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二十五章危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五章危機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這吞天雀竟然被毀去了肉身?」聽得那回蕩在山脈中的聲音,蕭雲不由砸了砸舌。

實在難以相信,這麼強大的吞天雀竟然會落到這般田地。

可想而知,那個白衣女子該是多麼的恐怖,絕對是一方強者。

就在此時,那片虛空突然有著一道光影閃爍,那白衣女子驀地出現在空。

「吞天雀太強了,若不是我擁有著禁器,根本難以脫身。」白衣女子遙望遠方,在瞅了一眼吞天雀消失的方向後黛眉微微一蹙,突然她臉色一變一口鮮血噴吐而出。

噗!

鮮血染空,白衣女子的氣息頓時萎靡了起來。

蕭雲只見得虛空中那原本飄逸出塵的女子搖搖欲墜,最後竟然真的落向了一處山谷。

瞧這模樣,這女子似乎也傷得不輕,剛才只是在強撐著啊!

「也受傷了。」蕭雲愣了一愣,看來那吞天雀也是不凡,縱使在渡劫也不小覷。

如今大戰停止,山脈中的餘波漸散,唯有那大戰之地還有著熊熊烈火在燃燒著。

蕭雲瞅了一眼那遠處的山巒,旋即便就此離去。

經過此次觀看這強者之戰,他感悟頗深似乎觸及到了突破的契機。

蕭雲翻山越嶺,來到了一個山澗當中,磅的元氣如同那氣浪一般從裡面席捲四方。

仔細看去,可以發現那山澗當中有著一個泉池,磅的元氣正是從裡面噴薄而出。

此刻蕭雲正盤坐在那元泉旁邊的一塊巨大的岩石之上,他雙眸禁閉,似乎在感悟天地,丹田之處,有著一個氣旋浮現,在不斷的汲取著附近的那些天地元氣納入體內。

與此同時,在他的眉心碧光閃爍,竟有著一條碧色的枝條延伸而出扎入了那元泉之內。

這碧綠的枝條赫然就是蕭雲那武魂的枝條了。

武魂綻放出璀璨的碧光,瘋狂的吸收著那元泉當在的天地元氣,以壯大己身。

在蕭雲的識海內,可以看到武魂的枝幹又大了一圈,都快有著人的手腕粗大了,在那枝幹上,一根枝條延伸而出,碧光燦燦,綻放出生命的氣息就好像是一顆生命之樹在茁壯成長。

此時,蕭雲的武魂已經叉出了三條分枝。

那兩條早就衍生出來的枝條,嫩葉上霧氣朦朧,有著一顆顆露珠凝聚而成。

當中有一片嫩葉凝結的是一個赤色的露珠,光芒燦燦,好像一顆火紅的寶石。

「哥哥在修鍊,我可以去吃這些奶奶呢?」在識海內,那小傢伙望著碧樹上凝聚成的露珠口水都流了,趁著蕭雲在修鍊的時候,眸子撲閃撲閃,竟然是爬了上去,悄悄的偷食那些露珠。

武魂現在在竭力汲取那元脈中的元氣,也顧不得這小傢伙,倒是讓它吃得開心不已。

蕭雲此刻完全沉浸在對於天地的感悟當中。

修鍊一道,到了先天境就需要感悟天地才可以有所突破了。

蕭雲這一修鍊就是三天,他周身霧氣氤氳,真的如融入了天地當中,他整個人的氣息也在發生微妙的變化,有著一種魚要躍龍門的感覺,只差一步就可以踏入先天境了。

而隨著蕭雲的修鍊附近的元氣也稀薄了不少,被那武魂給大量吸收化為了精氣。

咚咚!

在蕭雲全心修鍊的時候,一群修者驀地出現在了這片地域。

「這就是紫雲山脈元脈的所在地了。」

「這裡的元氣果然濃郁啊1

「呵呵,在這裡修鍊一天可是勝過在紫雲郡城一個月啊1

「也多虧了那吞天雀將這片山脈中的妖獸給驚走了,不然我們可是無法深入這裡。」這群修者都身穿勁裝,一個個笑得眉飛色舞,一副陶醉在世外桃園中的模樣。

為首的是一個中年男子,名為方瑞,身穿錦衣氣勢不凡,儼然是一個先天境的強者。

在此人身後還有著四名先天境後者以及十五名淬體九重的男子。

「咦,那裡有個人。」突然一個青年盯著前方驚呼道。

「這片山澗中的元氣竟然都被他給牽引入體了。」

「好恐怖的牽引力,難道是一個絕世天才?」一時間,這些人都不由鎖定了前方,待得發現那裡的元氣幾乎化為了一個巨大的氣旋向著當中一個少年彙集而去時,都發出了驚詫聲。

一般的修者根本不能牽引來這麼的元氣啊!

「他好像在衝擊先天境1那方瑞眸光一凝,感覺到了一絲熟悉的波動。

「先天境?一個淬體境的修者就能引來這麼強大的元氣?」

「我紫雲郡城有這種絕世天才嗎?」聞言,旁邊那些修者皆面面相覷。

衡量一個天才的標準除了是否身具武魂外,就是在修鍊時所牽引來的天地元氣強弱了。

一個人所牽引來的天地元氣越強,說明這個人天賦越好,可以在極短的時間內晉級。

眼前這個人牽引天地元氣的能力可是比一些先天境修者還恐怖啊!

「去看看?」突然間見到這種天才那幾位先天境修者也是不由心生好奇,在相視一眼后便向著那盤坐在岩石上修鍊的少年走去,想到底是什麼人有這種恐怖的天賦。

山澗中元氣繚繞,朦朦朧朧,將少年的臉龐給遮掩,難以看清他的容貌。

不過待得走近了些,那幾位先天境強者卻是終於看清了那少年的模樣,也就是此刻,幾人眼瞳驟然一縮,皆是露出驚訝之色,顯得很詫異,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是他1幾位先天境修者面面相覷,一時愣在了原地。

「是誰?」後面那些淬體境修者趕來,有些好奇的問道。

到底會是什麼人讓得他們的領隊這麼驚訝了?

「是蕭雲1等這些人上前幾步看清那少年的容貌后,臉色也是驟然一變。

「怎麼會是他?他不是廢物嗎?」

「這怎麼可能,蕭雲不是才淬體七重嗎?」

「他的天賦歸來了嗎?」眾人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都失聲道。

在略微驚詫后,這些人旋即都將眸光落在了為首的那個男子身上。

「方瑞領隊,怎麼辦?」一個先天境男子開口道,「這小子竟然要踏入先天境了,瞧他牽引元氣的氣勢似乎比方浩公子還強,一旦讓他邁入了先天境,將成為我方家的大敵啊1

這些人赫然是方家的修者了。

在紫雲郡城每個大氏族都會有著一些人專門外出收集靈藥。

這隊人馬正是方家專門在紫雲山脈內採集靈藥獵殺妖獸的修者,以前他們可不敢深入此地,不過這次因為吞天雀出世,驚走了那些強大的妖獸,所以這些人打算來山脈深處碰碰運氣。

沒有想到會在這裡遇到蕭雲。

「當然是殺了他1那為首的男子方瑞眸光一凝,做出一個抹脖子的動作。

才一個月不見,這個少年就成淬體七重將要踏入先天境了,這樣的天賦已然威脅到了他們方家,若不趁早剷除將會成為一大禍害,或許連他們的方浩公子都不可與之爭鋒。

「對,殺了他。」方家的幾位先天境修者皆是點了點頭冷哼道。

隨後當中一個先天境修者邁步而出,要向著那雙眸禁閉的少年走去。

「呵呵,真是天助我也,竟然在讓我們在這裡遇到了他,不然讓這小子成長起來還了得。」那先天境修者一步步走去,可蕭雲卻還是沒有動靜,這讓得方家的那些修者不由獰笑了起來。

看來這少年正處於修鍊關鍵時刻啊!

「現在還沉浸在感悟當中,想突破,沒門了。」那個先天境修者嘴露陰邪的笑容,他手持著一柄長刀,一步步向著前方的少年逼近,在距離不過七尺時他突然停下來。

「這小子會用毒,或許在等我接近。」持刀男子暗自沉吟,旋即嘴角一忱,「可惜大爺我是先天境修者,體內元氣可以外放傷敵,想暗算我,可沒有那麼容易。」

說完,此人立即運轉體內的元氣,那長刀之上有著淡淡的光澤閃爍,一股磅的氣息波動便是從他的身上瀰漫而出,這種波動讓得前方少年周身的元氣都是為之躁動了起來。

「不好,有壞人。」在蕭雲的識海內,那貪吃的小傢伙驀地從那武魂的枝幹上滑落了下來,它釋放出了一道靈識,立即就發現了外面的情況,當下那小臉就皺了起來。

「哥哥,還在修鍊,不能出手。」小傢伙感應一番,發現蕭雲正在修鍊處於關鍵時刻。

呼!

也就在這時,那男子手中大刀,猛的向著蕭雲斬了下來。

嗡!

那鋒利的刀鋒落下,有著一道刀氣撕裂空氣,向蕭雲當頭落下,四周的元氣頓時盡數潰散,那凜冽的刀氣攝人奪魄,足以將那堅硬無比的岩石斬裂,更別說那區區淬體九重的修者了。

「哈哈,這小子死定了。」

「蕭雲一死,蕭家就徹底沒有希望了。」方家的修者皆是出言冷笑。

然而,就在眾人冷笑不迭的時候,在那少年的眉心突然有著一道紫色的光芒閃爍而出。

鏘!

紫光閃爍,直接擊在那長刀身上,發出一聲清脆的鏗鏘之聲,那個先天境修者只覺手腕一震,長刀便是脫手而落,整個人如遭到巨力衝擊,連連後退,差點踉蹌而倒。

「這是怎麼回事?」方家的修者露出滿臉驚詫的表情。

那少年明明沒有出手,怎能抵擋這一擊?

「難道是他的武魂出手?」

「不對,蕭雲那武魂不是只可以治病嗎?」見此,山澗中的方家修者心中詫異不已,雙眸瞅向前方少年時皆是露出滿臉不可思議的表情,那當中隱約有著幾分忌憚浮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