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二十九章鎮壓吞天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九章鎮壓吞天雀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蕭雲身前的氣旋如幽深的黑洞,連接了九幽煉獄,散發出一股恐怖的氣息波動。

就連吞天雀這等強者也是望之色變。

然而,不等吞天雀多想,那吞天塔也是有所感應,竟然是綻放出了一片光紋使得那氣旋變得越發強悍了起來,在那盡頭直接演化出了一尊吞天塔的虛影,然後向著吞天雀鎮壓而下。

雖是虛影,卻巨大無比,如真塔鎮壓而下,塔底則是那無盡的黑洞,如要吞噬天地。

「這是吞天塔嗎?」望著那突然浮現的巨塔,吞天雀內心驚詫,不由得失聲驚呼,不等它做出反抗那巨塔直接是將之鎮壓而下,一片紋路垂落而下,徹底將之束縛。

咻!

緊隨著,巨塔虛影消散,順著蕭雲身前的氣旋沒入了丹田內。

隨後整個氣旋也收斂了起來,而那吞天雀則被吸入了吞天塔之內。

「總算是制住了這傢伙。」蕭雲終於是鬆一口氣,心神向著那吞天塔感應而去。

吞天塔在丹田內烏光閃爍,散發出一股浩瀚的氣息波動,心神感應而去有著一種要沉入那無盡深淵之內的錯覺,好在蕭雲當初融合了那滴精血,修得了吞天滅神訣。

所以,在當他的心神感應而去時,竟然是毫無阻礙的滲入了裡面。

那是一個無盡的黑淵,看不到盡頭,如一個煉獄,在裡面黑色紋路流轉,正將那吞天雀的妖靈給束縛著,依稀可以看到那些紋路似一個個吞噬氣旋,在煉化著吞天雀。

「吞天滅神訣真的可以吞滅蓋世強者的元神?」見得此幕蕭雲暗暗心驚,雖然這吞天雀肉身不在,可是憑藉著它的氣息波動,依舊可以感應出後者是何等的強大。

在那黑色紋路的吞噬下吞天雀本來就已經元氣大傷的妖靈氣息變得更加孱弱了起來。

「這是莫非真的是吞天塔?」吞天雀大驚失色,驚呼道。

「這吞天雀也知道吞天塔?」聽得此言,蕭雲心中卻是震驚不已,不由對那吞天雀及吞天塔多了幾分好奇之色,瞧這情況似乎吞天塔來頭不小,應該有不少人知道啊!

「哼,如今吞天塔沒有復甦想吞噬天爺還遠遠不夠。」吞天雀在略微驚詫后很快就恢復了冷冽之色,它雙眸猩紅充滿了狂性,那雀喙一張,火光閃爍也是出現一個氣旋。

這個氣旋攪動若溝通了天地也似可吞天納地,反向著那些黑色的紋路吞噬而去。

與此同時,在吞天雀的周身火光湧現,也化為了一個個小氣旋在抵擋著那些黑紋的吞噬。

在吞天塔幽深黑暗的空間內,一黑一紅兩道光芒不斷糾纏,開始相互吞噬。

蕭雲的心神沉入了塔內,可以將這一切盡收在眼,瞧得此幕,他不由得微微皺眉。

若這樣下去,只怕那吞天雀將脫困而出啊!

「不行,絕不能讓這吞天雀出去。」蕭雲心神一動,試著溝通吞天塔。

嗡!

在蕭雲的心神溝通下,那吞天塔一顫,竟然是與他取得了一絲聯繫。

隱約間蕭雲感覺自己可以主宰這裡的一切。

與此同時,吞天塔內的那些紋路也沒入了它的心神之內,化為自己的一部分。

「鎮壓1蕭雲心神一動,開始控制著吞天塔上的符文向著那吞天雀鎮壓而下。

在蕭雲的心神控制下,吞天塔烏光綻放,似有著一片紋路被激活,當即便是如一片天幕向著那吞天雀傾覆而下,烏光的紋路綻放,如一張巨網,將後者給徹底封鎖。

緊隨著,吞天雀綻放出的赤光不斷收斂,它的氣勢也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減弱。

「不……小子,有話好好說。」在這片紋路的傾覆下吞天雀徹底慌了,連忙求饒。

「有話好好說?」蕭雲淡淡一笑,「你剛才還想殺我,還有什麼好說的?我可不會放虎歸山,現在殺了你,我還可以汲取你的靈魂力壯大自己的心神,為什麼要留你?」

說完,他開始控制著那些光紋卻吞噬吞天雀的妖靈。

吞天雀的肉身已經失去,現在也是靈魂體的存在。

不僅是它自己,那火炎也算是靈魂體衍化而出,每吸收一分蕭雲都感覺自己的靈魂在壯大,隱約間那滅神訣篇似乎要突破了,假以時日自己就可以憑藉著靈魂力凝聚成實質攻擊。

這樣一來就算那方瑞也可輕易抹殺了。

「別這樣啊,大家都是斯文人,別一開口就打打殺殺好不。」吞天雀一臉晦氣,顯然是沒有想到這個年歲不大的少年竟也是這種殺伐果斷的人物,當下賠笑道。

見到那當初還威風赫赫,敢於張口吞噬雷劫的吞天雀,眨眼間就變成了這麼一副滑頭的模樣,蕭雲連翻白眼,虧他當初還將吞天雀當成不可觸及的絕世高手呢。

「我和你可沒有什麼交情。」蕭雲在瞅了一眼吞天雀后,也沒有心軟,語氣淡漠,說道,「你就準備受死吧,誰讓你二話不說就要殺我了?」

話語落下,他繼續煉化吞天雀。

「我去1吞天雀冷不在爆了一句粗口,「小子,是你先壞我好事行不行?」

「可你也犯不著殺我啊1蕭雲咕噥道,「況且那也不是我的意思。」

當時的確是武魂自己主動出手,連蕭雲都始料未及。

「唉,小子,算是天爺認載了,你只要留我一命,我可以告訴你一個天大的秘密。」吞天雀知道這少年不是那麼好忽悠后也只得嘆了一口氣,有些神神秘秘的說道。

「天大的秘密?」蕭雲略感興趣道,「什麼秘密?」

他暫時停止了煉化吞天雀。

「說起來這秘密還和你有關係。」吞天雀神神叨叨的說道。

「和我有關係?」蕭雲一臉狐疑,語氣中帶著警惕,感覺這隻鳥是在忽悠自己。

「嗯,」吞天雀卻是點了點頭,頗為認真的說道,「你可知為什麼那個小皮娘會不惜橫渡天都域,來此尋我?」

「那個白衣女子?」蕭雲一臉好奇,「是為什麼?」

當初他也隱約聽到那女子似乎來自天都域。

如今想來,看來此事真沒有那麼簡單。

或許這隻鳥有著大秘密。

「那是因為我吞天雀一脈知道一個大秘密,被天都域的一些超級勢力給盯上了。」吞天雀道,「幾年前天爺被人伏擊,險些慘死,拼了命才遠離天都域,來到這片不毛之地。」

「經過幾年潛修,終於是逐漸恢復了幾分實力,不想卻被這臭娘們給毀了**。」吞天雀說出了一段往事,讓蕭雲聽得入神,隱約間似乎真的有著一種觸及到了大秘密的感覺。

看這吞天雀渡劫時展現出的不凡,說的話應該也有著幾分真實。

「我恨啊1吞天雀仰天長嘯道,「本以為可以逐漸恢復實力殺回天都域,不想又陷入了低谷,更可惡的是天爺在將要將那火炎魂靈給吞噬的時候你這小子橫插一腳。」

「厄,你是挺可憐的。」蕭雲點了點頭,不過很快他心神一動,感覺有些不對道,「喂,赤鳥,我可不是來聽你訴苦的,你還沒有將你知道的秘密給講出來了。」

「沒同情心的傢伙。」吞天雀連翻白眼,隨後一臉肅然道,「你這塔是從何而來?」

「我父親所留。」蕭雲道。

「什麼!你父親所留?」吞天雀一臉驚詫道,「你父親是何人?竟能持有此塔?」

「現在是我問你了。」蕭雲板著臉道。

不過在他心中卻掀起了驚濤駭浪,瞧著吞天雀的語氣似乎吞天塔很不凡,父親到底是怎麼得到這寶物?

雖然心中好奇,蕭雲卻沒有多說,他豈會把自己的底細全部說出來?

「好吧。」吞天雀垂頭喪氣道,「天爺就告訴你吧,我吞天雀的先祖知道一處神跡,那裡有著吞天至尊留下的傳承,若是誰可得到,必將叱吒這片天地,唯我獨尊。」

「吞天至尊的傳承?」蕭雲心中一動。

「不錯。」吞天雀道,「你這塔為吞天塔有著吞噬之力,與吞天至尊留下的一件神器相似。」

「什麼!我這塔是吞天至尊留下的神器?」蕭雲一臉詫異道,「這怎麼可能?」

「我也納悶,或許你這塔只是一件仿製品吧。」吞天雀喃喃道,「不然真正的吞天塔可沒有那麼簡單,那可是足夠讓至強者都為之眼熱,不惜要撕破臉皮的至強神物。」

「仿製品嗎?」蕭雲口中喃喃自語,雖然如此,心中依舊不平靜。

「雖是一件仿製品也是不凡,擁有這塔的人肯定得到過吞天至尊另外留下的傳承。」吞天雀道。

「小子,你父親到底是什麼人?」

「這個你就別問了。」蕭雲語氣淡漠,道,「你真知道那吞天至尊的傳承之地?」

「那是自然。」吞天雀道,「不然天爺豈會被人追殺至此?」

蕭雲略作沉吟,對吞天雀的話將信將疑。

「小子,現在可以放了我吧?」吞天雀問道。

「還不行。」蕭雲略微沉吟道。

「什麼1吞天雀勃然大怒,「我去,天爺把這麼大一個秘密都說了出來,你竟然食言?」

「你雖然告訴了我這秘密,可對我有半點好處嗎?」蕭雲淡淡的說道,「我放了你就等於只是聽了一個故事,有什麼用?到時候你一走我找誰去哭?還天大的秘密?」

蕭雲一陣無語。

這吞天雀看似告訴了他秘密,可什麼實質內容都沒有。

吞天雀根本就是拿他當小孩忽悠。

「那你想怎麼樣?」吞天雀陰沉臉道。

「我看這樣,你先呆在這裡,等我以後去天都域尋到了那至尊的傳承在放你了,如何?」蕭雲笑吟吟的說道,這樣一來也就不怕這傢伙騙自己了,而且也算得到了一個不錯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