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六章控制火元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章控制火元氣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修鍊一道,先淬鍊**,激發潛能使得體內的經絡溝通丹田,如此才可以憑藉著修鍊功法將天地間的元氣納為己用,使一個年幼的少年都擁有著千鈞巨力能開山劈石。

而修鍊的境界又分為九大境。

為淬體境,先天境,真元境,元丹境,元嬰境,宮府境,嬰墟境,神通境及通天境。

蕭雲現在為淬體七重。

在淬體六重後分為煉骨,煉筋,煉皮,煉膜,蕭雲赫然屬於煉筋境了。

淬體六重的人骨骼堅硬如鐵,淬體七重后筋脈堅韌難以折斷……到了淬體九重后,人體幾乎擁有了極強的防禦力,一掌劈去,連普通的刀劍都可以輕易的抵擋下來。

當然,這只是對應普通人而言,同境界的人出手對方一擊之力也不是輕易可擋。

如昨天蕭雲出手就可將低他一個小境界的蕭立踢得骨頭都斷裂了起來。

「也不知這武魂能不能對我作戰時形成輔助之力?」在停止修鍊后蕭雲開始在院子里練習武技,不過在修鍊一番后他感覺這些武技太平庸了,難以使他在同級脫穎而出。

心念所動之下,他開始感應著那武魂。

心神和武魂相觸,蕭雲立即感覺到了上面有著幾種不同的氣息。

一種是他平日修鍊下來的天地元氣,還有一種是帶著森寒徹骨的寒氣正是替蕭靈兒拔除寒氣后融入了這武魂當中,化為了它自己的一部分,這兩種氣息都很微弱。

不過,當蕭雲繼續感應而去,他心神一動。

「這火元氣好濃郁。」蕭雲心中忍不住驚呼,那火元氣太磅了,心神感應而去就如接近了一個火海,不敢貿然接近,深怕會被給焚盡了意識,就此飲恨於此。

這種擔心顯然是多餘的,待得蕭雲仔細感應,他就發現自己心神一動,那些火元氣竟然開始流動了起來,似乎和他有著一種莫名的聯繫,兩者間就等若於一體,如他丹田內的元氣。

「這應該是武魂的關係吧。」蕭雲心中暗忖,這武魂本就是他自己身體的一部分能取得這種聯繫也是正常,也是現在還沒有進行本命覺醒,到了那時候他對武魂的使用就會如臂使指了。

「不知我能不能將這些火元氣運用起來?」略微沉吟,蕭雲開始進行摸索了起來。

隨著心神的控制,那碧枝火光綻放,開始流轉了起來,尤其是那片新吐出的赤葉,上面火光綻放,如霧氣氤氳,蘊含著極為浩瀚的火之元氣,當初它汲取的火元氣幾乎有大半都儲存於此,孕育出了一片新葉,如今被蕭雲催動,很快順著他體內流去。

不過,這些火元氣才流去不久,蕭雲的眉頭卻是皺了起來。

「這火元氣太霸道了,貿然引入我經脈將會傷及自身。」才流出去的火元氣很快被蕭雲給引入了識海的武魂內,沒有武魂作為媒介就將火元氣引導而出只會音火焚,身。

蕭雲並沒有因此放棄,開始繼續琢磨,武魂中的浩瀚火元氣若是加以利用自己必將多一門手段,或許可以在同級中無敵,就算是想要越級而戰也不是沒有可能。

經過大半天的琢磨,蕭雲終於是成功了。

呼!

卻見得蕭雲一掌拍出,掌心浮現出一根碧枝,上面火光隨著掌風震蕩而出。

砰!

掌氣震蕩,一股灼熱的氣息波動席捲而出,將他院子里的一排草木都燒得枯萎了起來。

「這麼灼熱的火元氣,想必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得了嗎?」望著自己的傑作蕭雲微微點頭,對此頗為滿意,現在他還沒有踏入先天境,無法控制元氣溢出傷敵。

可火元氣所釋放出來的這股氣流依舊是不容小覷,比先天境外放的元氣也只是略遜一籌。

「看來我這武魂妙用很多,也不一定只是醫人治病那麼簡單呢1想到這裡蕭雲不由眯起了雙眸,遙望遠處虛空時,心中充滿了希翼的眸光,似乎已經看到了希望。

蕭雲在琢磨一天如何將武魂和自身融合運用后才歇息。

「靈兒我出去了。」翌日,蕭雲換了一身乾淨的衣衫,在囑咐幾句后,走出了院子。

紫雲郡緊靠紫雲山脈,以此得名,而顏家當代家主顏絨正是紫雲郡城的城主。

蕭雲早已經是城主府的常客,所以進入裡面幾乎是暢通無阻。

「雲少爺好1

「雲少爺又來為大小姐拔毒了嗎?」蕭雲一進入城主府就有著許多的人向著他打招呼。

「嗯。」蕭雲向著眾人示意,「詩妃小姐在屋裡吧?」

「小姐正等著你了。」一些僕人開口。

「那我去了。」蕭雲駕輕就熟的向著顏大小姐的深閨走去。

「可惜了,一個天才卻淪落到只可以為人治玻」見到少年那離去的身影不少顏家人搖了搖頭道,若是可以修鍊,只怕這少年早就踏入了先天境,或許邁入了真元境吧?

就在蕭雲走到顏大小姐的深閨大院時,那院門外正有著一個頗具威嚴的中年男子及美婦站立,兩人一臉愁容,在見得蕭雲的身影后才鬆了口氣,緊張的眉頭也是舒展了開來。

「顏伯伯,顏夫人好1蕭雲頓步,向著那中年男子施禮。

這男子赫然就是紫雲郡的城主,顏絨。

「小雲你來了。」顏絨點了點頭,臉露笑容,「許久不見,顏伯伯可是想煞你了。」

旁邊的顏夫人微微一笑,臉上更多的是焦急,似乎巴不得蕭雲立即去為她女兒驅毒。

「詩妃姐姐現在怎麼樣了?」見得顏母這般神色,蕭雲問道。

「妃兒體內的毒素前天就開始隱隱發作了,今天已經很嚴重了。」顏絨眉頭緊鎖道。

「詩嫣前天去找你,就想你來的,不想你有事耽擱了一天。」旁邊的顏夫人眸露埋怨。

「那我先去替詩妃姐姐拔毒去了。」蕭雲對顏夫人的態度似乎不沒有放在心上,道了一句后就鑽入了那院子內,直奔裡面的一間屋子裡而去,對此他顯得頗為熟悉。

見此,那顏夫人卻是微微嘆了口氣。

「夫人為何嘆氣?」旁邊的顏絨問道。

「我看蕭家這小子對咱們女兒似乎有意啊1顏夫人悠悠的說道。

每次這少年來此都顯得很熱情,讓她覺得有些不安。

特別是自己的兩個女兒對這少年也頗為喜歡。

「年輕人相互間走得近也沒什麼問題,況且咱們妃兒還需要蕭雲才能保住性命了。」顏絨不以為意的說道。

「走得近是沒什麼,可他們要是真生出了感情怎麼辦?」顏夫人一臉埋怨的說道,「若是這蕭雲有著當年的天賦自然沒得說,可他現在修為一直停滯不前註定前途有限,豈能配得上我們的女兒?」

聞言,顏絨眉頭也是緊緊一皺,嘆了一口氣,「是啊,要是這小雲子天賦還在多好。」

「你得想辦法求一顆解毒丹來,不然老是讓他和妃兒與嫣兒走得那麼近,我不放心。」顏夫人道。

「我會想辦法的。」顏絨嘴上應承著,心中卻是不由苦澀一笑,解毒丹豈是那麼容易搞來的?況且他女兒的毒也不是一般品階的解毒丹可以根除,不然早就不會有這事了。

在顏氏夫妻嘀咕時,蕭雲卻已經是推開了一間香閨的屋門,向著裡面走了進去。

屋子內香氣怡人,所有的傢具都是珍貴的紫雲木雕刻而成,可起點溫養心神的作用。

在深閨裡面,一個少女俯身於一張紫木床邊,滿臉擔憂的瞧著那床上的可人兒。

這少女正是前天去找蕭雲的顏詩嫣。

「蕭雲哥哥,你來了。」聽得腳步聲,少女回頭,臉露欣喜道。

「詩妃姐姐現在怎麼樣了?」蕭雲問道。

「姐姐現在毒發得比上次還要嚴重,你要是在遲來得一天,只怕姐姐就要昏死過去了。」顏詩嫣抿著小嘴,有些埋怨的將蕭雲盯著似在責怪他這麼晚才來,有什麼事情有她的事情重要呢?

「小雲,你來了。」香床上,顏詩妃那長長的睫毛輕顫了顫,努力的睜開雙眸瞅向那少年。

「看來詩妃姐姐體內的毒,是越積越深,快要入骨了。」蕭雲靠近前去瞅了一眼那躺在床上的少女后,眉頭不由緊緊一皺,「若不能徹底根治,以後會很麻煩啊1

「不會是小雲弟弟嫌棄姐姐麻煩了吧?」顏詩妃展顏一笑,媚眼眨動,語氣微弱。

「哪裡會了,我可是巴不得天天來看姐姐了。」蕭雲笑道。

「肉麻,快給我姐姐拔毒吧。」旁邊的顏詩嫣一臉醋意,板著小臉道。

「那你先出去吧。」蕭雲攤了攤手掌道。

「為什麼你每次都要讓我出去了?」顏詩嫣嘟著小嘴,一臉不滿。

「嫣兒,你出去吧。」床上的顏詩妃低聲道。

「厄1顏詩嫣抿著朱唇,靈動的眸子不停眨動,總覺得有些不對勁。

不就是拔毒么?犯得著讓自己離開嗎?

帶著幾分不忿,顏詩嫣慢悠悠的退了出去,心中也知道姐姐的毒已經不能耽擱了。

「那我們開始吧。」在顏詩嫣離去后,蕭雲瞥了一眼那顏詩妃后,攤了攤手掌道。

「嗯。」顏詩妃那臉色浮現出一抹嬌羞,低聲道,「你先退一邊去。」

蕭雲對此似乎早就已經習以為常,替那少女將床慢散下,然後退到一邊的屏風之處。

至此,那顏詩妃這才吸了一口氣,有些艱難的坐立了起來,玉手開始輕解羅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