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三十二章九轉神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二章九轉神丹?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吞天雀顯得特別激動,幾乎驚呼了出來。

「你也知道九轉神丹?」在瞅了一眼那張地圖后,蕭雲將之收入懷裡隨後問道。

瞧吞天雀這興奮的模樣這神丹肯定不凡。

「恩。」吞天雀連連點頭道,「傳說這九轉神丹是神明留下的丹方,一旦煉成真的可以生死人肉白骨,就連那些壽元將近的人也可以平添百年壽元,這絕對是足以讓至強者爭得頭破血流,為之瘋狂的神丹1

「這麼說這真是神丹了。」蕭雲雙眸微眯,瞅向那屍骸時不甚唏噓,終於明白了為何那紫炎王會落得這樣的下場,這樣的丹方,誰又不想爭奪呢?懷璧其罪果然是古之名言啊!

「快讓天爺看看那地圖是不是真的。」吞天雀顯得很興奮,剛才蕭雲將那地圖收得太早,並沒有看清楚全部地貌,它想要在看個清楚以後好找機會去尋找丹方。

「給你看?怎麼不見你將吞天至尊那傳承之地詳細的告訴我了?」蕭雲聳了聳肩,白了那吞天雀一眼后便將那地圖給收了起來,這麼重要的地圖怎麼能隨便給人看了。

「你太小氣了。」吞天雀連翻白眼,一臉鄙夷的說道。

「看你這麼興奮的模樣,難道也想獲得這丹方?」蕭雲收好地圖旋即饒有興緻的問道。

「當然了,有了這九轉神丹天爺就可以重塑肉身了。」吞天雀頗為興奮的說道,「到時候我恢復了肉身就可以再次縱橫天下,將昔日的那些仇人一個個踩在腳下。」

蕭雲聳了聳肩,道,「可惜啊,你沒有機會得到這九轉神丹的藥方。」

瞧得蕭雲這模樣,吞天雀急了,連忙一臉諂媚,道,「小子,不,小哥,我們一起合作如何?我帶你去找吞天至尊的傳承,你和我一起去找這九轉神丹的藥方,如何?」

「我不是沒有資格和你合作嗎?」見吞天雀這幅模樣,蕭雲不由得心中一樂。

之前這傢伙還一副冷艷高傲的模樣呢。

「我哪裡有說過這話?」吞天雀裝傻充愣,笑嘻嘻的說道,「你看,我們那麼有緣,我越看你越相似我失散多年的弟弟,這樣吧,我們結拜,你就當我兄弟,以後我們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這赤鳥說得眉飛色舞,越說越來勁。

「我去,死鳥,我像你失散的弟弟?我可是人好不好。」蕭雲連翻白眼,在此刻吞天雀那強者形象完全在他的心裡崩碎了,這簡直是一隻沒有節操的鳥,連這種話都說得出口?

「沒有關係,反正意思都一樣,要不你做大哥也是可以考慮的。」吞天雀臉不紅心不跳的說道,如今好不容易看到了重塑肉身的機會,豈能放過?什麼臉皮節操有用嗎?

對於這吞天雀,蕭雲徹底服了,不過心中也有了底,現在自己也算有了遏制前者的底牌,也不怕它會在耍那些小心思了,為了這九轉神丹想必這傢伙會老實些。

「你以後只要別做蠢事,我自然樂意和你合作。」蕭雲淡淡的說道。

「那是,我們都是兄弟了,我們怎麼會害你了。」見蕭雲同意了,吞天雀高興不已。

「看你以後的表現吧。」蕭雲聳了聳肩,拿著那紫炎鼎看了又看。

如今有了這本紫炎丹道,自己或許也可以成為一個煉丹師了。

「你滴出精血在鼎上,在將心神烙印在當中,就可以徹底控制它了。」吞天雀一臉諂媚。

蕭雲將信將疑,滴了一滴精血在鼎山,旋即將一縷心神釋放出來試著和紫炎鼎取得聯繫。

果然,在心神的溝通下,這寶鼎竟然真的和自己有了一絲聯繫,將那精血完全汲取融合。

特別是紫炎鼎感受到蕭雲有著紫炎武魂后,更是歡快的顫鳴了起來。

瞧這模樣,簡直就像似遇到了老朋友,有著要將蕭雲當中那紫炎王傳人的趨勢。

在和紫炎鼎取得聯繫后,蕭雲有了與之血肉相連的感覺。

他心神一動,那紫炎鼎竟然沒入了他的識海之內。

「看來這趟真沒有白來。」看著識海中的那寶鼎,蕭雲嘴角不由浮現出一抹笑容。

煉丹師!

這可是他以前從來沒有想到過的職業啊!

「若我真學會了煉丹或許就可以根治詩妃姐姐的毒了。」想到這裡,蕭雲更是會心一笑,每每看到那少女被劇毒折磨得一臉憔悴的模樣,他的心就有著那麼一陣刺痛。

而現在,這一切似乎將要結束了。

「也該離開了。」將紫炎鼎收好后,蕭雲掃視四方,在發現這裡已經沒有別的遺物后便在原地挖了個深坑將那紫炎王的屍骸埋葬了起來,這位前輩也算可以入土安息了。

「若你仇人未死,我或許可以為你報仇雪恨。」蕭雲望著那矮墳喃喃道。

隨後蕭雲轉身離去。

而在蕭雲呆在這處洞窟的時候,外面那些方家的修者卻依舊在等候。

「方瑞隊長,那小子都進去一天了,怎麼還沒有出來啊?」一個淬體境的修者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緊皺著眉頭,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旁邊的一些淬體境的修者也是一臉煩躁,口乾舌燥都快要被那炙熱的氣流烘熟了。

「他會不會已經死了啊?」就連那兩名先天境界的修者也是感到有些不耐煩了。

這裡的火流太炙熱了,簡直不是人呆的地方。

「在等兩天。」方瑞沉聲道。

他總是感覺那少年很不簡單,絕不能錯過這次機會,不然以後必成大患。

「我看不必等了,這小子多半已經死了。」一個先天境修者說道。

「是啊1旁邊另外一人附和道,「在說了,就算他活下來又如何?回到紫雲郡城一樣可以殺了他,何必在這裡苦苦等候了?」這些人顯然不想等了,快要受不了。

「愚蠢。」方瑞眸光一凝喝道,「一旦他回到了紫雲郡城,那蕭老爺子還不得死死護著他?」

「現在的蕭雲可是踏入了先天境,如此天賦,誰人可以與之堪比?」

聽得方瑞此言,眾人一陣沉默,要是知道了蕭雲的天賦,誰敢動他,蕭老爺子只怕真的會拚命,這樣一來對方家的損失太大了,的確不如在這裡神不知鬼不覺的將之斬殺。

這少年就從淬體七重踏入了先天境,誰可以與之爭鋒。

而且蕭雲似乎還可以震懾人心神,可以達到出奇制勝的效果。

在加上他竟可安然無恙的進入那洞窟,眾人已經不敢再小覷他了。

「你們以為守在這裡就能殺得了我嗎?」就在方家的人都沉默不語時一道略顯冰冷的話語便是驀地響起,在那話語當中攜帶著的一絲寒意,讓得眾人不由感到毛孔悚然。

「是蕭雲!他竟然沒有死1聽得這聲音,方家的修者一個個都眸露警惕雙眸緊緊的盯著前方的洞窟,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就連那方瑞此時的神色也是變得凝重了起來。

嗡!

前方的火窟紫炎涌動,突然泛起了一陣漣漪,一個少年竟然是從裡面邁步而出。

這少年自然就是蕭雲了。

「這怎麼可能,你怎麼沒有死1

「你到底是人還是妖孽啊1方家的人滿臉驚訝,實在難以相信,一個人怎麼可能在那火海中漫步,這絕對是那種至強者才可以做到的事情,可這少年明明只有先天境啊!

「你怎麼能出入這火窟?」方瑞眸光一沉,道。

「對此,我沒有告訴你的義務吧。」蕭雲從火窟當中一步步走出,雙眸微眯,嘴角帶著幾分冷意,那種淡漠的語氣,讓得方家的修者心都是猛人不由得繃緊了起來。

不知為何,在這少年身上他們竟然感受到了危險的氣息。

「哼,不管你有什麼手段,既然敢出來,就受死吧。」放瑞眸光陰沉,雖然感到不安,卻也是一臉冷厲,手掌掐訣,一個玄秒的法印便是在他的身前開始迅速凝聚。

重山印!

法印沉重無比,如山嶽壓來,將前方的空氣都壓得潰散了開來。

一股強大的勁風震蕩開來,讓得方家的修者終於是鬆了口氣。

在一天前這少年就被逼得深入了火口,他們可不相信僅僅是一天此子就能扭轉局勢。

想到這裡后,另外兩個先天境的修者也是拋開了心中的不安,準備隨時出手。

「滅神1面對那重山印,蕭雲只是微微挑眉,旋即他眸光一凝,一股浩瀚的靈魂力便是從他的識海內旋即而出,在心神的控制下那股靈魂力凝成一線宛若利刃一般向著方瑞眉心侵入。

之前蕭雲的靈魂力雖然強大,卻不能凝聚起來。

如今他的滅神訣有所提升,靈魂力完全可以憑藉著他的心神控制成為一點。

在得到了凝聚后,這種來自靈魂的壓迫比起之前不知要強悍了多少倍。

嗡!

靈魂力剛席捲而出,方瑞的腦海就是一顫,如遭雷擊,旋即一根靈魂利刃刺入腦海,讓得他的心神一顫,真的有著一種要崩潰的感覺,他整個人獃滯了起來雙眸中儘是惶恐。

在這種獃滯下,方瑞體內的元氣也失去了控制,重山印的氣息立即渙散了起來。

「死1趁此,蕭雲眸光一凝,身形一晃,避開那重山印后,手中長劍猛的出鞘向著那正眸露驚恐的方瑞刺去,那耀眼的劍光刺眼奪目,震撼著所有人的心神。

「這是怎麼回事?方瑞隊長怎麼沒有動了?」

「這蕭雲動用了秘術。」

方家的人一臉驚恐。

這種情況之前就出現過,可對方瑞並沒有多大的影響,才不過一天罷了就連先天後期的強者也會遭此橫禍,變得雙眸獃滯了起來,難道這少年的秘術有所提升了不成?

想到這裡,方家的人眸中皆是浮現出了驚恐之色。

要是連方瑞都不能抵擋,他們又該如何與這少年爭鋒啊!

就在眾人滿臉驚恐的時候,劍光消逝,那方瑞帶著滿臉不可置信的神色,緊盯著前方的少年,旋即仰天栽倒在地,致死他依舊未能瞑目,想來是不敢相信這少年竟有此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