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411章變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11章變故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閉嘴。」凌安南額角青筋暴起。

莫少的話,彷彿試圖喚起路曉關於那晚的記憶,可當時她陷入昏迷,毫無意識,連事情如何發生都不知。

路曉抬起頭,看向那雙眼睛,眼底流露恨意。

「凌少,坦白說,我們都是玩過來的,你好哪一口我也有所耳聞。」莫少笑了聲,「聽說你只玩乾淨的,對女人要求一向很高。」

他並未把話說透,只是目光在路曉身上不斷流連,其中深意不言則明。

路曉胃裡一陣噁心,恐怕是吃了那口奶油,難以消化,又被這兄妹倆輪番攻擊,心裡煩悶。

她撫胸嘔了聲,聲音不大,卻引起兩人注意。

凌安南潭底一沉,護住路曉后折身要走:「我們回去。」

莫少的聲音卻從身後響起,像一道牆擋住兩人面前:「你不會是懷孕了。」

路曉雙肩驀地一顫,緊咬唇瓣。

莫少走到她身側,肆無忌憚地勾起唇,垂眼睨著臉色蒼白的路曉,話,卻是不留餘地:「讓我想想,那次幾號來著?對了,我做的時候沒有戴套,或許,你懷的還是我的。」

「滾。」凌安南眉頭緊蹙,忍無可忍,「你再出現在她面前,明天,就看著莫氏消失。」

「我相信你能做到,以你的能力,別說莫氏,整個市都不在話下。」莫少給兩人讓出條道,「只是,你能找回她的清白嗎?」

「說你**都是高抬你了。」路曉的掌心印了一排指甲印,深得快要溢出血,「可我就是懷孕,孩子也不可能你的,這件事,你心裡還不清楚嗎?」

莫少臉色微變:「你這話,我倒是聽不懂了。」

路曉沒再多說一個字,她本意,是想把他們之間撇得乾淨,至於懷孕,她知道並沒有,才有底氣說出這句話。

凌安南撞開莫少的肩,擁著路曉離開了婚宴現場,別人的婚禮,他本來就沒心情參加。

可路曉總不能大門不出二門不邁,關在家裡更憋得難受,這才帶她出來透氣,誰能想到會單獨撞上這對兄妹。

莫筱夕趕到時兩人已走遠,莫少看著不爭氣的妹妹,心裡有氣,卻也沒有開口責怪。

林青期間多看幾眼,始終沒能找到同路曉說話的機會,兩人此時從面前匆匆走過,她打個招呼,似乎誰也沒看到她。

林青瞅著兩張臉都是心事極深,沒有往日說笑的輕鬆氣氛,凌安南面色凝重,她沒再喚起他們的注意。

她走到慕離身後,一雙手輕輕圈住。

入夜。

林青站在體稱上,不敢相信看到的數字。

「多重?」慕離從陽台回來,掃她一眼便去浴室沖澡。

林青泄氣坐在**沿,等男人出來還保持同一個姿勢,眼前壓下道陰影,她抬起頭:「我要絕食。」

「絕食減不了的,你需要多運動。」慕離托著她腋窩撈**,沒等她蓋上被子手指就挑去,帶子只在腰間隨意打個結,一碰就開,他滿意湊過去,撲倒。

林青在他腰上推了一把,翻個身坐起:「晚上吃太多,不易運動。」

男人手掌托著頭側,指尖輕點:「那你想做什麼?」

「有沒有好看的電影,現在時間還早。」林青爬過去把電視打開。

這個提議,男人到是出乎意料配合,朝她勾了勾手指。

林青不疑有他,把遙控的使用權交到男人手中,他平時只看軍事頻道,莫不是還偷偷研究過近期播放的電影?

兩人分離許久,此時她小臉期待,只留個散漫光線的壁燈,靠在男人肩膀。

慕離按著遙控不停換台,每個台停留不到一秒,林青的細眉越皺越緊,這是看電視呢還是玩換台遊戲呢。

「不想看就睡。」等他又換幾個,林青確認無疑,這就是他想著法子氣她,她翻個身躺在一旁去,把被子拉到眉毛上面。

隔著被子腰際被推了推,力道很輕,男人湊到她耳邊吹著氣,撥撩得很:「不是要看電影嗎?快點起來。」

「不看了。」她聲音也悶得很。

「才九點,你睡得著嗎?」慕離把被子掀開,見她露出顆腦袋,她洗完澡頭髮還濕漉漉的,這麼睡也不怕著涼。

反正,他今天肯定不會輕易放過她。

「睡得著,怎麼睡不著,你不在家,我都是這個點睡的。」

男人失笑:「剛才誰吵著看電影呢?」

「你。」

「行行,這有個不錯的片子,你最喜歡的愛情片,不看,這可是你說的。」

他把聲音調得很小,林青隔著被子也聽不清,這麼一說心裡挺癢。愛情片,她其實挺好奇,本來也是打算跟他小浪漫一把的。

林青撐起身,拉下被角瞄去一眼,這一眼,可把她給看懵了。

「怎麼樣,是不是挺期待?」不等她開口,男人把她從被子里拎出來,手臂一撈勾進懷裡,陪她欣賞所謂的愛情片。

屏幕上,成人頻道的限制級畫面令人目不暇接。

「你才期待。」林青把枕頭抽出照著他身上仍,卻被男人擋住后按會她胸前,正壓住她露出的柔軟處。

「別鬧了,我難得在家。」他又一撈,這回林青沒再掙扎。

這句話,何嘗不是她想說的。

她乖乖枕著男人肩膀,起初還看進去些,沒多久她就只能看晃動的天花板。朦朧的空氣中像是飄散開淡淡迷霧般,令人心神沉醉。

白天出門,她累得不行,可他照樣能折騰。到了後半夜林青實在睜不開眼,男人這才把她放過。

翌日,慕離到晚上才準備回部隊,白天就帶著老婆兒子回家一趟。

來之前他提前往家裡打了電話,由於最近很少回來,沈玉荷吩咐廚房準備一桌子豐盛菜肴。等開飯了慕離才說,下周或許回不來,這就算提前把生日過了,也省得家裡再惦記。

沈玉荷放下筷子,打算去廚房親自做碗面,慕離按住她的手背:「媽,別麻煩了,吃飯。」

沈玉荷目光流露出掩飾不了的遺憾,坐回餐桌,慕永浩不在家,她滿腹心事的樣子逃不出慕離的眼。

「爸呢?」

「幾個老戰友來找,出去吃飯了。」

一頓飯的時間,管家幾次接了電話湊到沈玉荷身旁低聲說些什麼,沈玉荷臉色漸漸陰鬱,等管家離開,她又勉強恢復些神色。

起初還說得過去,到了快吃完飯還是這樣,慕離又抬眼:「媽,到底出什麼事了。」

恐怕是再也瞞不住,沈玉荷失了食慾:「你爸的事,等吃完飯再說。」

飯後,林青帶橙橙去榨果汁,走到半路被沈玉荷喊住,管家接手把橙橙牽走,這樣子必定是有事了,林青回到沙發旁,坐在慕離身邊。

慕離拉住她的手,在她手背來回摩挲,這才開口:「媽,爸出什麼事了,說。」

沈玉荷沒說話,只把一份體檢報告交到慕離手中。

慕離翻著看了幾頁,臉色驟變。

「什麼時候?」

「前些年你爸心臟不好,但一直都藥物控制著,這段時間突然身體不適。也就幾天光景,現在軍區醫院躺著,先前以為和往常一樣沒有大礙,就沒告訴你,可這次醫生說,情況並不樂觀。」沈玉荷說不下去,喉間哽住,病來如山倒,誰能想到曾經隻手遮天的男人,會有突然倒下的一天?

不過都是血肉之軀,生老病死,誰也擋不住。

「把爸接回來。」慕離把體檢報告放在一旁,眉頭緊蹙,「我們也回來住。」

把慕永浩接回慕宅,安排了一批醫護人員,慕離又跟軍區幾位德高望重的主任詳細諮詢,談話結果並不如願,他們攤開手,只能說已經儘力了。

沈玉荷像是被抽掉所有生氣,每天陪在**前,茶飯不思,不到一周就瘦的不成樣子。

林青帶橙橙搬來,慕離要回部隊,只能把事情先交吩咐下去。一時間,全家上下都戰戰兢兢,府邸充斥壓抑氣息。

這時,沒有人有功夫想其他事,只祈禱一家之主能平安多過一天。

大夫照例做完檢查,交代幾句起身要走,到了門口沈玉荷把他攔住:「你跟我說實話,到底,他還有多久時間?」

兩人交情不菲,這時也沒必要隱瞞了:「現在只能拖一天是一天。」

「沒別的辦法嗎?」

「除非有合適的心臟。」大夫說完,又搖頭否決自己的建議,「可照現在情況來看,就算等到,也未必來得及了。」

也就是說,是個死結。

「他和你交情一向好,以後還要勞你費心了。」

沈玉荷把兩盒上等的補塞給大夫,大夫當即推辭:「多陪陪老慕,能幫的,我一定會幫。」

林青看沈玉荷面容憔悴,也就幾天光景,彷彿老了幾歲,她熬了湯端到門口,敲開門:「媽,吃點東西,您已經幾天沒好好吃飯了。」

沈玉荷並無食慾,但見是她辛苦熬的雞湯,便讓放了進去。

慕永浩傍晚醒來,卻不見任何好轉,沈玉荷扶他坐起身靠在**頭,儘管抹去眼淚,眼眶的通紅是遮不住的。

「別瞞著了,我的身體自己還不知道嗎?」他看眼天色,知道一天又將過去。

沈玉荷強忍著沒哭,言語里一個勁寬慰,不知是在安撫他,還是麻痹自己。

「玉荷。」慕永浩咳嗽幾聲,沈玉荷手忙腳亂去給他喂葯,喝完葯,他呼吸順暢些才又道,「對不起。」

這三個字,沈玉荷只當是他對此時此刻的歉疚,卻不知還有另一層意思,但當她明白的時候,還能找誰怨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