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無限進化>第六百十二章 它的秘密(二十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十二章 它的秘密(二十二)

小說:無限進化| 作者:楚仲| 類別:

轟!!!

比巨怪更高大的城牆上,需要十數力士一起裝填的刃炮轟然發射。

那完全是用來摧毀攻城武器的大型戰爭兵器,直接把巨怪打的一個趔趄。

數米長的刀刃,在巨大力量的推動下,發出了狂風的咆哮,將巨怪的小腿都打折了一半!

轟!

巨怪撲倒,一條腿向後扭曲。

寒冷的氣流四散衝擊,戰士還沒來得及歡呼,就愕然看著它艱難的攀爬起來,竟然再次站起。

它的一條腿向後崴著,顯得十分怪異,它就像是某種叫做喪屍的生物,一點一點往前挪動,變得十分緩慢,但終究還是在移動,終究沒有倒下!

!轟!

城牆上的另一台刃炮轟然炸響,火光、刀光,剎那綻放,一閃而過,切斷了巨怪的另一條腿!

轟隆!

這巨怪搖晃了一下,終於徹底倒下!

這是人類智慧對魔法力量的勝利,從很多年前開始,凡人們就在研究針對巫師的辦法,普通人發明了各種戰技,能讓凡人也擁有強大的戰鬥力。然而止於個人,除非覺醒血脈力量,成為施法者,不然就算戰士中最厲害的,也只能獨力對抗弱小的巫師,碰到稍強一點的巫師,或者不那麼愚蠢的巫師,不管多強大的戰士,最終都只有倒下這一種結果。後來,在某些巫師的幫助下,人們懂得了運用符文語言,這種東西並不能讓普通人也掌握特殊力量,至少在亞瑟出現之前,普通人是不可能對旁人造成魔法傷害的,所謂魔法道具,也是巫師的專屬物,但這種符文語言,確實讓普通人也擁有了能抗衡一些魔法單位的武器。最終,當上位者也開始認真對待、重視起巫師的危害,經過一代代人的努力,各種各樣的超級兵器才出現!

就像「刃炮」,這類大型戰略兵器,不過是其中最為普通的。

在刃炮的力量下,即便是真正的鐵人,也要被砸扁,這對大部分不那麼強大的巫師,以及一些巫師製作的巨大傀儡,都能帶來致命威脅!

!!!

雪怪捶打著地面,一點點朝前攀爬,完全不懂得痛苦,不明白放棄!

身高接近十米的雪怪,即便倒下后,看起來也有三米多高,這是它的厚度,匍匐著,也像是一條巨大的白色怪蜥。

可這樣的雪怪,已經不足為懼,金色守衛有無數種辦法慢慢肢解了它!

問題是,莫非在格陵蘭帝國的首都肆虐的雪怪,只有那麼一隻?

「火神1

遠去的巫師,發出了一種誰都無法聽懂、但都能理解其含義的語言。

呼!

就像是爐子里的火焰忽然竄起,那巫師身上也竄起了三丈高的火焰,整個人都像是巨大的火把一樣熊熊燃燒起來。

這已經不光是火焰的力量,更有對火焰傷害的免疫,這種血脈力量無疑非常特殊。

比起亞瑟方面新近崛起的火焰掌控者安琪,這一位,才是真正的火焰大師。

他的魔力,最少比安琪強出好幾倍。

化為巨大的火人,只是信手招來,天外就飛來幾十個臉盆大小的火球,輪番轟擊在一頭形如暴猿的雪怪身上!

火焰撞擊著冰冷的軀體,迸射出滾燙的沸水,滾滾水汽蒸騰。

這傷害效果,可比武器大多了,雖然火焰附帶的種種特性,比如灼燒之類,根本無法在雪怪的身軀上顯現出來,但僅僅它蘊含的熾熱,已經足夠對有著固定形體的雪怪喝一壺!

一輪火焰衝擊下來,那巨大的雪怪表面已經變得坑坑窪窪,雖然尚未倒下,但也已經是搖搖欲墜。

然而,施法者卻狠狠皺起了眉頭,因為這效果,比預估的差了太多。

水克火,火也能克水。

自然界的很多力量,本身就是互相克制的,並不一定要組成相生相剋的諸行。

究竟是東風壓過西風,還是西風壓過東風,這隻在於風頭本身的強弱,而不在於它究竟是從哪一面吹過來的。

轟!

一隻猶如人立蠻牛的雪怪,一蹄子掃向了當空的火人。

這火人看起來並不比巨怪渺小多少,然而卻被一擊就爆,瞬間化為無數星火,直到百米之外才重組。

而那蠻牛雪怪,整條胳膊都像是遇到了高溫灼燙一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融化,變成一汪清水。這過程甚至還在蔓延,只是速度沒之前那麼快,直到將它一側的胸膛都融化掉,變成了嘩嘩往下的水流,那駭人的進程,這才終於停止!

「怎麼會這樣1

百米外,施法者看著仍舊屹立不倒的蠻牛,卻是真的震驚了。

雖然這反噬一擊效果卓越,但他身上的火焰,明顯已經開始萎靡,不足丈高,看起來搖搖晃晃,很快就要熄滅一樣。

如果說,之前的情況還只是令人心中不安,那麼這變化,就是真的讓他無語了。

魔力量化,這種概念不是凌歧獨有,這個世界早就有施法者提出過相關的理論,但清楚具體衡量標準的,並不多。

假如將魔力量化,這位坐鎮格陵蘭帝國的強大巫師,好歹也有著五百單位左右的魔力,遠比不上魔法帝國那位冰雪之王,但也絕對比很多巫師都更厲害,放在當世,也算數得上號。

只是比起克萊尼爾,他仍舊差得太遠。

就算是面對區區雪怪,看得出來,他都力有未逮。

通過傳送門過來的雪怪一共有多少?粗略一數,數十隻還是有的!

這股力量,恐怕都足以將原本的克萊尼爾虐到生不如死,更別說眼前這位!

這巫師渾身火焰一收,當空就開始朝著來處撤退。

他傾力一擊,甚至無法消滅一頭雪怪,而這樣的雪怪,有幾十隻,其中最強大的,比他著手對付的還要強大不少。在這種情況下,他該有多腦抽,才會選擇一人獨力硬抗!

就算他能消滅兩隻、三隻雪怪,那又有何用?

更重要的是,克萊尼爾有積累,有準備,莫非他就沒有?

或許他的積累,遠遠比不上對方。可在這主場,憑之對抗一二,還是不難的。

就在這巫師做出最正確、最明智決定的時候。

皇宮之外,那已經倒下,正被一位位金色守衛切割的巨大雪怪,也發生了不為人知的變化!

它開始融化!

融化的冰水,流淌到一些人的腳下,起初,這些金色守衛還沒在意,這雪怪看似生靈,終究是冰雪捏造的魔法傀儡,一旦死亡,化為一灘清水是必然的,最多就是這過程出人意料的快,因為它的魔法核心,明明還沒有被破壞。

「嗯?」

一點異常,很快引起了守衛隊長的關注,這是一個容貌剛毅的男人,眼眸清亮,眸子里的神采,像是屬於智者的,而非戰士。

他愣愣看著一名金色守衛的腳下,這人大半的靴子已經被清水覆蓋,這不是說尋常意義上的被水打濕,而是真的在靴子表面覆蓋了一層清水,就像是刷了一層清油一樣。

那清水宛如活物,還在往上攀爬,這異樣還不明顯,但也足夠引人警惕。

「不好!散開!這水有問題!注意腳下,不要踩水1

守衛隊長立刻下令,他對那些詭異的魔法了解不多,但是知道在什麼情況下,怎麼去處理緊急事件,至少合乎他的邏輯,就能很快想到解決辦法。

「嗯?」

「啊!這些水!這些水是活的1

守衛們發出了驚呼,但還是保持著相當的紀律性。

其中有幾人頭腦靈活,果斷蹬掉了靴子,一躍落到乾燥的地面上,反應迅速,有些急智,若無異變,這足以讓九成的詭譎法術失效,但這終究是那當代第一強者的手段,甚至不止於此!

嘩!嘩!嘩!

像是潮水涌動,那巨大的雪怪頃刻融化,大量雪水一股腦的將周圍所有人都打濕、包裹住,就連距離較遠的金色守衛隊長都沒來得及反應。

數十金色守衛就像是琥珀里的蟲子,又像是被清油覆蓋的螞蟻,拚命掙扎,可惜全然無功。

他們能輕易擊斷木樁的力量,還不足以撕開薄薄一層水幕。

天空中,巫師飛過,冷冷看了看地面的異變,抬起手來,掌心燃起了兩團深紅的火焰。

很快,他停下了這個舉動,因為地面上那些被水幕層層覆蓋的金色守衛,已經滿臉扭曲。額頭上、脖頸間,全都布滿了青紫色的筋絡,眼珠凸起,眼球上密布血絲,明顯已經沒救。

巫師看著,冷冷搖了搖頭,徑自飛回皇宮。

這雪怪,比他想象的還要難纏,還要詭異。他要早做準備,他已經沒有了抵禦這次衝擊的信心,但還是得盡忠職守,至少要將它們拖住,讓皇宮中的一些要員得以撤退、轉移。

雖然這位巫師,實力遠遠不如艾爾萊尼,更別說和格陵蘭帝國歷史上一些傑出的巫師相比,但他對帝國的「忠心」,確實也不是那些人能比。

自從格陵蘭帝國發生白雪皇后之事後,帝國一直對巫師心存警惕,就算是護國巫師,也盡量挑尋忠誠可靠」的,而非實力強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