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406章陪下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06章陪下棋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這盤棋下得比想象中時間還長。

林青又走到男人身旁,搭上他的肩:「該吃飯了。」

男人點頭,從聚精會神中收回注意力,騰出只手回握她拍了拍。

「爸。」林青轉移目光,無奈看向老爸。

「等會兒。」林爸爸盯著棋局,頭也不抬,拿著顆棋子正琢磨往哪兒下,「跟你媽先去吃。」

「不行。」林青一口回絕,「媽說了要等您一起。」關鍵是,這不是她頭一回來喊吃飯,第幾次了都?

倆人還真把這下棋當飯吃了。

「馬上就能一分勝負,別搗亂。」林爸爸揮手把林青打發走。

慕離看她一臉挫敗,笑著把她往自己跟前帶了帶。

林青看了幾分鐘,覺得自己漸漸看出門道,成就感十足,她趴在慕離肩上開始瞎指揮:「我看這個不錯,走這裡。」

以為是買衣服呢。

正到慕離落子,黑子在他修長指間遲遲沒有落定,林爸爸似有深意地提醒:「可想清楚了。」

林青仍不死心,跟來了勁兒似的推他的肩:「我可是一直看著呢,聽我的沒錯。」

「看得懂嗎?」慕離回頭看她。

林青對上他視線,也不知哪裡來的信心:「當然,我什麼都學得快,你又不是不知道。」

也真虧得她說得出口。

慕離朝她胸前若有若無掃視一眼,抿起薄唇勾起個弧:「是,什麼都學得快。」

林青瞅著他那眼神,立馬聽出他畫外音,往他肩上一拍:「說什麼呢你。」

「誇你還不行。」

林爸爸咳一聲,盯著棋盤催促:「這棋你們還下不下了?」

「當然下。」林青指著個地兒,早忘了是不是方才的那個,「就這裡,聽我的沒錯。」

男人將要落子。

「你讓她出主意?」林爸爸突然出聲,打斷慕離的動作,抬眼瞥向林青,「她可是個棋痴。」

一眼看出她指的這步明擺著胡鬧,男人也不說穿,把棋子落在她指定的位置。

「贏了。」對面,林爸爸把棋盤一推,這兩人誰也不看就直接走開,「吃飯。」

林青目瞪口呆,她一秒鐘前還挺有信心的,怎麼這就給玩輸了?

「還是爸棋藝精湛。」慕離捏了捏林青的臉,跟著起身。

「你怎麼不攔著我。*或*」林青還站那兒看著棋盤,左右端詳,她支的招挺好啊。

「攔著做什麼,反正也是輸,還不如你來攪個局給你老公挽回點面子。」慕離推著她往餐桌那邊走。

林青將信將疑。

一直等到八點檔電視劇播完一集,林青看著時間不早,回屋去拿衣服,林媽媽跟著過去說兩句話,慕離留在客廳。

林爸爸對他還是不愛搭理,但經過那局棋盤上的廝殺,氣氛緩和許多。慕離看林青出現在屋門口,正要起身,林爸爸突然開了口。

「你那會兒是故意輸給我。」

慕離挑眉:「不會。那盤棋再往後我肯定也是輸。」

「我還看不出,你就是為了滿足那丫頭。」林爸爸朝屋子看了眼,林青正抱著男人的外套往外走,橙橙跟在她旁邊點著腳丫子跳了幾下,想搶走外套屢次失敗。

林青拿掉橙橙的手,把他的小衣服丟過去。

橙橙撇著嘴往自己身上套。

慕離修長雙腿邁開,他直起身:「爸,我多說無用,時間能證明,她的選擇沒有錯。」

「五年前她也是這麼跟我說的。」林爸爸目光嚴厲,「希望,你現在真的能說到做到。」

慕離眸子輕眯,沒再開口,他高大身形走向林青,林爸爸又道:「你身上的毛衣是青青織的。」

慕離這倒是有些詫異,定住腳步:「是。」

「以前我也有過一件,她們倆織錯的地方都一模一樣。」

慕離無聲一笑,怪不得今天林爸爸盯著這毛衣看了好幾回,對他態度也比從前改善太多。

林青走到男人跟前,幫他把外套穿好,又裹了條深色圍巾,她纖細手指擺弄幾下,弄出個不俗氣的樣子。

「走。」林青伸手去牽橙橙。

橙橙也裹著條跟男人脖子里很像的圍巾,走到男人身側舉起手:「爹地,我們走。」

男人一手牽一個,林青也隨著他轉身:「爸媽,我們走了。」

林媽媽把他們送進電梯才回屋,林爸爸只草草掃了眼,後面沒再出聲。

「還慪著氣呢。」林媽媽坐過去,剝個桔子,分掉一大半塞進林爸爸手心,「橙橙都這麼大了。」

「那是青青偷偷生下來,要是當時我們也在。」提及這事林爸爸就情緒激動,他突然直起身差點把橘子扔掉。

「我們也在,怎麼了?」林媽媽不以為然,「你還能讓她打掉不成?」

這話,林爸爸自然說不出口。

他以前只顧忌,當年的事既然慕家有錯,難保日後不會重蹈覆轍,可他忘了看一看如今女兒是不是幸福。

倘若幸福呢?

林青抱著橙橙睡著了,一大一小睡臉像極,一顆腦袋歪進林青的懷裡,一顆腦袋被擱在男人肩頭。

慕離重新發動引擎,放緩了車速開回家。

小區附近的狗仔隨著另一波風聲被漸漸引開,最近似是已沒有任何其他動作。

又恢復平靜,路曉站在椅子上踮起腳尖,翻箱倒櫃找不到先前的體檢報告。

她只穿襪子,踩著椅子腳底打滑,剛瞧見個眼熟的件袋,還沒抽出,身體猛然晃動兩下后跌了下去。

腰都差點給折斷了。

路曉不擔心腰,護住了小腹。

手機響起,她一時也站不起身,這是凌安南專用的鈴聲,晚上十點他還沒回來,路曉漸漸習以為常。

她在柔軟地毯上挪了下腿,探出的手臂勉強夠得著**頭櫃。

響了十幾聲才接通,以為凌安南會等急,誰知那邊躁動的背jig音令人耳膜震痛。

「路曉。」凌安南的聲音在電話里根本聽不清,身後就是酒狂歡夜的火辣現場,dj恨不能將屋頂都噪翻天。

「我聽見了,你說。」路曉揉著吃痛的腳腕,看樣子是腫了。

凌安南從不拖泥帶水:「今晚不回去了。」

路曉哦了聲,不知道那邊聽見沒,電話里就只剩嘟嘟忙音。

她低頭看著掌心內的手機,上面匆匆閃過通話結束的字樣。

從什麼時候開始變的。

那天把她從公園帶回來,男人彷彿瞬間失去了興趣,沒幾天就開始夜不歸宿。

或許別人說都沒錯,他堂堂總裁縱橫風月場才是正道,怎麼能被個女人給拴住。

身體的疼痛感有所緩解,路曉扶著柜子直起雙腿,沒敢再踩椅子上去,只能等過段時間再說。

反正也睡不著,她洗了澡打開電視爬**,他從來只看財經頻道,她也跟著看習慣了。

身體睏乏,她很快睡著,屋內的燈還是亮的。

酒門口。

凌安南掛斷電話後走出酒,聲音完全隔絕在外。

他點支煙叼在嘴裡,頎長的身形斜倚路燈,吸了口,彈掉煙灰。

有人從身後拍他。

凌安南回頭,看清來人微蹙眉心,又轉過身重新倚著:「說。」

「真行,我說最近怎麼還是總有人提訂婚那事。」阿把一包東西按進凌安南懷裡,「你猜怎麼著。」

「趕緊的說。」凌安南不耐煩,照著阿踢了腳。

阿顧著躲閃,跳到一旁:「你自個做的孽,也別怪家裡那位正牌寶貝對你有意見。」

「能不能說人話。」凌安南聽見寶貝兩個人潭底一沉,把煙頭滅掉,三兩下拆開袋子。

他不信還能看出個天來。

可隨著視線下移,他目光一寸寸冷凍,看完后把幾張紙揉成一團塞進垃圾桶。

阿看著辛苦搞來的東西被丟,不心疼反倒忍不住揶揄:「扔了也沒用,原件在人手裡,我這只是個複印件。」

凌安南頭一遭沒把話堵回去。

阿看出不對,肩膀撞過去:「不會是真的。」

婚前協議這種玩意兒,凌安南也會簽?

凌安南沒回復,顛了顛袋子還挺沉:「還有什麼?」

「你家那位跟莫筱夕見面的照片,」阿頓住,給個緩衝時間,說話時看著凌安南的臉色,「還有,她前陣子去過醫院,看的是婦科。」

路燈從頭頂打下,映出半張陰沉俊臉,他面無表情,除此之外分辨不出任何情緒。

凌安南把照片取出,一張張耐心看完,他看得很慢,目光總是定格在照片上女人的側臉。

有時間跟莫筱夕見面,有時間去醫院,卻連告訴他一聲的時間都沒。

所以,就因為個所謂的協議,她可以連他們的感情都不要,背著他偷偷去檢查?

凌安南眯起的眸子,夾雜幾分深暗複雜。良久,他把東西拍進阿手中:「處理了,當我沒見過。」

「不是,你什麼意思?」阿目光從照片上隨意一瞥,「你要再不解釋,可就沒人能知道你前陣子剛出了事就把婚給退了,現在媒體們就等著你們結婚的消息呢。」

凌安南煩躁地扯掉領帶,跨進跑車:「讓他們等著!」

跑車急速開出幾公里,凌安南掏出手機,想撥通那個號碼又收回手,他指尖在屏幕點了幾下,調出條簡訊后確認刪除。

她要總想著走,捆也捆不住,鎖也不鎖牢,把心掏出來都不稀罕,還不如找個人隨便結婚省心。

到底誰欠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