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十七章劍訣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七章劍訣成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這才相隔丈許,我應該還可以在進一步1一劍將那細小的蚊子刺殺蕭雲並沒有感到滿足,因為他現在的感知力極強,那蚊子的一舉一動都落入了他的感知內。

原本快到極致的蚊子,在蕭雲眼中飛行時儼然慢了幾分。

甚至他還可以憑藉著那過人的感知預先判斷出那蚊子的飛行遁逃方向。

嗡!

這時,在遠處有著一隻飛蛾飛過。

「距離兩丈,正好1

蕭雲眼睛一亮,身形立即橫跨而出,與此同時一道劍光閃掠而出,刺向了那飛蛾。

咚!

蕭雲的腳步落地,那飛蛾也開始飄落在地。

這一劍真的快到了極致,人未動,劍以至!

「繼續1蕭雲便沒有鬆懈,仔細向著這個院子內感知而去,發現有著蚊蟲就持劍刺去。

一天下來,整個院子里的飛蟲幾乎被他殺得差不多了。

夜幕下,院子里升起了幾處篝火,引來了無數的飛蟲撲來。

刷刷!

在那篝火旁邊,少年不斷持向著那些飛蟲殺去。

「哥哥,你什麼時候才會停下來啊1蕭靈兒坐在院子旁邊的一個石亭內玉手托著香腮,滿臉無聊的樣子,都一天了,哥哥都還沒有停下來的意思,簡直就成了修鍊狂人。

「嘻嘻,雲少爺本來就是個修鍊狂人,只是可憐了那些飛蟲了咯。」在旁邊丫鬟環兒也是撲閃著那大大的眼睛,不過她瞅向那個持劍的少年時,卻是露出滿臉迷戀,「雲少爺就是帥,連拔劍時都那麼酷,他那麼勤奮,以後肯定會成為一個至強者。」

時間不斷流逝,那少年卻在孜孜不倦的拔劍,殺著那些飛蟲。

嗡!

十米外,群飛蟲振動著翅膀飛來,蕭雲眸光一動,縱身一躍就持劍殺去。

刷刷!

劍光閃爍,一隻只飛蟲落下,都是被一劍刺穿,或者劈殺,沒有一隻飛蟲是被劍風所殺。

若是憑藉強大的劍風,淬體八重的修者全力出手下,足以將那群飛蟲一劍震死了。

可一隻只刺殺卻截然不同了。

這考驗著一個武者對劍力的掌控,也考驗著速度及眼力,顯然蕭雲都達到了。

「終於算是有所小成了。」至此,蕭雲這才停止了練劍。

「哥哥,我給你擦汗1見哥哥停止了修鍊,那托著香腮的蕭靈兒連忙乖巧的拿出一塊毛巾替那兄長擦拭著額頭的汗水,那認真乖巧的模樣,就好像一個小媳婦。

「讓我自己來吧。」見得那乖巧的妹妹,蕭雲笑了笑,就要接過那毛巾。

「不,難道哥哥連這都不讓我做了么?」蕭靈兒眨動著眸子,有些固執的將那少年盯著,似乎少年的拒絕觸動了她的心靈,讓自己感覺很無用,平日都是哥哥照顧自己,可自己卻幫不上什麼忙。

「你這丫頭,也不嫌哥哥身上汗臭嗎?」蕭雲摸了摸那少女的後腦勺,笑道。

「要是哥哥願意,靈兒一輩子在你身邊服侍你的可以。」蕭靈兒眨了眨眼睛抬望著面前的少年,那雙眸中有著些許異光浮現,隨後她睫毛一顫,就低下了頷首。

「靈兒小姐,雲少爺有我服侍呢。」

旁邊,那環兒端來了一碗熱騰騰的妖蟒湯盈盈一笑,道,「少爺,喝碗火蟒湯祛下風寒。」

聽得環兒此話,蕭靈兒那美眸中不由得浮現出一絲不忿,小嘴抿動著,一副悶悶不樂的模樣,少女這莫名的表情讓得旁邊的蕭雲一臉詫異,剛才誰說錯了話嗎?

吃飽喝好后,蕭雲也不在煉劍,回到屋中后就開始繼續修鍊吞天滅神訣。

一夜過後,少年從修鍊中退了出來,他雙眸炯炯有神,心情顯得很不錯。

「我現在的靈魂力變得更強了,照這樣下去就可以憑藉著靈魂力震懾人心神了。」

「現在也該去紫雲山脈了。」如今修鍊了穿雲劍訣和吞天滅神訣,蕭雲對自己信心大增,覺得自己可以去紫雲山脈了,畢竟只有在那裡憑藉這磅的元氣才可以快速突破。

「不過在這之前得先去看看詩妃姐姐才是。」蕭雲心中一動,隨後前往了城主府。

當年顏詩妃前往紫雲山脈尋找那紫藤蔓以獲得那魂靈,卻不想受傷而歸。

在知道此事的經過後蕭雲一直心有愧疚,想彌補詩妃姐姐,所以這次既然要前往紫雲山脈深處,他也想順便看看有沒有機會獲得那紫藤蔓魂靈,這樣一來也可以了切一樁心愿了。

「雲少爺好1蕭雲進入顏府,芯投運頗為友好的問候著。

「蕭雲又來看妃兒了?」然而,就在蕭雲要進入那顏詩妃香閨深院時那顏夫人卻是驀地出現幽幽的開口,瞧那眸光,似乎對這少年並不怎麼歡迎,甚至帶著幾分抗拒。

這讓蕭雲眉頭微微一皺。

「嗯。」蕭雲點了點頭。

「蕭雲公子,這兩年來感謝你對妃兒的照顧,不過現在你年紀也不小了若是沒事就忘她那深閨闖只怕影響都不好,畢竟一個待嫁的少女名聲可是很重要。」

顏夫人淡淡一笑,顯得很是客氣,可那話語中的意思讓人明白,她顯然是不願意讓蕭雲與自己的女兒過多接觸,什麼名聲只是一個拒絕蕭雲頻繁來此說辭罷了。

要知道,這兩年來,幾乎整個紫雲郡城的人都知道蕭雲都會有著一個固定的時間去顏大小姐拔毒,雙方間關係極為密切,現在再談什麼名節,不是有點晚了嗎?

聽得此言,蕭雲也有些鬱悶,不過他很快就明白了過來,「想必是因為方浩的事情吧。」

前些天方浩威脅蕭家,那麼大的一件事情肯定傳遍了整個紫雲郡城,顏夫人的態度就是最好的證明,「只是她就真那麼確定我會不如方浩嗎?」想到這裡蕭雲嘴角不由一扯。

「我不會耽擱太久的。」蕭雲眸光上揚,瞅向那顏夫人說道。

「嗯,那就好。」顏夫人道。

蕭雲作揖,就向著那深閨走去。

「這次老爺聯繫了宗族的人應該可以求得一顆上品的解毒丹,如此一來就不用這蕭雲替妃兒拔毒了,免得讓兩個丫頭和這蕭雲繼續接觸,一個廢武魂還得罪了方浩,豈有前途?」顏夫人喃喃自語,在瞅了一眼那個進入院內的少年後她也便就此離去。

走入那香閨內院的蕭雲嘴角依舊掛著一絲淡笑。

這八年來蕭雲早就習慣了被人這般輕視。

對於顏夫人的心態蕭雲也是了解。

甩了甩頭,蕭雲就徑直走向了院子。

「你家小姐了?」蕭雲向著一個侍婢問道。

「小姐正在沐浴,蕭雲少爺且先等候片刻。」一個模樣嬌俏的侍婢,頗為客氣的說道。

在這些下人眼中,蕭雲還是很了不起的,至少連真元境強者都無法拔出的惡毒這少年就可以輕鬆的拔出,這種救死扶傷的能力有幾個人可比?

可惜的是這是一個以武為尊的世界。

除非這少年的醫術真地能達到生死人,肉白骨的境界,不然很難讓那些武者尊重。

稍許后,那屋子裡的少女已經沐浴完畢,蕭雲被請了進來。

顏詩妃隨意的披著一襲雲裳,烏黑的青絲垂落而下,隨著她的腰肢扭動間在她那嬌翹的臀部不斷擺動,胸前那高聳呼之欲出,那抹胸衣根本無法將之遮掩留下了一片雪白。

在那雪白之下,是一條深邃的溝壑。

咕嚕!

望著少女那近乎完美的身材,以及那呼之欲出的小白兔,蕭雲不由咽了咽口水。

「詩妃姐姐真的是越來越大了。」蕭雲心中嘀咕著那眸光不由多瞥了一眼那少女的衣口。

那衣口處的高聳牽引著他的心神。

「蕭雲弟弟,你怎麼又捨得來看姐姐了?」顏詩妃腰肢微微傾斜,然後玉手不停拍打著那青絲,將上面的水珠濺灑而出,簡單的舉止卻是將那完美的身材給勾勒的淋漓盡致。

尤其是少女玉手撥動那青絲時胸前的飽滿不斷顫動,露出一片雪白,讓得那情竇初開的少年眼睛都瞪大了似乎想那片雪白之下到底是一副什麼迷人的景象。

「咦?」顏詩妃開口,卻並沒有聽到那少年的答覆,這讓得她微微一怔。

等她美眸眨動,向著旁邊斜瞥而去時,正瞧得那少年有些火熱的將自己給盯著。

「小鬼,你看什麼呢?」顏詩妃白了那少年一眼,也不在撥弄青絲,在伸了一個懶腰后,扭動著那水蛇一般柔軟的腰子就向著那少年走去,那美眸中帶著幾分嗔怒。

不過,這表情對蕭雲來說顯然是沒有太大的殺傷力,反而讓人感覺又多了幾分風情,讓人怦然心動,少年攤了攤手掌,嘴角露出一抹輕笑道,「誰讓詩妃姐姐那麼迷人了。」

少女方才出浴,別有著一番風情,讓得蕭雲一時竟捨不得移開視線。

「你這傢伙真是越來越貧嘴了。」顏詩妃笑罵了一句,不過卻並沒有生氣的意思。

「哪裡,是詩妃姐姐越來越漂亮了。」蕭雲聳了聳肩,有些無辜的說道。

在兩年前這少女還有些青澀,讓他感覺不到那種魅惑,如今兩年過去,蕭雲一時也感覺宛若一夢,不知不覺,這少女竟然成熟得讓自己都忍不住時不時的想多看一眼了。

是詩妃姐姐越來越漂亮了,還是我長大了呢?

「你啊,姐姐還真是拿你沒有辦法呢。」顏詩妃盈盈一笑,心情似乎顯得很不錯,坐在了少年旁邊的一張椅子上,玉手捏起茶杯,在輕抿了一口,並沒有因為少年的言語生氣。

這兩年來它被劇毒纏身,也算是經歷了大起大落。

當年幾乎整個紫雲郡城的公子哥都圍在她身邊,可自從她中毒被宣布無藥可救后,那些人的態度逐漸冷漠,漸漸的也沒有人來問候她,儼然被當成了一個將死之人。

經歷了這些人情冷暖后,顏詩妃也就很少和外人接觸了。

反而是蕭雲這兩年來一直豪不厭煩的來為自己拔毒,讓得顏詩妃頗為感動。

在這種煩悶的生活中,兩人有時候相互調侃幾句,也是讓得她感覺頗為輕鬆。

所以這兩年來顏詩妃已經漸漸的習慣了和這個半大的少年調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