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三十三章豈能留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三章豈能留你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一劍封喉,方瑞就此氣絕。

靜!

整個峽谷出奇的靜。

與這種安靜伴隨的是方家那些修者駭然的眸光,以及劇烈的心跳聲。

一個先天後期的修者竟然就這麼死在了他們的眼前,實在讓人難以接受。

最重要的是,那個出手的人昨天還被他們被逼入了絕入啊!

只是才過了一天,怎麼會有這種改變?

呼!

蕭雲眸光一動,掃視四方,宛若刀鋒冷冷的落在剩下那些方家修者的身上。

這少年的眸光掠來讓得眾人的心神都是一顫,腦海中嗡鳴作響,那股殺意攝人心魄。

方家的修者徹底慌了,就連那兩位先天境修者也是不由得瑟瑟發抖。

剛才他們還準備配合那方瑞出手將這少年抹殺了,可在看到了後者那驚人的手段后儼然沒有了一戰之心,那雙眸中有的只是驚懼和後悔,要是早點離開了這裡多好啊!

對於方家那些修者的驚恐,蕭雲視若無睹,他一步步的向前走去,表情冷峻無比。

「蕭雲公子,我們都是被逼的,您放過我們吧。」少年走來,氣勢迫人,那般殺氣讓人感到心悸,方家的兩位先天境修者連連後退,一臉惶恐,向著蕭雲求饒。

「還有被逼著殺人的?」蕭雲嘴角浮現出一絲冷意,當初他在那峽谷修鍊並沒有招惹方家的人,可後者卻果斷的下殺手,要將他初之而後快,一步步逼來,直到這裡。

若不是自己手段不凡,豈能在幾位先天境修者的手下活命?

「都是那方瑞逼我們,不然我們早就離開了。」另外一個先天境的修者附和道。

「方瑞?」蕭雲嘴角掀起一絲冷意,看來這些人還真是把他當成了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少年了,以為可以隨便糊弄,可他蕭雲在經歷了人生的大起大落後心智早已經比同齡人成熟,豈會被人忽悠?

然而就在此時,那兩個方家修者趁機出手,打算趁其不備的將蕭雲抹殺。

刷!

兩道刀芒斬來,破空聲獵獵作響,給人一種極強的壓迫。

這是兩個先天中期的修者,如此偷襲足以抹殺任何一個先天初期的修者了。

可惜蕭雲不是常人。

「果然是死性不改1蕭雲眸光一凝,靈魂力釋放出去,如一片天幕傾覆而下。

嗡!

這兩名先天境修者只覺腦海轟隆一響,如遭重鎚轟擊靈魂欲裂。

刷刷!

趁此蕭雲長劍出動,奇快無比,如兩道寒光,一閃即逝。

下一刻,那兩名先天境修者心神恢復,可帶來的則是錐心之通。

他們低頭看去,卻見得自己的心脈已然被洞穿。

啊!

一聲慘叫發出,兩位先天境修者同時倒下。

「都死了嗎?」剩下那些淬體境修者滿臉震撼。

只是片刻罷了,三名先天境強者竟然連續殞落。

這事情要是傳了出去,足以震動整個紫雲郡城了。

在解決了兩位先天境修者后,蕭雲眸光一轉便將視線鎖定在了那些淬體境的修者身上。

「蕭少爺,我們也只是聽命行事啊1

「蕭雲少爺,求求你放過我們吧。」眾人皆是一臉惶恐,連忙求饒。

如今先天境的修者都殞落了,他們幾乎沒有一戰之力。

「放過你們?」蕭雲眉頭一挑道,「然後在讓你們去找真元境的強者來對付我嗎?」

「不,我們絕不會如此的。」那些淬體境的修者連忙說道。

「相信你們,我不如相信一條狗。」蕭雲眸光一冷道,「你方家咄咄逼人要除我而後快,恨,你們就恨不該生在方家,不該如此仗勢欺人,以為出了一個方浩就可以獨霸天下。」

說完,他眸光一凝,一股靈魂力頓時肆虐而出。

「不要1眾人驚呼,緊隨著在那股靈魂力的震懾下,那聲音戛然而止。

淬體境的修者根本無法抵擋蕭雲的靈魂力震懾,一些人靈魂潰散,就此氣絕。

少數兩個人則被蕭雲一劍解決。

蕭雲不是嗜殺之士,可是對於這些對自己咄咄相逼要除之而後快的人卻絕不會手軟。

「這小子果然下手果決。」吞天雀瞧得這一幕,不由打了寒顫,還好它對這少年還有價值,不然只怕也要被就此解決了吧,想到這裡,它也不敢貿然生出二心了。

在解決了這些人後,蕭雲掃視四方,打算離去。

如今他來這紫雲山脈也有些時間了,這裡魚龍混雜,呆久了難免不會在遇到危險。

「現在得去尋找些火屬性靈藥給妹妹。」蕭雲念頭一動就將靈魂力釋放了出去。

只是略微掃視,他就在這裡發現了不少靈萃。

有著紫色的火元果,還有著數百年的火元參,等等靈萃。

在這期間,蕭雲發現在山脈當中有著不少勢力出沒,除了一些冒險者外,還有著紫雲郡附近的一些勢力,對此他儘力避開,免得遇到了一些強者給自己帶來麻煩。

畢竟,如方家這樣想趁機抹殺自己的人可是不少啊!

這是一片幽靜的山谷,溪水潺潺而流,向著下方的山脈延伸而下彙集成一條長河。

此刻,在這河流附近有著一群修者聚集,瞧那些服飾顯然是冒險者。

在人群的盡頭還有著一人。

這是一個白衣女子,氣息孱弱,此刻嘴角吐血,頗為狼狽的趟在那河邊的青草上。

瞧這模樣,她顯然是被這些人打傷,才淪落至此。

「哈哈,臭婆娘,你不是很兇嗎?現在終於沒有還手這之力了吧。」一個眸光陰鷙的中年男子猙獰一笑,在他的胸腹間有著一條劍痕,白骨森森,鮮血染紅了衣服。

可是此人卻渾然不在意,只是一臉火熱的將那白衣女子盯著。

旁邊那些修者也是一臉火熱,口水都要流了出來。

這是一個絕世女子,容顏精緻,眉目如畫,雙眸靈動,簡直就好像一個從畫中走出來的仙子,充滿了一種不可侵犯的氣息,那種氣質讓人抓狂,恨不得要一親芳澤。

「一群無恥小人。」那白衣女子手緊握著一柄長劍,眸中含怒,可惜她有氣無力,連站都難以站起來了,那嘴角還不斷有著鮮血流出,顯然是傷勢已經極為嚴重了。

「什麼無恥小人,哼,少在這裡裝清高,當初你還不是趁著那吞天雀渡劫時出手偷襲?」那胸腹有著劍痕的男子猙獰一笑道,「哈哈,看你也是一個強者,身上肯定有著許多寶物,殺了你,我絕對可以憑此突破桎梏踏入真元境,不過見你擁有絕世之姿,便抓去當我的小妾,哈哈,只要伺候好了大爺,以後可以留你一命。」

說完,這男子便是向著那女子一步步走去。

「你別過來,否則我自刎在此。」白衣女子眸光一沉,當即長劍抵在那宛若凝脂的脖子上,作勢欲自刎於此,在那雙清澈高貴的眸子當中,有著一絲決絕流露而出。

瞧少女這模樣,是寧死也不願被這些人玷污啊!

「性子倒蠻剛烈,有幾分味道,不過到了現在你以為這一切還可以由自己做主嗎?」這男子冷冷一笑,一步跨出,掌心元氣涌動,如驚濤駭浪一般向著那少女席捲而去。

咚!

元氣拍打而來,少女的玉手一顫,那掌心的長劍竟然是脫落了下來。

「你1少女心神大亂,旋即把心一橫,咬關一咬,竟然準備咬舌自荊

「還想死1那男子身形一動瞬息就出現在了少女身邊,他手掌突然暴漲竟是向著那少女的兩腮抓去,扣住關節,使之根本無法咬舌自盡,這讓得白衣女子的心徹底沉了下來。

「我連死都不能了嗎?」想到這裡,白衣女子的眼角不由滑下了一行淚水。

她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落到這般田地。

「哼,要死也得讓大爺先爽了在死。」這男子冷哼一聲,撕下了身上的一塊布料便是堵在那少女的口中,以防止她咬舌自盡,旋即他眸露猙獰好像豺狼一般將她盯著。

「哈哈,我看你也還是一個小姑娘,今天就讓大爺讓你爽爽,嘗嘗做女人的滋味吧。」

旁邊那些冒險者都是咽了咽口水。

「急什麼,等老子上了,在給你們用。」在男子偏過頭,向著那些兄弟喝道。

「謝謝老大了。」聞言,後面的那些修者一個個都眼睛冒光,頗為興奮的笑道。

那男子咧嘴一笑,隨後便伸出那大手,向著白衣女子的衣領撕去。

只聽得一聲脆響,那白色的衣服被撕裂,露出了一雙被抹胸束縛的飽滿,呼之欲出。

望著那片雪白,這些人眼睛都充滿了火熱。

此刻,這白衣女子眼角不斷有著淚水滑落,心如刀割。

感受著那一道道灼熱的眸光,想到自己將要承受的屈辱,她就恨不得立即死去。

「果然如天仙,肌膚也是完美無瑕。」那男子一臉猙獰,在咽了咽口水后準備繼續下手。

白衣女子徹底絕望了,長長的睫毛微動,旋即緊閉起了雙眸,那心卻是在滴血。

「畜生,立即住手1就在此刻,一道冷喝聲驟然響起。

「是誰!竟敢壞大爺的好事1這老大眸頭一鎖冷哼道,待得他偏頭一看卻見得在後方有著一個少年正向著此掠來,顯然剛才正是此人出言呵斥,這讓他眸露殺機。

「哪裡來的毛頭小伙,不要命了嗎?」另外一些冒險者也是眉頭緊鎖,冷哼道。

「不要命的是你們。」來人正是蕭雲,他一臉冷峻,在瞅了一眼那個楚楚可憐的白衣女子后雙眉緊緊一鎖,似想起了自己妹妹在寒氣發作時的模樣,一樣的是那麼的無助,讓人心生憐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