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三十四章出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四章出手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一個先天境的毛頭小伙也敢口出狂言。」那老大眸光一沉,喝道,「給我殺了他,不要影響老子的好事。」在冷哼一聲后,這老大竟然是眸光一轉,就繼續瞅向了那白衣女子。

「有人來了嗎?」白衣女子那緊閉的眸子突然睜開,可是在見得前者的年紀后雙眸中不由得浮現出一絲失落,心中嘆息,「憑他可以對付這些惡人,救下我嗎?」

帶著幾分失落,白衣女子又閉上了眸子,整個世界似乎對她來說已經沒有了意義。

那種絕望,讓人看后不由得感到心痛。

蕭雲將那少女的神情盡數收在眼中,那顆心也是猛然一緊。

那感覺,就好像是看到了自己的妹妹在受苦一樣,同時一股怒火也是由心而發。

這樣柔弱的女子,怎麼能去欺凌?

「多管閑事,去死吧。」不等蕭雲出手,那些冒險者竟率先殺了過來。

至於那個老大則是一臉猙獰,帶著滿臉猥瑣向著那白衣女子瞅去,他那粗糙的手掌又撕下了一片布料,使得少女幾乎只剩下一抹束胸包裹著那呼之欲出的飽滿。

在她那呼吸起伏間,顯得特別誘人。

「畜生1蕭雲眸中帶怒,有著殺意湧現,雙眸掃視著四方,一股浩瀚的靈魂波動向著那些冒險者傾覆而下,幾乎只是一瞬間,那些淬體境的修者全部靈魂潰散,氣絕。

至於有五位先天境修者則是一臉獃滯,停在了原地。

死!

蕭雲眸中有著一絲戾氣浮現,身形移動,宛若龍蛇遨遊在海中,手中長劍刺出。

刷刷!

劍光閃爍,所過之處,皆會帶出一臉血光。

那冒險團的幾位先天境修者竟然被頃刻抹殺。

隨後,蕭雲身影閃爍,真的如一條游龍一般穿透了空氣,出現在了那個冒險團的老大身邊。

森然的殺意,如那寒冬的冰冷滲入骨髓,這冒險團的老大渾身都打了一個冷顫,連忙偏過頭看去,待得他發現那個不過十五六歲的少年出現在了自己身後時雙眸驟然一縮,「你怎麼能……」

然而,不等此人將話語說完,一道劍光撲閃而來。

劍光一閃即逝,這男子只覺心口一涼,隨後便是失去了知覺,倒在了地上。

「死了么?」突然的變故,讓得那已然將心徹底冰封,對這個世界都絕望了少女心頭一動,憑藉著敏銳的感知她發現那個冒險團的男子氣息已然不在,待得她睜開眸子後果然發現了此人倒在了地上。

見此,她那雙眸子終於是浮現出了一絲希翼的眸光,那緊蹙的眉頭也是舒展了開來。

隨後,少女眸光掠動,便是發現自己的身前有著一個模樣俊逸的少年正將自己盯著。

見到這少年,她先是微微蹙眉,不過很快便是鬆了一口氣。

因為在這少年的眸子中,她並沒有發現剛才那些男子那種讓人厭惡的眸光。

反而在少年那雙漆黑的眸子當中,她看到幾分傷痛與憐惜。

這表情,倒彷彿看到了一個受傷的親人朋友,在為之悲傷。

蕭雲望著那少女,心中感到莫名的疼痛。

這女子也就才十八歲左右,那張精緻的容顏,幾乎完美無瑕,美艷得讓人窒息。

她就像似那九天的仙子,不食人間煙火,給人一種不可褻瀆的感覺。

可偏偏就是這麼一個美人,如今卻氣息孱弱,衣衫襤褸,簡直是讓人感到心痛。

莫名間,這少年竟然有著一種想要保護她的感覺。

這樣的女子,怎麼能受到傷害了?

蕭雲走到少女的身邊,蹲下了身子。

此時少女躺在地上幾乎不能動彈,就連那嘴巴都被一塊衣服碎片堵著。

蕭雲微微皺眉,便向著那少女伸出了手掌。

哪知少年這突兀的舉動卻使得那原本舒展了眉頭的絕世美人,黛眉緊蹙露出滿臉焦躁的波動,那身子不由得微微挪動,呼吸明顯變得急促了起來飽滿為之不停起伏,頗具誘態。

在經過了那男子粗魯的舉動后,這少女顯然對這種伸手的動作變得敏感了起來。

「我只是想幫你拿出你堵在嘴中的那布料。」蕭雲意識到了自己的唐突連忙縮回手,道。

似意識到了自己的尷尬情緒,那白衣女子也是逐漸恢復了情緒,那絕美的容顏上,浮現出一絲羞態,當下也不在躲閃,示意那少年幫自己將那堵在嘴裡的布料拿出。

蕭雲這才緩緩的將那布料拿出。

至此,少女深深的吸了口氣,心情也是開始逐漸得以平息。

「謝謝你出手相救。」白衣女子略顯吃力的眨了眨眼,抬望著面前的少年道。

「舉手之勞罷了。」蕭雲攤了攤手掌,笑道。

「你能將我扶起來么?」白衣女子略帶著少女的含蓄嬌羞,有些難以啟齒的說的。

「扶你起來?」蕭雲先是一愣,少女那一臉嬌羞的模樣,別有著一翻風情讓人痴迷。

「恩。」白衣女子點頭道,「我受傷不輕,已經沒有了力氣了。」

剛才她就已經身受重傷,隨後在準備自刎時又被那男子強勢出手,使得傷勢更重了。

蕭雲這時才向著那少女瞅去,發現此女身上衣服已經被撕裂。

一片雪白出現在視線當中,那隨著呼吸起伏的飽滿極具衝擊力,讓得這情竇初開的少年不由得咽了咽口水,一時顯得不知所措,忘呼了所以,只是盯著那片雪白。

被少年這般盯著白衣女子臉上浮現出一抹羞紅。

不過,她並沒有太多的反感。

因為少年雖然盯著自己,卻並沒有其它人那種邪惡的眸光。

有的只是少年人的好奇以及迷戀。

稍許后,蕭雲似乎意識到了自己的唐突,當下收回眸光道,「那我就唐突了?」

白衣女子微微點頭,旋即蕭雲便是蹲下了身子,伸出手掌將那柔軟的腰姿拖祝

蕭雲的手掌才觸及對方,那女子身子就一顫,如被電擊,差點發出一聲輕吟。

這讓蕭雲一時不知所措。

「沒事,你繼續。」白衣女子一臉窘迫,眯著眼睛道。

蕭雲這才將少女扶起,靠在了河邊的一刻柳樹之下。

「你的傷勢似乎很嚴重啊1蕭雲將那少女靠在樹榦后,道。

白衣女子眉頭也是緊緊一皺,本來她身懷丹藥,可就在取出來準備服用的時候被人偷襲,丹藥也遺失了,現在想要去尋找也不知該去哪裡了,若是沒有了丹藥該如何恢復實力啊?

「你別擔心,只要好生調理下你的傷勢會好轉的。」蕭雲出言安慰道。

「你能幫我清洗下那些血跡嗎?」在略微沉吟后,這少女似乎已經接受了事實,在瞧得自己衣衫襤褸身上血跡斑斑后,當下眉頭微微一皺,抿了抿嘴唇向著那少年道。

這種血腥氣味,讓她難受。

「清洗下血跡。」蕭雲微微一怔,隨後道,「當然可以。」

「那麻煩你了。」白衣女子頷首微低,眸露羞澀,不過在見得這少年也不過才十五六歲只是一個半大的男孩后,也就微微放心,反正自己也不會在這裡長久呆下去,也不必介懷。

這般安慰著自己,白衣女子也就放寬了心懷。

現在落難,她心中也知道自己再也不是那個高高在上的天之驕女了。

不然,剛才豈會被那些才是先天境的莽夫逼迫?

蕭雲在得到白衣女子的應允下,也不客氣,當下就那血衣退下,就開始幫這女子清洗污穢。

少女身子潔白,肌膚晶瑩剔透,只剩下一件束胸包裹,那對飽滿呼之欲出讓人迷戀。

蕭雲頂著極大的心理壓力才幫那女子將身上的血跡擦乾淨。

在這期間,難免會有些漣漪接觸,讓人心動。

「謝謝你了。」白衣女子期間也是感到頗為窘迫。

長那麼大,她可是從來沒有讓一個男子幫她擦拭身子埃

雖然這少年只是一個半大的男孩,也讓她感到羞澀。

好在這個過程很快就完成了,少女努力的將手間的一個戒子取出釋放心神探入裡面,取出了一套衣衫,同時在裡面她也發現了一瓶梳理脈絡,修復肌骨的丹藥。

換了一身衣服,這白衣女子也服下了一顆丹藥,開始療傷。

許久后,她氣息終於是有所好轉,不過也僅僅是如此。

她傷得太重了,先是被吞天雀重傷,損了根基,隨後又被那些冒險團的修者所傷,經脈都斷裂了不少,根本不是一時半會可以恢復得了,除非有著那種靈丹妙藥。

「你能帶去找個地方去療傷嗎?」稍許后,白衣女子皺眉,瞅向身邊的少年道。

「好。」蕭雲道,「這附近應該有著山洞遮風擋雨。」

隨著靈魂力釋放開來,蕭雲很快就找到了一處山洞。

這白衣女子雖然服用了丹藥,可內傷太重,自己動一下就撕心裂肺一般劇痛。

所以一路下來也只得讓蕭雲攙扶著了。

這是一個寬闊的洞窟,頂部有著一個小孔,陽光正好折射而下,帶來了一片光明。

接連兩天白衣女子都獨自在調息療傷。

蕭雲則在洞口處升起了一堆篝火烘烤著獸肉。

當那獸肉被烘烤得金黃,香氣四溢時,一陣腳步聲也是隨之傳出。

蕭雲抬頭看去,卻見得那白衣女子正邁動著蓮步緩緩走來。

「你的傷好了?」蕭雲笑道。

「還沒有。」白衣女子聲音悅耳動聽,如從幽谷中傳來,帶著幾分朦朧,好像不應該是人間所有,音波入耳,讓人難以忘記這種音波,在她黛眉中依舊還有著愁雲。

雖然她經脈得以恢復,不過想要徹底痊癒,卻明顯沒有這麼簡單。

「先吃點東西填下肚子吧。」蕭雲遞過去一塊金黃的獸肉,笑道。

望著少年那乾淨清朗的笑容,白衣女子微微一怔,心中不由生起一絲莫名的情緒。

在自己落難時別人都是趁火打劫,唯獨這少年帶著的是一片赤誠之心。

這種差別,讓人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