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二十六章絕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六章絕境?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淬體境的修者怎麼能催動武魂離體傷人?」方瑞眉頭一彎,搖了搖頭道。

「那會是什麼?」方家的幾位修者都是露出滿臉詫異。

「管他是什麼,難道我們幾人還怕了一個沒有踏入先天境的修者不成?」方瑞眸光一沉道,「給我殺,絕不讓這蕭雲活下去,他一旦恢復天賦,必將驚才絕艷成為一方強者。」

「是1眾人點頭。

他們都有著先天境的修為,那個隊長更是先天後期的境界,足以對付這少年了。

話語落下,在方瑞的帶領下,眾人一起向著蕭雲圍殺而去。

呼!

幾位強者一起出手,那般恐怖的氣勢傾覆而下,讓得那雙眸禁閉的少年眼角跳一陣抽動,旋即雙眸猛的睜開,寒芒閃爍如利刃掃向眾人,「方家的人,你們竟如此咄咄逼人1

蕭雲眸子睜開的剎那,整個人氣勢暴漲,竟然一舉踏入了先天境。

剛才他就發現了這些人,不過因為處於突破時候不能妄動,加上那紫藤蔓出手才惹了一時,如今見得這些人全力出手,他就如一頭暴怒的獅子,雙眸有著凶光閃爍。

「突破了嗎?」幾個方家的修者微微一怔。

「哼,就算突破了又如何?也不過才先天初期罷了。」

「殺1在方瑞的帶領下,另外四名先天境修者也是一起出手。

先天境修者出手磅的元氣如那驚濤駭浪一般席捲而來,氣勢洶洶,似要淹沒四方。

眾人手持利刃或者動用武技,殺向了蕭雲,將他的退路完全封死,幾乎不可後退。

方家另外一些淬體境修者則是在旁邊觀戰,嘴角露出冰冷的笑容,並沒有要出手的意思。

有著五個先天境的強者出手,何須他們動手?

面對幾位先天境強者的聯手出擊,蕭雲眸光一閃,意念一動,那尚且還扎在那元泉之內的枝條碧光一閃,就猛的向著眾人抽去,簡直好像一個皮鞭舞動將自身護持的風雨不透。

鏘鏘!

武魂閃爍,竟然抵擋住了那些凌厲的攻擊。

「壞人1與此同時,紫藤蔓再次出手。

咻!

紫藤蔓光影閃爍,一下就從蕭雲的識海延伸出了幾根藤條,向著那幾位先天境的修者疾射而去,藤條的速度奇快無比,破空聲響起,還不等眾人反應過來一道紫光已經落在身上。

啊!

慘叫聲驀地響起,卻見得一個先天境修者直接被洞穿了手腕,鮮艷的血花濺灑而出。

啊!

緊隨著,另外一個人直接被洞穿了心脈,發出一聲慘叫,應聲倒下。

「好強的藤條1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旁邊幾位先天境修者大驚,不由後退了幾步,露出驚懼之色。

後方那些淬體境的修者更是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

眾人定睛看去,卻見得在蕭雲的眉心光芒璀璨,分別有著碧綠和紫色的枝條舞動。

剛才赫然是這兩種枝條抵擋住了他們的攻擊。

不過蕭雲那武魂碧光閃,竟然是直接縮到了識海之內,似乎在剛才的出手剎那受到了傷痕,不敢在與那些人爭鋒了,倒是紫藤蔓的枝條如一根根柳條不斷的舞動著。

這讓蕭雲一陣鬱悶,怎麼自己的武魂就那麼怕死呢?

等他的心神沉入識海后,赫然是發現武魂上留下了傷痕,正在自行自愈。

可紫藤蔓卻並沒有大礙,顯然蕭雲的武魂的堅硬程度還無法和紫藤蔓相提並論。

「哥哥,別怕,小紫幫你打跑這些壞人。」識海內,小傢伙眨巴著眼睛認真的說道。

感受著小傢伙那真摯的情感,蕭雲心中一陣感動。

「好,我們一起對付這些壞人。」蕭雲手持著長劍,眸光有些冷冽的將那方家的修者盯著。

如今五名先天境修者死了一人以及一人受傷,卻依舊還有三人無恙,當中不僅有兩人為先天中期境,那為首的錦衣男子更是先天境後期,剛才正是此人在蕭雲武魂上留下了傷痕。

蕭雲催動武魂中的毒氣,向著眾人噴薄而去。

呼!

毒氣噴出,如一片霧瘴,傾覆而下,那氣息讓人忌憚。

「這是毒霧。」那方瑞眸光一凝,身形一震,元氣席捲而出竟將那毒霧抵擋了下來。

蕭雲皺眉,先天後期境太強了,毒霧都可震開。

小紫也是滿臉擔憂,它當初衍化出的紫色霧氣蘊含劇毒,卻是因為它體內中了毒,等於是將毒逼出,兩者融合在一起才會毒死先天境,同時也耗竭了它大量的本命精元。

現在只是憑藉自己衍化的毒霧也是威力有限。

「你這小子果然有些怪異,不過,也僅僅如此,你才踏入先天境,註定將飲恨在此。」方瑞嘴角浮現出一抹陰森的笑容,頗為殘忍的說道,「殺了你,蕭家必亡。」

說完,他手掌一翻,元氣滾動,竟隨著他的手訣凝結成了一個法櫻

這法印不過巴掌大小,上面卻有著光紋流轉,給人一種極為凝重的氣息。

這男子手掌一番,那凝結成的法印驀地又變大了一圈,攜帶著一股強大的氣勢當空向著前方鎮壓而下,將那虛空都震蕩得掀起了一陣漣漪,附近的空氣皆潰散開來。

「這是方家的重山印,煉製大成,法印重若山嶽,不可抵擋,可以將敵人生生碾壓而亡。」蕭雲眸光一凝,手中長劍一動,劍光如虹,便向著那個攜帶著磅元氣的法印刺去。

鏘!

長劍刺在那法印之上,發出一道鏗鏘之聲,那交擊處火光四射,如金屬撞擊。

「這就是先天後期境的戰力嗎?」蕭雲眉頭微微一皺,自己這一劍如刺在了鋼板上根本無法前進分毫,先天後期境的修者太強了,縱使他邁入了先天境也不能與之爭鋒。

緊隨著一股強大的勁力壓迫而來,蕭雲只覺自己的虎口微微一震,身子踉蹌而退。

咚咚!

蕭雲連退七步,感覺有著山嶽壓來,臉色漲紅,都快要窒息了。

先天境後期的一擊根本不是如今的他能抵擋,何況那方瑞還動用了方家的成名武技。

吞天滅神訣!

突然,蕭雲腦海中靈光一閃,心念一動之下吞天滅神訣立即運轉了起來。

嗡!

在他的胸腹間驀地浮現出了一個氣旋,開始在吞噬那天地精氣,就連那重山印所帶來的浩瀚波動也被吞噬入內,化解了蕭雲的一部分壓力,讓他終於是喘息了一口氣。

這吞天滅神訣似乎真的可以吞天。

可惜蕭雲修鍊吞天滅神才不久,還沒有達到那吞天滅神的境界,法訣運轉也只能幫他化解一些壓迫,那重山印依舊是綻放著耀眼的光芒,攜帶著強大的氣勢鎮壓而下。

與此同時,另外兩個先天境修者左右夾擊,向著蕭雲砍去。

「壞人,不許傷哥哥。」紫藤蔓出手,那藤條如箭矢,又若長鞭,向著那兩個先天境修者攻擊而去,與此同時它還分出了一根枝條,向著那重山印狠狠的洞穿而去。

那兩位先天境修者都被擊退,竟不能與紫藤蔓匹敵。

鏘!

與此同時,重山印也是一震,竟被抵擋了下來。

紫藤蔓本來就可以和先天後期的修者一戰,雖然它的本體不在,導致體內精力有限,可是這些天它在蕭雲的識海內,它汲取了大量的生命精氣,早已經恢復得比之前還強。

「這到底是什麼鬼東西?」見到一根藤條竟然抵擋下了自己的一擊,那方瑞不由露出滿臉詫異,旋即他眸光一冷,取出一柄烏光閃爍的軟劍,「哼,看我如何削斷你這藤條。」

刷!

軟劍挑動,烏光閃爍,如一道寒芒劃破了蒼穹,給人一種不可抵擋的感覺。

這是一柄玄鐵淬鍊而成的寶劍,為玄階武器,可謂是削鐵如泥。

軟劍刺來,帶著一股冷冽的劍氣。

「壞人。」紫藤蔓在識海中奶聲奶氣的喝道。

說完,它控制著幾根藤條就向著那方瑞殺去。

「來得正好。」方瑞冷笑,「看我的流雲劍訣1

方瑞手中的劍勢一變,宛若行雲流水,有著一種脫塵的感覺,讓人難以尋到蹤跡。

刷刷!

只是瞬息,這方瑞就舞出了數十道劍光。

每一道都如行雲流水,不可琢磨,而且還恰到好處的將紫藤蔓的攻擊抵擋了下來,然後一劍劍斬在那藤條之上,那種速度看得人眼花繚亂。

見得這方瑞的出手,蕭雲一臉凝重。

此人在劍術上的造詣顯然不低,是一個難纏的對手。

紫藤蔓的被軟劍擊中,那些藤條一縮,連忙收回,上面已經是劍痕累累。

「哥哥,他的劍好強,小紫被砍得很痛1識海中,小紫眸光閃爍,顯得楚楚可憐。

剛才的交鋒太快了,簡直好像發生在電光火石間。

此時,蕭雲才在重山嶽的壓迫下穩住心神。

瞧得識海內那紫藤蔓楚楚可憐的模樣,蕭雲感覺自己的心在滴血。

沒有想到自己會如此無力。

這就是修為的差距啊!

蕭雲眸子一凝,心中對力量的渴望,從來沒有現在那麼強烈過。

「去死吧。」旁邊三名先天境修者見到紫藤蔓被逼退,皆是冷哼一聲殺了過來。

這些人儼然打算一舉將蕭雲斬殺。

「方家,總有一天我會讓你們為此付出代價1蕭雲眸光一凝,知道自己難以與先天後期境的修者一戰,當下也不戀戰,身形一動就向著後方掠去,打算撤退。

「呵呵,讓我們付出代價?你等不到那一天了。」那三名先天境修者包抄而來,四面都有先天境把守,根本不給蕭雲一絲撤退的機會,若是讓此子離開豈不是縱虎歸山?

「死1然而,蕭雲卻是一臉冷峻,他雙眸一凝,鎖定了那個先前被紫藤蔓洞穿了手腕的男子,然後識海之內一舉磅的靈魂力便是席捲而出,猛地向著後者的腦海侵入。

嗡!

靈魂力侵入腦海,那個男子臉色驟變,如被雷擊,整個人都愣在了原地,雙眸中只剩下一抹驚恐,表情獃滯,就好像失去了心神,待得他恢復心神時,一道劍光一閃而來。

噗!

血光濺灑,一劍封喉!

一個先天境修者就此殞落,他雙眸中充滿了驚詫之色。

「這是怎麼回事?」旁邊的幾位先天境修者一臉震撼,露出滿臉詫異的表情。

眾人實在無法想象,為什麼自己的族人會一動不動的任由那少年動手了?

「這小子還有手段1那方瑞露出滿臉凝重,眸光變得陰沉無比了起來。

本來在擊退那紫藤蔓后,他已然有了一種大局在握的感覺,所以心態有所鬆懈。

哪知道就是這一時的鬆懈,就讓方家殞落了一個先天境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