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410章他還會碰你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10章他還會碰你嗎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她起得急,忘了腳上那雙坑貨細高跟,以為要崴到腳,可還沒完全站直就被一隻手撈了回去。

順著那股強有力的力道,她跌進戴澤懷裡,很冷的懷抱,散發著說不清熟悉還是陌生的氣息。

他手臂自然搭在她腰上,俊顏在眼底放大,任嬌雙手一推,立刻同他分開。

「躲什麼,你現在是我法律上的老婆。」

法律上,而不是內心裡,不是實際上。

任嬌整理妝容,故作鎮定,這回站得很穩:「他們要等急了,快出去。」她說著往門口走。

「你還沒準備好接受這個身份嗎?」戴澤拉住她的手,讓她不得已折回兩步。

「我早就接受了。」任嬌感受到他手掌的溫度,恍然發覺他們從未真正牽過手,這算什麼,因為不得不結婚而對她的安撫?

還是,想讓她嘗到點甜頭,以後好繼續折磨她?

不管怎樣,任嬌都下定決心,不會再被這個男人隨便掌控了情緒。她理清思路,沒有接受戴澤突如其來的好意。

「你這樣逃避,我看不出所謂的接受。」戴澤跟著起身,走到門口時搶先跨出一步,單手按在了將要打開的門板。

任嬌一轉頭就看到他壓下的身形,幾乎擋住眼前所有的視線。

他不容置疑,封住了她的唇。

等戴澤推門離開,任嬌才回過神,她妝容有些凌亂,只聽到他最後那句話:「等你什麼時候接吻不會臉紅緊張,才是真的接受了這個事實。」

差點失去邁出雙腿的力氣,她看著戴澤筆挺的背影。

層層疊起的香檳映出婚宴的奢華,巨大熒幕播放著兩位新人相識以來的畫面,這種時刻容不得人悲傷。

侍應生把切好的蛋糕給每位來賓奉上,美好祝福誕生的幸福,每個人都分一杯羹嘗。

路曉吃不下多少東西,她又一次抬頭,看到凌安南還在喝酒。

她不能說出離開,現在倘若消失,真的怕他做出什麼瘋狂舉動。

可留下呢?

雖然凌安南從沒提過,但她後來看到新聞,凌氏終止了所有同莫氏的合作項目,不計任何損失。

當天,股價就跌停。

路曉捫心自問,這是她想看到的嗎?

凌安南在蛋糕上挖掉一小塊,把叉子送到她唇邊:「吃一點。」

他口吻帶著請求,竟是從未有過的,路曉忍著胃裡的不適,張了張嘴。

露天場合的好處,就是人們的目光更加開闊,也會減少對身旁人的注意。觥籌交錯之間,視野內傳遞的一派喜氣洋洋,熱烈交談的人更難看到其他畫面。

路曉撫胸,從剛才起就開始想吐。

她找個借口離開這種場合:「我去趟洗手間。」

凌安南抓住她的手掌,跟著就要起身。路曉搖頭推開:「我自己去,你一個大男人,在那兒等著多不好看。」

路曉走上台階,凌安南被生意場的合作人攔住喝了杯,朝那邊看去一眼,不放心還是跟了過去。

耳邊沒有嘈雜喧囂,心情隨之沉落後不再那麼壓抑,路曉掬把冷水拍向面頰,溫和的水流一點都不刺激。

她閉起眸子,深深呼吸。

直到現在還是無法相信,有些事情真的發生過,但偏偏真相就那麼殘忍。

有人推開隔間的門,走到洗手台旁,路曉雙手覆面並未睜眼。

耳邊傳來翻包的動靜,水流聲,以及一聲輕淺的驚呼。

路曉睜開眼帘,鏡中入目的是莫筱夕正摘掉手錶的動作,手錶沾了洗手液,正要取下來清洗乾淨。

莫筱夕察覺視線后抬起頭,看到是她,面露詫異:「是你?」

路曉不語,莫筱夕打量她一番,脫口而出:「你們還在一起?」

「我們在一起。」路曉嗓音沙啞,說出這句話心裡卻沒有丁點寬慰,反而苦澀,她扯了扯嘴角,「你很失望。」

莫筱夕手一抖,那塊精緻手錶的鏈子滑過手腕,清脆一聲掉在了路曉腳邊。

路曉把手錶撿起,匆匆一瞥看到錶盤背面有刻字,像是個字母。她把手錶放在洗手台,這一彎腰並不覺得是低人一等,只是與人方便罷了。

「謝謝。」莫筱夕儘管也這麼想,但還是有些不自在,說到底,她只是不想放棄凌安南。

女人心狠起來可以不要命,可同樣身為女人,又不免被悲傷的感染情緒。

莫筱夕這恍惚之間,路曉已經把擦拭的紙巾揉成一團丟進垃圾桶,這就要走。

「路曉。」莫筱夕不想放過大好機會,收起那些猶豫不決,在身後喊住她,「我想和你談談。」

路曉看到莫家的人就反胃,莫筱夕的大哥,連那種事都做得出,還算人嗎?

可這些話路曉也不會說出口,她只打算快點讓眼前這人消失,圖個清靜。

莫筱夕從後面拉住路曉手腕,語出試探:「那件事,凌安南都知道了?」

路曉轉過身,看到莫筱夕眼裡渴望又閃避的神情,連冷笑都笑不出。

她會遭遇那些,目的是什麼,她和凌安南心裡都跟明鏡似的,無非想讓他們徹底分手。她的確有過那個念頭,或者說,很早以前就冒出過,可倘若那時還有機會,經過這件事,凌安南卻抓得更緊。

這是誰都沒有料想到的,包括路曉自己。

「還有事嗎?」路曉推開那隻手,一刻也不想停留。

「他竟然能忍。可你既然不想放棄他,為什麼又和我哥?」莫筱夕開口責問,她事先也想不到會在這裡撞見路曉,只想著說什麼都要絆住她,「我們莫家也不是誰都能隨便玩玩的。」

玩玩。

這兩個字,刺得路曉心口生疼,在他們有錢人眼裡,不過是一場損人利已的遊戲而已,可如今,顛倒事實推到她頭上又算什麼?

她從來不想參與其中。

路曉盯著莫筱夕的臉,她臉色發白,垂在身側的手掌握起拳。

那件事莫筱夕從頭到尾都知道的清清楚楚,可她不這麼說,就不能拖延時間,要讓他們分開,就必須把話說絕說透,凌安南不放手,就只能從路曉開刀。

同為女人,她知道發生這種事,兩個人是不可能再回到從前的親密,總有一方會被無形的壓力壓得喘不過氣。

「你破壞我和凌安南的婚事,又和我哥牽扯不清,你知不知道這話傳出去,凌安南要被人笑死。」莫筱夕指尖在口袋裡動了動,發出一條簡訊,又看向路曉,「他為了你放棄那麼多,到頭來,卻被你戴了綠帽子,你讓別人怎麼看他?」

「我,破壞你們?」路曉渾身發冷,雖然顛倒黑白,但某種意義上來講,莫筱夕說的並沒有錯。

「你真的以為男人能忍受,自己的女人被別的人碰?」莫筱夕字字戳心,「你太天真了,凌安南那樣高傲的男人,遇到這樣的事哪怕承諾會對你負責,可他以後還會碰你嗎?」

路曉的唇瓣輕顫,只把拳握得更緊。

「你要真愛他,就該想清楚,為什麼從你出現,他就和家裡鬧翻,現在連凌家的門都進不去,還要因為你承受旁人非議。」

「夠了,你他媽有完沒完。」一道身影咻地闖入,男人完全不顧這裡是女洗手間,衝到路曉身邊把她摟在懷裡,一把推向莫筱夕肩膀。

莫筱夕心裡一沉,來人竟然是凌安南。

男人從宴席脫身,剛走到洗手間外就聽見裡面說話聲,起初聲音不大路曉又不開口,他無法判斷,直到剛才那句才聽得真切。

敢威脅他女人,都活膩歪了。

莫筱夕見狀,不知方才的話被聽到多少,她心裡一橫:「我說的都是事實,她和我哥那樣做,你不在乎嗎?」

她輕易就說出口的,是路曉不敢問的。

沒有男人會不在意。

在路曉那天醒來到現在,完全是依靠男人的力量支撐。如果他放手,他們就會徹底結束。

凌安南沒有回答,與其說不知怎麼開口,不如說懶得搭理,他把外套披在路曉肩膀,扶著她走出洗手間。

有女賓正好迎面走來,撞見兩人相攜而出的這一幕,還以為是走錯了地方,看看標識才滿臉詫異走了進去。

凌安南拉住路曉,雙手冷得嚇人,他把她的手掌裹住暖了暖:「回家,這邊差不多也結束了。」

路曉沒有反對。

剛要離開走廊,一個男人擋在兩人面前,低頭看向路曉時勾了勾唇,聲音是路曉並不熟悉的,那張臉,卻有幾分印象。

那男人,不就是……

她臉色唰得慘白。

凌安南把路曉擋在身後,這又沒別的路離開,他臉色驟冷:「讓讓。」

莫少笑道:「一日夫妻百日恩,路曉,你這麼冷淡,也太無情了。」

凌安南眼裡有怒意,將男人揮開:「誰跟你夫妻。」

「你身後的女人,我和她好歹睡了一晚,怎麼現在連說句話都不行?」

「你認錯人了。」

莫少上前,擋住兩人去路,他伸出的手臂,更是橫在路曉胸前,路曉如驚弓之鳥往後退了步:「認沒認錯我還是知道的,路曉,我可是連你身上哪有胎記都記得清楚,不然,我可以和你對證對證。」

「**。」路曉的口中只逸出兩個字,聲音顫抖。

她越緊張,莫少笑的愈發肆意。

「還沒人這麼說過我,不過我的確些**的事,可你不也挺享受嗎?你那晚,還滿意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