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十四章吞天滅神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四章吞天滅神訣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方浩的冷哼聲在蕭家不斷回蕩,讓得不少人心中都蒙上了一重陰影。

幾乎所有人都是露出滿臉凝重,如被巨山壓在心口,難以喘息。

就連那蕭老爺子的眉頭也是皺了一皺。

「天元宗么?」客廳外,蕭雲眉頭一挑,眸中不由得掠過一抹精光。

身為蕭氏嫡系子弟,蕭雲對這天元宗也並不陌生。

這是一個凌駕於王國之上的宗派,裡面彙集了各種天才,強者如雲。

在風月國的修者眼中,這天元宗就如心目中的聖地。

方浩雖然離去,可蕭家的風波並沒有因此停止,一眾長老聚集在一起詢問著蕭老爺子如何應付此事,就連一位退隱的太上長老都因為此事給驚動了出來,可見此事之嚴重性。

蕭老爺子坐於議事廳首位,眾多長老滿臉憂心,開始議論了起來。

「如今方浩被天元宗的長老看上了,這該如何是好?」

「這次要是拂了他的意,待得他拜入天元宗后,只怕真是我蕭家覆滅之時了。」幾位長老相互議論,述說著自己的憂慮,對於他們來說,天元宗實在太可恐怖了。

此時幾乎整個蕭家的人都圍在議事廳外面,關注著此事。

「要不將蕭雲送給方家?」突然有著一個長老開口道。

聽得此言蕭老爺子眸光一凝,如那將要吃人的雄獅,不過他卻並沒有開口呵斥。

蕭雲側立在爺爺身邊,聽得那些族人的議論時,心中雖然不忿,卻也只能苦澀一笑。

因為他也知道,這次的事情非同小可,一個不好將會影響整個蕭家的命運。

這些族人會為此擔憂也是正常。

「我看現在也只有這樣了,不然難以消除方家的怒火,為了這麼一個廢物葬送整個家族實在不值,遠山你身為一家之主,必須以大局為重。」一個鬚髮皆白的老人點了點頭附和道。

「對,必須以大局為重。」

「為了蕭雲這廢物葬送我整個氏族,不值1客廳中的長者皆是開口附和。

整個大廳,除了少許人,幾乎都喊著要交出蕭雲,以息方家怒火。

「大局為重?」見得這些如同聲討一般的附和聲,蕭遠山眸光一沉不由冷哼道,「既然如此,這家主的位置老夫不要也罷,我帶著雲兒離開蕭家浪跡天涯,這個爛攤子誰愛管,誰管。」

「什麼?」聽到蕭老爺子這話,議事廳中的人都是一愣。

「太上長老,你道高望重,不如你來當吧。」蕭老爺子斜瞥著那鬚髮皆白的老人道。

「老夫都沒兩年可活了,如何能擔此大任?」太上長老眼角微微抽搐,皺眉道。

「那大長老你來當?」蕭遠山眸光一轉,問向另外一般的大長老。

此人從一開始就主張交出蕭雲。

「我不過先天圓滿境如何能鎮住各方勢力?」大長老臉龐一陣抽動,道。

蕭遠山霍然起身,雙眸精光閃爍,掃視四方道,「只要誰敢站出來,老夫立即退位。」

蕭氏一族的人聽得此言后,不由得騷動了起來。

蕭遠山乃紫雲郡城少有的真元境強者,實力極強,在如今的蕭家再也找不到更強的人了。

可以說這些年不是有著蕭遠山坐鎮,蕭家的產業早已經被另外幾個氏族給蠶食了。

若是蕭遠山真的帶著蕭雲遠在他鄉,他們如何在紫雲郡城立足?

「家主說笑了,再也沒人比你適合這個位置了。」議事廳那些叫喊著要將蕭雲交出的人再也不敢多言,一個個強擠出一抹笑容,說道,如今的蕭家可是離不開此老啊!

聽得爺爺竟在族中大會上要不惜帶著自己浪跡天涯,蕭雲的心中感動不已。

在這世上,迄今為止也就只有這老人願意為自己毫不保留的付出那麼多吧?

「他娘的,既然都不敢挑這個重擔,你們還唧唧歪歪幹什麼?」見到那些一臉賠笑的長老,蕭遠山吹鬍子瞪眼又是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老子身為蕭家之主若連自己的孫子都保不住以後誰會將我蕭家放在眼裡?難道你們以後可以獨善其身?」

「這……」眾位長老皆是無言以對。

「一群目光短淺的傢伙1蕭老爺子眸露凌厲,呵斥道,「我蕭家為什麼能在這紫雲郡城屹立數百年不倒?是因為運氣?還是因為我們承蒙祖先庇佑?」

議事廳的人再也不敢插嘴,只是側耳聆聽。

幾乎整個蕭家的人都知道這老爺子爆了粗口是真的動怒了,絕不能觸其眉頭。

「一個氏族,想要屹立不倒,就只有自強不息,全族的人團結一致,不畏敵,不怕死,每一個都應該是鐵骨錚錚的漢子,讓人聞風喪膽,瞧你們一個個都是什麼熊樣?」蕭老爺子繼續呵斥道,「方家不過出了一個方浩,就把你們給嚇傻了,以後怎麼活?」

「想要好好的活著,就必須硬起骨頭來1

老爺子雖然在教訓人,可句句在理,說到了人的心坎里。

特別是那些青年,他們一個個都血氣方剛,豈容被別人欺到頭上來?

在方浩挑釁蕭家時就有人恨不得狠狠揍其一頓,怎奈同輩中沒有人能與之爭鋒。

「老爺子說的對,我們蕭家男兒豈能沒有了骨氣?」

「絕不能向方家低頭,不然以後我沒有將沒有好日子過了。」在議事廳外的青年忍不住高聲呼道。

「告訴我,你們是願意成為方家的奴隸,還是站起來與之一戰捍衛自己的尊嚴?」蕭老爺子眸光掃視四方,如一個將軍在質問著自己的兵士,字字如雷直入人心神。

「絕不能低頭1外面的年輕人高呼,士氣大振,沒有人願意低頭。

「你們是要站著死,還是要向狗一樣的活著?」蕭老爺子滿意的點了點頭繼續道。

「寧可站著死,也不願意屈辱的活著1外面馬上傳來了應承聲,音波震蕩充滿了血氣,似乎可以從那聲音中感受到那些青年體內沸騰滾燙的熱血,這氣氛在感染著所有人。

本來一些滿臉擔憂的人都忘記了一切,開始義憤填膺,再也不甘接受方家的壓迫。

在這種氣氛感染下,議事廳內那些長者都是不由有些動遙

「爺爺真厲害。」旁邊的蕭雲聳了聳肩,別看他爺爺剛才還一副大老粗的模樣可細細想來,心思縝密得很,只是片刻間就讓得那群要將他交出去的老鬼給安靜了下來。

這樣的手段可比直接動武強。

畢竟這是族人,動武終究是難以讓人心服。

「家主有什麼辦法應付方家?」雖然議事廳內的長老開始動搖了,不過眾人心中還是糾結,畢竟他們要應付的不止是方家還有他們背後的天元宗長老啊!

「我自有辦法。」蕭老爺子道。

「不知家主有什麼辦法?」幾位長老一臉訕笑,試著問道。

「方家不就是出了一個方浩嗎?有什麼大不了的。」蕭老爺子道,「只要我們蕭家有人拜入了天元宗那等大宗派之內,一切問題就可迎刃而解,到時候難道還怕了他們不成?宗派的人可不能隨便干擾王國間那些世俗的事情,我們只要不惹他們就成了。」

聞言,眾人都是點了點頭。

那些超級宗派凌駕於王國之上,可不能隨便出手。

若有人無緣無故向世俗的修者出手,被一些使者知道,整個宗派都會遭殃。

這一切只是為了維護整片天地的秩序,不然宗派的強者隨意殺人,豈有安寧之日?

「可是想拜入那些大宗派內可沒有那麼容易啊1幾位長老抿了抿嘴唇道。

那些宗派底蘊渾厚收的都是天才子弟,一般人必須經過一重重選拔才有機會踏足山門。

「這就不用你們擔心了,都下去吧。」蕭遠山擺了擺手,隨後瞅向旁邊的少年道,「雲兒,你隨爺爺來。」說完,蕭老爺子直接領著旁邊的少年離開了這處議事廳。

「難道是靠這個廢物嗎?」眾人一陣遲疑,可見蕭老爺子態度如此,也不好多問。

蕭雲一路跟隨著老爺子,從老人的的臉上他似看到了幾分滄桑的痕,心中暗忖,「爺爺找我有什麼事情了?」

從老人的神色看來,蕭雲也是知道,想要解決方家帶來的危機只怕沒有這麼簡單。

蕭老爺子帶著蕭雲來到書房,從一個密室內取出了一個烏光閃爍的鐵盒。

鐵盒上面有著玄奧的紋路,盒蓋之間有著一個鎖扣,顯得很是神秘。

「這是什麼東西?」見得這個鐵盒,蕭雲的心咯一跳,隱約感覺此物與自己有關。

「這是你父親留下的東西。」蕭老爺子凝視著手中的鐵盒,露出一臉唏噓。

「父親1蕭雲心中一動,體內的血液莫名的翻滾,「父親有東西留給我嗎?」

這十幾年來蕭雲很少聽到他父母的消息,族人也不曾提及。

每次他問爺爺,得到的答覆就是等他踏入先天境在說。

可惜他八年來一直停滯不前也就沒有問這件事情了。

「嗯。」蕭老爺子點了點頭,道,「現在也該將此物交給你了。」

說完,他那出一個鑰匙將那鐵盒緩緩的打開。

呼!

鐵盒才一打開,一道赤光便是從裡面綻放開來,一股浩瀚磅的氣息波動也隨之席捲而出,那波動,讓人心神顫慄,似可將之給吞入裡面,給人一種惶恐不安的感覺。

「這裡面會有什麼?」蕭雲接過鐵盒,定睛一看,就發現了在裡面擺放著一本泛黃的古籍。

「吞天滅神訣1瞧得那古籍上的幾個字,蕭雲眼睛不由亮了起來。

聽這名字似乎是一部極為霸道的法訣啊!

就在蕭云為這古籍的名字感到震撼的時候,他眸光掠動,那顆心不由繃緊了起來。

在古籍旁邊有著一顆指甲蓋大小的嫣紅珠子,那般浩瀚磅的氣息波動正是從這珠子上所瀰漫而出,仔細感應而去,他竟然可以從那珠子當中感覺到一絲心跳的脈動。

「這是什麼珠子1蕭雲內心激動,隱約覺得父親留下的東西極為不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