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逍遙侯>第873章 盟友之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873章 盟友之謀

小說:逍遙侯| 作者:大司空| 類別:歷史穿越

滑陽郡王李瓊一直坐在西花廳內喝茶,儘管屋子裡擺了四個炭盆,熱茶盞不離手,他依然覺得渾身發冷。

直到李虎回來,李瓊這才精神猛的一振,急忙抬頭看向李虎,那種前所未有的急迫心情,已經很多年沒有過了。

「阿耶,左將明寫了封回信,我帶回來了。」李虎從懷中掏出書信,雙手捧到李瓊的面前。

「哦。」李瓊抬手就將書信接了過來,急不可耐的拆開看,一旁的李虎覺得十分詫異,印象中,就算是太祖高皇帝郭威駕崩,李瓊也沒有如此的激動和失態。

「好,好一個左將明。」李瓊看過信后,滿臉的陰霾立時散盡,他捋著白須,笑眯眯的說,「都說李無咎識人善任,果然是名不虛傳吶。其門下二虎,左楊右左,一文一武,相得益彰,端的是厲害非常。」

李虎卻有些猶豫,遲疑著想說話,卻又不好意思打斷老父親的好興緻,嚅嚅著一陣嘴唇,又把嘴巴閉上了。

李瓊高興了一陣,無意中發覺,李虎緊鎖著眉頭,神情鬱郁,壓根就沒分享快樂的意思。

「三郎,怎麼了?莫非是左將明慢待於你?」李瓊滿腹狐疑的盯在李虎的臉上,很快看出了端倪,李虎的掩飾根本瞞不過他的眼睛。

知子莫若父,李虎是個只知道上陣撕殺的老實人,心裡想啥臉上多少都有痕可察。

李虎遲疑不決,說還是不說呢,唉,算了,還是說了吧。

他抬起頭,小心翼翼的說:「阿耶,左將明雖然沒有明說,但孩兒琢磨著,他應該是想在第一時間知道政事堂內的動靜。」

李瓊撫須想了想,隨即笑道:「這個倒是容易,安國不是成日里閑著沒事做么,讓他隔三差五的去跑跑腿,跟著左將明長一些見識,倒也合適。」

李中易也是政事堂相公之一,不過,他領兵出征,遠在高麗國。即使消息送到他那邊,也是鞭長莫及,時效性早就過去了,頂多算箇舊聞。

左子光想及時掌握政事堂內的上層消息,李瓊這個現任的伴食相公,的確是最佳人眩

不管是從李七娘子那邊,還是從兩家已經實質結盟的角度而言,彼此互通消息乃是題中應有之義。更何況,滑陽郡王府若想恢復往日的顯赫榮光,總不能什麼事都不幹,坐等潑天的富貴砸腦袋上吧?

「三郎,天武衛那邊的情況如何?」李瓊撫摸著白須,重重的嘆道,「那可是咱們家僅剩的本錢吶,千萬不可掉以輕心。」

身逢主少國疑之艱難局面,什麼威望阿錢財啊,都是身外之物,唯獨兵權才是立足的根本。

可恨的是,符太后和范質絲毫情面也不留下,公然將滑陽郡王府最後一點家底,也給剝奪得一乾二淨!

俗話說得好,虎落平陽被犬欺,龍游淺灘被蝦戲,滑陽郡王府已經被折騰成了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空架子。

李瓊心裡非常清楚,如果不趁現在他還活著的時候,奮起掙扎拼搏一番,整個郡王府的未來可謂是希望渺茫。

一旦符太后徹底的掌握了朝局,將來絕對沒有他們家的好日子過,偌大的家業逐漸被新貴們吞併和蠶食,乃是顯而易見的事情。

想到這裡,李瓊十分無奈的看了眼李虎,他的這個三郎還是太老實了,除了練兵打仗之外,別的彎彎繞竟是一竅不通,完全不足以應付目前紛繁複雜的朝局。

唉,也正因為李虎的忠厚老實,只能守成,卻無法立業,李瓊只得無奈的選擇和李中易結盟,希望保住偌大的家業以及郡王府的體面。

孔子說的好,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嘗過富貴滋味的豪門,沒誰樂意丟失已經到了手的權勢和地位。

破船還有三斤釘呢,更何況,李瓊父子的手裡還掌握著天武衛的潛實力,尚有可被利用的價值。

趁著還有還手之力的時機,魚死網破的決死一搏,雖然異常冒險,卻也比家道從此一蹶不振,永無出頭之日,要強上許多。

滑陽郡王府,雖然及不上已經傳了四代的,樹大根深的府州軍閥——折家,因著李瓊和李虎父子均是統軍大將,卻也勉強算得上是將門世家。

手裡捏著刀子的武將世家,面對家族根本利益嚴重受損的局面,只要還有可撲騰的餘地,準確的說是活路,將會如何選擇,答案其實不問自明。

「老三啊,為父年紀大了,眼看著沒有幾天的活頭,」李瓊知道李虎的心病,有些話本來不想多說,可是有擔心一根筋的李虎想歪了,「唉,你大兄讓你母親溺愛得不成名堂,從小嬌生慣養,怕苦怕累,只知道溜狗玩鷹,貪圖享樂,他都這麼大一把歲數了,前幾日還把房裡的侍婢收為通房,唉……」

李虎不禁神情一黯,低頭嘆息,當武將帶兵上陣看似風光,可是,冬練三九,夏練三伏,站樁提鎖,挽弓騎馬,一熬就是一輩子,確實苦不堪言。

「唉,你三弟是幼子,從小身子骨不好,常年湯藥不斷。我和你母親難免偏疼一些,不忍心逼著他吃苦受累,養成了只喜吟詩作畫,偏愛收藏古董的壞毛箔…」李瓊大搖其頭,連連嘆息,「如果你三弟真是塊讀書的好材料,等將來天下太平了,走科舉中進士的路子入仕,未嘗不能支撐起門庭……」

李虎心裡明白,老父親這是在勸慰他,要想開點,把眼光放長遠一些,別計較眼下一些名譽。

「阿耶,孩兒始終想不通,您為何一定要讓七娘……」李虎本是個悶嘴葫蘆,既然老父親就差把話挑明了,他左思右想終於還是心結抖露了出來。

李虎想不明白的是,明明李中易不想納他的女兒為妾,李瓊好歹是當朝相公,又有郡王的爵位加持,既然是結盟,他們家送錢出兵都可以嘛,何必送嫡親的孫女予人為妾呢?

宰相之尊,禮絕百僚;郡王之爵,榮耀四海!

一旦走漏了消息,不說李虎這個小小的前天武衛都指揮使了,李瓊這個現任政事堂相公的顏面何存?

李瓊早想徹底的解開李虎憋了很久的心結,他招手將李虎喚到身前,小聲耳語了一陣,李虎這才恍然大悟,脫口而出:「他敢?」

  • (快捷鍵:←)
  • 逍遙侯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