針管,將尖銳的針頭朝著男人手臂狠狠扎進去。

她動作毫無章法,滿眼瘋狂,針尖刺入后拇指胡亂一氣往下按,也不知究竟有沒有將液體注射。

慕離神經驟然緊繃,雙目猩紅盯著白萱,她的每一個動作都被放慢拆分般看得清楚。他握起拳,一把將白萱揮開,白萱腳下顛簸跌倒在地。

慕離拔掉針頭重重丟在地上,剛要一腳踩碎,被白萱抱住小腿。

「求求你把女兒還給我,求求你讓他還給我。」她語無倫次,滿眼絕望,必然是聽見了方才的話後方寸大亂,被激怒之下才衝過來給慕離來了一針。

她完全不知那液體的可怕,也以為或許裡面的東西,是陳瞿東口中的營養液。

陳瞿東阻擋不及,只看到一道身影從眼前閃過,他看清來人後情急之中跟著走出幾步,抓住白萱衣服的同時,針頭已扎入男人手臂。

掉落的注射器隨著慣性在骯髒的土地上翻滾幾圈,停在了陳瞿東腳邊不遠處。

陳瞿東低頭,探尋的目光落在針筒,裡面剩下的液體還在來回晃動。

陰鬱天色,透明液體映出扭曲圖形。

「滾。」慕離看著手臂的針眼,視線凝固,這一針,無疑是火上澆油。

「不要傷害她,不要傷害她的眼睛。」白萱大聲叫喊,此時哪裡還有形象可言,她長發散亂,隨著抓頭的動作遮擋半張臉,無比凄慘,「讓我做什麼都可以,求求你。」

慕離渾身的血液彷彿沸騰,越發難以控制,他踢翻一旁廢棄的腳手架,灰塵驟起,滿目裊裊塵土翻滾。

被注射的劑量,似乎恰恰是他能承受的極限。

坍塌的腳手架發出巨大響聲,震耳欲聾,也把慕離和白萱與另外兩人阻擋開來。

慕離透過跡斑斑的冷鐵看去,踢開腳手架的力道令人害怕。對面,陳瞿東似乎被這一幕震撼,只有阿志知道其中前因後果。

白萱離得很近,她看向慕離,又回頭看著正試圖起身的阿志,阿志行動不便,掙扎幾下沒能站起。

陳瞿東走到阿志身後,按住了他的肩膀。

白萱鬆口氣,沒有了方才的膽量不敢再有其他舉動,生怕阿志下一秒就說出更瘋狂的話。

她盯著慕離,雙手撐地爬起,渾身是土也不顧,抓著慕離的胳膊死不放手:「你讓他放了我的女兒,放了,我可以不見她,只要她是安全的。」

慕離面色陰鷙,說不出的駭人,半張俊臉沉浸在陰影之中,天色漸漸暗淡,昨日陽光普照,今天卻陡然變天,天很冷,冷得令人不自知縮起全身。

「你女兒不在他手裡。」

慕離雙拳都攥得極緊,手臂暴起青筋,他的目光具有極強的穿透力,和這句話一樣,令人渾身一震。

「不會的,他搶走了我的女兒,我知道。」白萱卻完全不信,急得不停搖頭,突然將視線凝聚在慕離身上,「慕大哥,求你幫幫我,我愛你。」

「你愛我?」慕離冷睇去,像聽到個笑話。

「是,我愛你,我一直都愛你,現在只有你能幫我了。」白萱眼裡含著淚光,「你難道不是一直在幫我嗎?」

慕離勾起唇,笑了聲:「愛,你有多愛我?」

「從兩年前見到你,我就愛上你了,」白萱語氣篤定,「我對你的愛也從來不比林青姐少!」

「是嗎?」男人疑惑,「現在也愛?」

「是。」白萱點頭,「所以那時候我才會做了錯事,其實只是想和你在一起而已,要怪,也怪我太愛你。」可最後卻賠了夫人又折兵,連女兒都被搶走。

慕離動作微頓,似在思忖,而後一把將白萱拽到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