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405章她織的毛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05章她織的毛衣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兩人牽著手,沿著河道緩緩行走,步子很慢,回想起來,已經很少這麼悠閑地出來散步。

林青把兩條胳膊鑽進他的外套,撈緊,連脖子都裹得嚴實,反觀男人,只穿了件她前兩天剛織好的毛衣。

從針腳看得出,手藝有些生疏了。

五年前她還不會打毛衣,到了英國能省則省,她還記得,第一件毛衣是給橙橙織的。

那件,才是真的丑。

這件織完后林青興緻勃勃拎到男人跟前,追著問怎麼樣,男人並未覺得不好,接住就套在了身上。

林青站定腳步,打理下他的領子,掛著不合身的外套跟長袍似的,兩隻手都快找不見蹤影。

「身體感覺怎麼樣?」她雙手在男人肩膀停留,一路捏到小臂,又落在他手腕處,男人垂著的胳膊挨住大腿,她也摸過去,「有哪裡不舒服嗎?」

醫生說身心放鬆才能儘快恢復,否則林青也不會大冷天往河邊公園裡鑽。

慕離按住她不安分的手掌:「回去。」

林青神經敏感地緊繃:「不舒服嗎?」她抬頭探尋,「哪裡?」

「是不舒服。」他索性拉著林青沿著河堤走,他走在外側,幾步之外順著台階下去就是河道,漸入初冬,河水淺了幾層,露出河**一堆大小不一的石子。

「下去。」他又說。

林青跟著他拾級而下。

他們在最後一級台階坐了好一會兒,林青被他裹著手不能動彈,她回頭,看到住宅區雙溪花園的牌子,赫然印在眼底。

「你說不說到底?」林青轉頭。

慕離撿起顆石子丟進河道中央,激起水花。

林青盯著他的動作。

他撿了顆,又丟。

林青蹙起眉尖。

又是咚的一聲。

林青起身就要走。

「回來。」

手腕被扼住,林青腳下不穩往後栽,栽進他懷裡。

男人穩穩托住她身體,跟偶像劇里英雄救美似的,林青真的很想問一句,你今年幾歲?

慕離的聲音從頭頂傳來:「你們女人愛看的電視劇,不都喜歡男人這麼做?」

「什麼?」

「身為好老公,要穩穩接住自己的老婆。」

林青笑出聲,捏住他臉頰朝兩邊拉:「所以呢?」

「如果有一天,」他陷入沉思,眯起的眸子深邃悠遠,「我沒辦法穩穩接住你。」

「那就讓我穩穩接住你。」林青環住他的腰身,蹭上去,「怎麼樣,是不是好老婆?」

男人攫住她的下巴索取一番後站起身,托她回去。

「這就走了?」她跟著慕離的步子,腳下總是絆住,一連踢飛十幾顆石子。

男人嫌她走得慢,抱起來繼續走:「你剛才摸來摸去,真想讓我在這兒吹冷風滅火?」

「注意身體,醫生說要好好休息。」

「這就是我休息的方式。」

橙橙不在家,哪裡禁得住男人這番折騰,林青半夜睡得昏昏沉沉,聽到手機在耳邊響,腦子都差點炸開。

手臂往旁邊一打,有點冷,她拉開眼帘看到**頭燈開著,男人的身影出現在陽台。

林青坐起身接通電話:「喂?」

「是林女士嗎?」

經過阿志那件事,林青多幾分警惕:「你是?」

「這裡是警局。」陌生男音出現在聽筒,這回才聽出口吻嚴肅,林青也想不到會聽見下面這番話,「有件案子,根據我們調查,嫌疑人可能會聯繫你,希望你獲取線索后立刻和我們聯繫。」

林青渾身一冷:「誰?」

「白萱。」

慕離掐滅煙從陽台回來時,林青剛放下電話。

「慕離。」林青的表情略顯失神。

男人走到**頭,帶著淡淡煙草味在她面前坐下,一手撐在她身側:「誰的電話?」

「白萱。」林青頓了頓,顯然在消化剛才聽到的消息,良久才又道,「她,殺人了。」

男人顯然也吃驚,腦海里驀地閃過白萱的一句話,是關於陳瞿東的。

林青唇瓣一張一合,聲音卻不似她口中發出,陌生而遙遠:「我們今天才見過她,你說,她怎麼會?」

她沒再說下去,被男人按住肩膀。

「她殺了誰?」慕離臉色明顯低沉幽暗。

「她不久前租的房子,裡面的房東。」林青回憶電話里的描述,「之後,她一把火把房子燒了,才會拖到現在。」

大概是當初就被那房子里的人懷疑,今天白萱重新回到舊樓,離開前又被人撞見,才有人將白萱跟那件事聯繫到一處。

慕離端杯熱水遞到她手中,林青抱著卻還是背後發冷。男人掀開被子躺在她身邊:「別想了,以後多半也不可能再見到她。」

林青看到水杯才想起一事,從**頭櫃藥瓶取出兩顆藥片塞進男人嘴裡,杯沿抵著他薄唇。

喝完葯,她放下水杯靠在他胸前,才又道:「她總是會突然出現。」

「我想,陳瞿東或許也知道這件事。」慕離眉頭微蹙,並沒有說的太多,畢竟都是猜想,「況且,她現在被通緝,不可能再敢堂而皇之地出現。」

「阿志呢?」林青抬頭,透過朦朧澄黃的光線看向他。

「差一點,讓他跑了。」慕離淺吻她嘴角,「別想了,這些全都別再多想。」

她神色憂思,慕離揉著手背,林青此時睡意全無:「我只是忽然想到,他們的女兒才兩歲,以後該怎麼辦?」

慕離拍著她肩膀沒有說話,自然,兩人整晚都沒睡著。

翌日,林青眼下兩片烏青挺明顯,她在鏡子前站了好長時間。

「老婆,兒子還在等你。」男人敲門。

橙橙蹦到門口,推開門見到林青的樣子后很給面子點了點頭:「媽咪今天好酷。」

林青拉著他回客廳,男人跟在身後,把帶來的營養放在固定位置。

放好后他抬起頭:「爸,媽。」

林爸爸沒心思再看報紙,往茶几上一拍,起身就走。

「昨天不是說好了嗎?」林媽媽看他這樣又是翻臉的架勢,趕緊攔住,湊過去壓低聲音。

林爸爸臉色不悅:「誰跟你說好了。」

「不是你,難道是我。」林媽媽招手把林青支開,林青不放心朝男人瞥了眼,男人淺勾起唇。

林青以你好好表現的眼神回敬,跟著媽去了廚房。

「爸,昨天是我不對。」男人一開口便認了錯。

林爸爸坐在沙發內,抬眼睇去:「哪裡敢怪軍長,是我們請錯了時間。」

「爸,言重了。」慕離正色,「我知道這些年您一直在意之前的事,但我和林青無論如何都會在一起,這是我們的共同決定。」

「我只看到,你對我女兒做出的傷害,至於其他,我是一點都沒看出來。」林爸爸態度冷淡。

「我希望,您至少能給我個機會。」

男人說的真誠,雖然這個提議不是頭一回,但實際行動並沒有被順利執行,但凡能表現的機會最後都被林爸爸視若無睹。

橙橙這條漏的小魚,這會兒蹲在地上不知研究什麼,聽兩個大人說話挺沒意思,百無聊賴便把爹地帶來的東西給拆了。

林爸爸無意掃去一眼,這才看清慕離今天帶來的是一套精茶葉,不可多得的上等好貨。

「真是費心了。」林爸爸無動於衷,「只是這些好東西我們林家消受不起。」

慕離雙手交扣放在膝上:「爸,林青是我老婆,我們自然是一家。」

「這話你最好以後還能記得。」

「一定。」

橙橙舉起個罐子揮了揮:「爹地,裡面是神馬?」他拿在耳邊晃了晃,「會響。」

慕離把茶泡上,給橙橙也倒了半杯,林爸爸看著男人端到他面前的茶,透過眼鏡看向他,最後還是接住。

他拿在手裡,看看卻沒有喝。

林青從廚房出來,端著切好的水果放在茶几上,隨手幫慕離脫掉外套:「進來這麼長時間了怎麼還穿著,也不嫌熱。」

慕離早看見她探頭探腦想來刺探軍情的樣子,乾脆摟住她窩進沙發內:「剛進來還有點冷,陪我坐一會兒就熱了。」

平時也無妨,這會兒當著老爸的面,林青看著老爸的臉色往旁邊挪了半分:「注意點。」

男人輕笑,拉著她的手放在腿上。

林爸爸的視線落在慕離那件毛衣,似是有些眼熟,他看兩人親密模樣,林青臉上洋溢的幸福並不是偽裝,昨天他也親眼看著林青坐立難安。

此時他看向慕離,喝口茶,指著窗檯旁的棋盤:「會下棋嗎?來一局?」

男人挑眉,「會。」

下棋時大多數時間兩個男人不語,林青也在旁邊觀戰,但她不懂圍棋,只看白子黑子變換成各種陣勢。

林青也抱著只茶杯,偶爾喝一口,她盯著慕離的黑子走出一步:「你要走這裡?」

男人指間的棋子剛剛落定,他抬眼:「你會下棋?」

林青吐吐舌頭:「會看。」

慕離狹長的眸子里有笑意,拍了拍她的腰。

黑白雙方步步為營交鋒激烈,棋逢對手,每走一步都經過深思熟慮,凡是撞見這種需要燒腦的,林青一般都是默默繞道走。

「我去倒茶。」她端著兩隻杯子回茶几旁,跟橙橙在沙發里呆了會兒,橙橙抱著罐茶葉倒像是有興緻,打開蓋子聞了聞,打個噴嚏。

「青青。」廚房內林媽媽在喊,林青應了聲,把茶葉罐的蓋子合住後進了廚房。

橙橙也跳下沙發,跟著跑過去。

窗檯前,兩個男人還在下棋,沒有言語的爭論對立,卻把針鋒相對全然擺上了棋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