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403章他的樣子,我不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03章他的樣子,我不怕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力道大的讓她重重跌在他身上,白萱眼前一晃,再抬頭便對上那雙冰冷充滿戾氣的黑眸。

儘管這樣的天色,仍能從那雙眸子深切感受到寒意。

「不管是什麼樣的我,你都愛?」他的眸深不見底,捲起波瀾。

「愛。」

白萱頓了頓才說,她心驚膽戰,剛才還給他注射了不明液體,到現在心有餘悸,她想說不是故意的,卻沒說出口。

慕離低頭,從她眼底看到了自己此刻的樣子,看到的還有白萱對他的無法形容的恐懼。

這就是所謂的愛?

他拖著白萱,走向那堆七零八落的腳手架,坍塌的架子橫在他們和阿志兩人之間,雖然最高處只到小腿肚,但想就這樣走過去是完全不可能的。

散了一地的鋼管幾乎無處落腳。

白萱不停往後縮,眼裡抗拒:「你要做什麼?」

「你不是想要女兒嗎?」慕離繼續拖著她走,快要踩到鋼管,「過去,才能把孩子要回來。」

「不,我不過去。」白萱使勁搖頭,推也推不開慕離,他力氣太大,「從這裡走太危險了,會受傷的。」

「你是想要女兒,還是想留在這裡聽她失明的消息?」慕離高大的身形壓迫而去,嚇得白萱直往後躲,「你不是口口聲聲說愛我?」

他像發狂一般,白萱此時此刻只想躲避。

「我是愛你。」白萱嘴唇哆嗦,不知是因為冷還是其他,她仍舊嘴硬,「我就是愛你。」

「那就走。」慕離扣住她手腕,不容置喙便要踏入那片廢鐵之中。

白萱在他手臂上猛地捶打,冷風把頭髮吹到身後,慕離頓住腳步,折身將她按在冰冷牆面。

她後背遭受重創,疼得眼淚直流:「慕、慕大哥。」

「怎麼,不是愛我?」他眼裡沒有笑意,一拳砸在牆壁,粗糙牆體留下血印。

白萱說不出話,她感到恐懼,無法發出任何聲音。

阿志在對面看著眼前這一幕,瞧瞧,真動人。他女兒的媽媽,正對著他的死對頭說愛你。

陳瞿東瞥見阿志流露的情緒,詫異挑眉:「你愛她?」

「有病。」

陳瞿東點頭:「那就是愛了。」

「你會這麼盡心儘力幫她找孩子,應該才是被她給**了去。」阿志冷笑。

「你說錯了。」陳瞿東否認這個結論,之前他也不明白自己做的究竟是為了什麼,但心底總有個聲音不斷冒出,他沉默片刻后又道,「我會幫她,是因為有另外想保護的人。」

阿志只當又是個被愛情迷昏了頭的蠢貨,被陳瞿東按著肩無法朝後看去,不經意看到個削瘦的身影。

阿志眯起眼,意味深長:「真是場好戲。」

陳瞿東不明白他的意思,聽到腳步聲才回頭,和林青在空氣中四目相對。

只一個瞬間,她便挪開視線,一雙眸子緊緊盯著對面男人不放,她根本沒有注意坍塌的腳手架,緊繃的神經驟然放鬆,提步就要走過去。

「慕離。」她喊了一聲,男人聞聲回頭。

陳瞿東把林青拉回:「別過去,危險。」

「你放手。」林青甩掉他的手,猛地一推,陳瞿東往後踉蹌一步,按著阿志的手也脫開。

阿志奮力一頂,騰然躍起,他拖著半條瘸腿不打算跑,在林青詫異目光之中,伸手就要去拽。

陳瞿東快速撿起地上的針頭,毫不猶豫扎進了阿志的手臂,把剩餘的液體全部推入阿志體內。

所剩不多,他只想著這東西聽說會上癮,既然慕離被拉下水,他也勢必不能放過阿志。

阿志渾身像充了電,四肢傳來蠢蠢欲動的爆發欲,陳瞿東扔掉針頭,看他表情一點點變化,驚覺不好。

慕離在那頭看得清楚,撇開白萱,血紅的雙目像在隱忍,聲音已趨於聲沙啞:「看清現實,你根本不愛我。」

「不是的。」白萱仍在狡辯。

林青看到擋在兩人之間的腳手架,不知怎麼心底慌亂,她注意到慕離的眼神,那種狂躁她不熟悉卻也不陌生。

幼兒園門口,他重傷戴澤那回也是此刻的神情,而現在似乎更加令人驚恐。

隨時都有爆發的可能,他暴起青筋的手臂因為強忍而顫抖。

「慕離!」林青不顧阻撓要走過去。

「站住。」男人亮的皮鞋踏在地面揚起灰塵,步子不再沉穩,相反,他走出的每一步都顯得艱難無比。

他高大的身形因為快要發狂而晃動,腳下踢開幾根分散的鋼管,動作粗暴,風中回蕩著尖銳刺耳的響聲。

「發生什麼了?你怎麼了?」林青開口詢問,眼神焦急,「是不是很難受?」

「林青,他是……」陳瞿東的聲音從身後傳來,沒說完被打斷。

「還記得我上回給你帶的話嗎?」阿志此時好不到哪去,雙目一寸寸染上血紅,「你現在就可以看看,你男人是怎麼陷入極致痛苦的。」

殘忍的笑聲徘徊在頭頂上空,很快隨風捲去。

林青眼神冰冷:「你對他做了什麼?」

「想知道?」阿志把注射器踢到林青腳邊,「自己試試,你肯定不會後悔。」

「這是什麼?」林青轉向陳瞿東。

陳瞿東張了張嘴,拿不準這種時候要先如何解釋。

林青掃一眼在地上鋪開的腳手架,率先邁出步子,她走得很急,隨便踩著難得的空隙就跨出下一步,這種架勢是完全的不計後果。

褲襪被貼片勾住后撕拉一聲,露出她白皙的小腿,男人潭底驟沉:「別過來。」

「我不。」林青偏偏不聽,後半段她幾乎卡在中間沒法移動,可她心裡只在想,他這個樣子該有多難受?

無論是因為什麼,到了使用鎮定劑的地步,於他而言必定是強忍到極限才會做出的選擇。

她不想眼睜睜看著,只想快點來到他面前,不管怎樣都從頭到尾陪著他。

「回去。」

男人聲音在頭頂響起,林青抹掉小腿的血,用劃破的褲襪隨便蓋了下,不搭理他只一個勁地往前走。

「你要讓我回去,就給我個理由。」她倔得不行,平日里男人都拿她沒法子,到了這會兒,怎麼可能說得動她。

「沒有理由。」男人一拳砸在鋼筋上,目光含怒,「讓你回去就回去。」

他沒對她這麼凶過,林青聽得出來,這麼說就是為了把她趕走。她仰起小臉,直直對上男人的眼睛,輕抿唇瓣走得更快。

雙腿不同程度地被割破口子,並未劇痛,但一時間刺激著神經也令人難以忍受。

一隻鞋在抬腳時沒能跟著被抽出,掉在某個縫隙,林青顧不上回頭撿,赤著腳走到男人面前。

她走近時,男人周身只留下冰冷的風。

白萱早就躲起來不敢靠近,縮起身子抱緊雙臂,生怕慕離回頭就看見她。她會怕成這個樣子,除了因為慕離發狂,還因為看到了那棟破舊樓房。

林青想握住男人的手,被丟開,男人攜著她肩胛用力握緊,林青疼得差點咬住舌頭,可她沒有推開,只看著他的眼。

他疼,她也疼。

林青想到之前一次次察覺他的不對勁,卻都沒有深究,不由懊悔,為什麼她不能早點發現,他身體出了問題?

到了今天,只能這樣看著他難受。

慕離把她推開走到另一側,雙手撐著牆面,十指收攏因為太用力而泛白,他沒有看她,薄唇動了動:「走。」

「我不走。」

男人看她的眼神已沒有從前的**溺,如灌入陰冷海水,一眼就能將人溺斃。他的痛苦讓他快要不能控制自己,心底越發擔心會失手傷她。

她見過他這幅樣子,可一次就夠了。

慕離揮開她伸來的手後轉身走開。

兩隻鞋高低不平,林青索性卸掉另一隻累贅,踩著冰冷的地面追在男人身後。

經過牆角,縮成一團的白萱一把將她拉住:「別過去。」

「放手。」林青心急如焚,把白萱甩開又被拉住。

「我是好心。」

「你的好心我要不起。」林青不管她究竟什麼意圖,都不會接受。

「林青姐,你醒醒。」白萱拖拽她的胳膊指向慕離,「你看看慕大哥,他已經發狂了,不是原來的他了。」

「你怎麼知道他不是?」林青把她的手指一根根掰開,「我不知道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兒,但你要是害怕,就把自己藏好。」

「你不怕嗎?他這個樣子,你難道還敢靠近?」白萱不可置信,聲音抬高,不由掃向男人背影都渾身顫抖,「他會讓你受傷,也可能會更慘,萬一他打你呢?」

剛才男人嗜血般的眼神,白萱沒法忘掉。

「不怕。」林青已大步走去,「他變成什麼樣子我都不怕。」

「因為你愛他嗎?真夠蠢的。」白萱漠然笑了聲,「到了這種時候,你竟然還以為只要有愛就夠了。」

「那你呢?」林青回頭,「你大概沒有過這種時候。」

林青還未跟上,男人驀地停下,轉過身視線從她臉頰掃視,那眼神,是無法形容的冰冷駭人,讓林青四肢百骸都發寒。

「慕離,我們現在就去醫院,你會沒事的。」林青攤開掌心,一點點靠近。

他沒有動,垂眼睨她的視線依舊冰冷,彷彿認不出她是誰。

「慕離,我會陪著你的。」她聲音冷靜堅定,在男人眼裡卻只有唇在一張一合。

須臾,男人忽然揚起手掌,攔腰將她推在粗糙的牆面上,他整個身體壓下在眼底落入巨大陰影,透不進一絲光線。

「林青姐。」白萱的聲音像是從很遠的地方傳來,「對不起,慕大哥會這樣都是我害的。」白萱咬唇,不知怎麼竟說出這句話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