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413章深埋的秘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13章深埋的秘密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李叔站在客廳前,透過落地窗看到橙橙到處亂跑的小身影,林青在後面追也追不上,索性由著他隨便。彩虹,一路有你!

這樣的活力,是年輕生命的傳遞,讓人看了心口也不由一暖。

慕離請李叔在沙發入座。

「關於我爸的病情,有件事需要和您談談。」

管家端上茶,兩人都沒說話,上回沈玉荷就問過心臟移植的事,李叔抬手示意他瞭然於心,「我知道你要說什麼。」

「那?」慕離挑眉。

「辦法有是有,上回我也說了,但我必須提醒你,即便到時有機會,也未必能來得及。」

「這您放心,只要能匹配到合適的心臟。」慕離雙手交握,神色複雜,「當然,倘若真不行,暫時也先別告訴我媽,她最近的狀態,您是有目共睹的。」

「能幫我一定盡量,我和老軍長是幾十年的朋友,不可能不管,可有些事,實在沒辦法勉強。」李叔看向慕離,攤開雙手,「你身居高位,應該知道我不可能給你們特權,如果人人都這樣,別人還怎麼活?」

換心不是小事,需要心臟的也不只有他們。

這些慕離自然明白,他捏著眉骨,半晌又開口:「您說實話,我爸還有多少時間?」

李叔端起茶杯,越過騰騰熱氣看向慕離,那口茶沒有喝下去便放回原處:「一個月,不可能再多了。」

慕離把李叔送走,在台階站了會兒,回去時看到橙橙還在院子里瘋。

大概跑得太急,橙橙沒看到腳下的石頭,繞著林青正轉圈呢突然被絆住,他眼看要栽倒,林青雙手趕緊去護,雙香把橙橙腦袋接住了。

這一下跪得生猛,兩邊膝蓋火辣辣地疼,她半天沒起來,咬緊牙關臉色發白。

橙橙爬起身拍掉身上的土,拉著林青自責不已,小手探向她膝蓋:「媽咪,對不起,你疼不疼。」

林青摸著他小臉:「不。」疼字沒說出口,橙橙被一隻大掌從身後拎起,雙腳落地時已經站在林青三米外的地方。

慕離把她抱起往裡面走,橙橙只能蹬著小腿在後面追,看著橙橙緊追慢趕也沒追上,林青在男人懷裡哭笑不得。

幸好顧及外面冷,她穿得不算薄,可兩個膝蓋還是磕青了,落地時又崴了腳,這會兒腫得更包子似的,坐在**邊沒法下地。

橙橙被罰去面壁思過,乖乖鑽進角落裡,林青瞅著那小身影可憐兮兮的,想過去被男人撈回**上。

「他這樣子,以後還想保護你?」慕離裹住林青的手掌,「不罰不行。」

橙橙豎起耳朵,比劃了兩下:「爹地,我會跆拳道哦。」

「站好。」

林青摟住他脖子,突然湊過去照著他側臉親了口,雙手貼褲線的橙橙發誓,他聽到了啵啵的聲音。

慕離挑起眉梢,側目朝她看,半個身體壓上去:「想要了?」

「不想。」林青打斷他的話,生怕他付諸實際行動,又添了句,「再猜。」

指尖挑起她下巴,左右打量一番,沒發現有什麼不同,男人湊到她唇邊:「想**我?」

林青嘴角有點僵硬:「再猜。」

慕離目光把她從頭到尾看了遍。

「還是,」他頓了頓,似是不可思議,一臉正經,「你想玩兒什麼**遊戲?」可那語氣卻別提有多**,男人薄唇淺勾,眼神深了幾分。

「誰要玩?」林青惱羞成怒,把他的手拍掉。

「爹地,什麼是**遊戲,和橙橙在幼兒園玩的一樣咩?」

這種該撲倒老婆的緊要時刻三番四次被打斷,男人忍無可忍,一分鐘后,橙橙被丟回他自己的房間。

林青想到明天的日子,男人恐怕自個都忘到腦後,她膝蓋卻傷著不能行動自如,連喝水都得被人喂。

「老公,我們出去轉轉。」

慕離把水杯遞過去,林青握住他的手。

「你這樣子還想去哪兒轉。」慕離把她按回去,「沒走兩步就得跪下了,不如只跪給我看。」

「跪?」林青怔了怔,一時沒明白他意思,敷完葯她腳腕其實可以稍微活動,她接住水杯從**上站起,「好好的跪什麼?」

「這個姿勢,你不喜歡?」男人視線從她胸前掃過。

林青一口水全都咳了出去。

看來他是給忘了,林青那點心思礙於在這深宅大院也不可能真的實現,可總歸要做些什麼不同的。

慕永浩避開其他人把慕離叫到房間,父子兩人就這麼坐著,起初誰也沒開口。

「你部隊里的事我都有所耳聞,做得很好。」慕永浩靠在**頭,不復當年雷厲風行的老軍長,但骨子裡的那股凌厲卻不曾改變,他看向慕離,聲音依舊穩如泰山,「以後也這麼做,當好你的軍長,別丟了慕家的臉面。」

聽出這話像是要交代後事,慕離神色一緊:「爸,別多想,您身體這幾天明顯好轉了。」

慕離坐在對面,他們父子關係並沒有那般好,如今出了這樣的緊急狀況,兩人才能平心靜氣坐下來交談。

他們都認為變成這樣是為了護著自己老婆,的確,誰都沒有錯,可偏偏每次都不歡而散。

身體是自己的,慕永浩知道這是安慰他的話,不當回事:「你媽陪了我一輩子,我唯一不放心的就是她。」

慕離神色稍緩,可後面的話,他聽著眉頭皺得越來越緊,他沒有打斷慕永浩的話,黑眸淬了冰般,聽完也沒有任何錶示。

氣氛僵持不下,想一時之間接受畢竟不太可能,慕永浩料想到此情此景,只等著慕離開口。

慕離眉頭緊鎖,偏偏對方才的話隻字未提。

「你就沒什麼想說的?」慕永浩咳嗽幾聲,手伸向**頭櫃。

慕離起身,把**頭櫃水杯端了過去。

慕永浩沒有接,仍在抽屜里翻找,慕離看著他的動作,目光並無焦點,他只有一個問題:「是你辜負了我媽?」

慕永浩沉默半晌,這個回答註定艱難。「是。」

慕離冷笑一聲,騰然起身。

慕永浩想要開口,臉色驟變,失手打翻了水杯,他按住心悸的心臟,快要窒息:「葯,把葯給我。」

慕離潭底一沉,按他說的藥名找到那瓶葯,在他掌心倒出幾顆,慕永浩直接把藥丸吞下,慕離扶著他要叫人被阻止,過了會兒他漸漸恢復。

「爸,有事改天再說,李叔差不多也來了,先讓他給您檢查身體。」慕離站在**邊,不想繼續方才的話題。

「我怕今天不說,以後就沒有機會了。」

慕離聞言,薄唇抿成個冰冷弧線:「那您的意思?」

「我把這個深埋的秘密告訴你,是想或許日後她們遇到麻煩時,你不至於袖手旁觀,能及時幫上一把。」

說得好聽,想得周到,欠的**債卻還算計著他,慕離往後退了一步。

他想看清,這個人是不是他尊重敬仰的父親。

看出他眼裡的排斥,慕永浩拍拍他的肩臂:「我以為,你會尊重我的意見。」

慕離勾起冷唇:「那您,尊重過我媽的意見嗎?」

「這件事她並不知情。」

言下之意,此事權當兩人之間的秘密,以後也別讓沈玉荷知道。可為什麼要在這種時候告訴他?

真愧疚,這個秘密就保守一輩子都別說。

「有個東西。」慕永浩去**頭翻找,還沒說完,沈玉荷推門而入。

「老李都來了,怎麼把人擋在外面也不讓進。」沈玉荷站在門口,看得出父子之間不同往日的氣氛,似乎,並不是意見不合那麼簡單。

李叔提著醫藥箱被沈玉荷請進屋,慕離提步離開。

「慕離。」沈玉荷在身後喊了一聲,「你爸身體不好,彆氣他。」

慕離臉色稍冷,回頭看慕永浩一眼,沒有反駁。

林青走到陽台把外套披在男人肩上:「總不記得添件衣服。」

慕離指間夾著煙,看著煙星燃燒殆盡也沒有吸,他把煙頭掐滅,見林青還留在原地,把她拽進懷裡從身後抱住:「這不是為了讓你有機會接近我。」

「什麼邏輯。」林青失笑,轉過頭,看到他深邃的眸子多了些不曾有過的沉重。

她斂起笑意,隨即兩邊的臉頰卻被拉開,慕離把她轉過身,拇指按住她嘴角往上提:「笑一個。」

林青蹙眉,揮掉他的手,又被按住。

「快點笑。」

「笑什麼?」林青微惱。

「你不笑,我就在這兒要你,要到你哭。」男人像是突然來了勁,掐著她的腰就有動作,控制也控制不住,林青打死都不可能遂了他的心,勉強拉開嘴角。

「好了嗎?」林青配合著乾笑兩聲,發現出來陪他就是個錯誤,為了糾正就要趕緊逃離,她縮縮肩膀,「好冷,我先回去了。」

慕離勾住她的腰:「真難看。」再旋身,將她抱起坐在檯子上。

「真發瘋了。」林青渾身咻地緊繃。

慕離抵著她額頭,突然問了句:「你最不能忍受什麼?」

「什麼?」林青沒聽懂。

「如果橙橙有事瞞著你,你會怎麼做?」

「兒子瞞著我什麼了?」林青睜開眸子,這個角度稍微俯視他,感覺的確不錯,她捧起男人的臉,「該不是,暗戀了哪個小女生?」

慕離眯起眸子,看不出神色,卻能聽出話里的寂寥:「他若是瞞著你一件關於我的事,並且不打算告訴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