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三十五章邪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五章邪毒?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少年這不帶目的地出手相助,讓得素來對男子不屑一顧的白衣女子對他不由得多看了一眼,心中也是有著幾分莫名的好感悄然滋生,只是她自己卻並沒有察覺。

「怎麼了?」見得這白衣女子神色有變,蕭雲略帶錯愕問道。

「沒,沒有什麼。」白衣女子似乎感覺自己情緒有動,當下眸光閃躲帶著幾分掩飾接過了那獸肉,開始輕咬了起來,只是下一刻她心中就頗為奇怪,為什麼自己剛才會緊張了?

見這白衣女子這莫名的表情,蕭雲略感詫異,不過也沒有多說,只是暗暗的將之盯著。

這白衣女子,如今氣色明顯好了許多,那張精緻的容顏美艷動人,肌膚無暇無垢,簡直就如那九天仙子,有著那麼一絲光澤浮現,顯得靈氣動人,為她憑添了幾分氣質。

「詩妃姐姐也絕世無雙,不過和這女子相比卻是不同的美。」蕭雲心中不由得暗自將這女子和那顏詩妃比較了起來,兩人都是絕世美女,顏詩妃嫵媚動人一顰一笑都勾魂奪魄。

至於這白衣女子則是氣質出塵,飄逸若仙,給人一種不可褻瀆的感覺。

這兩人都是那種足以讓人為之癲狂的絕世美人。

不過,蕭雲也只是略微將這女子與顏詩妃比較了一下,並沒有過多的想法。

他知道這女子身份不凡,不是風月國的人,此次相遇也只是萍水相逢罷了。

一別之後,或許就再也不會有瓜葛了。

「這位公子,你能幫我去尋找當初那遺失的丹藥嗎?」白衣女子將那塊獸肉緩緩的吃完后,她美眸眨動,向著身邊的少年開口,對於她來說這麼麻煩一個陌生人也是感覺有些尷尬。

畢竟,大家也只是萍水相逢罷了。

不過,因為傷勢太重,若不找來那恢復元氣的丹藥,就算經脈癒合她也很難恢復實力。

為了恢復實力她也只好拉下臉皮了。

「去尋找丹藥?」蕭雲眉頭一彎,問道,「那你可知道那些丹藥遺失在哪裡?」

「當時事發突然,我也很難確定在哪裡,不過應該就在那一片地域。」白衣女子黛眉微蹙,隨後向蕭雲描述了一下自己在服用丹藥被人偷襲的那片地域的一些特徵。

聽著這白衣女子的描述,蕭雲微微點頭,「好,你先在這裡等著,我去去就來。」

若是別人去尋找丹藥,肯定會很麻煩,可蕭雲不同,他靈魂力極強釋放出去就連一草一木的拂動都逃不過他的雙眼,只要地方對了,想要找到那些遺失的丹藥也是有機會的。

「那麻煩您了。」白衣女子美眸眨動,一臉感激。

「舉手之勞罷了。」蕭雲擺了擺手,你自己在這裡小心點。

「嗯。」白衣女子點了點頭。

隨後蕭雲起身,就此離去。

白衣女子說的那地方距離當初蕭雲發現她的河流不遠,他向著哪裡一路尋去。

在過了半天後,蕭雲眼睛一亮那靈魂力終於是感應到了一絲元氣波動。

在河邊的一片草木當中,有著一顆丹藥,被浸泡在淺草當中,一股浩瀚的元氣波動正從那丹藥上秘密而出,那丹香使得這片河流附近的氣息都變得格外芬芳了起來。

這裡正是當初這女子被人偷襲的地方,後來她被一路追殺到了河流的下游。

「這就是丹藥么?」蕭雲有些好奇的將那丹藥撿起,拿在手心看了看。

這丹藥白色,濃郁的元氣瀰漫開來宛若霧氣繚繞在上,那丹氣只是吸收一口都讓人感覺神清氣爽,感覺全身無比舒暢,那裡面所蘊含的元氣足以讓一個先天境修者突破。

「難怪她要我來尋這丹藥,果然是不凡之物。」手拿著丹藥,蕭雲也是嘖嘖稱奇。

丹藥之名他也是有所耳聞,不過以前卻並沒有見過。

因為丹藥太稀罕了,根本不是一般的人可以煉製。

整個紫雲郡城也只有一個煉丹師,還只是一個最低級的一品煉丹師罷了。

「等我學會了煉丹之法,以後也可以煉製這些丹藥了。」蕭雲心中充滿了期許。

以前他只是聽得丹藥之名,卻沒有真正體會丹藥的不凡,此刻他終於感覺到了丹藥的不凡。

這些丹藥彙集了天地精華,對於修者有著莫大的好處。

「也不知還沒有丹藥遺落在此?」蕭雲收好丹藥喃喃一句后,繼續向著四方尋找而去。

據那白衣女子說,當時她是剛取出一瓶丹藥倒出了一顆,結果就遇到了偷襲。

這麼說來,應該還遺落了一瓶才是。

不過,蕭雲將靈魂力釋放出紉了一個時辰也沒有發現另外一瓶丹藥的影子。

「看來那丹藥是找不到了。」蕭雲略露遺憾,也不在繼續尋找丹藥,連忙原路返回,在這山脈深處有著無數的妖獸及冒險者出沒,一旦離開太久那女子只怕會遇到危險。

夕陽將要落下,餘輝將天際渲染得絢麗多彩,樹葉採光熠熠,在晚風中不停擺動。

在洞窟中,白衣女子依舊在調息。

如今的她體內的經脈恢復了許多,一些斷裂的骨骼也在慢慢的癒合。

只是,她因為受傷太重,損到了根基,體內元氣也幾乎耗竭,想要恢復實力不知要多久。

「若是沒有足夠的丹藥,莫說恢復到顛覆,只怕就連真元境的實力都很難達到。」在感受著自己的情況,白衣女子微微嘆息,帶著幾分失落,終於是睜開了眸子。

現在就算修鍊也無濟於事了。

「希望可以找到我那些遺落的丹藥吧。」白衣女子呢喃一句,長長的睫毛挑動,便是不由向著那洞口望去,如今那裡光芒逐漸暗淡,顯然已近黃昏,絲絲涼氣從那洞外席捲而來。

「都過了那麼久他怎麼還沒有回來呢?」白衣女子黛眉微蹙,不知為何驀地感到一陣心慌,「難得他撇下了我,獨自離去了嗎?」想到這裡,一種莫名的失落湧上心頭。

若是在以前這少女絕不會為一個才認識不久的少年離去而感到失落。

可在此刻,在她心中不知不覺儼然將蕭雲當成了依靠。

在經歷了前天的事情后,她那顆心儼然變得有些脆弱了起來。

落難的她,可是連先天境修者都對付不了啊!

驀地,遠處傳來了腳步聲。

「有聲音!是他回來了嗎?」白衣女子喜上眉梢,那失落的表情頓時消散。

帶著幾分期許,她連忙走到了洞外。

可剛到洞外,她那眉頭便是緊蹙了起來。

遠處傳來的腳步聲越來越清晰,仔細聽去,明顯不是一個人傳來的。

「這腳步聲不是一個人傳來,難道是別人?」想到這裡,白衣女子心頭變得無比的緊張了起來,身子連忙躲到了那洞窟里,經過了上次的事情后她不得不小心了起來。

在這白衣女子進入洞窟后,外面馬上了出現了一群修者。

這些人的衣襟下方都著一個狼頭,顯然也是一些冒險者。

「前方有個洞窟。」眾人走來,一眼就看到了前方的洞窟。

「這裡似乎有人呆過。」這些人眼睛毒辣,一眼就發現了草木間一些細微的痕。

「咦,怎麼有著一股幽香之氣,好像有著女子在此?」為首的一個男子眸中精光閃爍,嘴角一絲邪笑隨之浮現,喃喃道,「在這山脈深處遇到一個女子可是不容易啊1

「有女子?」聞言,在男子身後的人都亮起了眼睛。

這些人進入山脈內一個月有餘,早就想發泄一翻了啊!

「走,去看看。」為首的男子一臉陰森,雙眸中透發著一股寒意,他臉上有疤,大手一揮,就帶領著身後一隊人馬向著前方走去,打算要去那洞窟內看個究竟。

此人有著先天境後期的修為,身邊還有著幾個得力助手,都有著先天境。

在冒險團中他們也算是一方不弱的勢力了。

「該死的。」白衣女子呆在洞窟內,聽得那些冒險者向著洞口走來,那顆心都不由得繃緊了起來,「現在我實力不在,要是他們進入洞中肯定是沒有一戰之力。」

「逃1略微沉吟,白衣女子就做出了決定。

就在那些冒險者向此接近時,她手持著一柄長劍,便掠了洞口,向著旁邊奔去。

「果然有人1

「好美麗的女子,這是天仙嗎?」那些冒險者眼睛頓時一亮,露出滿臉火熱的表情。

「追,不能讓她跑來。」那為首的男子厲喝一聲連忙向著白衣女子追去。

「希望可以遇到他吧。」白衣女子眸光流轉,就向著當初蕭雲離開的那個方向奔去。

現在她也只能寄希望於可以遇到那個少年了。

「哈哈,小姑娘,你跑不了。」不過白衣女子才奔掠出千餘米,那些冒險者就追了上來,她心中釋雖然經脈得以恢復,可元氣大傷,就連奔掠起來也是頗為吃力。

只是片刻后,眾人就將她以圍困之勢堵住了。

「你們別過來,不然我就死在這裡。」見眾人將自己圍住,白衣女子眸露絕望便橫劍要自刎,現在她對付淬體九重的修者都有些吃力,面對這麼的先天境已是無路可退。

到了現在也只有一死了之了。

少女聲音悅耳動人,可是如今聽來卻怎麼了凄涼的味道。

「死?」聞言,那為首的男子眉頭緊緊一皺。

「老大怎麼辦?這丫頭似乎還有著幾分脾氣啊1旁邊的人也是微微皺眉。

「哈哈,性子烈最好了,老子就喜歡這種貨色。」那為首的男子突然眸露邪笑,道,「嘿嘿上次我才進了一種名為合歡散的葯,就算剛烈的女人吸入一點都會變成當婦。」

「哈哈,我到,你這貌若天仙的女子在叫起來會是一副什麼模樣?」

這男子猙獰一笑,那掌心赫然多了一瓶藥粉。

「什麼!和歡散?」聞言,白衣女子的心頓時一沉,聽這男子說來這是一種邪毒啊!

  • (快捷鍵:←)
  • 不死武尊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