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三十六章毒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六章毒發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那男子猙獰一笑,藥瓶內立即有著大量粉末倒出,只見他手掌一翻磅的元氣席捲而出,向著那白衣女子傾覆而下,一股幽香頓時撲鼻而來,湧入了她那鼻孔之內。

「不好1白衣女子驚呼,想要屏住呼吸,卻根本沒有用。

在那元氣的席捲下她身形一顫,如斷線的風箏,倒飛而出,口中也是吸入了大量毒氣。

「哈哈,如今你中了老子的毒,我到看你還怎麼矜持。」那男子咧嘴一笑便向前邁步而出,那雙眸子當中充滿了陰邪的笑容,緊緊的鎖定著那個如同風箏倒飛而出的女子。

「這身材可真好啊1望著那女子完美的嬌軀,這男子不由咽了咽口水。

「這女子只怕比萬花樓的頭牌還漂亮吧。」

「你傻了吧,這樣美若天仙,不食煙花的絕世佳人豈是那萬花樓那些傢伙可比?」

「對,對,我說錯了。」另外有些冒險者也是不由心動,開始議論了起來。

「你看她的身材,幾乎是完美比例埃」

「要是能一親芳澤,死都可以了。」

「希望老大待會能給我們玩玩吧。」這些人也不跟隨只是在身後嘀咕,幻想著可以一親美人的芳澤,瞧他們的模樣,頗為懂規矩,想來也不是第一次幹這種事情了。

砰!

白衣女子狠狠的摔落在地,遠處那些人的議論聲,如魔鬼的嗚鳴,就好像有著一隻只魔爪,要向著自己撲來,一種絕望又是浮現心頭,整顆心都如同沉入了谷底。

然而,很快這種絕望便是逐漸消散,她的意識開始有些迷糊了起來。

「是那邪毒在發作。」白衣女子黛眉緊鎖,感覺自己的呼吸頻率也在發生變化。

「這合歡散果然是神佛難抗的奇毒。」見得白衣女子眸光迷離,那冒險團的老大,嘴角一扯,便是走了過來,與此同時,他開始打量著那女子,雙眸中儘是玩味之意。

「別,你別過來。」白衣女子身子挪動,雖然雙眸迷離,卻依舊本能的要躲避。

「呵呵,美人別慌,你如今中了我的合歡散,若沒有我來幫忙,你可是會浴火焚身而亡,讓哥哥來幫幫你吧,哈哈,保管事後,你一定會求著讓哥哥來調教你。」

白衣女子雙眸迷離,只見得眼前人影模糊,不斷晃動,依稀可以看清來人那醜陋的嘴臉,那就如一個魔鬼,讓人恨不得要撕破他的臉皮,將之打入那煉獄當中。

只是現在的白衣女子心中卻儘是惶恐。

「給我滾。」驀地,一道冷喝聲,如同驚雷炸響,響徹九霄。

音波如雷,將那些冒險者都給震得心神一顫。

「是誰1眾人滿臉詫異,帶著有些驚慌循聲望去。

卻見得前方一個少年如同那暴怒的獅子沖了過。

「一個少年?」冒險團的人微微鬆了口氣。

「是他1聽得這熟悉的聲音,白衣女子卻是心頭一暖,那繃緊的心也是隨之鬆了起來,似乎只要這少年一來,一切危機都可以迎刃而解,緊蹙的眉頭微微舒展。

音波落下,蕭雲頃刻就出現在了白衣女子附近。

「你是什麼人。」那冒險團的老大眸光一沉問道。

「要你命的人1蕭雲一臉冰冷,在瞅了一眼那摔倒在地的女子后只覺心頭一緊,感到莫名的疼痛,如被人狠狠的刺上了一刀,自己才離開半天就讓這女子差點受傷。

一股凌厲的殺意從少年的身上瀰漫開來,那種殺意幾乎快要化成實質讓得這片天地的氣氛都變得凝固了起來,那些冒險者一個個都眸露驚恐,感覺呼吸為之一窒。

那個老大也是一陣心驚,感到了危險的氣息波動。

對方明明只是一個少年,卻讓他畏懼。

唯有那白衣女子,心中一暖。

因為這少年是在為她而癲狂。

冰冷的話語落下后,蕭雲沒有過多的廢話,靈魂力釋放而出,凝聚成為利刃侵入那冒險者的老大識海,那磅的靈魂力如同驚濤駭浪,頃刻就是將其意識擊潰。

那股殺意,讓其靈魂都戰慄了起來。

刷!

隨後蕭雲拔劍,待得劍光一閃,那男子便是就此氣絕。

對於這個男子,蕭雲幾乎看也沒有看,直接邁步而出,冰冷的眸光緊緊的鎖定了不遠處的那些冒險者,當中的那股殺意,讓人心悸,一些淬體境修者直接是被震懾得瑟瑟發抖。

殺!

蕭雲冷喝一聲,浩瀚的靈魂力如同滔滔江水向著前方怒卷而去。

這一次他將靈魂力完全釋放了出來,恐怖的壓迫,不可抵擋,一個個冒險者靈魂潰散,應聲倒下,幾乎是連慘叫聲都沒有發出,旋即他仗劍殺去,每當劍光閃爍時,必有命絕。

夕陽無限美,可少年卻在癲狂,一劍刺出,便有著一道血花飛濺而出。

前天這女子才遭到了這種迫害,差點自刎,如今再來一次讓得蕭雲徹底瘋狂了起來。

如此絕世嬌人理當如神女一般高高在上,只可遠觀不容褻瀆,怎能用這種手段迫害了?

這註定是一個難忘的場景。

白衣女子眸光略顯朦朧,卻依舊可以看清楚那個少年為她癲狂的模樣。

少年長發飄逸,仗劍殺敵,那一個個身影,不知不覺烙印在了她的腦海。

稍許后,劍光散去,這片林間幾乎染成了紅色,那些冒險者皆飲恨在此。

如今的蕭雲靈魂力之強足以震懾先天後期的修者了。

呼!

望著那些倒下的人,蕭雲深吸了口氣心中的怒火這才有所平息。

「你怎麼樣了?」蕭雲轉身走向那白衣女子,見得后著呼吸急促,眸光朦朧一副意識逐漸迷離的模樣后,眉頭不由緊緊一皺,心中頓覺心痛,頗為擔憂的問道。

「我中毒了。」白衣女子睫毛輕輕顫動,努力的睜開眸子,凝視著面前的少年,語氣微弱,可惜她意識逐漸模糊,快要被毒火佔據心神,整個人體內似有著一團烈焰在燃燒。

在這種邪火的衝擊下,她的心神逐漸模糊。

「中毒了?」蕭雲皺眉,隨後道,「沒事,我可以為你解毒。」

說完,他也不遲疑,將那地上的女子抱起便是向著那洞窟飛奔而去。

「怎麼你的身子在發燙?呼吸也快喘不過來了?這是怎麼毒,竟然發作得怎麼快?」在到達那洞內后,蕭雲將那女子放下,那眉頭緊緊一鎖,後者的情況似乎有些不妙埃

如今的白衣女子心神逐漸模糊,根本不能回答蕭雲了。

「看來只有為她拔毒了。」蕭雲眸光一凝,便催動武魂。

碧光閃爍,在他的掌心浮現出一根碧綠色的枝條。

當枝條浮現,蕭雲便抓住少女的手掌,開始藉此助她拔毒。

在武魂碧光的綻放下,一些精氣湧入了少女的掌心竅穴,沒入了體內。

稍許后,她眼皮微跳,隨著邪毒被拔出一絲后,那雙眸開始恢復了那麼一絲清明。

「是你救了我么?」白衣女子努力保持心神,望著面前的少年道。

「恩。」蕭雲點頭道,「你試著將劇毒逼入掌心,讓我來拔出。」

「讓你拔出?」白衣女子皺眉,很快便是發現了此刻少年正在替自己拔毒。

見此,她心中感動不已,兩人不過是萍水相逢,可這少年卻願意捨身為自己拔毒,如此情誼,與那些迫害她的人相比簡直就是天差地別啊,「你會不會中毒了?」

白衣女子心中有些擔憂。

「沒事,我自己可以化解。」蕭雲說道。

白衣女子點了點頭,竭力穩住心神,試著將一些毒素逼入掌心。

蕭雲的武魂光紋綻放,開始不斷的汲取著那些毒素。

可是就算如此,那白衣女子依舊沒有過多的好轉,因為她體內的毒在爆發。

剛才她吸入了太多的邪毒,已經全面爆發,蕭雲的武魂都感到吃力了起來。

「看來得全力出手了。」蕭雲竭力汲取那些毒素。

片刻后,蕭雲感覺自己的心神也有些迷糊了起來,顯然是武魂也感到了吃力。

武魂可以化解毒素,卻也需要一個過程,如今他這麼瘋狂的替那白衣女子拔毒儼然超出了負荷,可不竭力出手,那白衣女子根本無救,因為她那意識又模糊了起來。

而且還發出一聲怪異的嗚咽聲,一副頗為難受的模樣。

全力出手!

蕭雲也顧不了那麼多,一心想著救下這女子。

可稍許后,他的心神也模糊了,武魂發出一聲嗡鳴,直接光紋一閃,撤入了識海。

「我去,你怎麼罷工了?」蕭雲咆哮,沒有想到自己的武魂這麼怕死。

武魂發出一聲嗡鳴,似乎在說自己出手也是無濟於事。

「喂,小雲子,你怒吼什麼?」吞天雀突然傳來聲音道。

「沒你的事。」蕭雲淡淡的說道。

「我看你情況似乎不妙啊1吞天卻懶洋洋的說道。

這些天它一直在吞天塔內閉關,煉化蕭雲給它的一些靈藥以恢復靈魂精氣。

「咦,這不是偷襲我的那個臭婆娘嗎?」吞天雀突然眼睛一亮,笑道,「小雲子你真夠義氣,知道哥哥我想找這臭婆娘算賬,你竟然將她抓回來了,好,真夠義氣。」

「你得了吧。」蕭雲沒好氣的道了一句,開始竭力穩住心神想要控制武魂繼續拔毒。

「她怎麼好像中毒了?」吞天雀將靈識釋放出去,感應到了白衣女子的情況不對,「是你下的毒?不對,你自己好像也中毒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它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你別嗦,是我救了她。」蕭雲語氣略顯得焦急說道,「我在為她拔毒。」

「你救了她?」吞天雀一臉不悅。

蕭雲也懶得管它。

因為此時,蕭雲感覺自己體內有著火焰騰升,一股邪火直衝腦門,讓得他意識都模糊了起來,若不是他靈魂力足夠強大,此刻只怕已經開始滿眼朦朧,迷迷糊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