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412章比兒子招人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12章比兒子招人愛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直到慕離回來那天,情況依然不見好轉。

臨近傍晚,管家送客人下樓,林青認得那名中年男子,是慕永浩的老戰友。

他同沈玉荷在客廳又說了會兒話,安慰一番,並未久留便離開了。

過了會兒管家從廚房出來,走到沈玉荷身旁:「夫人,該吃飯了。」

「先放著。」沈玉荷沒有食慾,起身上樓。

林青從沙發內站起,走出幾步,管家見她也沒有用餐的意思,跟了上去:「少奶奶,您也先吃點東西,夫人這樣子,平時也只有老爺能勸得動。」

「一會兒就過去。」林青聞言不再堅持,她本意去勸沈玉荷多少吃點,可眼看著,她的話不會有多大作用。

至少,慕離不在家這段日子,沈玉荷並未為難,對她而言已算得上難得。

這頓飯只剩一人吃,林青也沒吃幾口,飯後她直接上樓,經過一個房間,門半掩著,裡面的身影隱約是沈玉荷的。

這個房間平時很少有人使用,林青停步,透過拉開的門縫能看清裡面情形。

沈玉荷跪拜於香案前,掌心相貼,虔誠上了炷香,雙目久久閉合。

她嘴裡念誦佛經,香爐升起裊裊煙霧,像是要將她所有惶惶不安完全洗滌。林青看著她祈禱的模樣,沒有打擾。

正要悄聲離開,沈玉荷聽到門外聲音,睜開雙目后示意林青留下。等她出來,又看了裡面一眼,這才朝林青看去:「吃飯了嗎?」

林青張了張口想回答,想到沈玉荷還沒吃,便道:「陪您下去吃點。」

沈玉荷看出她眼裡的猶豫,也沒再多問,點了點頭:「行。」

林青陪著回到餐桌,管家趕緊招呼把飯重新準備好,這頓飯,沈玉荷才勉強吃了些。

林青幾乎沒動筷子,沈玉荷不知是否看到,視線掃過沒有說什麼,只抬頭看了一眼。

管家見狀,把燉好的鴿子湯端上,給林青也盛了碗:「少奶奶,您剛才吃的也不多,喝點湯,剛做好的。」

「謝謝。」吃不下飯,湯多少能喝得下去,沈玉荷突然抬眼睇向她,她更不能推辭,接住喝了小半碗。

胃被暖熱,渾身傳遞溫馨的舒暢感。

吃過飯沈玉荷讓林青陪她一同上樓,林青跟在身後,室的門被推開,撲面而來是沉重的壓抑,連空氣都跟著靜默沉寂。

看著**上熟睡中的男人,沈玉荷眼眶微紅,幾十年光陰,兩人在這裡留下多少記憶,身邊突然要少了那個人,連同那顆心也將變得空洞,整個世界,突然坍塌般令人措手不及。

沈玉荷走近幾步,慕永浩沒有要醒來的跡象,她看向**頭櫃的照片。

照片上,慕永浩身著軍裝,她與他並肩而立,嘴角的笑容彷彿定格在那個瞬間。

沈玉荷不再像從前那般面容精緻,能看到眼角衰老的皺紋,她在**邊坐下,過了半晌朝林青看去:「去,你也忙了一天。」

「媽。」有些話堵在嗓子里,說出也無法改變事實,想安慰又顯得空洞乏力,林青頓了頓,點頭,「您早點休息。」

她關上門,把所有的情緒也重重關在另一端。

林青雙手背在牆面,盯著某處出神,完全沒意士拷,腰上忽然多了一道力量,擁著她驟然騰空,她很快落地,定神才看清男人那張俊臉。

「回來了。」她精神不好,聲音聽起來疲憊。

慕離沉聲:「爸怎麼樣?」

林青抿起唇角,看一眼主的方向,收回視線同男人對視:「醫院那邊還沒有合適的心臟。」

掐一把她的腰,細了不少,慕離貼在她頸間:「這幾天累壞。」

「媽這幾天幾乎沒吃什麼東西,剛才也吃的不多。」林青心裡只惦記著這個,倒是沒注意自己也瘦了一圈,「我怕這樣下去,她的身體先熬壞了。」

慕離輕拍她的肩,「我去看看。」他牽著林青,林青在他轉身時按住他手背,她搖了搖頭沒有跟上。

慕離徑自走去。

林青看他進了房間,便獨自往室走,司機已經把橙橙從幼兒園接回來,今天放學晚,路上又堵車,橙橙背著小書包站在房門口,朝林青招手:「媽咪,爺爺醒過來了嗎?」

林青走上去幾步把橙橙抱起,帶他回到房間,親了親他的小臉:「醒來了,還問橙橙在哪裡,有沒有聽話。」

「有。」橙橙抱住了林青的脖子,「我能去看看爺爺嗎?」

「爺爺又睡著了,等醒來橙橙再過去。」

慕離轉動門把,房間里的人聽到聲音后擦拭眼角,他走進去,看到沈玉荷守在**邊,整個人都消瘦憔悴,看不出往日的榮耀與華貴。

「媽。」慕離邁開長腿,他的出現,無疑讓沈玉荷有了一絲安心。

「這麼快就回來了。」沈玉荷見他走近,朝他伸出手,握住手讓慕離坐在她身旁。

慕離離開怎麼說也有一周,沈玉荷這幾天過的,哪裡知道時間,慕離走到**前,看到慕永浩如今的樣子,心裡不由一沉。

沈玉荷盯著**上的人,兀自開口:「你爸醒的時候,一睜開眼就問我吃飯沒,好好休息沒,我一直抱著僥倖,他還能好起來,我想,這可能只是老天給我的考驗,開的一場玩笑。」

慕離按著沈玉荷的肩:「媽,你別灰心,總會有辦法。」

沈玉荷如抓住救命稻草,驀地轉過頭:「醫生說,你爸有救,只要有合適的心臟給他換上。」她拉住慕離的手,情緒有些激動,「你去想想辦法,無論如何,一定要讓你爸平安。」

慕離安撫她的情緒,點頭應下:「醫院那邊就交給我,您現在好好休息,這個樣子,等爸醒來肯定也要擔心了。」

「我真希望他現在罵罵我。」

慕離扶著沈玉荷的肩,沈玉荷到底緊繃著神經。慕永浩像是要醒來,沈玉荷給他拉了拉被子,準備去量體溫,有些事親力親為,內心才能得到安慰。

慕離看這情況,沒多久他離開房間,管家從面前匆忙經過。

「少爺。」管家面色隱隱焦急,看到慕離后恢復神色,從慕永浩病倒到現在,他也緊張地幾乎沒好好合過眼。

慕離面色仍舊陰沉:「醫生今天來過了嗎?」

「來了,下午的時候,那會兒老爺還醒著,說了會兒話。」管家回想,又補充道,「還有老爺的一位戰友,後面也來了一趟。」

慕離卷著袖口:「行,知道了。」他又問了幾句,管家回復后便離開。慕離到陽台站了會兒,點支煙,沒有抽,只聞著煙味提神。

尼古丁的味道,讓他渾身血液都彷彿要沸騰一般,神經振奮著,這個感覺他不能再熟悉。

他把袖口拉開,看了眼手臂,上面針眼還未消失的痕猶在。

推開門時,林青正給橙橙念故事書。

「後來,每個人過上了幸福的生活。」念到結尾,林青把書合上,拍著漸漸睡著的橙橙的脊背,親吻他的額頭,「睡,寶貝。」

慕離站在**邊,俯身撐著**單,湊到林青面前攫住她視線:「寶貝。」她眉眼展笑,沒等開口他就吻住她的嘴角。

不敢鬧出太大動靜,林青小心把他推開,給橙橙蓋好被子下了**,拐進浴室。男人跟上去,順手把門帶住。

「關門做什麼?我還沒出去。」林青放著熱水,在浴缸前彎腰試探水溫,聽到聲音回頭朝男人看去。

慕離走上前,開始脫上衣,動作連貫自然盡顯**,他露出精壯上身,朝林青逼近:「我以為,你在暗示我快點跟上,要和我背著兒子秘密約。」

後面的話還未說完,林青把毛巾一掌拍在男人胸口:「誰給你暗示,快點洗澡。」

慕離笑道:「洗就洗,你別著急。」

林青睇他眼就要出去,卻被拉住胳膊拖到浴缸前,帘子嘩啦一聲擋住眼帘,林青小腿貼著濕漉漉的浴缸邊沿。

「我洗過了。」林青見他的架勢,忙在他身上推了一把。

慕離捏住她的臉,不由失笑:「沒說讓你一起,看你急的。」他拍了拍林青的腰,「沒拿衣服,想看我光著出去嗎?」

「那就光著。」林青撥開帘子,想著幫他拿件衣服,一抬頭看到架子上好端端放著浴袍,沉下臉轉身,剛要開口,唇瓣猛地被堵住。

他沒有沉溺,吻了下便退開,把她兩條胳膊搭上他脖子,林青不得不踮起腳尖,睡衣本來就短,男人皮帶的金屬質感貼在她裸露的肚臍,冰冷驚心。

林青手臂圈緊,同他交頸相擁,誰也沒開口,家裡氣氛的沉重隨時能將人壓垮。

慕離下巴抵在她頸間,偏過頭聞到淡淡洗髮水的香味,他薄唇逸出聲音:「抱完兒子才來抱我。」

「你又沒兒子招人愛。」林青回了句,卻沒推開。

「你說什麼?」

慕離穿過她肩胛,擁得很緊,彷彿要嵌入骨髓一般,就這樣靜靜相擁著,何嘗不是種美好。

林青被此時氣氛感染,微垂眼帘:「你比兒子招人愛多了。」

這回林青沒被放過,整個後背貼上了牆面。

過兩日,慕永浩身體有了起色,下樓同他們一起吃飯。沈玉荷陪著他寸步不離,做什麼都要經她手。

見她這幅樣子,慕永浩嚴肅的臉上沒有太多變化。可心底里的感動,不必說,都能感受到。

醫生離開前慕離從樓梯下來:「李叔,借一步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