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異常生物見聞錄>第一千七百一十九章 古老遺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七百一十九章 古老遺言

小說:異常生物見聞錄| 作者:遠瞳| 類別:科幻小說

一個寬度與航母不相上下的龐然巨物在高空爆炸,它迸射出無盡的光和熱,數以萬計的殘骸碎片就彷彿狂風暴雨般掃向大地,那些帶著強大動能的碎片不亞於一場飽和轟炸,在短短的幾秒鐘內,整片林地都被震耳欲聾的轟鳴和地毯式的連鎖爆炸所充斥。在這樣的狂風暴雨之中,每個人都目不能視,耳不能聞,就像置身於海嘯中的小舟般無助。

但莉亞留下的神力屏障在這樣的衝擊面前證明了創世女神的學習成果,儘管外面天崩地裂,屏障本身卻仍然沒有絲毫動要—儘管置身其中的人受到了巨大的驚嚇,但對於歷戰老兵而言,驚嚇至少是死不了人的。

等一切終於平靜下來之後,整片灼火之地已經面目全非,除了神力屏障所覆蓋的一小片地方之外,周圍的地面整體下降了兩米有餘。戈爾貢領主的殘骸碎片四散在那些巨大的衝擊坑內,它們仍然帶著驚人的高溫,已經扭曲的完全看不出原本模樣,那場自爆的驚人威力可見一斑。

或許這種自爆甚至就是戈爾貢惡魔本身的進攻手段之一。

莉莉被大爆炸嚇的連耳朵跟尾巴都蹦了出來,趁著查理曼一行沒注意到她又趕緊收了回去,然後轉著腦袋搜索郝仁的身影:「房東這次炸的又好熱鬧礙…話說房東呢?不會跟著一塊被炸沒了吧……」

薇薇安瞪了狗妹子一眼:「別鬧,以他這工作性質跟人設,這輩子怎麼死都有可能,唯獨不可能被人炸死。」

彷彿是為了驗證這個結論,她這邊話音剛落,就聽到郝仁的聲音從身後傳來:「就是,還是薇薇安了解我……」

薇薇安趕緊轉身,頗為關心地上下檢查了一遍剛剛從傳送光束中走出來的郝仁:「你沒事吧?話說怎麼就突然炸了——這也是你一開始的計劃?」

「計劃什麼啊,我要真想幹掉那玩意兒還用自己進去折騰半天?直接把諾蘭叫出來一炮泯恩仇多省事,」郝仁咳嗽著,吐出一口黑煙——雖然沒有被捲入爆炸,但跟著傳送門一起卷過來的廢氣他可是吸進去不少,「完全是個意外,這東西氣性太大了,我就碰了它一下,它就自爆了……不過沒事,一共倆戈爾貢領主呢,莉亞那邊會留個……」

郝仁一邊說著一邊抬頭看向林地另一側天空中的巨蟲型戈爾貢領主,然而他話還沒說完,就看到那巨蟲領主體表突然閃爍起一連串明亮的電光,緊接著便有赤紅的火焰從那合金怪物體內爆發出來。

「……全屍……」郝仁嘴裡慣性地把最後兩個字蹦了出來,隨後一蹦三尺高,「這怎麼也炸了呢!1

戈爾貢領主的自爆就如同在近距離引爆了一艘戰列艦,整片灼火之地再度遭到肆虐,而等好不容易爆炸的硝煙散去之後,莉亞已經訕訕地站在郝仁面前。

「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小小的創世女神顯得有點尷尬,「我就是隨便拍了它幾下,然後它就整個碎了……」

原來她並非引起了戈爾貢領主的自爆,而單純是因為沒有控制好自己的力量么?

郝仁嘆口氣:「哎……啥也別說了,回去把自我控制學第三課後面的大題全都做一遍吧……」

莉亞頓時一臉生無可戀,但緊接著又像是想起什麼似的趕緊補充道:「但是我帶出來一點東西!雖然不知道是幹什麼用的但我覺得應該很重要1

郝仁頓時一愣:莉亞直覺認為很重要的東西?

「是啥?趕緊讓我看看1

「就是這個……裝在一個像是主控制室的地方,我也不知道怎麼拆,就大概比劃著把它和周圍的架子一塊切下來了,」莉亞一邊說著一邊開啟了異空間,將一大塊明顯是暴力拆解下來的金屬殘骸放到郝仁面前,「你看還能用么?」

那是一團差不多半米高的金屬結構,有著一個大致完整的、半球形的銀白色主體,以及大量沿著主體延伸出去的線纜和支架,雖然經歷了粗暴的對待,但大致結構似乎還很完好。

查理曼和艾文娜這時候才終於從驚魂未定的狀態平靜下來,他們大眼瞪小眼地看了一會,才驚疑不定地看著莉亞扔出來的那一大團扭曲糾結的金屬塊:「這是……從戈爾貢領主體內取出來的東西?」

「沒錯,它們肚子里也是金屬的,」郝仁一邊說著一邊帶著興奮的表情在那團殘骸旁蹲下,莉亞帶出來的這東西可是個值得驚喜的意外收穫,因為數據終端幾乎是瞬間便掃描到了這個裝置內部有著類似存儲器和讀取器的結構:這正是郝仁之前未能從那頭「蝠」體內找到的存儲設備,「讓我看看……外面看著很完整,說不定還能用!終端——」

「了解了解,本機就是個勞碌命礙…」數據終端一邊嘀咕著一邊飛到了那塊金屬殘骸上,和後者建立了臨時的數據鏈接,「也沒辦法,誰讓本機性能高呢……哎,這玩意兒有點意思啊,讓本機好好研究研究……」

看著數據終端就這樣在一片焦土中開始分析殘骸,艾文娜忍不住有點緊張地看著遠處黑沉沉的森林:「我們……就在這戰場上開工么?不先找個隱蔽的地方……」

「無妨,戈爾貢領主死後,所有的裂生體都癱瘓了,再加上之前的戰鬥驅逐了附近所有可能的魔物,這裡比別的地方要安全得多,」凱姆的聲音從旁邊傳來,他好奇地看著地上的存儲器殘骸以及正趴在殘骸上的數據終端,「這是……什麼?」

「你說這個板磚還是板磚下面的這坨鐵疙瘩?」郝仁挑挑眉毛,「這塊板磚是我的個人裝備,不過你別叫它板磚,它脾氣可大;而這坨鐵疙瘩是從戈爾貢領主體內拆出來的。」

「戈爾貢領主體內的……器官么?」凱姆帶著難以置信的眼神,「我從未……見過這種東西。」

郝仁感覺很不可思議:「你們跟戈爾貢惡魔打了這麼多年交道,難道從來沒有搞到類似的殘骸樣本?」

「在外遊盪的通常是戈爾貢惡魔中的中下級單位,領主級的傢伙幾乎不會擅離巢穴,每一次有領主級的戈爾貢來襲,都是一次慘烈的戰役,」凱姆皺著眉,「而且即便能解決掉它,它也會在自爆中徹底粉身碎骨,殘留下來的部分會被燒毀到根本無法分析,所以在漫長的戰爭中,我們能繳獲的領主樣本少之又少。今天有兩頭戈爾貢領主隕落在此,這簡直是天方夜譚一般的事情。」

「在我看來,這些所謂的戈爾貢惡魔其實就是失控的古代兵器,而我們世界樹神殿特別擅長對付這種『遺物』,」郝仁搖了搖頭,「不過這些跟你都不好解釋……終端,分析出什麼了么?」

「媽個雞,剛才還說本機是板磚——板磚能幫你干這麼多事么1數據終端怨念十足地飛到半空,唰一下子投影出大片大片的亂碼和已經完全無法分辨的影像碎片,「大部分資料都損毀了,算是預料之中,資料庫報廢,控制者死亡,程序混亂,因此這些『戈爾貢』的行動才會如此沒有理性。不過把大部分亂碼剔除之後,本機倒是找到唯一一條有用的信息。」

郝仁眼睛一亮:「什麼信息?」

「從日誌時間判斷,應該是這些戈爾貢失去控制之前最後一次收到的外部通訊記錄。」數據終端一邊說著一邊把那條信息呈現了出來:

「……已全滅,敵軍逼近特爾剋星際堡壘,本要塞將於XXX后自爆……在那之後,你們就是最後的士兵了。

「……榮耀歸於提亞馬特大帝,我族萬歲。」

只有兩句殘缺不全的、像是遺言一般的東西,這讓郝仁忍不住皺起眉頭:「就這些信息?」

「就這些信息,已經比沒有強了,」薇薇安在旁邊說道,「至少知道了所謂的戈爾貢惡魔確實是某個上古軍團殘存下來的失控兵器,而且知道了他們曾經有個『提亞馬特大帝』。」

郝仁扯扯嘴角,不帶什麼希望地扭頭看了旁邊全程聽天書的查理曼兄妹一眼:「我猜你們肯定也不知道這個提亞馬特大帝是什麼意思吧……」

然而讓郝仁意外的是,艾文娜竟然露出了欲言又止的表情:「額,事實上……我確實聽說過這個名字……」

郝仁壓根沒指望能從對方口中聽到什麼有價值的情報,結果這時候大吃一驚:「……啥?!你聽說過?」

「是在伊蘇的皇家藏書館中,有一本伊蘇皇室代代相傳的上古精靈預言書,叫做《起源錄》,上面說世界曾被十二次毀滅,又經歷十二次重生,而導致世界毀滅十二次的元兇就是上古之古、起源之源的大暴君,暴君名為提亞馬特。他有著山嶽般的身軀,血管中流淌的是融化的銅和鉛,他從誕生之日起便被狂怒充盈,並因狂怒而自我毀滅,在最終的盛怒之中,他對這個世界發出了十二個最惡毒的詛咒,而每一個詛咒都導致世界被毀滅一次……」

「十二次?1聽完艾文娜的講述,郝仁眼睛瞪的滾圓,「書上真是那麼說的?1

「是……是啊,」艾文娜被嚇了一跳,語氣都不由自主弱下去幾分,「起源錄上是那麼講的,不過雖然它被存放在伊蘇的皇家圖書館里,卻被列為『奇談』類,是上古時代精靈帝國的原始宗教信仰所衍生出來的、荒誕不羈的說法,並不被學者們承認。」

「是這樣么……」郝仁當然不會相信艾文娜的最後幾句話,但從那幾句話中,他也能判斷出即便這個世界上還存在像《起源錄》那樣似是而非的史前記錄,恐怕也已經在漫長的時光中與神話傳說混雜在一起,扭曲成了完全無從梳理的奇聞怪談,因此暫時沒有了繼續追問下熱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