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414章斬斷希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14章斬斷希望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你為什麼不親口告訴我?」林青順著他目光,彷彿他的眼裡。

這語氣轉得跟他犯了事似的,慕離捏住她鼻尖,嘴裡的話被帶進溝里:「怕你……」

「傷心是嗎?」林青眯起眼角,彷彿抓住了男人的小尾巴,「橙橙這麼做有他的理由,而且,就算有事我也想聽你親口說出來。」

她的目光像根針一般扎得人心慌,慕離被看得沒辦法,只能抬眼:「別這麼嚴肅盯著我,我沒犯事。」

「你緊張什麼?我就隨便說說。」林青挽唇,扶著慕離的手臂從檯子跳下,離開前手掌在他胳膊上頓了頓。

「看你的樣子,倒像是當真了。」

林青眼裡閃過些內容,卻看不真切,只一晃便不著痕散開。

時間還早,不過五六點的樣子,天已經完全黑了,眼前如潑墨般鋪開黑色簾幕,周圍燈光四起,樓下路燈打出澄黃光暈,天下起蒙蒙小雨,光霧如輪明月。

林青低頭看到男人腳邊一堆煙頭,映著夜色,他的雙肩似乎擔上了更大的責任和疲憊,林青把又點燃的香煙從他指間抽走,他從前煙癮沒這麼大。

「少抽點。」她動作不熟練地把煙頭按滅,差點燙到手指。

「嗯。」慕離把她手擋開。

林青掃一眼,把他放在檯子上的煙盒藏在口袋裡,連同打火機統統沒收,慕離看著她摸走東西的一臉正派,只勾起唇,似笑非笑。

「回去,外面冷。」林青相當自然做好這一系列動作,把手掌放在唇邊呵氣,她這是故意誇張做給他看呢,跟他在一處呆著,哪有機會挨凍。

「冷?」男人挑眉,牽住她的手往某個地方送,「給你暖暖。」

還好是天黑沒人能看見,他這麼明目張在陽台做這種沒臉沒皮的動作,就兩個字,欠揍。

「就你正經。」

林青想拍掉他的手,沒能得逞,慕離牽著她進了屋,剛走進幾步,聽到門外傳來花瓶炸裂的巨響。

「什麼聲音?」林青沒反應過來,還留在原地,慕離快步衝到門口,拉開房門時林青也看到了,管家行色匆匆從男人面前小跑過去。

「怎麼回事?」

保姆也隨後跟上,搖了搖頭,看起來並不知情。

林青跟著過去,橙橙從小房間探出個腦袋,見狀林青朝他擺手,橙橙蹬著棉拖鞋跑過去拉住林青的手掌:「媽咪,有好大一聲,是爺爺的房間傳出來的嗎?」

林青怕是會有吵架場面,把橙橙帶回房間,讓他乖乖呆在屋裡:「爺爺不小心把東西打碎了,正在收拾呢,別去搗亂。」

「打碎了什麼?」橙橙明顯不安分,手腳並用想從林青胳膊底下鑽出去看看。

小孩的好奇心沒法磨滅,越掩蓋反而越能激發,林青無奈:「花瓶碎了,滿地都是碎片,橙橙過去會紮腳心。」

「我不怕,爹地說男子漢要堅強。」

「嗯。」林青還聽著門外的動靜,分散開注意力,隨口扯了句,「爹地剛才還說,橙橙要是過去就罰以後不能跟爹地一起睡。」

這招倒是屢試不爽,橙橙果然乖乖挺著脊背站得筆直,林青看著兒子對男人的話永遠這麼順從,可換了她指不定有多不管用。

她颳了下橙橙的小鼻子,離開時把門帶上,一轉身,同男人四目相對。

一剎那,彷彿看到了他眼裡的悲憤和哀傷。

慕離站在房門外,盯著裡面的一幕薄唇緊抿,他沒走進去,就這麼看著,潭底有極深的情緒涌動,卻沒有爆發。

走近,林青這才聽見裡面的說話聲,只有沈玉荷帶著顫抖的嗓音,透著股難以置信的絕望:「你說,就算有合適的心臟也不接受?」

沒有人說話,但慕永浩一定是做出了回應,沈玉荷的嗓音很快就拉長拉細,尖銳地連音都變了:「為什麼?你怎麼會突然會有這種想法?」

「玉荷,我不是突然決定的。」慕永浩這麼說著,估計也在琢磨怎麼說才能算個理由,他停頓片刻,視線穿過房間,看到慕離出現在門口。

他眼底的晦澀無奈,男人悉數入目。

沈玉荷紅著眼眶,不再像剛才那麼情緒激動,但聲音仍在顫抖:「醫生說有救,就一定有救,你為什麼要放棄?你不想要這個家了?」

「怎麼會不要這個家,但這件事,順其自然,與其把時間浪費在不可能的地方,還不如最後這段時間再好好陪你。」

「哪裡是不可能,你不放棄就有希望。」

沈玉荷的固執不是沒有道理,儘管承擔風險,但只要有希望,人就不會被擊垮。

「我已經決定了,這件事,慕離也是知道的。」慕永浩這話說完,驚訝的不只有沈玉荷,連林青也藏不住訝異。

看向慕離,卻從他眼裡看不出任何多餘的情緒,彷彿一切都被屏蔽,掩飾地那麼好,連同他的悲戚消失的無影無蹤。

沈玉荷猶不死心,這不單單是個決定,也關係到慕永浩的生命,可如今被這麼輕而易舉說出放棄的話,她實在不能理解。

「可是你……」沈玉荷沒有說完被打斷。

「我和老李也談過了,他支持我的決定。」

慕永浩拉著她的手在**邊坐下,他使個眼色,保姆收拾完水壺碎片退出房間,剛才沈玉荷正在倒水,聽到這個消息失手將玉壺打碎。

沈玉荷完全沒有緩衝的餘地,這個決定,慕永浩連商量的機會都沒能給她,只讓她聽著,就算定下了。

沈玉荷靠在慕永浩胸口,聽著心臟跳動的聲音,紅著眼眶忍住眼淚,她不敢哭,生怕哭出來一切就都成真了。

連她最後的希望都親手掐滅,這怎能不算是一種殘忍?

慕離面無表情轉身走開,這一幕真是無比諷刺。

林青隱約聽出個大概,掩去驚訝用口型詢問,慕離把她帶回房間,她想回頭看一眼,腦袋被撥回去。

「不用管。」他口吻然生冷,一直涼到心底。

雨淅瀝不停,路面很快被打濕,夜晚的冷寒到骨子裡去,很少有人出門。

林青撐著傘,為男人擋去頭頂落下的雨,雨水沿著傘面向四處滑開,連接成雨串滴落。

她把手搭在男人肩上,極輕:「你那會兒問我的,拿不準該不該告訴媽,就是因為爸這件事瞞著媽?」

聯想當時情形,很容易就將這兩件事聯繫到一起。林青會這麼想也有道理。

慕離沒有接話,站在台階上朝夜色凝望而去,目光所及是無窮遠方。

這件事,他壓根沒聽說過,若不是沈玉荷打碎東西鬧出動靜,他恐怕會是日後最後一個知道的。

林青卻以為這就是默認了。

「其實對媽來說,或許心底里也知道希望渺小,但說出來就是徹底沒有希望了。」林青站在上一級台階,這才足以將傘撐在他頭頂,「爸這麼做,媽不能接受也是正常。」

「他只是自私。」慕離冷道一聲,目光凜冽,後面的聲音被突然放大的雨聲遮蓋,不知林青是否聽見,他潭底幽暗,「可再自私,他還是我爸。」

指間的煙早就熄滅了,慕離沒再點燃,也沒有吸的意思,他甩掉煙頭,往台階下走了一步。

慕家在市的聲望無人可比,隨便一個動作就舉足輕重,到時候真曝出那些醜聞,指不定鬧得天翻地覆,如今慕永浩破天荒主動坦白,無非想讓他日後擋去所有可能的風波。

但慕永浩想得太簡單,把最難的抉擇丟給他。

林青只想著,這樁事想必一直壓在慕離心裡,否則他不會從回來后情緒這麼壓抑,別說他,就連她當時聽見那番話都吃驚不已,恐怕慕離知道時,心裡要難受千百倍。

冷風習習,鑽進所有空子里像是掉進冰窖,林青出來的急只穿毛衣,被披上男人的外套,可看他在風雨中站著,比自己挨凍還心疼。

慕離雙手插兜,一動不動,林青把傘挪開些,從身後抱住他的肩膀:「接下來這段時間,我們就多陪陪他們。」

慕離按向她的手:「住得習慣嗎?不習慣我們就回去。」

這個時候,家裡大小事宜都要由男人支撐,回去自然不可能,每天兩頭跑也吃不消,林青搖頭,溫熱掌心覆在他手背:「現在走不合適,這段日子,就在家住著,我想,媽看到你在身邊,心裡也會好受些。」

會好受嗎?

只不過是將所有悲傷掩蓋而已。

林青把濕衣服放到籃子里,洗完澡見慕離從外面回來。

「橙橙睡了?」

男人點頭,把手機丟在一旁,走過去給林青擦頭髮。修長手指在長發間撥動,林青坐在**沿微仰起頭。

「橙橙今天還想跟你一起睡來著。」

「他該獨立了。」他的回答聽得出心不在焉。

林青聞言,不再出聲,知道他心裡有事,這種時候只要安靜陪著他,其他的,她不需要多想。

林青看時間不早,誰也沒心情慶祝什麼,男人更是將那個日子完全不放在心上。彷彿暴風前的平靜,總有種波濤暗涌的危險感在慢慢靠近,整個慕家都壓抑陰沉,抬頭,看不到陽光。

慕永浩的話,無疑在每個人心頭都狠狠扎了一根刺,把所有希望都釘在叫做絕望的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