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408章不想結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08章不想結婚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路曉醒來,陽光透過窗戶打在臉上,有些刺眼,她動了動手指,渾身傳來壓抑無力的沉重感。

這種感覺並不陌生,她猛地睜開雙眼。

想起記憶中的最後一個畫面,暖氣四溢的房間也讓她發冷,路曉坐起身看向房間。

**單竟是嶄新的,衣服也被重新換過,看似一切正常,卻更像在極力掩飾什麼。她渾身酸軟,不容忽視的感覺,可最近原本就容易睏乏,她並不能百分百肯定。

唯一確定的,是有人冒充凌安南進入了公寓。

陌生男人,迷藥,她從**上醒來。

不需要再多的聯想,路曉臉色煞白。

手機猛然響起,鈴聲熟悉但她不敢接,她去浴室簡單清理,起初看不出是否發生過什麼,直到從鏡中發現胸前疑似**的痕。

路曉腦子一懵,不敢相信,又看到洗手台壓在剃鬚刀下面的支票,渾身然僵硬。她環顧,浴室顯然被另一個男人使用過,男士浴巾被隨便疊了下搭在架子上,還沒有干透。

她沒注意支票的數字,只看清那個簽名。打頭一個莫字,像跟針扎在心底,拔也拔不出,刺得無法呼吸。

莫筱夕這根針扎得還不夠狠,如今連她大哥都出面了,可她這樣再平凡不過的身份,何必這麼咄咄逼人。

路曉把浴室收拾乾淨,房間打理地井井有條,公寓內沒有任何刺眼跡象。做好這一切,她泡杯咖啡坐在沙發內,懷裡揣著抱枕沒有其他動作。

咖啡的溫度還能暖手,家門被輸入密碼后打開,凌安南衝進玄關,一眼看到沙發內的路曉。

她臉色蒼白。

玄關的柜子險些因他過猛的力道被推翻,路曉一聽就猜出他多半已經聽說了什麼。

「吃飯沒?」凌安南把買好的早餐放在茶几。

路曉喉嚨很堵,過了半晌卡出個字:「沒。」

「正好,陪我一起吃。」凌安南取來筷子,挨著路曉坐下,卻沒像往常一樣去摟她,他把封了口的豆漿杯扎開,還冒著熱氣,「昨晚談生意,今早又開會,可算餓死了。」

他以前哪裡吃過這些,路曉動容,卻搖了搖頭:「我吃不下。」

「生病了?」大掌探向她額頭。

路曉躲避,目光同他錯開,他的樣子,又像是毫不知情。

凌安南似是不介意,繼續搗騰早餐,他這個人連早餐都能買一二十樣,每一樣都往盤子里裝了份,雖然聞著味道真不喜歡,但路曉偏偏愛吃。

盤子被遞到路曉手中,她接住,遲遲沒有動筷子。

「凌安南,你不是一直把我當女朋友嗎?」半晌路曉突然開口,把盤子放回去,「女朋友總有分手的時候,所以我們」

啪的一聲,筷子被擲在茶几。

「結婚。」

「什麼?」路曉以為聽錯了,睜大雙目。

「結婚,不就不會分手了么。」凌安南抱住她,聲音就在耳邊吹著,「還有,我沒把你當女朋友,我說你是我女人,跟別人意思也不一樣,我當你是我老婆。」

路曉這才確定自己沒聽錯:「你不是要和莫筱夕結婚么。」

「誰說我跟她結婚?」凌安南下巴抵著她,氣息吐在她脖頸,他把話說明白,「你跟她見過面了,看過個什麼結婚協議的玩意兒,那是我二十歲出國前被家裡逼著簽的,沒什麼實際作用。」

是這樣么?

然而她卻晚了一步才知道:「你和她,現在還是訂婚關係。」

「訂婚一早取消了,莫家說要顧及莫筱夕顏面,讓先壓著,等合適時機再公開。」男人解釋,隨即冷笑一聲,脫口道,「沒想到是想用這種卑鄙手段。」

路曉聞言渾身戰慄,緊閉起眼帘:「你,知道了是么?」

「路曉。」凌安南聲音低沉壓抑,她的話無疑證實了那件事確實存在,男人抱得更用力,「這不會改變我的任何決定。」

不,一切都變了。

路曉推開他,看著他眸子,「凌安南,如果是因為內疚,你不用這樣。」

凌安南握緊拳,眼裡有懊悔和觸怒:「我是後悔,為什麼沒陪著你,我也想殺了他,但這和決定結婚沒關係。」

「我不想。」

凌安南沒想到她會反對:「你不想?」

「我不想結婚,真的,現在也累了。」路曉深吸口氣,「凌安南,如果可以。」

「我說過,不管怎樣都不會放手。」凌安南咬牙吐出幾個字,「我的意思是,不管發生任何事。」

路曉心口像被刺穿:「就算沒有今……」

她沒有繼續說話的餘地,唇瓣被狠狠吻住,他的吻很快變得溫柔如對待珍寶,不敢輕易探入。他吻得不深,小心翼翼,卻讓路曉心如被炭火反覆蒸烤。

已經走到這一步,還回得去嗎?

「不用急著回答。」男人的聲音在唇邊溢出,「只要知道我會陪你。」

她靠在凌安南懷裡,盯著茶几上冷掉的早點,眼眶彷彿濕潤。

雙溪花園。

林青把請柬放在梳妝台上,洗完澡跟慕離通了電話,等慕離從部隊回來正好能趕上戴澤結婚。

橙橙推開門溜進主,光著腳丫跑在毛茸地毯:「媽咪,我碎不著。」

林青掀開被子一角,歡迎他鑽進來。

橙橙把冰涼的腳丫貼在林青小腿上暖熱。

「橙橙,戴叔叔要結婚了。」

「結婚?」橙橙睜開眼睛,「和姐姐阿姨嗎?」

「是啊。」林青眉眼展笑,「橙橙開心嗎?」

橙橙點頭,高興地跟林青又說了好多話,很快話題就轉移到另一個方面去了,他開始琢磨小妹妹的事。

「媽咪,姐姐阿姨會生小妹妹嗎?」

林青失笑,沒想到小傢伙至今還惦記著:「會啊,不過你要跟阿姨講,阿姨才會生小妹妹。」

「那戴叔叔也會同意嗎?」橙橙有些睏倦,漸漸闔起眼帘。

「會的,戴叔叔也很想和阿姨生個小妹妹。」話音落下,林青撫摸兒子的睡顏,兩道英俊的小眉毛煞是好看。

他真的遺傳了男人的所有優點。

轉眼兩周過去,林青換**單時男人推開室的門,他從身後環住她:「回來了。」

林青停下手裡動作,摸摸他的臉:「長鬍子了都。」

鬍渣在她纖細的脖子上蹭了蹭。

婚禮比想象的場面更為盛大,兩家都是市有頭有臉的人物,自然隆重無比。

紅毯鋪開,氣球飛揚,婚宴上一派喜氣,林青掏出請柬,還未遞過去迎賓就比劃出請的手勢:「林小姐,這邊請。」

慕離摟住她腰的力道陡然加重,經過時冷睨迎賓一眼:「是慕太太。」

婚禮是傳統與西式結合,每個環節都按計劃順利進行,林青抱著橙橙看向婚宴焦點的男女主角,隨著高漲的氣氛鼓掌。

慕離抱起雙臂看著她,盯著那張洋溢笑容的小臉出神,他們初次見面也是這樣的場合。

「今天還想灌瓶白酒嗎?」男人不知何時湊到她耳畔,低魅笑著在她耳邊吹氣。

「灌白酒做什麼?」林青的視線從禮台挪開。

「讓我帶回家為所欲為。」

「爹地。」沒等林青回應,一隻腦袋湊到兩人中間,「你們在說什麼?」

「快看,阿姨要扔捧花了。」林青拉著橙橙的小手轉移他注意力。

任嬌將捧花扔出,不知被誰接到了,人群中一片歡騰,接住捧花的女子面容嬌羞被男友擁吻。

林青挽起唇,視線在空中同戴澤相遇。

她細看去,發現自己到了這一刻,已猜不到他的想法。戴澤對她對視,眼裡依舊溫潤含笑,隨即將視線落在新娘的身上。

新娘今天很美。

任嬌看到他對林青的態度,說不難受是假,在這樣的場合,哪怕再隆重熱鬧又能怎樣。

唯一該屬於她的男人,卻不愛她。

戴澤墨黑的眸子觸及她的眼底,她唇角苦澀,隨即挪開。

林青在賓客中看到兩抹熟悉身影,等戴澤和任嬌開始各桌敬酒,林青這才朝那邊指了指。

「路曉和凌安南也在。」

凌安南來的地方,路曉會出現並不奇怪,慕離抬眼,看到凌安南眼裡並無笑意,反而嚴肅緊張,摟著路曉自始至終沒有放開過。

路曉的表情也有些勉強僵硬,心事重重,臉色並不好看。

林青自然看得出他們舉止的不自然,很快收回視線,似是沒有上去打招呼的意思。

「不過去看看?」慕離拉住她的手。

林青搖頭:「不去了,要是路曉一個人在,我再過去。」

這樣的場合,跟凌安南搭話的自然也不在少數,但他沒心思,連應付都是草草了事。

這樣一來便喝了不少酒。

他以為這一步能跨過去,然而事實並沒有那麼簡單,他不知道該怎麼安慰路曉,有些話說了,又怕傷她的心。

路曉看他的樣子也不好受,按住他杯口:「別喝了。」

「路曉。」他酒氣很重,卻更加該死的清醒,湊過三額頭,喉間滾動沒有再開口。

如果他沒有連續幾晚不回家,或許不會發生那樣的事,不,絕對不會。

他自責不已,心疼卻無法挽回。

路曉只是在想,他們之間經歷那麼多阻礙都沒有放開手,卻不知怎麼,偏偏走到了今天這一步。

哪怕凌安南能接受這樣她,她自己也接受不了。

如果當時她沒有動搖,沒有故意讓他知道自己要走的心思,又會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