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407章被算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07章被算計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簡訊內容是租房諮詢的回復,她不只是打算走,還要離開市。彩虹,一路有你!

之所以發到他手機,要追溯到他們搬進現在住的公寓之前,他防著她再次不告而別,讓她綁定的手機號全是他的。

雖然添不少麻煩,總好過一轉眼就不見蹤影。

現在,算是她提前給自己打聲招呼?

凌安南的嘴角勾起的弧略苦。

回到帝豪別館,傭人聽到外面停車的動靜就迎上去開了門,見男人高大身影出現,傭人接住外套:「凌少。」

這別墅他雖然許久沒住,傭人們仍每天照常打理,連花園都沒落下。

頭頂燈光不知怎麼今天尤其刺眼,凌安南心浮氣躁應了聲,邁開腿就往樓上走。

傭人拿著衣服跟上:「莫小姐今天來過了。」

凌安南上樓的腳步頓住,轉過身面色陰鷙:「她來做什麼。」

「送了些東西,說是回禮。」

「扔了。」

幾個傭人此時都在客廳,聞言面面相覷,看出他心情不好,一個個沒敢再開口說話。

凌安南洗完澡擦著頭髮走出浴室,看到衣服脫得到處都是也沒人收拾,他也忘了自己在哪兒,往**邊一坐搭起腿:「路曉,人呢?」

平時這種時候,有人就要推開陽台的門進來了。

沒人回應,凌安南這才反應過來,低咒一句把毛巾摔在**上,腰上只圍條浴巾出了房間。

正巧有傭人上樓,撞見這一幕趕緊避開,凌安南踢翻門口的花瓶:「還有沒有規矩,誰讓你們上來的。」

「對不起,凌少,我這就走。」得,這爺難得回來住幾天,還吃槍葯了,傭人也顧不上還要忙的活,下了樓沒再動靜。

凌安南一晚上睡得並不安穩,前半夜好不容易睡著,後半夜做了個,靠,**。

他是有多欲求不滿。

罪魁禍首卻沒給他打個電話關心慰問。

路曉也睡得並不踏實,雖然睡著,卻做個噩夢。

半夜似是聽到門鈴在響,路曉費力拉開眼帘,在屋裡看了幾圈才明白過來是電視里的聲音。

她按了遙控器丟在枕頭上,盯著窗外輾轉難眠。

沒多久又有人按響門鈴,路曉這才分辨出門外真的有人,她踩著棉拖去開門,由於多加一道反鎖,解鎖時一個念頭閃過。

「誰?」她踮腳透過小孔朝外看,門外一片漆黑。

「你男人。」門外是男人再熟悉不過的聲音,帶著濃重酒意,恐怕連站都站不穩,他手掌拍向門板加大力道。

路曉放鬆警惕,把門打開。

走廊的燈是熄滅的,她只看到眼前一道黑影頃刻壓下,有人用手帕捂住了她的嘴,她掙扎幾下被束縛起兩條胳膊,只剩雙腿能動彈。

沒看清來人,她視線漸漸模糊,因為麻醉藥而陷入昏迷。

路曉軟綿綿倒在了男人身上,男人托著她走進客廳,關掉錄音筆環視公寓,這裡比想象中環境還差,巴掌大的地兒,沒想到凌安南竟能受得了住這種地方。

男人低頭看一眼昏迷中的路曉,長得並不出眾,更稱不得標誌,頂多順眼外加身材不錯,就為了她放棄莫氏千金?

可笑。

男人把路曉抱進室,這房間一看就是用來**的,牆壁上掛著幅特大號相框,裡面那張照片倒算得上男才女貌。

路曉潛意識想抗拒這股陌生氣息,被放在**上時打翻了**頭燈,唯一的光源消失,彷彿眼前陡然失明,男人並不習慣,摸索了一陣才又打開另一盞燈。

「你?」路曉尚有微弱的意識,卻沒能睜開眼,身子被翻了過去。

她面朝下,呼吸困難,眉頭不由皺緊。

男人手裡動作不停,褪下她睡衣滑到腰際,看到她沐浴后的光潔皮膚,還有壓在被褥里隱約可見的渾圓。

一隻手順著她的腰線探了下去。

凌安南是被拉窗帘的聲音吵醒的。

他手臂向旁邊重重打去,沒撈到溫香軟玉,只有個冷冰冰的枕頭被按進懷裡蹂躪。

「路曉,你胸呢。」凌安南把枕頭當自個女人揉了半天,俊眉蹙起,他察覺手感不對,眯著眼翻個身,聽到窗前有動靜,看清后陡然炸毛,「誰讓你進來的。」

「你家傭人。」莫筱夕把窗戶推開,冷風猛地灌入。

凌安南視線驟冷,下**找條褲子蹬進去。這是他私人別墅,莫筱夕能隨便出入八成就是家裡老太婆授的權。

他一個頭兩個大,系著皮帶朝門外走。

「你就不問問我為什麼來找你。」莫筱夕盯著他背影,喉嚨如被棉花堵住。

從看到她到現在,他態度冷淡,她心裡也憋著氣,要怎麼才能讓他多看自己一眼?

凌安南頭也不回:「沒興趣。」

「那你對誰有興趣,路曉?」

「別讓我聽見你提她名字。」

莫筱夕,這才提步上前,她穿著高跟鞋,該有的聲音卻被地毯吸附,就這麼無聲無息走到凌安南身後:「你把她當個寶,可她背著你也不知道都做些什麼。」

凌安南不置一詞,他跟路曉鬧得再厲害,也不是旁人能說三道四,可現在他沒心思搭理這不期而至的女人。

他看向牆面時鐘,上午十點,路曉可真耐得住性子。氣歸氣,但他不可能真的放開手。

凌安南這麼想著,把莫筱夕拋在腦後,系著襯衣扣子就要下樓。

莫筱夕完全被無視存在,強忍惱意跟他走出房間:「你好幾天都晚上都沒回去住了。」

凌安南冷笑一聲:「你想管我?」

莫筱夕在他身後繼續說道:「你有沒有想過,她眼看你要跟我結婚,知道守不住了,已經在找下一個目標?」

「嘴巴放乾淨點。」男人停下腳步,回頭冷睨。

「我沒跟你開玩笑,因為那個目標牽涉到我,我不能坐視不管。」莫筱夕把手機遞給他,示意自己看,卻被凌安南毫不客氣推開。

「你找她麻煩的事我還沒跟你算,識相就自己滾出去。」

莫筱夕急了:「包括她和別人**,你也不想知道?」

這句話頗具衝擊力,凌安南終於正視她,眼底卻涌動某種駭人怒意:「你說誰和誰**?」

「沒聽清嗎?」莫筱夕走上前,「還是不信?」

凌安南自然不信,這種伎倆他不是沒見識過,此時只當莫筱夕發了瘋連這種話也敢說出口。

見他無動於衷,莫筱夕唇瓣微動,卻被他冷諷的話打斷:「你不會真的以為,當年我被逼著簽了個什麼協議,現在就能控制我跟誰結婚。」

當年他出國前被家裡逼著簽了個協議,無非讓他收心,誰能想到如今落在了莫筱夕手中被拿來當做籌碼。

莫筱夕仰起頭:「我看出來了,那份協議是不能,但我手裡有個東西想讓你看看,等看完你再這麼說也不遲。」

莫筱夕沒等凌安南再開口,便把手機放在他掌內,凌安南低頭隨意一瞥,以為能很快收回視線,卻因那個畫面挪不開眼。

他看過不少艷照,可沒想到,有天會看到自己女人的,而艷照的另一個主角還不是他。

那種窒息感,心口彷彿被某個鈍器狠狠重擊。

「怎麼樣,還當她是個寶嗎?」

凌安南把手機丟在地上,屏幕碎裂,連同那張不雅艷照四分五裂:「想玩這種把戲,至少也先把圖好。」

他雙手插兜轉身就走,步子卻無比沉重。

「是不是的你看不出嗎?我就是想,哪裡去找你女人那種照片。」莫筱夕的質疑戳進男人心底,「不信,你可以去問她,或者,直接調出監控錄像,看我哥有沒有進了她家的門。」

凌安南不聽她胡扯,撥通路曉手機,沒人接,又打家裡電話,還是如此。

「這個時間她大概還沒起**,畢竟,我哥才離開沒多久。」

話已至此,凌安南怎麼會猜不出,從頭到尾都是蓄意算計,只是被算計的不只是他,還有路曉。

男人勾了勾唇,看不出譏誚還是其他:「她再傻,也不會隨便給人開門。」

莫筱夕聳肩:「那可未必,如果是她邀請我哥去的,這門指不定開得多樂意。」

凌安南聽得出弦外之音,潭底驟起漩渦般的陰駭,抵著莫筱夕的脖子把她推到牆邊,聲音微變:「你到底想要做什麼,大可以全都沖著我來。」

莫筱夕迎上他目光,笑道:「我想和你結婚,之前做了那麼多你都不答應,可也沒想到她會**我哥。我聽說他們之前在ktv見過一面,當時就挺**的,竟真讓她得了逞。」

ktv?

他從未聽路曉說起。

「除了結婚,」凌安南做出妥協,「你的條件我可以答應。」

可莫筱夕只有一句話:「我只想要這個。」

「除了凌氏你還有很多選擇,就算真盯著我家,還有我大哥二哥。」

莫筱夕搖頭:「我喜歡你,想和你結婚,就這麼簡單。」她直言不諱,畢竟坦白心事,面色稍顯緋紅。

喜歡?

「呵。」男人薄唇只吐出個音節。

「就算不和我結婚,你還能和她繼續嗎?她跟我哥……你不會以為,拍出這種照片還能什麼都不發生。」

凌安南只當沒聽見,直接下了樓。

傭人瞧著他一早起來就臉色陰鷙,朝著大門顯然是要走的架勢,很有眼色將外套遞上去:「凌少,吃完早飯再出門。」

凌安南掃向一桌豐盛早餐,哪裡有食慾,此刻無比想念路曉的手藝。他冷睇去身後跟來的女人:「既然你們能隨便放個人進來,請她吃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