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409章禮物保證驚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09章禮物保證驚喜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新人走到桌前敬酒,任嬌穿一件旗袍盡顯身段,惹來不少羨艷目光。

有人舉著白酒瓶走上前,慕離按住杯口:「她不喝酒。」

「今天這日子,怎麼說也該破例喝一杯。」戴澤攜著任嬌走近,在他們身旁站定,任嬌跨在他手臂,只輕輕一搭。

慕離手沒動:「給她倒紅的。」

陪酒的是戴澤親戚,聞言朝他看去,戴澤使個眼色,那人立刻會意,開了瓶上等紅酒。

酒如流線傾入器皿,泛著精湛光芒,林青舉杯起身:「祝福你們。」

「謝謝。」任嬌仰頭將酒飲盡。

戴澤一同喝完,在慕離放下酒杯前擋住他動作,為他滿上,兩隻輕巧的杯沿碰撞。

慕離一飲而盡,將杯口翻轉:「早生貴子。」

「終於鬆口氣了,沒人再能把她從你身邊搶走了。」戴澤突然勾唇,看不出是否玩笑。

可他這話一說,氣氛不免尷尬,尤其是當著任嬌的面子,人正牌新娘還站在那兒,他卻全當空氣。

這要把她置於何地?

任嬌垂眼,怎麼說呢,雖然難受,但早就習以為常。習慣,有時真挺嚇人的,把她你所有的希望斬滅后,還能讓你平靜地接受這一切。

心痛不痛已經無所謂了。

戴澤側目,卻沒看她的臉色,眼角掃過林青,見她沒太大反應。

這種時候,林青斷然不能開口,她放在桌下的手掌被男人握住,瞬間有淡定的力量。

林青挽唇,同慕離對視。

「你想錯了,」慕離又看向戴澤,「在我眼裡,一直沒把你當成對手。」

這個理由,他們心裡都明白,有競爭才成對手,林青的心從沒在戴澤身上停留過,他們之間所謂的爭奪,從一開始結果就註定了。

橙橙原本專心玩酒杯,這時去拉任嬌的手指:「早生貴子的意思是要生小寶寶嗎?」

任嬌揚起唇:「是的。」

橙橙星眸點綴燦爛:「那,阿姨要生小妹妹哦。」

任嬌聞言,沒有看向戴澤,眉眼含笑,她摸摸橙橙的小臉:「你也喜歡小妹妹嗎?阿姨也喜歡。」

「阿姨酷酷噠。」

林青心想他們或許已經有譜,據她所知,兩人已**不少日子,又都是這個如狼似虎的年紀,有些事自然而然就該發生了。

好在橙橙及時出聲,剛才只當個小插曲,等兩人去了下一桌,林青才想起件事,她摸向身旁的包:「等結束了再把禮物給他們。」

慕離從橙橙手心拿走果汁:「還要親自給嗎?放禮台就行了。」

林青看那兩人忙得脫不開身,也不知要等到何時,後來還是同意了男人的提議。

慕離才從部隊回來,這回又去得久,十天半個月都沒見了,兩人跟小別勝新婚似的,到現在還粘得不行,一筷子下去夾的菜都是對方愛吃的。

等盤子滿得裝不下,林青突然笑出聲,擱下筷子抱住男人胳膊:「別夾了,都滿了。」

慕離在她盤子上最後扣了個扇貝,滿意看看傑作,說是藝術,也沒見過這麼抽象的。

他把林青腦袋按在肩膀,能嗅到淡淡酒香,低頭湊到她唇邊吻住。

畢竟人多,這個吻淺嘗輒止,捲走她舌尖的味道,他手指壓住她的唇:「晚上回去再夾。」

「什麼?」林青沒聽清,被旁邊經過的人嗓門給蓋住了大半,她不由揚聲。

「晚上回去。」男人咬住她耳垂,說出後面兩個字,林青照著他後背重重拍下去。

「說什麼呢。」

「我以為你愛聽。」

「誰愛聽。」

林青身子坐端正,要多正經有多正經,她可不會跟男人同流合污。她這會兒餓了,胃口大開,可拿起筷子不知道從何處下手。

盤子里堆成座小山,還能吃么?

「什麼愛聽?」橙橙已經練成自動忽略爹媽親熱膩味的技能,這才湊過去,「橙橙也要聽。」

「沒你事,」男人把他腦袋轉向餐桌,「吃你的飯。」

橙橙抱著碗,好吃的都快吃完了,他瞅瞅媽咪的盤子,小手伸過去

男人大掌橫在中間,攔路虎般擋住他偷吃的意圖。

橙橙不樂意,揚起小臉:「為什麼媽咪盤子里的比我多,我也要吃。」

「她是我老婆。」男人在橙橙的碗里放了只沒有剝的蝦,「你要想吃,就也找個老婆去。」

簡直不能好好玩耍了,橙橙把碗里的飯吃完,從男人身上滑下去,跟幾個同齡小孩很快混熟。他們在不遠處湊成一團,林青看著那抹身影眯起眼角。

慕離手機進了條簡訊,他掃一眼就收回去,斂起上揚的唇角:「明天還要回部隊。」

「又走?」林青聽到這話,驚訝不已,不由拔高了聲音。

見四周有人看向這邊,她捂住嘴往旁邊瞥,瞄了幾眼被男人攥住下巴。

林青不得不同他對視,見他拉開眼角藏著笑意:「慕太太,是不是又捨不得了。」

「你最近這麼忙,注意身體。」林青摸向下巴,這段時間他們聚少離多,男人在家連頓正經飯都吃不上,可她也不能攔著,心裡不免鬱悶,「這次又要走兩星期嗎?」

「說不準。」

「你生日快到了,別忘了。」林青換個話題,湊到男人耳邊,故意吊足他的胃口小聲道,「我給你準備了禮物,用心準備的,保證驚喜。」

男人挑眉,黑眸一眯:「禮物,和我想的那個一樣嗎?」

林青氣急敗壞把他靠近的肩膀推開:「完全不一樣。」

看她的樣子,男人又覺得好笑。

他最近,其實……

還未深想,林青在他胳膊上捏了幾下:「最近在好好吃藥嗎?」

就知道她會問起,可這個問題的答案,況穩定了,還是徹底沒事。

他大部分時間都在治療,目前來看,已經能控制住身體。

林青不知男人所想,靠在他胸前,聲音也軟了下來:「你要想看那個禮物,記得早點回來。」

男人的大掌撫向她肩頭,拇指順著肩線來回輕揉。

任嬌舉止大方得體,有人調侃便一一圓過去,今天是結婚這麼喜慶的日子,不會有人真的為難,大家都是一笑而過。

戴澤敬完酒帶她走向另一側,看著此情此景,興許是此時瀰漫香氣的氛圍襯托,心裡竟沒有了先前的排斥和疲憊。

他們沒能逃開雙方家庭的安排,亦或是,倦了,累了,不想再逃開。

隨緣,又何嘗不是另一種開始?他過去的所有執著,似乎都沒有了繼續的理由。

敬一圈下來,任嬌回到休息室揉著腳腕,這雙高跟鞋跟太細太尖,簡直能要了小命,穿著這玩意兒既要穩當又要跟上戴澤的步子,她兩條小腿都快折斷。

可戴澤顯然不曾注意,也不會把心思放在她這兩條在身後緊追不捨的腿上。

趁著這個空當,任母推開休息室的門,見任嬌獨自一人在那兒坐著,屋內掃視一周,她放下酒杯走了過去:「累了嗎?」

任嬌抿起嘴角:「不累。」

她累不累,當媽的一眼就能看出,任母坐在她旁邊,拉住她的手:「結了婚就和以前都不一樣了,以後說話做事都要小心,知道嗎?」

任嬌點頭,聽任母又囑咐些別的話,雖然都是先前交代過,但總歸不能徹底放心。她能看不出任嬌不願意嗎?但兩家利益為重,聯姻,是最好的選擇。

說白了,就算今天不是戴澤,明天也會是其他人。

這道理任嬌自然懂得,否則也不會如此順從,任母沒坐多久,任嬌想起件事,張了張嘴還沒發出聲音,戴澤推門而入。

他沒想到丈母娘也在,語氣微冷,態度一般:「來休息也不打個招呼。」找了半天,不知道的還以為把新娘給丟了。

任嬌扭頭看去,臉上有些尷尬:「我剛過來,沒打算呆多久。」

「至少跟我說一聲。」

戴澤端著酒杯,一手落在門把,剪裁得體的西裝襯得英俊有型。這個男人的出挑,往那兒一站,想無視也不行,何況是今天這樣的日子,眾人矚目的焦點。

兩個主角不見蹤影,沒多久外面那些愛起鬨的恐怕就得滿世界找人。

「行了,你們休息會兒,我先出去。」任母再看一眼任嬌,起身往外走。

經過時,戴澤尊敬喊了聲:「媽。」

「辛苦了。」任母點頭,出去時帶上了門。

為了襯託身材的姣好,任嬌這身旗袍是一寸布料都不肯多用,走路連呼吸都得小心謹慎。她這會兒規矩坐著,挺直了脊背不敢亂動,生怕走光。

戴澤倚著門板:「走,外面都還等著。」

「我想休息會兒。」任嬌也沒提近乎腫了的腳腕,垂眼,扯扯分叉至大腿的旗袍。

戴澤沒有強求,也坐進沙發內,酒杯在指間轉動,甘醇的紅色液體泛起瀲色澤。

「原來你喜歡女孩。」他突然開口,沒來由的,「可我看,你也很喜歡橙橙。」

「男孩女孩其實都很好。」任嬌沒想到他會突然談這個話題,一時間難以適應,隨口附和。

「是嗎?」戴澤揚眉,很快又恢復如常,「挺好打發。」

打發?

合著把她當小貓小狗了。

可突然沒有了箭弩拔張的對抗,空氣靜謐,任嬌反倒不習慣了。兩個人沉默了會兒,誰也沒有先開口的意思,任嬌口乾舌燥,突然站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