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崩仙逆道>第三千七百五十四章 時空聖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七百五十四章 時空聖殿!

小說:崩仙逆道| 作者:雨暮浮屠| 類別:玄幻魔法

當初的修鍊始祖,何等強勢恐怖,放眼無數的時代之中,都是位列最為巔峰的無敵存在,紅塵戰仙的存在,也就是在神話世界之中,才是有著這樣的存在吧!

而在原始宇宙宇宙之中,也只是有那萬古大帝的存在一尊存在而已了。

其他的世界時代之中,便是一尊太古大帝的存在,都是屬於無上禁忌,都是屬於宛若傳說一般的存在。

而紅塵展現,更加屬於傳說中的傳說了。

修鍊始祖,便是這樣的一尊存在,而他卻是這時空聖殿的器靈存在,可以想象,他的存在,是何等的偉大,是何等的驚世。

如果不曾遇到,那麼或者彌辰不會在乎什麼,但是如今已經看到了那時空聖殿的存在,那麼彌辰怎麼都會進去看一下的。

畢竟,在那太古大帝之中,這時空聖殿,才是真正蘊含了成仙希望的地方。

就這樣,這走進,一步之下,便是無數的時空了。

彌辰,已經無比的考驗,無限的靠近…

然而這一刻,彌辰卻停下了自己的腳步,他只是靜靜的看著這時空聖殿的存在,不曾在前進哪怕一步了,彌辰,就這樣看著,靜靜的看著。

不是彌辰打算放棄,而只是因為,彌辰發現,自己有就能夠無法真正靠近這時空聖殿的存在了。

雖然,明明只有那麼一點點了,雖然看似,只是輕輕的一步就是可以到達,但是彌辰知道,那一步,是永遠無法靠近的了,那一步,是永遠無法到達了。

這時空聖殿,就在自己的面前,可是這面前的一點點,卻是永遠,永遠都無法靠近的。

如果,彌辰此刻已經成為了無敵的存在,成為了那仙王乃至仙帝級別的存在,那麼或者這時空聖殿,這距離,也是不算什麼了。

只是可惜,彌辰不是,彌辰不是那樣偉大恐怖的存在,他現在距離那樣的境界,還有著久遠的距離,彌辰無法成功,他繼續靠近,那麼最終的結果,就是失敗,徹底的失敗罷了。

那是一種時空的玄奧存在,雖然彌辰洞悉了時空的本源,凝練了時空原始之力的存在,但是可惜那樣的力量,還是無法讓彌辰破開這裡的時空玄奧,讓彌辰走入到這時空聖殿之中。

所以,彌辰根本無法靠近。

不過,這一刻彌辰卻猛然想起了什麼。

彌辰,想起了石大爺,想起了曾經時刻,石大爺說過的那些話。

就這樣,打開了自己的獨立世界,彌辰微微猶豫,還是輕輕的揮動了手臂。

頓時,一塊黑鐵塊出現在了彌辰的手中。

彌辰靜靜的看著手中的黑鐵塊,眼中是一種回憶的色彩。

這黑鐵塊,是當初石大爺要彌辰買下來的,根據石大爺所說,這黑鐵塊,便是那時空聖殿的要是,是開啟時空聖殿的標誌所在。

而這黑鐵塊,便是屬於曾經那無敵的存在,那荒獸始祖的骨頭。

荒獸始祖的骨頭,荒骨的存在…

如今彌辰已經是完全明白了,已經是完全醒悟了。

如果,這是那荒獸始祖骨頭的話,那麼或者,真的可以成功吧…

荒獸始祖,只是那時空聖殿器靈的一世罷了,這便是等同於,這荒古的存在,其實就是那時空聖殿器靈的骨頭!

拿著這骨頭的存在,開啟那時空聖殿,似乎也是完全可能的事情吧。

曾經,這荒獸始祖的骨頭在彌辰的眼中,也只是一塊黑黑不知道什麼材質的東西罷了,根本看不出任何來,但是如今卻不同了。

那時候的彌辰,甚至連始祖仙皇都不是,而現在的彌辰,卻已經成為了真正無上的存在,他已經可以一眼之下,便是看出這荒獸始祖的骨頭不凡之處了。

雖然,這只是那荒獸始祖的骨頭,但是這其中,卻充盈了一種無法想象的時空真諦,或者這時空真諦,尚未達到那真正時空原始之力的程度,不過卻也已經是無限的接近了,並且這荒獸始祖的骨頭,充盈的那種深奧極致的玄奧存在,哪怕就是彌辰,也竟然無法徹底的領悟。

「荒獸始祖啊!曾經時空聖殿的器靈…」

「不愧是,是時空聖殿的存在…」

彌辰拿著這荒獸始祖的骨頭,看向了遠方,那依然處於無盡時空最深處的時空聖殿,終於還是緩緩的邁出了腳步…

這一次,沒有在浪費什麼時間,之前雖然只是一點點,但是卻永遠無法跨越的道路,而如今,卻是如此輕鬆的走到了…

時空聖殿,這就是時空聖殿的存在!

彌辰,甚至無法看到這時空聖殿的全貌,因為這時空聖殿的存在,一切都是植根在了無數空間時間的最深處,簡直就是無法想象的。

這樣的時空聖殿,只是外面上,根本看不到任何。

彌辰唯一可能看到的,就是那時空聖殿的門戶,那一扇,充滿了無盡神秘,閃爍著無盡輝煌燦爛,只是靜靜存在的門戶存在。

手持那荒獸始祖的骨頭存在,彌辰輕輕的走動,而這一刻,他終於還是來到了這時空市鬧處,終於還是來到了這時空聖殿的門戶之前了。

「傳聞中,這時空聖殿的存在,是有著通往唯一真仙的路徑,是可以成仙的契機所在之地…」

「然而這一切,始終只是傳說,或者那些太古大帝,知道了一些,但是卻始終不曾有著任何的記載,出現在後世之中…」

當初那些太古大帝之中,最為逆天的存在,曾經登臨過這時空聖殿的存在,他們曾經,進入到了這時空聖殿的深處,曾經在其中,得到了驚世的賜予,或者領悟了什麼蓋世之術,又或者是,感悟了什麼可以通往唯一真仙的契機,但是可惜,隨著那太古時代之中終結的一戰,一切和一切,都是徹底的消失,都是徹底的湮滅和虛無了,已經沒有任何,流傳下來,已經沒有任何的記載,出現在這時代之中了。

所以,在這時空聖殿之中,究竟有著什麼,彌辰也是不清楚的。

當初彌辰曾經開玩笑一般的詢問石大爺,這時空聖殿之中究竟有著什麼,但是可惜,石大爺卻不曾回答彌辰,他只是說,自己關於這其中的記憶,都是徹底的消失了,而且不僅僅是石大爺的存在,所有曾經進入到過這時空聖殿的存在,他們關於在這其中的記憶,都是徹底的消失了。

不過,他們在其中得到的那些好處,卻還是存在著。

這時空聖殿,竟然有著如此的威能,也是讓彌辰,有些無法相信的。

緩緩走動,而後彌辰停了下來,他就這樣站在了這時空聖殿的門戶之前,靜靜的看著這時空聖殿的門戶。

對於這裡,曾經或者彌辰不會放在心中,畢竟所謂的成仙,對於彌辰來說,沒有任何的意義,沒有任何的難度,當彌辰偶爾想起這時空聖殿存在的時刻,彌辰的心中,也只是認為在這時空聖殿之中,應該有著原始之力的存在。

原始之力,其實就是成仙的契機,所以彌辰認為,這時空聖殿之中隱藏的,就是那原始之力的存在,而那就是所謂的成仙的契機。

但是如今,彌辰才是知道,當彌辰站在這時空聖殿門戶之前的時刻,彌辰才是知道,自己之前所想的,真的實在是太過簡單了…

只是這門戶的存在,雖然不曾進入其中,但是彌辰卻已經感受到了一種無法形容的玄奧,那是遠遠超過了任何想象的極致玄奧,甚至之前,在那仙王殿之中,彌辰都是不曾感受到過這樣的玄奧存在!

仙王殿啊!

那可是仙王的殿堂,是被仙王煉化而成的領域之地,那裡充滿的一切玄奧,都是屬於仙王的玄奧,但是那裡的玄奧,都是無法和這時空聖殿相比!

難道這裡的締造者,或者說這時空聖殿之中蘊含的,是屬於那仙帝的玄奧嗎!

彌辰的心中,這樣的猜測,只是彌辰卻不敢這樣肯定,如果這真的是屬於仙帝締造而出的話,那麼恐怕這裡的締造者,應該就是斷代夜皇或者帝王陸峰之中的一尊了吧!

除了他之外,彌辰想不到還有其他的存在,可以做到這樣的程度。

終於,彌辰還是伸出了自己的手臂,就這樣緩緩的觸碰到了那無盡的光芒之中!

那一瞬間,這時空長河之中的彌辰,徹底的,消失了…

站在那光幕之中,站在這時空之中,彌辰緩緩的走去,自己的腳下,是長廊的存在,從開始,走向最終。

彌辰,不知道開始的起點是哪裡,因為彌辰此刻站在的地方,就是這長廊之上,他朝前,看不到開始,向後,同樣看不到任何。

前後,都是那無盡的虛無,都是那無盡的縹緲,一片茫然,一片為止和迷茫的存在。

起點是什麼,終點,又是什麼…

彌辰,真的不知道,真的不清楚,他就只是這樣,靜靜的走著,靜靜的朝著那道路的前方,緩緩的?走去…

不知道走了多久,或者說,不知道走過了多少的時代歲月,彌辰只是不停的在走,那一刻,彌辰似乎看到遠方,出現的一道光芒。

那是,照亮了整個天地,照亮了整個歲月的光芒。

只是那光芒的存在,卻是位於這長廊的一邊,並非是這長廊的盡頭。

彌辰走到了那璀璨無比的光芒所在的位置,而知道這時候,彌辰才是看清楚了,這光芒的存在,到底是什麼了。

那是,一道數萬丈巨大的門戶,靜靜的存在於這時空之中,靜靜的存在於這天地之中,似乎是無數時間和空間之中,永恆的唯一存在一般,而且從這光芒之上,彌辰感受到的,是前所未有的玄奧存在!

「這門戶的存在,根本就是使用,無上的玄奧凝練而成的存在啊1

「彌辰的眼中,是無盡震撼的色彩,他從未想到,會遇到這樣一幕,這樣驚世駭俗的一幕1

從這時空聖殿之前的門戶開始,一直到這裡,彌辰看到的兩扇門戶的存在,都是無比恐怖的門戶存在,都是那種玄奧凝結的門戶。

但是,這些玄奧凝結的門戶,那其中凝練的玄奧,實在讓人無法想象啊!

這其中的歸納的那些玄奧,便是比起之前仙王殿之中的玄奧,還要恐怖許多!

當初的仙王,是何等的存在,在那無數的畫面之中,在那真正浩劫一戰之中,彌辰是曾經見識過的。

仙王的存在,絕對就是仙王級別的恐怖強者,而且還是屬於仙王級別的強者之中,最為逆天的存在之一!

甚至,他給予彌辰的感覺,都是堪比那仙帝級別的存在!

降臨這一方時空之中的異宇宙仙王存在,數量何等龐大,比起洪荒原始宇宙之中的仙王存在,多出了數倍,甚至是十幾倍的存在。但是他們,也只是佔據了上風而已,當仙王等幾尊同樣都是仙王級別的存在歸來之後,形式便是瞬間逆轉了!

彌辰就曾經看到過,包括仙王在內的幾尊無敵的存在,他們一人之力,曾經撼動了整個時代,都是挑戰足足數尊對手,強勢到令人髮指的程度之中。

這些存在,何等的逆天,何等的恐怖無上!

而這樣的一些存在,他們聯合起來,那麼諸天都是要徹底顫抖的。

但是,即便是他們這樣無上恐怖的存在,他們凝練而出的領域之地,甚至都算不上什麼,無法和這玄奧構造而成的光門相比,甚至是遠遠無法相比的!

這其中的差距,真的太大太大了。

如此恐怖的門戶存在,簡直就是無法想象的!

起碼彌辰從未聽說過,從未見識過這樣的門戶存在,而現在,算是彌辰,第一次見識到了吧。

看著那門戶的存在,彌辰微微猶豫,不過最終,還是伸出了雙手,就這樣,直接推開了那門戶的存在了…

推開,也不能算是推開,而是彌辰,就這樣深處,碰觸到了那門戶的存在。

那一刻,彌辰終於,還是進入到了這門戶之中…

看著,面前這出現的一切,彌辰的眼中,出現了無數動蕩的光芒!

那是,無數寂滅朽敗的存在,靜靜的存在於這天地之中,彷彿永恆的佇立,卻已經失去了任何生命的存在痕。

不,並非是失去了生命存在的痕,而是那些,似乎根本就是沒有生命的存在,他們似乎,都只是一些幻象的存在,都只是一些不曾存在的存在罷了!

不曾存在,卻還是存在,這本身就是極端矛盾對立的,但是彌辰,卻就是有著這種感覺!

極端的對立,完全不應該的存在,但是卻就在這樣,存在這…

彌辰緩緩走動,朝著那深處,看著這無數的存在,有著一些寂滅朽敗的宮殿,有著一些虛無,已經失去了任何力量基礎的強大兵刃,有著一些,殘破的戰甲,有著一些,古老的墳墓存在。

這些,都是靜靜的存在於這天地之中,無數的時間,無數的時代之中,始終都是如此的存在,不曾有過,任何的改變一般…

彌辰,走過了無數和無數,最終,他還是沒有忍住,就這樣伸出手,碰觸到了一件兵刃的存在。

那是一柄長戟,已經折斷,那長戟的存在,似乎連通了整個天地,雖然不是多麼的龐大,但是那種氣息,那種威嚴,卻是無法想象的恐怖!

那是,仙器,真正無上恐怖的仙器存在!

彌辰肯定,那就是一柄斷裂的仙器存在!

他看著那仙器的存在,終究還是伸出了自己的手臂,輕輕的碰觸了…

一瞬間,彌辰的腦海,轟然炸開!

那一刻,彌辰的腦海之中,猛然多出了無數的畫面!

那是一尊蓋世的存在,揮舞著這恐怖的長戟,對抗一切的畫面!

彌辰只能看到這尊無上的存在,揮舞著那恐怖的長槍,抹殺一切,但是其他的,卻是絲毫看不到了,他對抗的對手,他在什麼地方戰鬥,一切和一切,都是徹底的朦朧,都是徹底的虛幻了。

彌辰的腦海之中,此刻唯一出現的,就是這尊蓋世的存在,就是他抹殺一切的畫面,就是他,施展的那蓋世的殺伐之術的畫面…

彌辰不知道這尊存在的層次,但是他卻清楚,這尊存在,至少也是一尊仙王級別的恐怖!因為他的殺伐之術,那蘊含了無窮奧妙的殺伐之術,彌辰一時間,竟然是無法徹底領悟的,他只能獃獃的看著,只是獃獃的看著罷了。

短暫的時間之中,彌辰竟然無法領悟這些畫面之中的殺伐之術,這在彌辰的眼中,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的事情,要知道彌辰的存在,是何等偉大的存在。

他的強大,簡直就是顛覆一切認知的無上!

而彌辰的悟性,更加是驚悚的強大,然而彌辰,卻無法在短暫時間之中,領悟出這其中的蓋世殺伐之術,這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如果只是唯一真仙級別的殺伐之術,那麼彌辰完全可以在最為短暫的時間之中徹底的領悟,但是浙西殺伐之術,卻讓彌辰,花費了無數的時間,都是無法領悟的,這根本就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然而,一切尚未結束,一切還在進行。

那畫面,依然還是在不斷的出現,依然還是在不斷的演繹!

恍惚間,彌辰開始領悟出,這畫面之中一些殺伐之術的含義,開始領悟出,這畫面之中,一些殺伐之術,內在蘊含的一切了。

終於,不知道過去了多少的時間之後,彌辰還是,徹底的領悟了!

那一切的殺伐之術,都是完全的出現了,都是完全的沉澱累積在了彌辰的腦海之中,讓彌辰,終於是完全的感悟了!

這時候,畫面,也是徹底的消失了,而彌辰面前,再度出現了那古老荒涼的畫面,再度出現了,這無盡慘烈,這充滿了死亡氣息的一幕了…

結束了,終於還是,徹底的結束了…

彌辰深吸一口氣,他終於知道,為何從這裡走出的存在,都是宣揚這裡,是成仙之地了。

為何這裡,隱藏了那麼多驚世的秘密存在了!

原來,一切竟然是這樣的!

從這裡,彌辰看到了無數,彌辰領悟了無數,彌辰的得到了無數!

只是,此刻的彌辰,也是有著一些困惑的,因為他感受到那畫面之中的存在,那無上的手持長戟的至少仙王級別的存在,他施展的那些殺伐之術,總是有著一些很彆扭的感覺,甚至是那種力量的流動,也是讓彌辰感到分外的不適應。

似乎,似乎,似乎那些殺伐之術,那些一切的修鍊體系,和自己現在掌控的一切,都是截然不同的!

彌辰不清楚,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而且彌辰心中,有著一種莫名的感覺,那就是一旦當自己走出這裡,於原始世界之中,施展出這些殺伐之術來的時候,這些殺伐之術的威能,遠遠無法和畫面之中,那驚天動地,那泯滅一切的而無上威能相比的。

彌辰真的充滿了困惑,充滿了疑問…

不過,雖然這些殺伐之術,可能威能上,真的不如那畫面之中一般的強大和恐怖,但是他們的玄奧程度,卻還是難以想象的。

起碼彌辰可以熔煉其中的一些精華,將自己的殺伐之術,進一步的完善和強大起來了。

微微掃視,周圍的一切,還是自己之前看到的一切,一切還是那種充滿死亡,充滿了宛若枯寂死亡的深淵和寂滅的世界。

彌辰沒有猶豫,又一次走出,直接來到了旁邊的一處恐怖巨大的戰甲旁邊。

那戰甲的存在,同樣也是充滿了斑駁的痕,似乎已經是徹底的寂滅腐敗了一般,似乎,隨時都是要徹底的崩滅了一般。

彌辰知道,那戰甲的存在,曾經的主人,必然是一尊,真正無敵時空的存在,一尊真正無上恐怖偉大的存在。

而他的戰甲,就這樣,遺落在了這天地之中,經過了那無盡慘烈的戰鬥之後,徹底的出現在了這裡。

彌辰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走到了那戰甲的旁邊,伸出手,碰觸到了那戰甲的存在。

一瞬間,腦海之中,再度出現了那無數的畫面,再度出現了,之前和觸碰那戰甲的時刻,出現的同樣的畫面。

那是,無數的畫面存在,那是無數戰爭殺伐的畫面存在!

依然,彌辰還是無法看到任何,只能看到的,就是其中的那些戰鬥,那些驚世的殺伐之術存在。

這些殺伐之術,都是不斷的出現在彌辰的腦海之中,不斷的回放著,然給彌辰時刻都是在觀看。

彌辰知道,這尊存在,也是一尊無上的恐怖強者,也是一尊,堪稱無數時代之中,最為極致的強大霸主存在。

這,必然也是一尊真正俯瞰一切生靈的無敵恐怖強者!

他的強大,簡直就是難以想象的,他的恐怖,也是無法形容的。

這尊存在,最少,最少同樣也是一尊,仙王級別的存在啊!

一尊,仙王級別的存在啊!

彌辰此刻真的對於這時空聖殿,感到徹底的震驚了。

他不知道這時空聖殿的存在,究竟是什麼,為何隱藏了這樣恐怖的驚世,為何會隱藏如此之多的蓋世存在棲息之所。

不說其他,只是這裡,這看似無窮無盡的宛若埋葬之地的存在,其中的價值,就是無法估量的,哪怕就是彌辰在原始聖地之中得到的那五百傳承,和這比起來,也完全不是一個層次,不是一個級別啊!

彌辰的心中,充滿了震撼,充滿了震驚。

只是,彌辰卻沒有繼續走去,沒有繼續在去感悟什麼。

也許,有一天,彌辰會再度來到這裡,但是卻絕對不會是現在,雖然在這時空聖殿中,彌辰感受不到時間的存在,但是他卻不敢真的這樣確定,一旦在這其中經歷的時間,於外界之中,同樣也是在經歷時間,那麼這樣的話,威脅就是太大太大了!

在這裡,彌辰或者會迷失自己的存在,讓自己沉淪在這裡,而忘記了外面的事情。

如果在自己沉淪於這無數的殺伐之中的時刻,外界發生了天大的變化,那麼彌辰恐怕真的就要徹底的瘋狂了吧!

所以,彌辰還是離開了。

朝著來時的方向,彌辰快速的走去。

那光芒的存在,依然還是那樣的醒目,於這充滿死亡和沉淪氣息的世界之中,那光芒的存在,似乎就是一盞明燈,照亮了一切,讓彌辰可以清楚的看到任何。

緩緩的靠近,就這樣直接走進了那光芒的存在,彌辰輕輕碰觸。

那一瞬間,彌辰又一次出現在了這長廊之上。

深吸一口氣,彌辰沒有任何的停留,繼續朝前走去。

終於,又是走了無數的時間之後,彌辰又一次停下自己的腳步。而這一次,彌辰再度看到了。

彌辰,又一次看到了一個同樣無比巨大的光芒存在。

彌辰清楚,他明白,恐怕那光芒的存在,肯定是和之前他遇到的一樣的存在了,雖然不敢肯定,但是彌辰,卻還是走了進去…

那一刻,無數的光芒閃爍,而等待彌辰反應過來的時刻,已經出現在了另外的一個世界之中。

這個世界,同樣也是一個充滿了死亡,充滿了寂滅,充滿了沉淪的世界。

這是同樣也是一個,不應該存在,一個被徹底埋葬的世界存在!

這裡的存在形式,和之前的存在形式,都是差不多的,而且這裡充盈的,在這裡,彌辰甚至看到了無數的骸骨,那是一些恐怖通天,巨大無比,便是已經成為了骸骨的存在,依然有著無盡威嚴氣息的恐怖存在。

那些骸骨之上,流動著一種種死亡的氣息,流動著一種種寂滅的氣息存在。那強大的威嚴,讓人無法想象,只是存在,似乎就是可以壓制歷史,壓制時空,壓制歲月一般!

彌辰深吸一口氣!

這樣的驚世氣息,難道這驚悚巨大骸骨的主人,曾經,是那仙帝級別的存在嗎!

或者,也唯有那無敵的仙帝存在,便是在隕落之後,便是在死亡之後,才是可能有著如此恐怖的威嚴吧!

其他的存在,任何的存在,都是不可能具備這樣強橫無上的恐怖的。

彌辰猶豫,終於還是走到了這和骸骨的旁邊,終於還是伸出了自己的手臂,終於還是觸碰到了這骸骨之上…

一瞬間,那驚世恐怖的咆哮,在彌辰的腦海之中不斷的回蕩,那種驚世的大恐怖,那種震撼整個時代,億萬時空歲月的勞觶深深的動蕩這著,深深的影響著彌辰的存在。

沒有殺伐之術,沒有任何驚世的畫滿。

只是那吼聲的存在。

但是那吼聲的存在,給予彌辰的感覺,卻彷彿是可以寂滅萬界一般的恐怖!

終於,當腦海之中響徹了無數這樣吼聲存在的時刻,彌辰完全的知道,完全的理解了!

這,就是一種殺伐之術,一種無法想象的殺伐之術存在!

而這種恐怖的殺伐之術,就是那吼聲的存在!

後者,彌辰也清楚,這可能不算是一種純粹的殺伐之術吧,而應該稱之為,一種神通,一種無敵的恐怖神通存在!

終於,聽到了不知多少億萬次的吼聲之後,彌辰的腦海之中,似乎也是漸漸的出現了這吼聲的存在,彌辰的腦海之中,似乎也是完全的鐫刻了這恐怖吼聲的存在了…

一切,都是徹底的消失了,彌辰靜靜的站在原地,他的眼中,不斷的出現無數的光芒。

終於,當一切都是漸漸的平息之後,彌辰也是漸漸的恢復到了之前的那種安靜的狀態之中。

深吸一口氣,彌辰知道,自己終於還是領悟了…

不過…

彌辰微微皺起了眉頭。

不過,這吼聲的存在,雖然在那畫面之中,給彌辰的感覺,無盡恐怖,似乎一聲之下,連時代歲月,都是可以的鎮滅一般,但是彌辰卻書感覺到,於這方時空之中,那吼聲的存在,好像也是沒有多少的威能存在。

雖然其中充滿的那種強大的力量,那種玄奧的凝結,那種恐怖無比的破壞力,也是也是驚世駭俗的。

但是這吼聲的存在,卻並不具備,之前感受到的那種無敵威能。

「這,又是怎麼一回事呢…」

彌辰再度皺眉,他更加的困惑和不解了。

這裡發生的一切,這裡出現的一切,但是違背了彌辰的認知。

這些殺伐之術,在彌辰看來,都是無比恐怖的,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這些殺伐之術的存在,在這時空之中,卻完全沒有那該有的威能一般!

當然,這些殺伐之術,如果是被一般的存在領悟,甚至是那些唯一真仙級別的存在領悟,也都是有著難以想象的威能存在,可是在彌辰的眼中,卻真的很一般。

起碼,比起同為仙王存在的那些殺伐,威能就是要弱了一些的。

「難道,那些都只是一些故意編造的,都是一些,可以凝造的虛假畫面嗎?」

這是彌辰想到的,唯一的可能了,除了這種可能,彌辰沒有其他的想法。

不過,這種可能,卻瞬間還是被彌辰排除了,因為彌辰可以看到,畫面之中,同樣那些殺伐之術,綻放誕生的時刻,那種強橫恐怖的威能,是何等的震撼!

那是可以覆滅一切,那是可以泯滅無窮的無敵殺伐之術啊!

那樣的殺伐之術,怎麼可能是假的呢…

「但是為什麼,那樣的殺伐之術,在我看來,雖然聲勢浩大,但是威能,卻遠遠無法和那畫面之中的殺伐之術相比呢…」

彌辰,真的想不明白了。

不過,既然想不明白,那麼就不去想了。

想多了,也沒有什麼用途了。

彌辰轉身,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朝著那來時的光芒走去。

既然這裡和之前遇到的都是一樣的,那麼彌辰也沒有留下來的必要了。

瞬間之後,彌辰又是回到了那走廊之上。

而這一次,彌辰再度前進了不知道多少的時間多少的空間,終於他又一次看到了一扇無盡玄奧凝結而成的光芒的存在了。

那光芒的存在,讓彌辰的心中,充滿了無盡的震撼!

雖然之前已經見識過了三次了,但是每一次看到,彌辰的心中,都是會多出一分的震撼來。

而這一次,也是如此…

沒有在意這光芒的存在,彌辰繼續朝著前方走去,速度奇快無比,根本不曾有著任何的停留。

走過了一扇又一扇的光芒存在,彌辰走了不知道多少億萬的距離,終於他,還是停下了自己的腳步。

因為,彌辰的前方,那長廊,依然還是無窮無盡,依然還是看不到終點。

彌辰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可以走到這長廊的終點,不過他卻知道一點,那就是即便他可以走到終點的存在,那麼也是需要,無數的時間了。

時間對於彌辰來說,是最不能浪費的。

所以,彌辰選擇了放棄。

不過,就在彌辰打算離開的時刻,卻微微傻眼了。

因為彌辰發現,自己竟然不知道,應該如何離開這裡!

是啊,剛剛進入到這裡之後,彌辰就是身處那長廊之上了,看不到起點,同樣看不到終點的存在。

只有前進的道路,只有後退的道路,但是卻不曾看到,離開的道路!

而現在,同樣也是如此。

彌辰真的不知道,應該如何離開這裡才好了…

難道,真的要在里呆上無數的時間,等到自己足夠強大,強大到足以破開這方時空之後,才是可以離開這裡嗎…

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恐怕已經過去了無數的歲月了。而顯然,彌辰是沒有那麼多時間浪費的。

這一刻,彌辰真的有些著急,不過著急,也是沒有任何用途了。

到底,應該如何是好呢…

彌辰迷茫,充滿了無盡的困惑。

他此刻在思考,那些曾經進入到這裡的太古大帝,究竟是如何離開的…

「離開,離開…」

「他們,究竟是如何離開的呢…」

彌辰喃喃出聲,看著自己腳下的時空長河,已經無比的著急了…

時空長河?

彌辰瞬間反應了過來,他猛然抬起了頭,看向了遠方。

就在那遠方,那時空聖殿的存在,靜靜的佇立在那裡,宮殿的全部存在,彌辰已經無法看到,他能夠看到的,只是那將一切和一切,都是植根在了這無數時空世界深處的時空聖殿存在!

他,出來了…

彌辰此刻,終於反應了過來。

他,出來了!

竟然,就這樣詭異無比的,出現在了這時空長河上空,出現在了之前進入到那時空聖殿的道路之上了。

「我,是如何做到的…」

彌辰有些困惑,不過就在一瞬間之後,彌辰敢到似乎有著什麼東西,什麼玄奧,正在進入到自己的腦海之中!

無數的畫面,之前彌辰在這時空聖殿之中經歷的一切,所有的經歷,似乎都是一種莫名的力量或者玄奧,正在不斷的蠶食,正在不斷的毀滅一般!

那些玄奧和莫名的力量存在,正在不斷的吞噬虛無彌辰曾經看到的一切,彌辰終於知道,為何曾經從這裡走出的那些存在,最終都是會徹底的忘記這裡經歷的一切了。

原來,都是那種莫名玄奧和力量存在,將那些曾經的來到過這裡的太古大帝,他們記憶之中的一切,都是徹底的抹去了…

彌辰,不想失去這些記憶的存在,但是奈何,現在的彌辰,卻沒有任何的力量,可以阻止這種力量的侵襲。

不過,就在彌辰放棄的時刻,他的身體之中,那原始之力,那四大原始之力的存在,那終結原始之力的存在,那造化之力的存在,卻都是瞬間出現了,瞬間,將彌辰腦海之中,那些想要吞噬毀滅虛無彌辰記憶的力量或者玄奧,徹底的覆滅了…

全部,都是徹底的消失了。

之前經歷的一切,之前經過的所有,依然還是清楚的存在於彌辰的腦海之中。

彌辰,依然還是無比清楚的記得,之前發生的一切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