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404章咬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04章咬她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對她而言,至少現在這一刻,這個問題並不重要。彩虹,一路有你!

林青的目光仍落在男人身上,難以想象他忍受的疼痛,她抱住男人的腰:「走,我們去醫院。」

慕離薄唇翕動,干啞的喉嚨沒發出任何聲音。

林青看得出他眼裡的痛苦和掙扎,與之前那次並沒有兩樣。她心頭揪起,去拉他的衣袖:「我知道你難受,你看看,是我。」

男人提起染血的拳頭,漠然將她揮開。

他像是誰也不認識,心口有某種情緒正在撕裂開來。

一旦發作,那場面可能會很可怕,甚至,比之前動手打人的場面更甚。想要剋制,但事實上堪比登天。

林青跟上半步,沒注意腳下有碎玻璃渣,慕離抬腿勾住她將要落下的腳,在她腰際推了把。

原本很輕的力道,這時卻沒能掌控,林青被推倒在地,扎得滿手是血。

她抬起頭,眼裡全是堅持和倔強。

男人到底沒有上前,他還是那句話:「走。」

「去哪兒?」她明知故問。

「回家。」

「好。」林青爬起身,兩條腿都疼得站不直,一走動就打彎,她立在原地,一口應下,「我回,但是要你跟我一起。」

她傷得不重,但傷口細碎遍布,有幾處鮮血汩汩直流,那種疼痛像是要鑽了心,被一口口啃噬。

白萱忽然從旁邊衝上來,抱住慕離的手臂,驚慌失措往另一個方向拽,她大喊著搖頭,已然失控:「慕大哥,他要逃走了,我再也見不到我的女兒了,求你去抓住他。」

「你還想求我?」

白萱搖頭,眼底是無盡悲痛:「陳瞿東不可能真的幫我,他表面答應,可到頭來都是騙我的,我不信他。」

「你害林青的時候,該想想現在的話。」慕離將她揮開。

白萱又撲過去:「真的,他不是好人,就算出了那件事他幫我,也只是想利用我而已,可我只想找回女兒。」

慕離猩紅的眸子瞥去,果然阿志把陳瞿東撂倒后就要逃離現場,恐怕阿志此時也好不到哪兒去。

慕離推掉白萱八爪魚般糾纏的雙手,朝那邊走去幾步,越過腳手架前又驀地轉頭。

林青還站在原地,男人滿眼都是她渾身是血的樣子。

他所觸目的,遠比林青實際上傷得更重。

白萱從他眼裡讀出了可怖的情緒,彷彿將要爆發,她再不敢靠近,畏畏縮縮藏到一旁,可又不甘心這樣眼睜睜看阿志離開,跑到腳手架前跨了進去。

剛邁出一步,又縮了回來。

她想象不出林青是用怎樣的膽量從對面那般走來。

躑躅猶豫之間,阿志已脫離視線,陳瞿東挨得那腳不輕,半晌沒動彈。

白萱流下眼淚,不由自主開始哭泣,可她不敢哭出聲,這樣陰霾的天色壓頂,哀慟的哭聲彷彿招魂般令人愈發懼怕。

她跪在地上,看到陳瞿東也向這邊看去,她把那隻手機摔在地上砸得粉碎。想起衝出來之前在角落接的那通電話,她當時真的以為馬上就能看到女兒。

可惜她連看一眼的機會都沒有。

林青從後面抱住男人的背,半張臉貼上去:「你難受,我也陪你難受,我一直陪著你,這樣你的疼痛會不會被分掉一半?」

這回慕離沒再推開,兩人保持這個姿勢很久,等一點點回歸理智,男人繞過她腿彎橫抱起,把她放進車內。

「我開車。」林青按住他拉動安全帶的手,不確定他是否真的恢復正常。

畢竟一時之間轉變太快。

「我來。」男人給她扣好安全帶。

阿志逃走,半路很可能撞見趕來的沈叢,慕離看向倒車鏡,陳瞿東的身影正左右搖晃朝這邊走,受傷的人走得並不穩當,也不快。

慕離冷睨一眼,抿起的唇是一個似嘲非嘲的弧度,掌舵的修長手指輕晃后打個方向,把車開離這片破舊樓房。

林青披著男人的外套,後背挺直,雙腿不自然微曲,挨著座椅的腿部往上抬。

「你」

「白萱說她害了你,是什麼意思?」

兩人同時開口,扭頭相視,林青緊張的神情稍松。

男人目光游移后落在小臂某處,林青順著他視線看去,很明顯的針眼和一條拉開的血線。

「她做的?」

慕離沒有回答。

私人診所,二樓。

醫生助手給林青處理傷口,林青只要求簡單清理,助手還沒忙完,轉個身撕取膠布,林青已抬腿走到隔壁房間。

「誒,包紮。」

林青並未聽見。

慕離從檢查室推門而出,林青迎上去握住他的手掌,唇瓣張了張,男人率先開口:「沒事。」

他總這樣說,林青自然不能放心,目光后移隨著江彤走出的身形轉動。

江彤把結果交到她手中:「不嚴重。」

兩人說的如出一轍,林青接住單子翻了翻,看不太懂,又放回去,和慕離一同跟著醫生走到辦公桌前:「他之前也像今天這樣不對勁過。」

「壓力太大了。」江彤掃了眼,語氣自然,「不只有精神上的壓力,身體也一樣。」

「會不會也是因為注射了東西?」

「說不好。」

「那這次呢?」

「你剛才也說了,他不久前被人注射了不明液體。」江彤指著慕離的手臂,「剛才檢查的結果沒大礙,靜養等著液體從體內排出就行。」

「那液體是什麼?」

「還在化驗。」江彤指著檢查室,開著的門能看到裡面的機器仍在運轉,「按你的描述,應該是興奮劑一類。」

慕離坐在椅子上,雙手插兜,聞言抬頭看了看林青,林青同他對視,握緊他的手又問:「不會有副作用,再複發?」

「不會。」江彤排除她的擔憂。

林青思考片刻,覺得沒必要再隱瞞,儘管心裡拿不準這句話正確的概率:「這麼說,他之前用鎮定劑是因為這個?」

「是他用的?」江彤攤開手,「這你應該問他,我看不出什麼不妥,目前情況來看,他不需要用那些。」

林青的眼裡飽含疑慮。

江彤在紙上記錄些內容,寫完才又抬頭,翻了翻日曆:「要是不放心,過兩周來複查。」

林青在心裡記下,手心滲出冷汗,男人心思繁複,眼角輕拉開站起身,帶著林青離開:「走,回去。」

林青點下頭,心裡仍裝著事,臉色不免沉重,有些失神地跟著他往外走。

身後醫生喊了聲:「等等。」

林青回頭,醫生把桌子上的一瓶葯指給她:「這些拿回去吃。」看林青質疑的眼神,她又補充,「補身體的。」

「謝謝。」林青拿起瓶子看了看,瓶身的確用英寫著維他命。

回去路上,林青把維他命瓶子放在儀錶盤,心裡還想著之前的事:「我沒想到,白萱會做到這種地步。」

她想起那種悲痛的眼神,並不像是裝的,可一個人能瘋狂到這樣的地步,還有救嗎?

「我也沒想到。」男人眯起眸子,看不出神色。

「她為什麼會針對你?」丟了女兒的罪魁禍首是陳瞿東,怎麼說都不可能牽扯到慕離身上。

慕離想到當時那一幕,或許是被他的話刺激也未可知,他搖頭:「被逼急了,什麼事都能做得出來。」

林青恍然,半晌后嘆了口氣:「說到底她是為了自己的女兒。」

慕離轉頭看向她,微茫的光穿透雲層照射大地,也照在她的眼角,「阿志可能把那女孩從福利院帶走了。」

林青目露詫異:「他會把孩子當人質嗎?」

「以前未必,但以後,如果我說,我也不能確定呢?」

這個話題似乎太沉重,誰也猜不到以後還會發生什麼,林青沒再接話,偏著腦袋目不轉睛盯著他捲起衣袖的手臂。

「為什麼不告訴我?」她驀地開口,聲音沉悶,細聽,有嗔怪和埋怨,但更多是擔心。

他以眼神詢問。

林青在離她近的手臂上捏了下,不重,隨即又輕揉著:「不告訴我你順道去了那裡,也不接電話,讓我在家擔」

話音未落,林青驟然想起另一件事,她在包里翻騰出手機,看到家裡幾通未接來電。

「什麼?」男人沒等到下。

林青食指在唇上比劃,讓他噤聲,手機里電話已撥通:「媽,是我,今晚讓橙橙在家裡住,明天一早我們去接他。」

「嗯,我跟他在一起。」那邊說了句什麼,林青點頭,「我們正要回家。」

不多會林青掛了電話,長舒口氣。

「明天我就去賠罪。」男人不等她開口。

林青的手掌啪地打在他腿上,用了十分的力:「爸肯定更不看好你了。」

「你喜歡不就行嗎?」男人抓住她的手拉到唇邊,在她曲起的骨節處咬下去。

他還真用力咬了。

「你看我像喜歡嗎?」林青疼得差點流眼淚,她縮了縮手指。

「不像。」慕離的牙齒照著她被咬的地方輕闔,「你愛。」

林青把手抽走,捏向他俊臉:「好厚。」

「嗯。」男人不以為意,「而且,你不只喜歡說,還喜歡做。」

「什麼?」林青一臉茫然。

慕離的視線從她臉上偏離,也不再回應,一路回到雙溪花園。

住宅區前就是河道,沿著河堤有狹長盤踞幾公里的公園,一條蜿蜒的路充滿整個眼球,卻是開闊明朗,如果趕上夏天來這裡,滿眼皆是綠意盎然。

此時樹枝光禿,但一派寧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