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不死武尊>第三十八章你都看到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八章你都看到了?

小說:不死武尊| 作者:妖月夜(書坊)| 類別:玄幻魔法

在回想起這兩天的經歷事情后,白衣女子心中的怒氣逐漸平息。

根基心中的感覺判斷,這少年的確不是那種禽獸不如的惡人。

這兩天他可是有著無數次的機會,何必等到現在?

「對了,當初那人說我中的是合歡散,是邪毒。」驀地,白衣女子似想起了什麼。

漸漸的她心中的怨氣逐漸消散,對那少年的恨意也是慢慢減弱。

「可是我的身子的確是被他佔了。」一想到這裡,她內心便是糾結無比如有著一個心結難以打開,那方才舒展開來的眉頭也是緊緊的皺了起來,那張絕世容顏有著幾分糾結浮現而出。

蕭雲並沒有等到想象中的長劍錐心,心中也是感到莫名的驚詫。

待得他睜開眸子一看,卻見得少女站立在對面,沉默不語,那柄散發著晦澀波動的寶劍落在地上,顯得那麼的孤寂,從後者的表情看來,顯然是無法忍下狠手。

想到這裡,蕭雲心中微微鬆了口氣。

這麼看來,這少女也並沒有將他當初是一個十惡不赦的人啊!

「哼,若不是你救了我兩次,我早就一劍取了你的性命。」白衣女子語氣略冷,留下一句話后,撿起長劍便向著洞窟內另外一個石洞走去,發生的這樣的事情,讓她一時有些不知所措。

「真是天意弄人啊1望著那道修長的身影,蕭雲嘴角浮現出一絲苦澀的笑容。

在甩了甩頭后,他瞅向自己胸前,那裡有著一道利劍留下的口子。

鮮血還在流,染紅了他的衣衫,好在那傷口不深,只是剛刺入肌膚罷了。

以此看來,也可以猜出那女子並沒有下狠手。

「或許她只是一時在氣頭上吧。」蕭雲對此並沒有責怪的意思,任誰遇到了這樣的事情,只怕都會被怒火佔據理智,這女子會在最後關頭留手也足以說明她對自己還是有著幾分情誼。

如此,一切足以。

「得先止血。」蕭雲甩了甩頭,也不在想這些事情,當下運轉氣息,封住傷口附近的血脈,以防止血液流失,此後他略微沉吟,就走到了這洞窟內另外的一個石洞內。

這是一個洞窟,裡面有著許多的通道,連接著數個小洞。

找了一個乾淨的地方后蕭雲盤坐了下來,開始查看自己的身體。

心神沉入識海,蕭雲驀地發現那武魂已經完全恢復,那些毒素已經蕩然無存。

「哥哥,那姐姐為什麼要傷你啊1蕭雲的心神才沉入識海,紫藤蔓就眨巴著眼睛問道。

她早就發現此事,想要出手,可卻因為感覺蕭雲很在意那女子,沒有出手阻止。

聽得這小傢伙問起來此事,蕭雲感覺一陣頭大。

「哥哥你們昨天怎麼打了一晚的戰啊?」小傢伙眨巴著眼睛繼續問道,心中好奇不已。

「你都看到了?」蕭雲心頭一驚,問道。

「恩。」小傢伙天真無邪,在點了點頭后,那雙紫色的眸子充滿了好奇,不斷眨動,滿臉不解的問道,「我看那姐姐和你打戰時還很高興啊!怎麼一眨眼就要殺你了?」

「小屁孩,別問那麼多。」蕭雲有些無語。

「呃。」小紫眨了眨眼睛,顯得悶悶不樂,「人家才不是小孩呢。」

「還好這小傢伙什麼都不懂。」蕭雲暗暗鬆了口氣,「不行,必須得將這小傢伙早點送給詩妃姐姐,不然以後我豈不是做什麼事情都被她知道了?」他感到這事情有些迫不及待了。

在發現自己武魂無恙后,蕭雲就將心神沉入了那紫炎鼎內,在裡面有著那本紫炎丹道,以及那張擁有九轉神丹所在的地圖,他心神一動,就將那本丹書給拿了出來。

現在正好有空學習丹藥之術。

想要煉製丹藥首先就得了解藥材的特性,而後學會控制火炎,提煉出藥材當中的精華將那些雜質祛除,起初看起來似乎很簡單,可越到後面越讓人感覺到煉丹一道的博大精深。

煉丹時往往對火候掌控的時間差距一絲都影響藥效,甚至藥材年份的差距匹配也會讓一顆靈丹品質下降,反之一些珍貴的藥材也會使得丹藥品質增加,發揮出難以想象的效果。

看著這本紫炎丹道,蕭雲整個人精神一震,對煉丹一道也多了幾分興趣。

憑藉著那強大的靈魂力,他幾乎是很快就將丹書上的內容記了下來。

「可惜我沒有足夠的藥材,不然到可以開始學著煉製丹藥了。」蕭雲將古籍收入紫炎鼎中,眸子微微一眯那腦海中不由想起了那個白衣女子,似乎她現在就急需丹藥啊!

「我不是找到了一顆丹藥嗎?」蕭雲突然腦海中靈光一閃,就想起了此事。

當下他從那紫鼎中將那顆丹藥取出,就走向了白衣女子所在的那個小洞。

「你來幹什麼?」當蕭雲走來時那正在閉目調息的白衣女子眸子驀地睜開一臉警惕的將那少年盯著,突然出現的少年讓她感到有些不安。

蕭雲眉頭微微一皺,看來這女子真的是受到了不小的打擊,當下也不多說直接將丹藥來出,遞了過去道,「這是你讓我找的丹藥。」

「丹藥?」聽得此言,白衣女子眸露詫異,在瞧得少年掌心那顆散發著極為濃郁元氣的丹藥后,她雙眸終於是浮現出幾分興奮的光芒,那一直繃緊的臉龐也是浮現出了一抹笑容。

那笑容如寒冬中出現的一米陽光,讓人倍感溫暖,天地都似乎為之黯然失色了起來。

見此,蕭雲心中也是微微一喜。

白衣女子在略微興奮之後,雙眸中又浮現出了一絲遲疑。

「你放心,我不會害你的。」蕭雲知道少女現在變得格外敏感了起來,也沒有因為她的遲疑感到不滿,而是語氣略低頗為溫和的說道,他知道如今的少女還需要一段時間癒合傷口。

看蕭雲態度誠懇,眸光真摯,白衣女子也不在遲疑,接過那顆丹藥。

「我在外面替你護法。」蕭雲這才微微鬆了口氣,轉身離去。

白衣女子望著那離去的少年,眉頭微微一皺,「難得他不怕我恢復實力后將他殺了嗎?」

這少女儼然是沒有想到這蕭雲竟然會將這丹藥給送來,不過很快她便是搖了搖頭。

既然當初這少年會承受自己的一劍,想必也不會擔憂這些了。

莫名間,她對這少年又多了幾分好感。

可很快,她就甩了甩頭,喃喃道,「我怎麼能原諒他了?」

隨後她也不在多想,將那顆丹藥吞服。

這顆丹藥是她的長輩煉製而成,對於恢復元氣頗具神效。

隨著丹藥入體,精純的藥力擴散開來,滋養著白衣女子的身體,一股磅浩瀚的元氣也是如同那滔滔江水,猛地從那丹藥里迸發而出,在這一刻,她的丹田開始發生著變化。

數個時辰后,白衣女子突然睜開了眸子,整個人的氣息也是變得凌厲了起來。

在這一刻,她似又成為了那個氣質脫塵,不可冒犯的天之驕女。

「實力恢復了不少,可惜當初元丹受到重創損了根基,如今也只是先天圓滿的實力,想要到達真元境的實力都需要修復元丹虧損的精氣才行,可是我身上已經沒有丹藥該如何是好?」

「元石也只是可以彌補元氣,卻不能修復元丹虧損的精氣,我終究難以恢復到巔峰的實力,如此,也就根本無法這片地域,更別說前往那天都域了。」白衣女子一臉愁容。

實力若無法恢復,她該如何離開這裡?

在這白衣女子一臉愁容時,蕭雲走了過來。

「你來幹什麼?」白衣女子一臉冷艷,身上有著一股迫人的氣勢瀰漫開來似要拒人於千里之外,如今恢復了幾分實力的她,整個人氣質與受傷時的楚楚可憐的模樣判若兩人,儼然恢復到了以前的氣質。

「我這裡有著一滴靈露或許可以助你恢復元氣。」蕭雲伸出手掌,掌心有著一滴碧光燦燦的露珠,露珠才指甲蓋大小,可上面霧氣氤氳竟然有著一股濃郁的生命精氣瀰漫開來。

「好濃郁的生命精氣。」白衣女子只是吸了一口這精氣,整個人就感覺精神一震。

這絕對是堪比靈丹啊!

「你怎麼會有這種靈露?」白衣女子眸露驚詫,第一次有些詫異的將面前的少年盯著。

在她看來這裡只是一片貧瘠之地,連至強者都難得一見,更別說這種讓人心動的靈露了。

「你先將它服下吧。」蕭雲也不多說,將那顆露珠遞向那女子。

白衣女子略微猶豫,便是將之收下。

蕭雲依舊是轉身離去,並沒有打擾她。

在服用了這顆靈露后白衣女子感覺自己的元丹中那些虧損的精氣開始得到了補給,修為也驀地有所提升,竟然達到了真元境那種強度,若是在有靈藥應該可以在進一步。

「他這靈露竟然比靈丹藥性還好。」白衣女子眸露驚訝,美眸眨動,心中暗忖,「他到底是什麼人?」

她實在難以想象一個先天境的少年竟然有這種好東西。

此等靈露,就算她在的那個勢力也不是人人可有啊!

在過了幾天蕭雲又給白衣女子送去了一滴靈露,使其根基不斷得以恢復。

如此隨後蕭雲每隔五天就給她送去一顆靈露,白衣女子的傷勢終於是逐漸復原。

白衣女子從儲物戒中取出一顆顆晶瑩剔透的元石捧在手心開始汲取當中的元氣。

隨著時間流逝,她的修為也是逐漸的提升。

這期間蕭雲和她幾乎是很少有交流,可卻又顯得頗有默契。

終於,一個月眨眼過去,蕭雲在給這白衣女子送去第六滴靈露時對方卻是斷然拒絕了。

「你的傷完全好了?」見得少女拒絕了自己,蕭雲不知為何感到一種莫名的失落。

「恩。」少女白衣勝雪,冰肌玉骨,衣袍無風自動時烏黑的長發垂落而下迎風舞動,那晶瑩的肌膚上關澤燦燦,如同有著神曦流轉,顯得飄逸出塵,如同九天仙子臨塵。

少女朱唇輕啟,語氣淡漠,似要拒人於千里之外。

這淡漠的語氣讓蕭雲感到有些神傷。

本來他迫切的希望這少女可以傷愈,才會不惜將自己武魂凝結成的露珠贈與她。

可真到了這個時候,他卻又傷感了起來。

因為蕭雲知道,當這少女傷好的時候,或許就是離別之刻吧。

想到這裡,他嘴角不由浮現出一絲苦澀的笑容。